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大战要爆!40 个美械旅出动中俄失声

唔哩头条

导读:库尔德人现在整装待发,为了实现独立建国的梦想,40个美械旅正在等待一个命令......

俄卫星通讯社16日报道称,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安全委员会称伊拉克军队和亲政府的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军"在库尔德人控制的基尔库克省发动进攻。委员会在媒体平台上发布消息称:"伊军和‘人民动员军'现在正在(基尔库克省)南部从塔扎推进,正进行意图进入基尔库克并夺取K-1基地和油田的大型行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副领导人Kosrat Rasul 命令向基尔库克补充派出3000名民兵。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近期称,伊军不打算对本国公民开战并要求库尔的人放弃公~投结果以开始对话。库尔德政府称,准备进行对话,但不同意取消结果。军事专家指出,目前土耳其、伊拉克和伊朗三国已经在"库尔德问题上"达成一致战略共识。除了罕见的三方间的双边军演之外,外界还注意到埃尔多安对伊朗"意义不凡"的访问,同时伊朗还做出决定让伊拉克士兵入境负责把守重要口岸。

土耳其政府则在公投结果出来后直接发出严厉警告,土耳其绝不能允许伊拉克北部出现一个库尔德国家,土耳其将关闭与库区边境口岸、切断库区经由土耳其的石油出口管道。埃尔多安还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次事情过后,看他们还有什么渠道出口石油。阀门在我们这边,我们一关,这事儿就完了。"

而这一现实外部环境必然会增加强伊拉克政府"在必要时动用武力"的决心。目前伊拉克政府军总体实力已经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恢复,而战斗力比政府军还要强的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军"至少有数万人之多。

但需要了解的一点是,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民兵大都接受伊朗军事援助和圣城旅的军事指导。

当然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也不是乌合之众。长期的征战和近几年的反恐作战,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同时还获得了总值上百亿的美制武器装备援助。作为老美在中东反恐战场的重要友军,库尔德武装目前拥有40多个作战旅,总兵力达十万人之多。

而且几乎是一水的美械装备(依赖美空中保护、缺乏重火力武器和重装甲力量)、美军顾问团训练的精兵。在数年来的对IS作战中,作战顽强、实力不亚于正规陆军。现在该如何应对伊拉克政府的进攻,就等老美发话了。

分析指出,彻底消灭IS的战斗还远未结束,如果反恐阵营之间出现内讧等于是在帮敌人获得喘息甚至东山再起的机会。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内部透露出来的消息称,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巴尔札尼刚刚盛情接待了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少将。据信在2014年IS进攻库尔德首府埃尔比勒时,是苏莱曼尼少将领着伊朗革~命卫队和什~叶派民兵解救了埃尔比勒的库尔德人。因此要化解这场危机,这位伊朗少将的作用要比美国盟友大得多。

库尔德人举行独立公投,初步结果显示独立是必然结果。这背后与美国到底有何关系?中东未来真的会爆发大战?

近日,伊拉克的库尔德人举行了独立公投,并取得了成功。一下子将世界的目光吸引回了中东,西方媒体也瞬间就铺满了库尔德人的笑容和欢呼。似乎,他们即将走向美好的未来。但或许,这只是一场与恶魔的交易。库尔德人,必将再次尝到恶果。

首先,面对库尔德公投独立这件事,中东地区的两大强国伊朗、土耳其相继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态度。土耳其宣称将不排除对库尔德地区动武,而伊朗的革命卫队则在靠近伊拉克北部边境地区开展了意味明显的军事演习……

于是乎中东这个火药桶,还没有从IS的魔爪下彻底脱离出来,又笼罩在了新的战争阴影之下。这场独立公投会如库尔德人所愿建立一个新的有未来的独立国家么?从一百来年库尔德人独立运动的历史来看,恐怕很难。

库尔德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据传是迷底人的后裔。从距今约3000年前,就存在于中东这块四战之地。到了今天,库尔德人已经有3000万人口之多,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波斯人的第四大民族。然而,中东这片土地经历无数王朝的兴衰更迭,但那些辉煌而灿烂的历史记忆却很少属于这个有数千年历史的民族。

