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拯救患白血病的儿子 曾被判死缓的囚犯千里调监

红星新闻 2018-01-12 18:03 原创

张惠丽接到转监行动即将开始启动的电话后,放声大哭。这一通电话让她病危的儿子终于迎来生的希望。这痛哭是喜悦的,饱含了张惠丽和全家人的感激。

去年4月,儿子小华被诊断为急性髓系白血病,经过配型检测,目前唯一能够给小华移植骨髓的只有小华的父亲郭某,但郭某17年前在兰州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死缓,后转为有期徒刑,一直在兰州监狱服刑。为救儿子,张惠丽多方寻求帮助。获悉情况后,四川省监狱管理局高度重视,刘志诚局长专门指示局狱政处立即向部局请示,本着人道主义关怀,特事特办,全力衔接推进。

经司法部监狱管理局特批,一场跨越千里的调监行动紧急进行。今日(1月12日)下午,郭某正式转监至四川省崇州监狱。

崇州监狱民警对郭某进行入监教育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四川少年不幸患急性髓系白血病

4次被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2017年初,小华因身体不好曾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来返回学校时,时常觉得疲惫,跑完步后脸色发白,没有血色。张惠丽不放心,带着小华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检查。拿到检查结果后,张惠丽吓坏了,小华的多项指标均显示不正常。“当时娃娃的血小板低到只有4个了,正常人一般是100-300个。医生让我们赶紧送急诊,当天晚上娃娃就开始昏迷、高烧不退,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张惠丽说,去年4月26日,经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后,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第3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小华的病情没有得到太多缓解,只能走上骨髓移植这条路。通过配型检测,张惠丽和小华配型成功,但由于她从小就做了脾脏切除手术,无法再做骨髓移植的供者。小华没有兄弟姐妹,中华骨髓库也没找到合适的供者,因此最后的希望就全落在了正在兰州监狱服刑的小华父亲郭某身上。

2017年10月,张惠丽赶至兰州,在兰州监狱的协助下,郭某完成了与小华骨髓移植的配型检测,并且配型成功,郭某可以作为供者。随后,张惠丽带孩子到了更加适合做半相合骨髓移植手术的成都军区总医院。由于骨髓移植手术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无法保证完成时间以及是否复发的后果,因此供者与受者理应靠近在一起。但郭某尚在兰州监狱服刑的特殊情况,医生建议由兰州当地医院帮忙抽取造血干细胞,然后由家属运输回来。

去年12月上旬,小华第4次大剂量化疗结束后的骨穿报告显示,经过化疗,当前小华体内ETO融合基因定量为0,意味着恶性细胞暂时已经被杀死,眼下正是骨髓移植手术的最佳时机。但这个状态对小华这样的高危病人来说,能够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不能在此期间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就要继续等,直到下一次化疗的结果适宜才行。

于是,张惠丽再次从成都奔赴兰州。12月11日,张惠丽向兰州监狱申请,希望允许其丈夫郭某在兰州当地的医院进行供者身体检查。经过检查,郭某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符合移植手术的要求。但兰州的医生认为,长途运输造血干细胞的风险实在太大。“按照一般步骤,在抽取供者造血干细胞的同时,患者已身在无菌仓内,接受移植手术前的预处理,万一细胞在半路发生了坏死,即便一点点,此时供者又不在身边,那患者可能就没命了。”因此,郭某如果不能提前在孩子身边准备好,为抽取造血干细胞做充足的保障,那就是拿孩子的命在赌。没人敢下这个赌。

这样一来,摆在张惠丽面前的难题是:手术该怎么进行?有没有可能让郭某跨省转回到四川服刑?于是,张惠丽开始向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兰州监狱、甘肃省监狱管理局等各方求助。

生命至上,司法部特批跨省调监

得知消息,孩子母亲激动得放声大哭

在了解事件原委后,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上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将该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家属希望郭某由甘肃转回四川服刑的诉求予以转达。四川省监狱管理局里高度重视此事,刘志诚局长专门指示局狱政处立即向司法部监狱局狱政处汇报、请示可否转监,并向甘肃省监狱局狱政处和兰州监狱反馈了部局有关意见和指示。

在司法部监狱局高度的重视下,根据郭某儿子病情严重、手术实施便捷和押犯监管需要,给予特事特办特批,同意郭某由甘肃转回四川服刑。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所有人……”张惠丽得知后,先是在电话里放声大哭,然后不停地重复这几句话,声音颤抖。

自从去年4月小华被诊断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后,她不记得自己哭过多少回。跑医院、做检查、带孩子化疗、寻找骨髓供者、研究手术医院……张惠丽一刻都没有停下。她说:“从最初的崩溃到现在的勇敢面对,我经历了太多。现在只想拼了命救他,他是我的一切。”

千里转监,今日顺利完成

在押解车上,从未见过儿子的郭某说:想哭

今天(1月12日)中午,郭某在兰州监狱民警的押解下,顺利抵达了成都。

郭某乘坐的火车驶入站内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兰州监狱向崇州监狱移交服刑人员档案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坐上开往崇州监狱的押解车,郭某情绪有些激动,他说从没想过自己能够回到四川服刑,接到这个消息,能有机会为儿子做移植,内心说不出的感激。而今天,踏上他十几年未曾归来的故乡,想到正在经受病痛的儿子,郭某瞬间红了眼眶,流下泪水,他想不到更多话,只说了两个字:“想哭……”

郭某接受入监体检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今天(1月12日)下午,张惠丽来到崇州监狱介绍情况,与民警协商后续手术安排事宜。张惠丽提到儿子小华非常懂事,其实最初确诊时,并没有告诉他实情,只是搪塞他是贫血方面的问题。大概去年7月底,有一次把CT预约单放到了小华的床头,被小华看到了。小华上网查了以后,得知自己患的是白血病。当天晚上,张惠丽给儿子洗脚时,小华一直闷声不说话,后来掉下了眼泪,他问母亲为什么要骗自己?张惠丽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但很快,小华调整了情绪,上网了解白血病的病症和治疗等,积极配合治疗。

“娃娃一直很懂事,当年他父亲服刑的时候,他才5个月大,对父亲完全没有印象。我记得他4岁的时候问过我,爸爸去哪儿了。我当时哭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就说,妈妈不要哭了,我以后再也不问你了。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初中和高中都是直升的重点学校。”(文中张惠丽、小华系化名)

红星新闻记者丨 赵瑜 摄影记者 张士博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