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命换一命

来自圣网 14:57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西班牙,内容是讲述两个兄弟的。在当时西班牙的法庭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完善严谨。

  这两个兄弟叫做陆氏和斯巴斯坦。他们是孪生的兄弟,住在山区小镇的一个城墙外。那房子有平坦的白色的屋顶,陆氏和斯巴斯坦的父母都去世了,留给他们这小小的遗产,让两个兄弟可以赖以度日。他们的外貌长得一模一样,镇子里没有人能区别他们。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两个兄弟的发展却渐渐地不一样了。斯巴斯坦有一份待遇优厚的职业,他待人和蔼可亲,为人踏实可靠、刻苦耐劳,每个人一提起他都是赞不绝口。可是,陆氏却是懒惰至极终日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每个傍晚都是纵酒、豪赌,时常到第二天清晨才回来。斯巴斯坦恳求他离开那些狐朋狗友,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都是徒劳无功,陆氏只是不屑地笑一笑。

  有一次,在深夜的时分,满月照亮小镇的城墙。斯巴斯坦靠窗而坐,凝视着通向城门的一条白得如缎带的小路,感觉出奇的不安,陆氏像以前一样还没有回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斯巴斯坦今天晚上却辗转难眠。突然,他发现一个人影从远处跑过来,后来又听到了脚步声,他知道这是陆氏,便赶快去开门,陆氏一个人在跑,推开他便冲进了屋子。灯光下,他的脸上苍白吓人,衣服有多处都被撕破了,血迹斑斑,他剧烈地颤抖,久久才能开口说话:“哦,斯巴斯坦救我!救我!他们正来抓我,这次我必死无疑了。”他气喘吁吁地说。

  “发生了什么事?”斯巴斯坦一边问,一边跑到窗口。他看到一大群人从城门口蜂拥而至,在跑,朝他们的小屋这边跑来。

  “我们喝太多了,打了起来。我根本不知道……不想……,可是他倒下了,就这么死了。哦,斯巴斯坦,你救救我!我该怎么办?”陆氏大叫道。

  斯巴斯坦已经知道该怎么做,想也不想,便扯掉了陆氏的衣服,“穿上这件衣服,把你的衣服都给我!”就命令说,“快!别在发抖了,现在就从后门溜出去,跑到山上,近期都不要回来还说哥哥近期,快跑!哥哥!快跑!”

  那真是千钧一发,他们刚刚换好了衣服,喊叫声和脚部声便在门口乱成一团,顷刻间,镇子里的卫兵带着激动的卫兵冲进屋内,很快便团团围住了斯巴斯坦。他平静地站着,呼吸仓促,头发乱七八糟,手和脸都污秽不堪,正穿着那件沾有血迹被撕得破破烂烂的袍子。他们用手铐把他拷了起来,但他丝毫不反抗,他被押解到镇里的监牢里。一路沉默不语。几日后,他接受审判被控杀人,最终判处死刑。

  镇子里的人几乎都围到法院前要看看这位死刑犯。审讯结束时,他们坐在酒馆里议论这个案件时,都说这同一番话:“他多么沉默啊!一句话也没有为自己辩护,也没有为自己求情免死,他表现得毫不畏惧,他从头到尾只这么说,你看我身上的血迹,我百口莫辩。他那个好兄弟在哪里?他为何不来看审判?他早上也没有去工作,他是否以这个兄弟为耻呢?由得他孤孤单单地去死?”没有人能够有确切的答案。几天以后,斯巴斯坦被处决了。一命换一命。

  陆氏好几个星期都藏身在山村里,他脱下了原来的的衣服,穿上了农夫的全套粗布陋衣,替一个农夫工作了足足整个秋收。一开始他不敢离开农舍半步,夜复一夜,他梦见那些脚部声在追赶着他,惊醒过来,颤抖不已。

  日子慢慢过去,他也壮起胆来,他万分痛悔杀死了同乡,也很想念他的兄弟斯巴斯坦。“或许他们已经停止追捕我了,下一次的市集兜售农作物,我也可以乔装起来,跟着下山,跟斯巴斯坦聚聚。”

