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17-18章的2篇信息

第22篇 主题:

“当‘代表’变成了‘代替’”~

选读经文:士17:6

大纲:

1、教会成了家业(17:1-12)

2、信仰成了商业(17:13)

3、传道成了职业(17:10)

第23篇 主题:

“为名利说走就走,看自己有或没有?”

选读经文:士18:19-20

A、谁领你到这里来

──意思是谁是你生命的主宰?

     谁为你的生命负责?

B、你在这里做什么

──意思是你生命的异象是什么?

      你人生的使命是什么?

C、你在这里得什么

──就是你生命的价值为何?

      你人生的目标是什么?

第22篇 主题:

“当‘代表’变成了‘代替’”~

1

教会成了家业(17:1-12)  

士师记最后的五章经文,四次出现了一个结论‘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有两次还加上了‘各人任意而行’,这是我们生活衰败的两个关键,一是:我们没有尊主为大,没有敬畏神,没有服在神的主权之下,这是我们一切失败的第一个根源,主不在我们生活、生命里面掌权,二是‘各人任意而行’,就是‘每一个人都照着自己认为对的去做’,用自己的价值观,替代神的心意。原本是“代表神”如今变成了“代替神”。

在十七章记载了宗教上的堕落,从个人到家庭再到整体,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以法莲山地有个人叫米迦,是个大富户。他偷取了母亲一千一百舍客勒的银子,后面说他请了个祭司,年薪才十舍客勒银子。可想而知一千一百舍客勒是一笔巨款。出于惧怕咒诅临到,主动承认了窃取之事,母亲非但不责备反而祝福,根本没有对儿女的属灵教育,更可悲的是一面雕刻偶像,一面还渴望得到真神的赐福。米迦有了神堂,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公然在自己家里设立一个敬拜神的地点,首先他立自己儿子作祭司,后来立利未人作祭司。圣经告诉我们,祭司是神立的,是神特别拣选出来的,而祭司被呼召、被拣选、被按立,他的目的就是归耶和华为圣。并且不是所有的利未人都有资格作祭司,这事情岂能是人意所乱作的?这个家随意造偶像、随意建神堂、随意立祭司、这就是任意而行,把教会变成了家业。

2
信仰成了商业(17:13)   

米迦最后还说:“现在我知道耶和华必赐福与我,因我有一个利未人作祭司。”这完全是一种迷信和错误的观念,以为有了神像,有了祭司,就等于有了祝福,以为身上挂了一个十字架,家里挂了一个‘耶和华沙龙’的牌匾,就有了平安有了祝福。这是一场极大的骗局。人作了愚昧事,还以为讨神的喜悦,这是人的宗教意识在作怪,宗教就是人用自己所拥有的,所作的来与神作交易。我给你作事,你必须用祝福来回报我,完全是功利主义的交换态度。信仰岂是商业性的交易?信仰随意性…没有律法的约束;敬拜盲目性…也没有属灵的启示;米迦的原则跟以色列人拜金牛犊的原则一模一样,他不是造了一个神像说这是巴力或亚舍拉,乃是说“这就是耶和华”,不管是心里的出发点还是外面的理由,都说我是在侍奉神,但是,那个侍奉的态度、对象、原则,全都是从我自己出来的,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3
传道成了职业(17:10)   

再思想一下这里的利未人,他失去了神给他的呼召,也没有居住在神所量给他的地界,也或许是百姓对利未人有些失责,但不管如何,利未人都不该为了工价而变成谋利的侍奉,整个传道变成了职业,甚至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行的事,却因为钱财出卖了自己的职分。我也发现了一些现象,许多从神学院里面毕业出来的人,到教会去寻找服事的禾场,第一件事情谈的不是教会的异象、教会的牧养;首先谈的是待遇多少,有没有好的制度。我不是说,神的仆人生活不重要,其实是非常重要,但是如果我们的眼睛都是看个人的需要,个人的利益,那侍奉就从呼召变成了职业。这个利未人的待遇是:包吃包住有工资还有工作服甚至还补贴度日的食物。他在那个舒适的待遇中有了变质的侍奉。

第23篇 主题:

“为名利说走就走,看自己有或没有?”~

米迦的罪恶好像一个毒瘤一样扩散,不仅仅影响到但支派,后来影响到整个以色列国,当耶罗波安起来作王的时候,他就延续这个作法,在但立了一个金牛犊。性质上完全是米迦事件的翻版。在士师记18:31节说:“神的殿在示罗多少日子,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简直就是在和神唱对台戏。

上一章利未人越过了神的定规,作了一个家的祭司,把敬拜神变作一个买卖。把人和神中间的关系,贬值成一种商业的行为,实在是得罪神。利未人听见米迦跟他说:“包吃包住给工资加福利。”他就欢欢喜喜的作神不喜悦的事,心安理得地留在那里,还说是神的预备。有一天几个外地人过来,听见少年利未人的口音,便问了几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作什么?你在这里得什么?”你我也要思考一下这几个问题。

A、谁领你到这里来

──意思是谁是你生命的主宰?

     谁为你的生命负责?

B、你在这里做什么

──意思是你生命的异象是什么?

     你人生的使命是什么?

C、你在这里得什么

──就是你生命的价值为何?

     你人生的目标是什么?

奇怪的是五个探子竟相信他是祭司,并向他求问神的旨意。他们应该知道,祭司应该在会幕里侍奉,怎么会作私人家中的祭司呢?还有这利未人根本是未加思索的说:“你们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华面前的”,胡乱给人指示,这都是任意而行。后来五位探子发现了一块世外桃园,那里的人安居无虑真是块理想宝地。这样的发现使他们更深信那少年利未人真是祭司、是神人。任意而行,有时也会有好机遇,甚至好收获。这正是叫人越发任意而行的原因。有时选择行神的道,反而好像不大通顺。人容易掉进陷阱,正是因为这些外表的平安,好处,蒙蔽了我们属灵的眼光。

后来五个探子又想起了米迦家中的神像,于是教唆同族的人去抢这些偶像。这些族人也不假思索,用武力抢走神像。六百人中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对,反而都同心去抢。难道没有一个人有见识、有真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些偶像是神不喜欢的?也许在理论上、知识上都知道,所谓“任意而行”就是明知而故犯,照自己心中所喜欢的去行,却把神的道理放在一边。他们以武力得了偶像,又以武力得了地并且以祖先的名为地名,光宗耀祖,他们得了一切想得的。岂不知从此这个支派和拜偶像黏在了一起,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强权和利益之下,那个利未祭司闭口不言,并且满心欢喜的跟但人而去,作一族的祭司。米迦是个偷的人,利未人到他家当了祭司也学会了偷,走的时候把他家的以弗得,神像一并偷走了,完全没有了任何属灵的素养。职位上是服事神的,但表现上却是畏强权图利益。愿你我不要做这个利未人的翻版。而米迦只能可悲的说:“我还有所剩的么?”显示出没有真神的宗教是何等空虚与悲哀!(注:此利未人还抹黑了伟大领袖“摩西”18:30节)

士师记17章因为‘利’,可以偷钱,18章,人为着‘名’去做一个支派的祭司。见风转舵放弃了他的立场,到第19章,为了‘色’,百姓犯了极大的淫乱事件,又到了最后他们为了‘权’,发生争执。实在是任意而行,无法无天——愿你我行走在神的道中!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