选择对的,还是选择有利的?这是每一个当代人的迷思吧

在很多人的心中,谍战剧《黎明之前》除了让我们认识到吴秀波之外,还是国剧里少数能够达到美剧水准的神剧。无论人物设定、叙事策略、还是推理剖析、对时代的映射都做得丝丝入扣,导演刘江对时代与人物间的互动关系把握得相当贴切,剧中时代命运和个体命运之间相互牵连的关系就是证明。

而在这个月,刘江执导的最新剧集《归去来》终于播出了,剧中主角是当下年轻的留学生群体,并以他们为圆心,辐射到他们身边的家庭与更深层次的社会现实。

《归去来》这个不同时代下异乡人的故事,显然是要讲留学生群体从象牙塔里的懵懂少年到在异乡拼搏的成人的蜕变经历,而这样的成长过程,在敏锐把握时代变化的刘江镜头下,也指向了现代生活中关乎公平与正义,在不同的价值观之间摇摆的现实。

故事中这一批在国外留学的主角们,都有着不同的家庭环境和成长背景,也就扩散指向到了现代社会中的不同人群。他们之间会有价值观、情感上的交流和融合,更会有理念、标准的冲突和对撞。《归去来》用了一个很聪明的办法,把这些不同成长背景的主人公,巧妙地融入到了一场冲突里。

《归去来》现在播出了五集,已经完整展现了第一个小高潮,男主角书澈(罗晋饰)作为国内某市的市长儿子,因为女友缪盈(许龄月饰)住院着急,在美国超速+无证驾驶,且情急之下请求同行的萧清(唐嫣饰)冒充开车人,因为书澈自知自己驾照已到期未补签,此举是为了把罪名降到最低。

这是一个借助了文化背景差异而衍生出来的情节点,在国内,超速驾驶基本只在警告、扣分和罚款层面处理。但是在美国,会涉及到犯罪,尤其是本来是简单的超速驾驶罪,因为无证驾驶,衍生出意图请人顶包,而最后一项罪名叫妨碍司法公正,数罪并罚,变成了一个需要上法庭审判的案件。

可以说,导演安排男主角一出场就犯事、入狱、审判,这一系列剧情暗含着整部剧的内容方向和思想内核,在这个事件中,反映出国人的许多惯性思维方式,以及中国人情社会的诸多鲜明特色。比如书澈的请求,在中国的人情世故看来相当合理,朋友之间这个小忙,也并非不可操作。

这样的开篇设定,还能在阶级差异这个点上延展出来双重的功能:一面,是通过让男主角陷入罪案,来降低阶级差异带给我们的不快感,毕竟法律依旧有它的尺度;另一面,则是通过父辈的运作和年轻人选择的差异,来强化不同人群之间的区别,从而指向剧集想要探讨的核心主题,关乎现实感,关乎选择,关乎社会准则的议题。

书澈的市长父亲,由背影都演技炸裂的王志文老师饰演,他跟书澈女友缪盈的爸爸商人成伟,一直以来都以亲家的关系被绑在一条船上,官与商,权与利,向来是最好的拍档。他们制定了一系列让书澈逃脱罪责不留案底的计划,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让当事人之一萧清翻供。

欲终取之,必先予之,我们都很熟悉,这向来也是为规避责任的权贵谈交易的基础。他们为萧清提供的条件是,美国留学三年十五万美金的学费。

在这之前,剧集用了不少的细节来展现萧清的状态,她在去美国的飞机上和缪盈认识,缪盈头等舱,萧清经济舱;缪盈有豪车接送,萧清坐公交。跟家世显赫的缪盈相比,萧清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还得打零工挣小钱,是个更接近于我们普通家庭生活方式的留学女孩。而这些事无巨细的场景,在很好地还原了留学生的在国外的生活状况的同时,也为萧清的选择做下了铺垫。

十五万美金,对萧清这样家庭的人而言,不能说不动心。所以萧清也并没有一上来就直接拒绝,面对诱惑,她若有所思的没说话,对方说给她一个消化思考的空间。晚上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嘴里念着十五万美金,表情烦躁而赌气的拿起枕头压住头。

而到了第二天,对方打电话来求证最后结果,萧清心慌徘徊,在屋子里踱步,却最终没接电话。这种几乎是「无言式」的表现,放弃了台词说教,只靠表演和身体行动来表现内心煎熬,也同样能让你看到 ta面对过什么、付出过什么、挣扎过什么、放弃过什么,以及普通人面对选择的艰难。

关于这种时代现实,剧里也有很多别的展现。富二代成然和绿卡,则能被看做男女主还未成形的恋爱关系的对照体,绿卡为了追成然豪掷十五万美金,成然却表示自己一个月一万美金零花钱,活的像个穷光蛋。绿卡说她家在美国买了别墅,想来美国用旅游签住几个月毫不费事,根本不在乎绿卡也不在乎那点钱。

而对于这样跟大多数人处在不同阶级的年轻人,《归去来》也并没有刻意美化或矮化,成然和绿卡作为主角之一,同样也有他们的可爱和优点。展露阶级,尊重现实,遵循人性,这是接地气的第一步,在这之后,才能慢慢建立起那些关于社会价值观的探讨。

和萧清一样,书澈也有一个挣扎和思考的过程,父辈为他安排的应对方式可以让他不留案底不负法律责任,他一方面觉得违背内心的行事准则,一方面又反复思量着那句话「我们都是为你好」。

书澈的「不听父辈安排」的行事作风并非先天如此,他大概也和大部分的二代们一样,待在父辈的羽翼下享受过无上的特权和利益,然而他在一次学车中无意把人撞成重伤,父亲安排好一切,他却逃不过内心良知和道德的谴责,终于开始反思,并尝试着和父辈抗衡。这样对前史的丰满和对主角心理变化的铺垫,让《归去来》的人物具备了人性弱点的同时,也更加贴近现实生活的逻辑。

开篇这个案件的小高潮,可以说就是庭审时候书澈的表现了,他最终当庭全部认罪结束,不仅拒绝了证人们的伪证,也拒绝了父辈的安排和庇护,他所说的一番话,则可以被看成《归去来》这部剧关于现实的一个核心脚注,他是这么说的——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应该做对的事,可是长大之后才发现,对和应该,往往是两码事。该做的不一定对,而对的,未必就应该做。选择对,会不会辜负和伤害那些为你好的亲人和朋友。而选择应该,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保全还是一种伤害。」

剧集在开篇即用这样一个小故事,开启了全剧的价值观内核。在国内人情社会的背景下,我们的社会和家庭往往只教我们应该做的,而很少真正鼓励我们去做对的。而且在拥有特权的家庭,只做应该的,往往是不公的开端。目前,《归去来》也正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播出,并同步在优酷、腾讯、爱奇艺、芒果TV等全网上线。

《归去来》开篇的这个设定,不有得让人想到《龙门镖局》里的一个桥段,做了大官的吕秀才,抓住了犯罪的盛秋月,秋月的闺蜜是吕秀才的女儿青橙,青橙帮忙去向亲爹求情,他坚持秉公执法,女儿说他不是个好爹,他说,作为儿女你希望我是李刚,但作为普通人,他们都希望有我这样一个官。

《归去来》就像是对《龙门镖局》里这个两代人关系的颠倒和置换,子女在时代的发展中寻找到自我,建立了自己的一套人生原则,即「做对的事」,但老一辈人,却陷在上一辈的人情世故中,做着对自己「有利的事」。

有利的,是过去;对的,是未来。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