  他整个下巴都是山羊胡子,一张脸也弄脏了,没有人能够认出他来。他穿着一身农夫的衣服和一群赶骡子的人来到市集,叫卖竞价的声音不绝于耳,他走进一旁观看的群众中,开始跟她们聊了起来,他一步步把话题带到了近期发生的谋杀案。

  “我听说那个可耻的家伙跑掉了?他们还在搜捕他吗?或者他们已经放弃了?”他问道。

  “放弃?”跟他聊天的人奇怪地转向他说,“我们的民兵部队从来不放弃的,他们当天便抓住了他。一个星期后,就完成了审讯,两天后就把他给处决了。这里是有公义的。可是有件事很奇怪啊!他的兄弟那天也失踪了,一直都没有出现。”

  就在这个时候,陆氏便惊人地凄厉地叫了一声,转身跑出了市集,双眼充满了泪水,世界模模糊糊,他不知道怎么竟然跑到了镇长的官邸,几乎便要从大门口强闯进去。当镇长听到外面的喧闹声,走出来看明白时,陆氏一下就跪在他的脚前,“你错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他哭嚎着,久久才能说清楚话,“应该是我,不应该是我弟弟,现在就把我一起解决吧。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镇长回去后,与属下讨论很久才回来,“法律明文说一命换一命,就算你弟弟是无辜的,我们又怎么知道呢?他的衣服全是血迹,他也拒绝求情,这桩案子已经完结了。快回去吧,不要到处乱说话,制造事端。”

  然而,当陆氏掩面跌跌撞撞的要离开的时候,镇长突然说道:“站住,你是那个死囚唯一的弟弟?”

  “是!是!没有其他人了。”

  “噢,我这有一封信给你。那个囚犯仓促的写了这封信,临死前交给我保管,我去拿给你。”

  陆氏回到他两兄弟的旧房子,坐在里面回想起儿时的点点滴滴,那里曾有过无数醉人的黄昏,他的泪流了又流,到快日落西山时,他才打开那封信,信很短,他一遍遍地读,直到天昏地暗,再也无法看见信上的字,但信已经读入了心内。

  信是这样写的:“我亲爱的兄弟,这个早上我就要走了。穿着你染满血的衣袍,但这都是我甘心情愿的。我现在恳求你一件事,求你穿上我那些洁净的袍子,开始新的生活,容我向你表达爱,上帝祝福你。——斯巴斯坦”

  陆氏恍然大悟,那个浪子自私自利打架杀人已经死在监牢里,那个付出真爱、受苦牺牲的人,则仍要继续活着。是这样了,他坐在原地沉思,直到晨光微微透进房间,他站起来,扔掉肮脏不堪的衣服,尽情梳洗,然后像斯巴斯坦那样,穿上洁净无垢的衣服,走出去,迎接新的一天。

  亲爱的朋友们,基督在十字架上拿去所有罪人的困境,穿上我们的罪,然后受苦至死。他现在告诉我们,给我们的灵魂穿上新装,披上他的厚爱和仁慈,当神看见我们这样做时,也为我们欣慰、欢喜。因他会看见耶稣就住在我们里面,做我们的主。任何人接受耶稣成为主,神都会打开天堂的大门。

  《哥林多后书》5章21节说:“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哥林多后书》5章17节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感谢你,我主!因你背负了我们的罪,我们可以穿上你的义,求你每一天都帮助我们,活出主耶稣你仁慈、圣洁、完美、无暇的样式。教导我们如何去实践着目标,求你帮助引导我们去爱你,因你为我们去受苦,至死。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心中有感动,愿意借着一个祷告邀请耶稣进入你的生命中成为你的救主,赦免你一切的罪,愿意请求上帝来接受你成为他的孩子,并赐给你永远的生命,现在就请你闭上双眼,跟着我一句一句地向上帝祷告:

  亲爱的天父上帝,我需要您。感谢您借着耶稣基督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愿意打开心门,接受耶稣做我的救主和生命之主。天父,求您赦免我一切的罪,接受我成为您的孩子,并赐给我永远的生命。求您引导我的一生看顾我,帮助我,使我过着爱神爱人,荣神益人的生活。奉主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