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少了一条X染色体

妈妈,我是你尚未出世的胎宝,我在你为我准备的宫殿里已经生长36周了,妈妈,我要向你报告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少了一条X染色体。妈妈,不要着急,听我细细告诉你事情的原委。

八个多月前,妈妈在排卵期的一个夜晚,和爸爸“做功课”了,爸爸的亿万小蝌蚪很快冲进妈妈的生殖道,并有一部分杀进了输卵管壶腹部,几个小时以后,一个风姿绰约的卵子小姐也妖娆万分的来到了这里,爸爸的一个小蝌蚪瞬间拥抱了卵子小姐,并把身体扎了进去,受精成功了,就变成了受精卵,也就是现在的我了。

我们受精以后,大约6天就在妈妈的子宫里着床了,当我在子宫内膜上刺了一个小口子,把自己埋下去的时候,刺破了一根细微的小血管,这根血管很细,但也还是出了一点点血,开始这少量的血积在子宫里,妈妈没发现,我也没注意,后来这血流出来了,褐色的,量不多,妈妈紧张了,赶紧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事,妈妈也就没放在心上。

我终于安顿下来以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自己一番,这一打量不得了,我发现自己少一条X染色体,我是一个女娃,正常的女娃染色体是46XX,一半来源于妈妈,一半来源于爸爸,可我的染色体是45XO,少了一条X染色体,妈妈的卵子是正常的,少的那条是爸爸的小蝌蚪出问题了。是爸爸的精母细胞性染色体不分离造成的。

我惊恐万分,我知道如果我出生后就会成为“特纳氏综合征”,我的发育会迟缓,没有第二性征,我的身高可能都不会超过150厘米,我的表形是女性,但外阴发育幼稚,子宫很小甚至没有,更别说乳房了,我说话声音会比较粗,肾脏、心脏发育也可能异常,由于自卑我读书也有可能没有别的孩子聪明,想想我出生以后种种的尴尬场面,想想爸爸妈妈的艰难不易,我决定放弃生命,我不停地出血,闹脾气,目的就是要放弃自己这畸形的生命,我大声地呼唤你,妈妈,对不起,我要走了。可是妈妈听不到我的呼唤,看见出血了,飞一般地去医院保胎,在大剂量的黄体酮、保胎灵以及卧床休息等多种措施下,我没能如愿离开,硬是被生生地扣留了下来。

12周以后,妈妈按时产检,因为我的表型正常,所以无论是唐筛还是B超都提示我是正常的,其实在24周做四维彩超时,我的颈蹼是有可能检查出来的,可是妈妈太胖了,肚皮太厚了,实在看不出来。如果那个时候看到我的颈部异常,如果做羊水穿刺完全可以看到我少了一条X染色体。妈妈,每次你拿到正常结果的报告单都欣喜若狂,可我心急如焚啊!

妈妈,这一转眼我马上足月,就要和你见面了,等你见到我,渐渐会知道我少了爸爸那一条染色体以后,也不要怪爸爸,他也不是故意的,这可能是细胞中染色体的基因突变导致的,爸爸自己也控制不了。

妈妈,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了,我出生以后,你一定要记得早点带我去医院找内分泌医生,治疗个子矮,年龄越小越好,青春期发育迟缓也是可以治疗的,也可以让我的子宫长大,来月经也是有可能的,最起码通过治疗我的外形可以像正常或接近正常的女孩子,妈妈,你肯定想问我怎么知道的这么多,那是有一次陈大夫在孕妇大学讲课时我听到的,因为我是“特纳氏综合征”,所以我一字不落地听进去了。

妈妈,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