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网CEO张良伦:跟时间赛跑

杭州九盛路9号东方电子商务园,这几年风头正盛的贝贝网就坐落于此。这是一家以快而著称的企业,作为中国第二阵营的代表性电商公司,贝贝网只花了两年时间,就在流量、日活跃度和用户使用市场等方面遥遥领先。而且,“快”的理念已经烙印在整个团队身上。

作为创始人,“快”更是张良伦身上的标签。他的桌面上,没有一般办公室惯常所见的茶壶茶杯等“慢生活”的道具,只有一个鸡蛋样的机器人和几瓶矿泉水。喝了两口矿泉水,他就开始迅速进入话题,聊起自己的创业经历。

2009年,硕士毕业的张良伦选择阿里作为自己事业的起点,仅仅两年之后他便开始创业的征途,所创办的米折网曾经位列当时返利行业的前两名。成功之际他又谋划了二次创业,一头扎进母婴行业。不到三年时间,贝贝网成为国内销售规模最大,用户数量最多的母婴垂直电商,而张良伦更被业内称为马云之后的电商小巨人之一。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快节奏的迭代下,张良伦用贝贝网的成功,证实了从商这一选择的正确性。但如今的他却并不愿意多谈这种“快”。“创业是一条动态变化的路,创业者既要接受企业的高速增长,也要享受在平稳发展中酝酿变革,再谋高速增长。”当贝贝网转换进入另一条跑道,张良伦更想用贝贝网在资本寒冬下的盈利数据,向外界表明,他不会只是一个昙花一现的85后创业新贵。

  越是差的市场环境

  越可能诞生出色的公司

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听到最多的一个词或许就是“资本寒冬”。投资人的钱不好拿了,创业神话破灭了,大多数创业公司都在苦苦地维持。

最冷的2016年冬天,贝贝网宣布已经实现盈利。无论对于电商行业还是整个互联网创业领域,这都算是一个重磅消息。烧钱烧不出一个未来,实现健康可持续增长,贝贝网让一众创业公司艳羡。

“越是差的市场环境,越可能诞生出色的公司。”张良伦说,公司从2016年10月开始,实现了较大规模的连续盈利。从融资“定生死”到盈利“自造血”,这一时间,比张良伦原先预计的,要早了半年。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是张良伦对商业世界的认识。这半年的时间差,正是张良伦自己选择的结果。

事实上,在去年7月贝贝网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之后,张良伦就开始调整自己的节奏和策略:“以前是在追求规模的过程中,尽可能多地实现毛利。现在则是要求在实现盈利的前提下,再去追求健康增长。”

策略的改变来自于环境的变化。“你所处的位置是否相对安全,非常重要。高速公路上轮胎爆了,也不能急踩刹车马上停下,但现在贝贝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发展阶段。”

这样的自信是有数据来支撑的。作为电商行业的后起之秀,贝贝网创立虽只有两年多,却已拥有7000万妈妈用户及千万级APP月活,“从公开数据看,所有基于APP的数据,我们都领先同行业第二名五倍以上。”张良伦说,其实,不管是多少倍,贝贝网已经处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2014年—2016年,这三年是电商行业的风口,是成就贝贝网最重要的因素。天时已过,再进入这个行业已经相当不易,更别说跟行业老大展开竞争了。

而另外一个背景,是他基于自己对互联网的预判,对经济的预判。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经过去,基于这样的判断,对公司发展做了适当调整。

“现在觉得很庆幸,争取了半年的时间差。现在我就不会太担心活着这个事情,心态会比较平和,会去布局未来。”

  抛开奶粉纸尿裤

  带着阿里基因去做电商

张良伦口中的未来,就是妈妈经济。从选择做母婴的第一天起,他就从未满足只在这个垂直领域里面当老大。

2009年,张良伦硕士毕业。在大学里一直折腾,从卖东西到自己写代码创立电商网站,张良伦很快确立了自己未来发展的方向。

“我是适合经商的,要经商就要去最专业的公司。”基于这样的心态,学信息与通讯工程专业的他,没有按部就班成为研发工程师,而是加入阿里巴巴,成为一名产品规划师。

带着259991的阿里工号,张良伦两年内连升两级,成为阿里巴巴高级产品经理,负责旺铺等业务,任职期间,因主导旺铺免费而名声大噪。

按照阿里的惯例,旺铺需要付费才能开通,这一度也是B2B付费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张良伦则提出,把这个收费项目变成免费项目,让普通会员不花钱也可以开通。这引起了整个付费部门和总监级高层的反对。

对于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员工来说,难度可想而知。但一个成功的人必然能坚持自己的主张,经过再三艰难地沟通,旺铺免费这一举措得以落实,而最终的结果也使付费部门增加了免费会员的活跃度,并通过一些收费功能增加了最终的营收。

为一个目标全力以赴,不妥协、不放弃,张良伦的阿里基因,在后期创建贝贝网的过程中,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阿里两年的学习和沉淀后,张良伦开始创业。他离开阿里,拿了20万元天使投资创立米折网。

