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海一设计师被领导气到吐血身亡!没抢救过来……

“因为分配图,两人吵架,一人当场吐血,没救过来。”

今天在群里听到的。

就因为一张分配图。

而“多一点分配量”背后,又是无数个通宵。

过劳、猝死,在设计圈好像算不得什么新闻了,几句害怕之后又是新一个话题。

据说,去世的设计师是AA(英国建筑联盟学院)硕士,因为工作分配不均,导致自己“又要熬一个通宵”,被气得吐血身亡。很drama吧?!建筑狗默默地加班猝死,这里却是真的被气得吐血。

又一说,从讨论到争吵,死者设计师超不过女领导,义愤填膺当场倒地,急性胃出血,最后死亡。

死者为天津大学本科生、英国建筑联盟学院硕士。据了解,AA所营造的学术环境是:老师个个个性张扬,学生个个桀骜不驯。各种态度鲜明,甚至是互相对立的教学单元相爱相杀。唯一的共同点,是每个单元都在表达着自己对建筑的独特态度。

但市场环境(不说国内或国外环境,建筑师就是累到飞起),还记得当初那个,“要么交图纸要么交尸体”“完不成200w杀个设计师祭天”的横幅吗?贴出横幅那一刻可能是个段子,但出了事就会变成立场。

也不全是累,而是整个体系中对设计师的位置安放,被控制与自由、理想中的心里落差。劳累是肯定的,但最终或是愤慨不公、不安的情绪压垮了身体。(目前,进一步消息未知,也可能被压下去。)

——设计师都是被客户和领导气死的,什么“这张图稍微改一下”的最恶心,稍微你个喵啊,整张图都要重做了!

再和我谈情怀,信不信我打死你!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