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升麻汤

?麻黄升麻汤

【来源】《伤寒论》。

【组成】麻黄 7.5 克(去节) 升麻 3.5 克 当归 3.5 克 知母 2.5 克 黄芩 2.5 克 萎蕤

(一作菖蒲)3 克 芍药 2 克 天门冬 2 克(去心) 桂枝 2 克(去皮) 茯苓 2 克 甘草 2

克(炙) 石膏 3 克(碎,绵裹) 白术 2 克 干姜 2 克

【用法】用水 2 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入余药,煮取 600 毫升,去滓,

分三次温服,每次相隔约 1~2 小时。汗出愈。

【主治】伤寒六七日,大下后,寸脉沉而迟,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咽喉不

利,吐脓血者。

麻黄升麻汤证

【原文】 傷寒六七日,大下後,寸脉沉而遲,手足厥逆,下部脉[1]不至,

喉咽不利,唾膿血,泄利不止者,為難治,麻黃升麻湯主之。(357)

【词解】

[1] 下部脉:指尺脉。此与寸口脉相对而言。另有一说,认为下部脉指趺

阳脉或太溪脉,因为从人体上中下三部脉而言,则太溪、趺阳脉为下部脉。

【提要】 上热下寒,正虚阳郁的证治。

【分析】 伤寒多日,邪气当传里,若表邪尚未尽解者,仍当先解其表;若表

解里未和者,则再攻其里。如果违背先表后里原则而径用攻下,其病不仅不除,

反致正气损伤,引邪内陷,形成正虚邪陷,阳郁不伸,上热下寒之证。因邪热

内陷胸中,阳气郁而不伸,故寸脉沉而迟;郁阳不达四末,故手足厥冷。因热

甚于上,灼伤津液,故咽喉不利;热伤肺络,气血腐败,故唾脓血。大下损伤

脾胃,脾虚则寒甚于下,故下部脉不至,泄利不止。此属正虚邪陷,阳郁不伸,

阴阳错杂,寒热混淆之证。因证情复杂,治疗颇为棘手。正如尤在泾所说:“阴

阳上下并受其病,虚实寒热混淆不清,欲治其阴,必伤其阳,欲补其虚,必碍

其实”,故 “为难治”。尽管如此,然其病机关键在于邪陷阳郁、上热下寒,故

用发越郁阳,清上温下的麻黄升麻汤以治之。

歌曰:麻黄升麻提阳方

苓桂术甘膏干姜

天冬芍一归升五

芩知萎三麻十良

曹颖甫解:厥阴伤寒,原有表寒里热当下之证,所谓厥应下之者是也。若大下

之后,热除脉和,则其病当愈。若夫寒湿因大下而陷,阳气不达,手太阴动脉

沉迟,至于手足厥冷。寒湿在下,血分之热度亦低,甚至下部趺阳太冲脉不至,

寒湿甚矣。然全系寒湿而不见他证,其病犹易治也。乃按其病情,亦既水寒血

败,又因肝脏阴虚而胆火上逆,胃底胆汁生燥,上冲肺部,以至咽喉不利而唾

脓血。加以在下寒湿为病而泄利不止,是为上热下寒。此时欲清上热,则增下

寒;欲温下寒,则增上热,故曰难治。麻黄升麻汤,君麻黄、升麻以升提下陷

之寒湿而外散之,所以止下利也;当归以补血;黄芩以清胆火;知母、石膏以

清胃热,所以止吐脓血也;葳蕤、天冬以润肺,所以利咽喉不利也;白术、干

姜、芍药、桂枝、茯苓、甘草,所以解水分之寒湿,增营分之热度,而通利血

脉也。但令水寒去而营热增,手足之厥冷自解矣。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卷九:麻黄升麻汤

药方名称麻黄升麻汤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