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下 中羽协的裁判资格之争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中羽协:隶属国资委、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国家一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由羽绒等相关企业自愿参加的行业组织,抽检是为维护市场秩序,提升商品质量,保护消费者和合格生产商的利益。

●涉事商家:问题商品全部来自非会员单位,中羽协“信保”会员产品则全部合格。有商家几乎每年抽检结果公布前都会接到自称中羽协的入会邀请,会费价格每年8000元左右。怀疑商品被纳入了不合格商品之列与拒绝入会有关。

●电商平台:2016年“秘密抽检”发现,持有中羽协“信保”标志的企业及品牌,商品不合格率为55.37%。

●律师:从法律上来说,中羽协不属于政府管理机构,不具备行政执法权利,管理的权限主要是针对会员单位,而不是非会员单位,故此次抽检不合法规。

●中羽协:隶属国资委、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国家一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由羽绒等相关企业自愿参加的行业组织,抽检是为维护市场秩序,提升商品质量,保护消费者和合格生产商的利益。

●涉事商家:问题商品全部来自非会员单位,中羽协“信保”会员产品则全部合格。有商家几乎每年抽检结果公布前都会接到自称中羽协的入会邀请,会费价格每年8000元左右。怀疑商品被纳入了不合格商品之列与拒绝入会有关。

●电商平台:2016年“秘密抽检”发现,持有中羽协“信保”标志的企业及品牌,商品不合格率为55.37%。

●律师:从法律上来说,中羽协不属于政府管理机构,不具备行政执法权利,管理的权限主要是针对会员单位,而不是非会员单位,故此次抽检不合法规。

近日,一份来自行业协会的检测报告引起了一场“黑与白”的争论。

据悉,这份检测报告来自于中国羽绒工业协会(下称“中羽协”)。他们针对电商平台上的羽绒制品进行了检测,并形成一份严重不合格名单报告向社会公布,并要求平台对这些产品进行下架处理。

但这份在中羽协看来“维护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报告却招致一些商家和电商平台对其公正性的质疑。质疑内容主要集中在,中羽协作为一个行业协会是否具有合格的抽检主体,抽检程序是否合规,抽检目的是否单纯。

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多方走访,采访了中羽协、电商平台、商家等涉事主体,并听取了专家、律师的意见,力求客观还原此事真相。

行业协会搞抽查

每年“双十一”都是剁手党们的狂欢节,今年亦不例外。不过,此次参与狂欢的,除了正常的消费者外,也不乏一些行业协会“微服私访”的身影,中羽协就是其中之一。

据悉,该协会相关工作人员在天猫、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促销之时大批量采货品,主要集中在畅销的羽绒制品上,比如羽绒被、羽绒服。采集完了之后,送往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

根据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理事长姚小蔓介绍,这样针对网上销售制品的抽检活动,他们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总共有6次抽检。而此次抽检是按照4∶3∶3的比例,在天猫、京东和淘宝3个平台进行了羽绒制品质量抽查,共抽取样本204个,其中,羽绒服102件,羽绒被102条。

12月11日,也就是“双十二”促销节的前一天,中羽协在杭州萧山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2016年“双十一”网上羽绒制品质量抽查结果。

结果显示,羽绒服合格率70.6%,羽绒被合格率45.1%,严重不合格率羽绒服为12.7%,羽绒被为43.1%。

其中,天猫羽绒服合格率为82.5%,京东羽绒服合格率为75%,淘宝羽绒服合格率仅为50%;天猫羽绒被合格率为72.5%,京东羽绒被合格率为53.1%,在淘宝平台上连续4次抽查的羽绒被合格率均为0。并且,本次在淘宝平台上抽查的羽绒被,严重不合格率高达96.7%。此外,京东平台抽查的羽绒被严重不合格率达到了34.4%。

“此次检测的不合格产品结果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部分指标不合格,这部分并没有在发布会上曝光,而是直接发给平台,给平台提出了相关整改建议;另一类则是严重不合格产品,这类产品基本都是用劣质填充料填充的产品,我们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其进行了曝光,要求相关平台对其进行下架处理。”中羽协内部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在对照中羽协发来的严重不合格名单时发现,有4个产品来自天猫商家、11个来自京东商家、29个来自淘宝商家。

“抽查目的就是要维护线上羽绒市场的秩序,保护消费者和合格生产企业的利益,为消费者打造安心购物的羽绒市场,为企业创造公平的市场环境。”姚小蔓称,中羽协将把这次检测结果抄送相关销售平台,对平台和不合格商家提出整改建议,帮助他们提升商品质量和品质意识,并敦促严重不合格产品全网清退。

出事全是“非会员”?

