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中国理论来讲中国故事

 新党章明确规定,“大力发展教育、科学、文化事业,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牢牢掌握意识形 态工作领导权,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在前文《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命根子》中曾说道,“中国哲学和科学需要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也同样需要中国哲学。”本文就继续这一话题,尝试着再谈谈中国哲学思维与马哲思维 的问题。

    为避免混乱,先就理论和哲学思维的基本框架简要地谈谈看法,并浅谈一下中国哲学和马哲思维的区别与联系,相信这会有助于我们理论话语权的建设,也会对我们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 总结产生助益。所谈不一定能与大家一致,供各位参考吧。

    一、历史的纵横运动

    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在学习中先接受一些权威或专家的理论或学说,头脑中先种下了各种概念,并将其运用于自己的思考,从而运用那些理论或概念去解释自然和人类社会。但通过摸索 ,发觉这样做首先就使自己落入了一种只接受知识而不能钻研事实的迷宫,不利于对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深入理解。

    为走出迷宫,避免受任何哲学思维所左右,在对理论问题探讨之前,现在我们就抛开一切本本,先探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自然运动。

    没有历史就没有现在,没有宇宙就没有万物,这是最起码的思维逻辑。“历史”是什么?它是由一系列事件构成的一个长长的链条,就像由一个个镜头组成的一部完整的电影片。不管是 宇宙还是人类社会,自从其诞生之日起,它就一直从其诞生这个基点在向前运动,由此而形成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历史。这种运动前后贯通,永往直前,从不回头,由此我们称其为纵向运动 。

    “现在”又是什么?它是“历史”链条发展到目前的事件,属于历史纵向运动中的一个横截面(或“镜头”)。在这个横截面中,由于万事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联系与影响,它 们必然存在着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

    如果将“现在”定位于资本主义阶段,那它就属于资本主义社会那个横截面,其相对运动也就属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相对运动。

    历史与现在的基本关系是,“现在”是在“历史”的基础上产生的,先有“历史”,然后才有“现在”,所以,“历史”决定着“现在”,绝对运动决定着相对运动。这也就是前文所谈 的“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法则。

    而“现在”是与“历史”联系在一起的,各类事物必然是在其绝对运动基础上发生着它们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由此,要研究“现在”,需要先追究其历史,不然无法搞清楚“现在”。

    如果大家注意一下,“0→历史→现在”这一哲学思维框架,与中国古代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非常相似,它事实上相当于中国古代哲学的现代解读。这不是凑出来的,而是通过对 近现代科学考察,其结果与中国古代哲学不谋而合。

    由此,就为我们探讨并审理哲学思维和理论问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运用中国思维解读马哲

    以上先谈“历史的纵横运动”,其原因主要是要说明,运动既存在着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的自然分类,也存在着它们两者层次上的区别。而在从古至今各种理论中,运动一直是不予分类 的(中国古代哲学暂时除外),都将纵横运动混为一谈,这属于所有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通病。这一通病带有根本性,它既解释不清宇宙或自然界,也解释不清人类社会,因为其解释都不 符合自然的实际,由此也就有碍于搞懂中国古代哲学和马哲。

    哲学属于一种思维方式,它必须要符合自然。由此,顺应自然运动的思维方式就属于顺序思维(自己有时也称其为“0根(脉)思维”)。

    (一)、中国的思维顺序

    首先应该明确一点,中国《易经》之“易”,属于现代科学的运动,所以,中国古代哲学与科学应该属于运动观。

    由于上面我们探讨了“历史的纵横运动”,所以我们就可以根据其结果来探讨中国古代哲学了。也请注意,这里是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结果来审视中国古代哲学,而不是像许多人做的那 样将近现代科学硬往中国古代哲学中套,否则,仍然会“唯心”地云天雾罩“之乎者也”一番,最终仍然会脱离实际谈不到点上(从大量网文和讨论能够看出,很少有人能从故纸堆中走出来 )。

    中国古代的哲学思维很清楚,其基本框架为“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然中国古代哲学存在着明确的哲学思维框架,那它事实上就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与横向的相对运动之分,只 是没有明确出来,致使后人对其产生了许多误读。比如“道生之,德畜之”,说的就是由“道”生“德”,先有“道”后有“德”的问题。

    既然“道”能生“德”,并且“一阴一阳谓之道”,那么阴阳就类属于历史纵向的绝对运动(也是其根脉),而德或五行八卦就类属于“现在”各具体事务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