由于库尔德人处在中东地区通往东西南北各个方向的战略要地和交通要冲,是各大强势文明相互征伐的十字路口,所以库尔德人一直饱受各大帝国的侵略奴役之苦,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独立的国家。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世界范围内被压迫民族开始觉醒,库尔德人终于第一次意识到了要建立一个属于库尔德人自己的国家。但是由于弱小,库尔德人这种独立意识,频频被列强所利用。

库尔德第1次建国,被英法出卖

库尔德人第一次建国的努力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当时统治着库尔德地区的奥斯曼土耳其在战争中惨败,沦为了英法等国的鱼肉。作为战败国,1920年的巴黎和会上,奥斯曼土耳其被迫签订了《色佛尔条约》,疆域内的很多地区被列强瓜分成为了殖民地,一些压迫的民族也在英法的干预下获得独立。

其中,库尔德人作为一个数量巨大的民族,也曾是英法想分裂出去的目标。根据条约,土耳其苏丹政府将允许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成立自治政府,并许诺库尔德人要求独立则允许建立国家。这几乎是历史上库尔德独立的最好机会。

而然,满心希望的库尔德人并没有等到独立,却等到了英法变脸。由于土耳其发生了革命,凯末尔的"土耳其国民大会"取代了苏丹政府成为新生力量,考虑到要拉拢土耳其对抗新生苏俄,英法很快把原先对库尔德人的承诺抛之脑后。

在与土耳其重新签订的《洛桑条约》中,允许库尔德人建国的条款全部被删,取而代之是库尔德地区被一分为三的由土耳其、英属伊拉克和法属叙利亚分别统治。从此库尔德人被硬生生的割裂到了几个大国势力范围之下,这为其至今的悲剧埋下了隐患。

库尔德第2次建国,被苏联出卖

库尔德人第二次建国的机会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时,红色帝国苏联挟击败纳粹德国的胜利之威,占领了伊朗北部的库尔德人地区。积极扩张势力的苏联人把库尔德人作为了削弱英美力量的重要筹码,开始积极支持库尔德人独立运动。

在苏联的鼓动下,伊朗北部库尔德人1946年在伊朗北部成立"马哈巴德共和国"。这个"共和国"具有现代国家所具有的一切,有自己的军队、国歌、国徽、国旗。库尔德人民族英雄卡齐穆罕默德成为了这个"国家"的领导人。

受此鼓励,被分割在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库尔德人也围绕着这个心目中的"祖国"而开始了武装斗争。此时,世界范围内正有一批民族正在实现独立。似乎,库尔德人拥有自己国家的梦想在苏联的帮助下终于要实现了。

但是被背叛的命运却再次降临了。由于英美对苏联中东政策的强烈反应,斯大林不得不稍微改变了"吃相"。同时,苏联和伊朗的谈判也有了结果,苏联得到了伊朗的石油开采权,作为交换,苏联军队从伊朗领土上撤军,并立刻抛弃了这个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的"马哈巴德共和国"。

苏联撤军后,被美国武器武装起来的伊朗军队很快进入了库尔德地区并进行了大屠杀,仅仅存在了11个月的"共和国"便土崩瓦解了。被库尔德人视为英雄的"总统"卡齐穆罕默德也被伊朗政府当众绞死。尤其令人感到大国无情的是,前不久还信誓旦旦帮助库尔德人独立的苏联人,转脸后就成为了指导伊拉克军队消灭库尔德游击队的军事顾问。在其帮助下,轰轰烈烈的库尔德独立运动陷入了低谷,库尔德再次被世人所遗忘。

库尔德第3次建国,被美国出卖

虽然一直备受挫折,但库尔德人并没有放弃独立的梦想,他们在各个国家,进行着不懈的武装斗争努力。其中,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所付出的代价最为昂贵。在萨达姆统治时期,伊拉克北部山区的库尔德人曾经组织过多次"起义",但都被伊拉克军队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不过,库尔德人终于等来了海湾战争。伊拉克进攻科威特引来了美国为主的西方军队大规模干涉,战火一触即发。就在美军与萨达姆的伊拉克军队在前线对峙的同时,CIA也偷偷派人来到了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地区,许诺如果库尔德人举行武装起义反对萨达姆,美国就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

