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吴信泉:创朝鲜战场的三个“第一”

 

开国中将吴信泉:创朝鲜战场的三个“第一”

云山大捷,打响入朝第一次战役

 

1950年8月13日,东北军区师以上干部作战会议在沈阳举行,传达中央关于当前朝鲜形势及组建东北边防军的决定。讨论中,第39军军长吴信泉操着浓重的湖南平江口音,放开嗓子大声说:“怕这怕那,怕个熊!美国鬼子又没有三头六臂,我们把纸老虎当真老虎打就是了,入朝作战,打他个人仰马翻,给全世界人民看看……”话音铿锵,掷地有声。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吴信泉还代表第39军表达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决心和必胜的信心。军区和边防军首长频频点头,向他投以赞许的目光。与会者信心高涨,纷纷表示要发扬我军大无畏的战斗精神,打败美国侵略者。

经过强化训练和紧急准备,1950年10月19日夜晚,由吴信泉军长和徐斌洲政委率领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分别从安东、长甸河口秘密渡过鸭绿江,于23日拂晓前到达指定地点泰川。

猖狂的美军和南朝鲜军此时对我军20多万兵力秘密神速入朝还蒙在鼓里,仍一个劲儿大摇大摆继续北进,逐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这是美军第1骑兵师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

云山大捷,打破了美国王牌军骑1师不可战胜的神话。彭德怀表彰说:“39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1师打得很好!这个美国有名、一直没有吃过败仗的军队,这回吃了败仗嘛!败在我们39军的手下嘛!”

云山战役震惊了白宫,杜鲁门的女儿后来写道:“白宫议员们纷纷提出质问,质问麦克阿瑟总司令为什么在云山战役中美军骑1师遭到惨败?要杜鲁门总统撤麦克阿瑟的职。”

 

整连美军投降,率先收复平壤

 

1950年11月16日,吴信泉遵照“志司”电令,率部北撤,并停止向进攻之敌进行反击。同时,吴信泉根据彭德怀的指示,下令各师将不便押送的美军100余名重伤员进行救治后,用担架抬到公路上于阵地前释放。这不但给美军精神上以很大震动,还用事实粉碎了美军诬蔑志愿军虐待、残杀俘虏的谣言。

吴信泉告知全军将士,后撤是为诱敌深入,关门打狗,必须快捷而隐蔽。为有效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吴信泉率部神速地进入预定阵地后,采取了一系列的作战措施。诸如组织部队改挖堑壕为在山棱线上挖单人掩体,在内斜面上挖防炮洞,这就大大减少了敌飞机和炮火对我军的杀伤力。

为消耗敌兵精力,迟滞其进攻速度,吴信泉命令处在第一线的部队派出少量兵力始终保持与进攻之敌的接触,瞄准机会歼其一部。115师345团发现美军25师24团占领上九洞以西地区时,迅即派出一个营抢占有利地形,与敌激战半天,击退了敌人飞机、坦克掩护下的轮番进攻,将敌阻击于上九洞以南地区,迫敌转入防御,为我志愿军主力“关门打狗”赢得了时间。

11月25日晚,吴信泉率39军以猛虎下山之势,向云山以南九洞地区的美军25师进攻。各师团在险恶山岭中快速穿插,迂回包抄。26日5时,将美25师24团割裂成三段,激战一夜,敌伤亡过半。347团在夜间攻击中,,与美24团黑人3连及加强的工兵班、炮兵班遭遇,即展开猛攻,将其逼至背临大河两侧山谷之中,敌人被三面包围之后,黑人连长斯坦莱在猛烈火力和“缴枪不杀”的喊话下,先派人打出一面白旗,作为缓兵之计。第2营洞察其奸,再次实施火力攻击。最后,黑人连长不得不亲自扛着大白旗,全连115人双手放在头顶上,整队向我军阵地走来。

促使整连美军投降,不但首开我军在朝鲜战场上接受整连美军投降的纪录,而且引起了五角大楼对黑人单独组成战斗单位的忧虑。此后,美军不再保留黑人单独组成的战斗单位,实行黑人、白人混合编制。