    这样,从根上一下就将中国的古代哲学与科学基本读通了,从而将其与现代科学联系在了一起。

    (二)、西方的思维顺序

    1、西方的思维顺序是由小到大,先果后因。不管是地名还是人名,西方都是先叙述具体名称,然后再陈述其归属,这是人所共知的。它们的语法也是,其基本的思维顺序是先果后因,这 也属于一个明确的事实。

    西方的思维顺序是由小到大,先果后因,而中国的思维顺序则是由大到小,先因后果。中西方思维顺序的这一颠倒,也是中西方哲学的一大区别,但哲学思维上的这一区别,如果掌握不 好,就会产生严重后果,这在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问题上,就很值得反思一下。

    2、马哲的思维顺序。所谓纵向运动思维,它在马哲中属于“历史唯物主义”范畴。但根据考察,历史唯物主义是1880年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提出来的,他把唯物 史观称为历史唯物主义。这也就是说,历史唯物主义的诞生晚于辩证唯物主义,它是在辩证唯物主义基础上而产生的。虽然恩格斯曾着力强调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地位和作用,但我们后人却 一般都忙于照本宣科的“之乎者也”,并没有那样想,更没有那样做,只是将其作为辩证唯物主义的配角。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本本主义”除偷懒不动脑外,其病根也在这里。

    所以,理论工作者不应该仅仅停留于“搬运工”角色,还要注意思维和原理的转化,在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中要系统全面地予以理解和领会才好,不然难以准确全面地掌握其原理。

    (三)、运用中国思维解读马哲

    通过以上对思维顺序的追究,中西方思维哪一种更符合自然就一目了然了。所以,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西方思维需要我们运用中国思维帮助其予以整理或调整。这种情况,也同样会 出现在对马哲思维的理解与整理中。

    在对马哲的解读中,一般都是强调辩证法。大家可通过搜索自己注意一下,不管是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 历史唯物主义》,还是当代学者编辑的网络资料《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 义原理》,都是将历史唯物主义排在后面的。我不知这是在理解马哲原理问题上的失误,还是翻译中的疏忽,而根据中西方思维顺序的相互颠倒,应该将历史唯物主义置于辩证唯物主义之前 才符合自然和中国的思维习惯,从而避免一些误读。

    如果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排序直译过来,其所引发的结果就大相径庭了,因为按照中国哲学思维顺序和自然运动法则,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居于基础理论和哲学地位(相当于 中国的太极阴阳),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应该居于应用理论和哲学地位才对。不然,在对马哲的理解与阐释上就会出现本末倒置。虽然这有些难于察觉,但从“信达雅”翻译要求和思维的基本 顺序上来讲,却是不应该出现的现象,确有反思的必要。

    这一现象也同样出现在马恩的著述中,比如其前期先研究阶级社会,然后恩格斯才着手研究人类起源及原始社会,从而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这属于西方的思维与研究习惯,能突 破反映“现在”的辩证法追究出历史唯物主义已经很了不起了,它属于西方哲学的一种历史性突破(这一历史性突破对我们理解中国古代哲学并使其现代化也很有助益)。而作为我们中国学 者,则应该根据中西方思维顺序的相互颠倒,先理解并领会恩格斯的人类起源和历史唯物主义才对。(其实,西方的自然科学,也可以运用顺序思维对其予以解读,从而解开其一系列不解之 谜。)

    由此,通过调整中西方哲学思维对现代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重新解读,不但能对中国古代哲学和马哲读出更深一层的含义,促使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而且也能产生一种全新的科学体系 ,并重建话语权,从而促生一场深刻的科学革命(这是后话)。

    三、运用中国思维概述中国故事

    以上考察所得出的“0→历史→现在”,它属于自然的顺序运动法则,所运用的最基本依据是近现代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而根据这一运动法则和思维,通过对古今中外所有理论进行筛选 ,最终只剩下中国古代哲学(太极→阴阳(根脉)→五行八卦)和马哲(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才具备相应的深度,只有这两大理论体系才能够分别反映出宇宙和人类起源,其它理论 基本都局限于“现在”这个层面(其优长可在辩证法层面予以吸收消化)。它们一个代表着中国哲学,一个代表着西方哲学(马哲属于西方哲学最高成就),两者在理论的最深层如同近现代 中西方交流一样,也正在经历着一场大会师。为保持脉络清晰,在此不去展开详细的探讨,只掌握顺序运动包含着纵向与横向两种运动就可以了。