美国人的许诺令库尔德人倍感振奋,他们很快再次组织了武装,在海湾战争爆发时,从后方偷袭伊拉克政府军。在强大的对手和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萨达姆兵败如山倒,很快无条件接受了联合国的决议。美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后,对正在山区苦苦奋战的库尔德人也开始翻脸不认账。狡兔死而走狗烹,飞鸟尽而良弓藏。

这使得萨达姆终于在惨败后缓过劲来,再次派兵镇压库尔德人独立运动,共造成数万人死亡和200万人逃离家园。在此期间,美军眼睁睁地看着库尔德人被屠杀驱赶,内心毫无波澜。直到2003年美国决定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库尔德人才重新成为美国扶持的目标。

库尔德第4次建国,一场公投闹剧

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已经成为了美国重要的代理人,事实上早已成为了伊拉克的国中之国,享受法律、行政、经济等一系列特权。在反isis的战争中,伊拉克库尔德势力进一步坐大,成为中东地区一个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应该说,在美国的支持下,这确实看起来又是历史上库尔德独立最有利的一个时机。

但是纵观历史我们不难看出,美国此次再次鼓动库尔德人建国,也并非是想帮助这个民族,而是继续为自己的利益打算。库尔德独立运动必将带来一连串的后果,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的大片地区将必然陷入新的动荡风险中,中东难民问题将继续恶化,中东乱局也将继续无法缓和。

美国这样做有几个好处,首先一旦中东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地区陷入战火和动荡,那么正在此处苦心经营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就会遭到毁灭性打击,一旦打击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的贸易和结算霸权就能够得以继续苟延残喘。

其次,一旦中东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地区陷入战火和动荡,那么美国就将持续加强自身对中东政局的操控能力,阻碍俄罗斯向西发展战略。目前,美国扶植的ISIS已经撑不住了,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正在大面积收复叙利亚失地。因此,美国已经明白,不得不放弃ISIS,另外扶植一支更好用的力量了。于是,美国决定扶植库尔德人。

同时,一旦中东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地区陷入战火和动荡,那么又会持续产生大量的难民冲击和进入欧盟,整个欧元区社会又将遭遇大量的社会动荡和种族矛盾,这将有利于美国打压欧盟和欧元,继续维持美元一家独大的霸权主义。

因此,这个时候美国支持库尔德人独立,表面上看起来是支持库尔德人,但实际上无异于是在坑杀库尔德人,等于是将其架在火上烤。库尔德人公投独立,必然遭到中国、俄罗斯、欧盟核心国以及中东地区强国土耳其和伊朗的强烈反对和反制措施。库尔德人等于是在和世界为敌。试问,如此会有好结果吗?

当然,美国不在乎库尔德人会不会有好结果,他们只是需要借助库尔德独立这件事来引爆中东火药桶,通过制造乱局来维持自身利益和霸权延续。至于库尔德人把火药桶点燃后的下场,几千万库尔德人的死活,美国又岂会在意?

这个世界上,弱小是一种罪,这种罪的刑罚很重,等待它将是无尽的利用、背叛、和抛弃。但幸好,今天的中国不再弱小,我们不用再承受这种可悲的刑罚。但我们也要意识到,今天的中国还不够强大,美国贸易和结算以及舆论霸权,仍时刻威胁着我们的安全。所以,我们仍须努力,继续奋斗和前进。毕竟,从来没有什么天佑中华,只有事在人为。

美国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发生后数小时不到,ISIS声称对此事件负责,并称凶手帕多克几个月前加入该组织。ISIS此时跳出来,是想借机撇清与美国之间的暧昧关系,可惜美国联邦调查局深知一次冒领无法自证清白,立马回应称此事与恐怖袭击无关。俄罗斯和叙利亚多次举出铁证,揭露美军对ISIS进行资金支持和武器援助,并在Isis溃败之际,用直升机将其核心成员转运至美国在世界的各个战场。