然而,这项被中羽协认为“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抽检报告却引来了质疑者的针锋相对。

“公布不合格名单前,我们见不到抽检报告,也没有复议、复检环节,说你不合格就是不合格,我们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多年从事羽绒制品生意、开天猫旗舰店已有7年时间的张先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中羽协的行为有点像“一言堂”。

在备战“双十二”狂欢购物时,因该份检测报告,其销售多年的“爆品”在12月11日下午5时被突然下架,令张先生损失惨重。虽然经过与阿里平台的沟通,其产品链接在第二天中午重新上线,但其“双十二”大促的销量与往年相比惨不忍睹,“连一半都不到”。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5日,网上出现了一家盖有“芜湖市晨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印章的发表公开函。公开函内容直指中羽协此次抽检报告的三个质疑:一、中羽协作为社会组织而非行政执法部门是否有权利对非会员单位进行商品抽检;二、在未经确认的情况下,随意抽检公司商品,且抽检程序不公开,企业没有任何申辩和复检机会,有违公平;三、上榜的问题商品全部来自非会员单位,而持有中羽协发布的“2016羽绒制品信誉保证标志”(下称“信保”)的会员单位则高枕无忧、全部合格。涉嫌借抽检之名,打压非会员企业,属不正当竞争。

张先生也质疑,出具抽检报告有另外的意图。“几乎每年抽检结果公布前都会接到自称中羽协的入会邀请,会费价格每年8000元左右。”但考虑加入该协会对经营没有实际的作用,他便一直没加入。张先生怀疑,此次他的“爆款”商品被纳入了不合格商品之列与此前拒绝入会有关。

“信保”也非全好货

对于中羽协的检测结果,京东以及阿里巴巴方面均表示已经收到。京东方面表示,正在对相关商品进行调查,调查期间暂停销售。

阿里巴巴平台商品管理中心的负责人表示,12月11日,中羽协发布会开完之后,阿里巴巴方面知道了此事,系统自动作了触发,所以这些商品都被下架了。

“但是之后收到中羽协的所有报告,发现该份检测报告有不合理之处,所以暂时撤销了此前系统自动触发的下架处理。目前,除了继续等待中羽协提供相关依据外,阿里巴巴平台也会重点监测相关商品,进行复核抽检,一旦结果出来,确实不合格会按照平台规则作出处理。”阿里巴巴平台商品管理中心负责人表示,但是在无法确认中羽协此次抽检的正确合理性之前,我们不会贸然直接采取下架措施。

该负责人坦言,抽检报告应该全面反映羽绒业的实际情况,而中羽协此次发布的所谓不合格商品几乎全部来自非会员商家,这与羽绒市场的实际情况不符。而中羽协作为一个行业协会,并不具有行政、执法职能,其对会员开展抽检、加强行业自律没有问题,但要是对非会员企业进行抽检,对其抽检商品贴上“不合格”标签并向外公布,其公正性难免让人产生怀疑,恐怕有不正当竞争的嫌疑。

阿里巴巴此前也曾对持有“信保”标志的企业及品牌进行“神秘抽检”。结果显示,2016年,商品不合格率为55.37%。

据介绍,所谓的“神秘抽检”是通过消费者评价、品质退货情况、消费者投诉等逆向端的数据把平台上的商品进行劣质风险的分层。对于风险较高的商品,阿里巴巴会有十家以上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神秘抽检。

“简单来说,我们会把高风险商品的抽检任务系统自动分单给检测机构,检测机构收单后,安排志愿者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在平台上购买商品,收到商品后再汇集到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最后把检测结果反馈给平台,由平台对不合格商品进行处理,包括对店铺的处罚。”上述人士称。