    很显然,如果运用中国的顺序思维解读马克思主义,并将纵横向自然运动法则运用起来,中国革命和建设之所以取得成功,并取得巨大成就,从理论大框框上就一下迎刃而解了。

    在此想先提醒一句,新党章依然强调“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它事实上仍然是将劳动创造作为我国建设与发展的根本。同样,它在中共 党史中也具有重要地位,这也是其不同于其它政党的重要标志。

    2000多年来的儒学教育,除周礼以外,中国并不知道还有更好的社会制度。其所追求的大同社会,无非是人心向善,尊卑有序(让卑贱者认命),但这种社会制度的标准是周礼,所以社 会需要复古。虽然推崇儒学教育2000多年,知识阶层也都很能作揖行礼“之乎者也”,但到底也没能复辟周礼,社会反而乱了起来。后来国民党学习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将其与儒学和周礼等 相结合,也曾提倡“大道为公”和“三民主义”,而这种只知道要求权利而不知道劳动创造的空洞口号,不但没能制止中国的动乱,反而有些乱上加乱,引来了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

    直到中国认识了马克思主义,才了解人类社会的运动规律,也才知道人类社会的前途在前方,既不是在古代的周礼,也不在西方的资本主义,而是在崇尚劳动创造的社会主义。中共诞生 后,开始发动并组织劳动人民,经过艰苦奋斗,不但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而且取得了独立,建立了新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社 会,从诵经崇古到劳动创造(请重视这点),这个跨度是很大的,它实现了社会制度和文化的跨越式发展。这种跨越就是人类社会的纵向运动,它在中国历史和人类进化史上具有非常重大的 意义。

    一直以来,中共既推动中国历史的纵向发展,也活跃其横向运动,而以市场经济为标志的横向运动,也有力促进着中国经济的纵向发展。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后,我国由穷到富,由弱变强 ,也经历了一次次转变。而在这一系列的转变中,我国一直是一党执政,党领导经济和社会建设,在纵向上把控并引领着社会的运动方向。改革开放后虽然说是市场经济,但由于坚持社会主 义方向,它事实上在深层和政治上蕴含着计划经济。所以,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既发挥了市场的活力,又通过宏观调控,扬长避短循序推进,从而创造了奇迹,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令世界各国都刮目相看,也使我们国人都深感自豪。

    而西方资本主义的多党轮流执政,基本是一党否定一党,一届否定一届,它们的政治和经济事实上一直处于横向的徘徊中,难以促生社会的纵向运动,由此而导致其经济和政治都裹步不 前。它们的“民主选举”,事实上就是将社会的纵向运动交由横向运动所决定,出现了那种本末倒置。其政党的“第一要务”是夺权与掌权,并通过掌权谋取私利,并不具有引领社会纵向运 动的职能,即便偶尔产生正确的动议和举措也会很快被另一政党所否定。自己曾调侃说“西方民主就是吵架(台湾议会还经常打架)”,这句话说得并不为虚,比如面对近10年来的经济危机 ,它们除继续吵得不亦乐乎外,基本都束手无策。

    纵观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除其对世界局势和战略机遇能予以准确把握外,其所采取的一系列纵横向策略也很具有艺术性,比如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质上一直是在运用中国智慧双面 操作,一方面是吸收资本主义长项,真实地推动市场经济,除搞活经济外,也顺风吸纳西方科技与经济发展成果;另一方面也虚与委蛇,在“韬光养晦”的掩护下,暗中充实并发展我们的特 色社会主义,壮大自身国力。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基础上改革开放战略的继承发展中一环套一环,双管齐下,堪称经典(过后回顾这段历史会更加清楚)。这与前苏联的做法比较起来非常不 同,它就曾中断过其社会主义文明的延续,一次是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一次是戈尔巴乔夫否定苏共,由此而带来了历史的倒退,也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国家灾难。

    所以,如果根据中国思维总结我们的特色实践,它会进一步形成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使我党在意识形态领域获取更大主动。的确,通过我们的特色实践,在理论、道路、制度、文化方面 都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它使我们更加自信。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都已经经过发展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很需要理论界对其进行更全 面更深入的总结。通过进一步总结提高,促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深入结合,它会形成更加先进的社会主义文化,其应该比原版还要经典,不管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会 产生更大的影响力。所以,特色理论总结这一工作,其意义非常重大。

    知易行难,对于这一问题,在此也只是从一个旁观者角度提示一种思路,相信广大理论工作者会做得更好(自己既对经济和数字不感兴趣,也缺少这方面知识和资料)。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