在叙利亚战场最核心的代尔祖尔到阿布凯马勒一线的争夺中,充分证据显示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美军特种部队和ISIS之间正进行着密切地战略配合。目前美国支持的库尔德军队已经大规模南下抢占代尔祖尔河东岸地区,这里是ISIS视为生命线的叙利亚最大原油产区。按理,ISIS为保住自身经济命脉,首先应该防御库尔德武装的进攻,而有悖常理的是,ISIS却罔顾库尔德人抢占其控制下的最大油田,却选择从迈尔丁地区大规模攻击苏霍纳到代尔祖尔M7公路沿线,试图全面击溃政府军补给线的后腰。

这就形成了俄叙联军反恐、库尔德武装抢地盘、恐军缠斗俄叙联军协助库军抢占地盘的"怪圈"。这与当初ISIS置自身老窝被端于不顾也要在英法等多个国家发动恐怖袭击和ISIS罔顾老家迈亚丁即将被俄叙联军攻下也要替以色列攻击埃及警察配合强行收购西奈半岛异曲同工。以上事件足以说明,ISIS和库尔德武装背后的主子同一,而且二者都只是这股势力手中的工具。

本周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支持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独立公民投票。事实上,以色列总统内塔尼亚胡已经成为埃尔比勒(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首府)的常客,至少在三个不同场合会见巴尔扎尼,为库尔德独立提供支持。除了口头支持,还提供武器和作战飞机,并且帮助库尔德人训练飞行员。

借助库尔德犹太人这个媒介,二者已经将各自命运紧紧捆绑在一起。9月22号,一名ISIS头目萨拉菲在巴基斯坦拉合尔市被捕,他在审讯中承认从美国收到了资金援助,用以建立在巴基斯坦的恐怖组织,并招募恐怖分子在叙利亚实施军事行动。其实,库尔德武装从2014年年底就开始装扮成ISIS,隐蔽地从事石油转运活动。目前在伊拉克哈维贾地区的大部分ISIS都是库尔德武装。

这些证据足以证明ISIS和库尔德武装背后是同一个主子,他们之间相互协作也就不足为怪了。所以ISIS放弃争夺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油田,大规模攻击叙利亚政府军也就顺理成章了。本质上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油田控制权不过是从美以的左手(ISIS)倒到了右手(库尔德)。ISIS与库尔德武装密切协作的同时,美国也在与ISIS紧密配合。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里?科纳申科夫少将声明,击溃叙利亚境内ISIS所面临的主要障碍并非恐怖分子的战斗力,而是他们得到的来自美国的军事和情报支持。拉夫罗夫在星期三的一次采访中向叙利亚报纸Asharq al-Awsat表示,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有很多问题,一旦他们"不小心"轰炸叙利亚军队, ISIS恐怖分子就会随即发动猛烈攻势,或攻击我们的战略节点,或者对我们的军事人员进行致命的挑衅。下图为代尔祖尔和迈亚丁地区油田分布图。

拉夫罗夫所提"对军事人员的致命挑衅"主要指近期的两起俄罗斯高级军事指挥人员的伤亡事件。9月22日,负责在哈马省负责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运送工作的瓦列里?费佳宁上校,被恐怖分子安装在军车下的地雷炸成重伤,医治无效后牺牲。9月23号,俄罗斯陆军中将瓦列里·阿萨珀夫被ISIS的迫击炮命中阵亡。瓦列里·阿萨珀夫曾是俄罗斯第5集团军的司令,领导叙利亚的俄罗斯军事顾问小组,直接指挥俄军与叙军的联合军事行动。就是这样一个中将高官,却被敌人的迫击炮锁定,最终被炸牺牲。