记者收到了其所说的“神秘抽检”部分报告。其中确有一家是中羽协挂“信保”的会员单位。检测方是浙江方圆检测集团,检测日期是2016年1月19日到1月26日。报告显示,该商品在纤维成分以及含量方面标注不一致而且标注不正确,维护方法和安全类别标注不正确。

“虽然‘神秘抽检’是根据劣质模型开展的靶向性抽检,但一抽就检出了问题,说明‘信保’标志下也并非都是好货。”上述品控人士称。不过,其并不愿意公布所有“神秘抽检”不合格名单,因为涉事商家已经受到处罚并整改,如再次公布会对其商誉产生影响。但不合格率为55.37%是真实存在的。

裁判资格乃敢疑

对于市场的质疑声以及阿里平台的回应,12月13日,中羽协发出严正声明,称这是“捏造事实、污蔑”。

中羽协在声明中强调,其是隶属于国资委、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国家一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是由羽绒等相关企业自愿参加的行业组织。

中羽协称,自成立以来就致力于维护羽绒行业的市场秩序,加强行业自律,并将保护消费者及正规生产企业的合法权益、保护行业形象作为应尽的社会责任。而此次“双十一”的抽检也是为了净化网络市场环境,维护市场秩序,提升商品质量,保护消费者和合格生产商的利益。

中羽协称,根据检测结果显示,质量严重不合格的羽绒制品共57件,仅其中1件来自本协会非佩挂“标志”品牌,19件佩挂“标志”的样品全部合格。而这一检测结果,正是源于本协会对会员企业及佩挂“标志”羽绒品牌更为频繁的抽检以及严格的质量管控措施,并不存在该不实报道所暗指的内幕或偏袒。

瓜田李下需回避

对于各方争论的焦点,《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上海知名律师严义明。严义明表示,不管是哪个行业的行业组织,都是一种民间性组织,是行业中部分企业自发组成的组织,它本身是不具备权利的,它的权利是签署参会协议的会员单位让渡给他之后才有的监督管理权利。所以,从法律上来说,它不属于政府管理机构,不具备行政执法权利,其管理的权限主要是针对会员单位,而不是非会员单位。因此,此次抽检确实是不合法规的。

“但从道义上说,行业协会对行业内企业采取监督是可以的,但过程要尽量公开透明公正,保证监督的客观性、公正性。”严义明表示。

一位非服装行业的制造企业高管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行业协会的作用主要是维护行业的利益,比如一些行业面临“双反”等贸易大棒时,行业协会这时候就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作为企业间的非政府组织,搞“榜单”有失公允。

该高管与行业协会接触很多,关系也不错。

“毕竟有些是会员,有些不是,这种尴尬的角色其实是需要回避的,搞第三方检测、‘榜单’会引来争议。”该制造业高管称,国家有关部门也在要求协会“去行政化”,政府部门任职人员不得在协会任职。所有这些,也都给协会做了定位,就是市场化,并为会员企业和行业利益进行争取。所以,个人感觉,今后协会的管理、定位仍将进行一段时间的调整和复位。

复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企业发展与管理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明宇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行业协会主要是对会员单位具有约束力,而非会员单位不受约束,但对于检测来说的话,如果其委托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有资质,检测流程没有问题,那么这份检测报告还是有效的。

“至于平台对于这份检测报告采不采信,是立即下架还是复查确认后再下架,这是由平台本身来决定,不能由协会强制执行。”刘明宇说,此事的根源还在于假货问题。不只是电商平台,线下渠道也很严重。

假货问题一直是电商平台的痛。在今年“双十一”发布会答记者问时,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就提及了假货问题。

他称:“现在淘宝天猫平台上的假货远低于实体零售的假货。因为今天在淘宝天猫平台上的假货都会被关注、被追溯,我们都可以找到买卖假货的人。但是我们在网上消灭假货以后,不能去把这些工厂关掉,不能把营业执照取消,我们没有权利,谁有?”马云认为,各个相关体应该共同打击假货。

刘明宇认为,要打击假货问题,不是追究线上与线下的区分,而是需要在整个产销环节建立信用链条,形成全产业链的溯源追踪,各个参与主体都有自己的信用记录在案。“同时工商管理加大对假冒伪劣行为的处罚力度,处罚力度大于假冒生产销售收益,让其无利可图,这样才会有一个好的市场环境”。(来源:国际金融报)

相关阅读:

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