从淘宝返利起家,再扩展到导购业务,年佣金收入过亿,两年时间成为返利行业前两名。看起来形势大好的时候,因为一次短暂的淘宝政策调整,张良伦感受到了危机。

米折网沉淀下来的大量数据为他提供了方向参考。“3C京东已经称老大,图书是当当称霸,女装也已经有了唯品会、蘑菇街等,细分行业里的第三名是没有前途的。剩下的品类中,母婴的数据最大,所以我选择了母婴。”

但是,从红孩子开始算起,10年来没有形成一家真正的母婴电商大公司。张良伦要独辟蹊径。

彼时,代购正热,别人是从跨境标品奶粉、纸尿裤做起,通过低价促销,很容易就把交易额做上去。但他认为奶粉、纸尿裤价格透明,用户黏性低,是典型价格敏感产品,很难赚钱。他决心要从非标品做起,从童装切入。

非标品的难度当然远远大于标品,一开始就是最笨的方法,张良伦带着招商的同事去温州、湖州产业带,参加协会活动,积累行业人脉。而到现在,利润空间更大的“非标品”已占贝贝网全部销售的85%。

“从阿里系出来,有阿里的基因和思维方式,也没有历史包袱和思维固化,我们会更理解电商,在理解的基础上去迭代创新。”张良伦说。

贝贝网CEO张良伦:跟时间赛跑

永远在跟时间赛跑

  用科技去重新定义新零售

2014年4月,贝贝网上线;同年8月,获互秀电商、高榕资本、IDG资本亿元级注资;10月,月销售额破亿元。

2015年1月,获IDG资本、高榕资本、今日资本、新天域资本1亿元投资,估值近10亿美元;当年11月11日,17小时销售额破3亿元。

2016年6月,贝贝网宣布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同年12月,宣布已经实现盈利。

成立三年,贝贝网如火箭一般的速度蹿起,其成长之快令同行侧目。

“有做线下企业的朋友,还有那些传统行业,比如经营餐馆的,你可以慢慢去打磨。但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就是这样,前两年,只能快,只能不断去攻城略地,远远甩开竞争者,不快你就死了,一直甩开他们,才能让自己安全。”张良伦说。在看他来,创业虽然是一场马拉松,但也要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奔跑。对于创业者而言,任何一个季度都足以改变一个行业。

快,是贝贝网的特色,也是见到张良伦的人,对他的最直接评价。与他说话,必须十分集中注意力,因为他语速极快,稍不留神就会错失重要信息。今日资本连投贝贝网三轮,其创始人兼总裁徐新曾说,张良伦令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说话速度快,逻辑思维强,他的骨子里是有创业基因的。

张良伦所说的“快”还包括“快速学习”的能力。作为一名学霸,张良伦5岁上学,23岁硕士毕业,这是他10多年学习生涯积累的习惯。

“大学时有一阵,其他科目考试都能提前半小时以上交卷,但英语不行,每次都急着才能把考卷做好。”他发现问题出在英语阅读上,花在这上面的时间太长,于是他给自己硬性规定,每篇文章必须在3分钟内读完,而且读完不看第二遍,就把选项填好上交。

“一开始没读懂,错了很多,但一段时间训练下来,发现正确率就上去了。快和慢就是种习惯,快不会让你失败,慢也不一定会让你成功。”

这是刚过而立之年的张良伦的最大感触。贝贝网的第一阶段,是打造成母婴人群消费的首选入口,通过两年多的时间已经做到了。第二阶段,是围绕25—35岁的女性人群,成为一个家庭消费的入口,也即张良伦口中的“妈妈经济”。张良伦说,女人已经掌握了家庭决策位置,从妈妈经济入手,切入女装、鞋包,还有居家,贝贝网已经在尝试,增长也不错。接下去的两三年,贝贝网的“商业模式会更稳健,但节奏不会变慢”。

在张良伦看来,即使贝贝网如今已是最大的母婴购物平台,成为行业中绝对领先的领导者,但市场没有时间让你停下来享受胜利的果实,“贝贝网在过去三年里面,几乎参加了中国电商最惨烈的竞争,才达到如今的位置,当所有员工都在等待庆功之时,这其实只是垂直电商之争结束了,马上又要进入中国整个电商的竞争。”张良伦认为,“变革很容易,只需要排除一切杂念走下去,最煎熬的是做出变革的一瞬间取舍。”

张良伦说:“贝贝网不会是下一个京东,如果跟宝洁、沃尔玛、阿里、京东一样的经营方式,我是不可能成功的。现在大家都在提新零售,贝贝网的未来,不再是一家互联网企业,我要用科技去变革零售。中国的零售永远都有机会,只要抓住时间差,顺应消费升级,就可以赢得下一个零售的窗口机会,我会突破一些界限,重新定义行业。”

相关阅读:

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