接连两位高级军官死亡,印证了拉夫罗夫所说的ISIS"对我们的军事人员进行致命的挑衅"。没有西方的情报支持,这样的精确打击显然不是恐怖分子能够做到的,俄罗斯之所以哑巴吃黄连在于情报是从俄军内部泄露出去的,而能够在俄军内部安插间谍,这显然也不是恐怖分子能够做到的。苦于没有证据,俄罗斯空天部队只能从高加索地区起飞图95战略轰炸机,经由伊朗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进行狂轰滥炸式的大规模报复。

目前,俄叙联军在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的进展受到库尔德武装和ISIS的联合牵制,推进速度相对缓慢。从战场状况来看,政府军地面部队正在集中兵力攻击迈亚丁地区,10月6号夜里,俄叙联军前锋部队攻入迈亚丁市;叙利亚空军和俄罗斯空天部队也正在加紧对迈亚丁地区的ISIS目标进行轰炸。

迈亚丁地区是ISIS在叙利亚最大的据点,这里大约有10000名ISIS恐怖分子,攻克这里意味着ISIS在中东地区的覆灭已经进入倒计时。同时,俄叙联军从这里渡河就能北上迂回抢占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南部油田,最终形成与库尔德武装的对峙。所以,解放迈亚丁地区与解放代尔祖尔一样,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下图为俄罗斯潜艇部队发射巡航导弹攻击迈亚丁地区。

迈亚丁地区被攻占以后,俄叙联军将与从南部地区向北挺进的PMU和叙利亚政府军在阿布凯马勒地区汇合,这意味着叙利亚政府军完全控制什叶派管线东部,沿线的4个泵站也将全部收入什叶派武装囊中。那么,配合伊拉克政府军和PMU,下一步切断西方规划的基尔库克-以色列海法管线也就是意料中的事儿了。红圈部分就是目前叙利亚与伊拉克军队汇合地区,绿色线就是基尔库克-海法管线。

同时,俄叙联军控制伊叙边界以后,从南往北攻击库尔德武装就能够切断叙利亚库尔德与伊拉克库尔德人的联系。为配合俄土伊叙在叙利亚北部伊德利卜省联合打击库尔德工人党和HTS(也就是努斯拉阵线,也叫征服阵线),10月3日,俄空天部队出动苏-34和苏-35战机摧毁HTS的指挥部,致其最高头目约拉尼身受重伤、12名战地指挥人员及约50名武装分子被歼灭,另有十几名武装分子被炸伤,阻止其配合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向地中海突破。

另一方面,俄叙联军与俄土伊叙联军也能够对叙利亚库尔德形成南北包围夹击之势,再辅之以土耳其攻击叙利亚库尔德北部重镇卡米什利,美国对叙利亚库尔德的补给路线将会被完全掐断。在叙利亚库尔德内部就是否独立存在分歧的情况下,一旦被孤立围困,其与伊拉克库尔德的分裂将无法避免。而失去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库尔德建国,战略意义将会大打折扣。

ISIS覆灭在即、政府军与反对派和谈,为叙利亚政府驱逐美国军队出境提供了重要支撑。遥想美军当初入叙,并未曾受到叙利亚政府的邀请,而是以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和打击恐怖主义名义强行入驻,受邀入叙的只有俄罗斯军队和中国军事顾问团。目前,反对派与叙利亚政府军全面停火,并已建立多个冲突降级区。

另一方面,美国支持ISIS的事实又被叙利亚、俄罗斯、土耳其全面揭露,叙利亚政府还向联合国提交证据证明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在叙利亚大量使用白磷弹等武器严重杀伤叙利亚贫民和军人,严重损害叙利亚国家主权。美国进入叙利亚的借口已经越来越站不住脚。面对叙利亚政府在联合国所提"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应该撤出叙利亚"的请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只能搪塞声称"美军并不想永久驻留叙利亚"。

当前战争局势之下,叙利亚强烈要求美国撤出叙利亚,实质上也反映出中俄的深层战略意图。随着叙利亚全国解放,叙利亚政府主导的全国政治和解进程将会全面启动,组建以巴沙尔为核心并纳入反对派和阿芙琳库尔德的新联合政府势在必行。彼时,叙利亚再以主权国家名义驱逐美军将更加名正言顺。

一旦美军被迫撤离叙利亚,内部本身就存在自治和独立两条路线之争的叙利亚库尔德人在失去美国军事保护后,更加不是俄叙联军的对手,只能选择在新联合政府框架内取得自治权。这将与阿芙琳库尔德人的自治权模式一起,对整个中东的库尔德人起到巨大的示范作用。

就库尔德建国问题,中俄采用的是分化瓦解、军事施压的方法,一方面从政治上拉拢部分叙利亚库尔德人,另一方面从军事上由俄叙联军对叙利亚库尔德构成包围之势。在这种政治拉拢和军事施压之下,叙利亚库尔德地区将再次被置于叙利亚主权之下。一旦叙利亚库尔德被瓦解,将会严重打击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独立势力,从根本上动摇美国和以色列妄图通过库尔德建国规划实现中东战略翻盘的图谋。血饮前面文章说过,扶持库尔德建国是美国以攻为守的战略转换,而中俄则乘势联合出手,痛打美国落水狗,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中俄在中东的战果。

继中俄在叙利亚联合出手之后,什叶派也在伊拉克加紧军事攻势。10月5号夜里9点钟,伊拉克政府军、警察部队、特种部队、什叶派民兵PMU联合攻下ISIS在伊拉克最后一个据点哈维贾市,截止10月6日现在已经全面占领了哈维贾地区。至此,伊拉克武装力量和PMU将直接面对库尔德武装,兵临中东地区最大的油田所在地基尔库克城下。下图被棕绿色箭头攻击的小块黑色区域就是哈维贾地区,靶子就是哈维贾市。

美国、以色列、沙特规划的基尔库克-海法管线的源头就在基尔库克,伊朗、伊拉克、叙利亚规划的什叶派管线也同样要经过基尔库克。同时,基尔库克还是丝绸之路的南线,是经由伊朗德黑兰进入巴格达的必经之地。9月底,伊拉克议会已经授权总理可以采取军事行动控制基尔库克地区,目前伊朗和伊拉克已经就联合采取军事行动达成一致,伊朗支持的PMU与伊拉克政府军联合攻击哈维贾地区就是两国联合夺取基尔库克军事行动的一部分。 一旦基尔库克被什叶派军队拿下,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石油出口将被掐断。埃尔多安称,土耳其,伊朗和伊拉克将共同决定关闭伊拉克北部的石油流。目前伊拉克和伊朗已经联合切断库尔德地区石油运往伊朗冶炼加工的路径。土耳其和伊朗已经关闭各地国家去往库尔德地区的边界,伊拉克政府要求库尔德交出基尔库克地区的两座机场。这是从海陆空全面卡死库尔德地区与外部的能源贸易和物资交流。

实际上,即便三国不掐断油气管道,库尔德地区的经济也面临严重困境。随着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以石油贸易为主的库尔德政府收入已经急剧锐减,其目前负债高达200亿美元,已经没法支付士兵工资和公务员哪怕40%的工资。目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正在伊朗访问,两国就联合施压库尔德问题进行商讨。

同时,土耳其军队不仅在伊拉克边境地区举行军事演习,还轮番轰炸伊拉克北部地区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面对什叶派兵临基尔库克城下和土耳其的军事攻势,伊拉克库尔德的压力空前巨大。美以本想借助库尔德公投翻盘,却陷入多国联合围攻的四面楚歌之境,两伊土叙的强硬军事行动以及沙特等国公然支持伊拉克统一的表态已经事实上重创美以重新夺回石油美元阀门的图谋。

除中东以外,美国在中亚、南亚、东南亚、东亚地区也连番受挫。在ISIS失败以后,恐怖分子开始从叙利亚撤出,目前的主要目的地包括巴基斯坦、阿富汗、东南亚。去往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ISIS主要配合美国攻击中国丝绸之路北线和南线(中巴走廊)重要节点,但他们在这里遭到了阿富汗政府、塔吉克斯坦、中国、巴基斯坦四国的联合围堵。

米尔军事:miercn123,每日阅读最新军情战报!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