吴信泉率部重创美25师后,39军各师向宁边攻击前进。这时的“联合国军”,在我东、西两线沉重打击下,被迫放弃在平壤、谷山、云山一线建立新防线阻击我军南进的企图,开始向“三八线”实施总退却。

吴信泉遵照彭德怀司令员的部署,命令116师为中路军前卫师,与兄弟军各一个师组成的西、东两路前卫师一道,向平壤攻击前进。116师于12月4日晚冒着严寒冰冻,彻夜急行军,由顺川、平院里、舍人场公路直攻平壤,他们不顾美军飞机疯狂轰炸扫射,神速地奔过焦土深坑,穿过硝烟火海。该师346团于6日上午首先进占平壤,收复了被美、伪军盘踞47天的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首都。

 

突破临津江,率先攻入汉城

 

“鸭绿江边战马鸣,一把尖刀‘麦克’惊。戳穿美军纸老虎,奋勇追敌进汉城。”

这是老战友郭述申写的一首《怀念吴信泉同志》的诗,真实地反映了吴信泉在朝鲜战场上的英雄气概。

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道取得第二次战役胜利后,美军被迫退到“三八线”及其以南地区,凭借临津江天险设置阵地,再图北犯。彭德怀司令员根据毛泽东电示和当前敌我态势,与金日成首相商定,发动突破“三八线”的新年攻势,把战线向南推进,大量消灭敌有生力量,相机占领汉城、江陵一线。于是,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迅即打响。

“志司”给39军下达的战斗任务是:在新岱、石湖地段突破敌“三八线”上临津江防御阵地,直插东豆川,进逼汉城。吴信泉以善于正面攻坚的116师(配属两个炮兵团)作为第一梯队担任主攻,以能攻能守的115师在其右翼并肩突破,以擅长迂回穿插的117师作为第二梯队,紧随116师左翼,突破后直插东豆川,断敌伪6师退路。吴信泉还与参谋根据先遣队侦察到的敌情,选择渡江突破口。

定下渡江地点后,吴信泉命令部队组织70门火炮压制敌人火力,并立即组织小部队到沙尾川、高浪浦里一带佯攻,以迷惑敌人。佯攻的战斗打得很激烈,但阵地仍然控制在我军手中。敌炮火把阵地全部炸毁,指战员就把枪架在树杈上继渐钻入志愿军预定的防御作战区。

吴信泉密切注视着敌人动向。为查明敌情,他派出侦察兵,很快在宁边以西抓捕到2名美军哨兵。突审后,得知美军24师已进至宁边、博川地区。吴信泉立即将敌情上报“志司”(志愿军司令部的简称)。同时,调整兵力部署。

1950年12月31日16时40分,总攻开始了!

“志司”一声令下,万炮齐发。炮弹将南岸敌人的地堡、工事一个个“砸”得稀巴烂;战士们跃出堑壕,冲向江面,跨过江心,飞身上岸,扑向敌人,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白刃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一道又一道敌人的防线。

在志愿军的强大攻势下,1951年1月2日,敌全线溃退。尤其是接连遭我39军116师猛烈打击的敌伪1师,在混乱中一辆卡车竟将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的吉普车撞翻,沃克顷刻间毙命。美军司令李奇微后来描述道:“韩1师的官兵,被中共军的新年攻势吓破了胆,他们丢下武器向南逃跑,谁也制止不住。他们只有一个信念,跑得越快越好,保命第一,目的地是汉城。”

然而,无论他们跑到哪里,都逃脱不了正义的制裁。

吴信泉指挥39军乘胜追击逃敌。1月3日凌晨,116师率先向汉城发起进攻。该师347团进至釜谷上里,以一个营与守在该处的英军展开激战,歼敌两个连,缴获坦克、汽车40余辆。天亮后,英军以1个团的兵力反扑,我打退敌人多次进攻。英军见难以突围,只得择路逃走。

同日,116师副师长张峰率前卫346团追到回龙寺,与美军24师21联队一个营遭遇。又是一场恶战,打掉美军一个前卫连,余敌仓惶逃命。吴信泉急电张峰率部奔袭汉城,并亲自指挥39军全体指战员与兄弟部队一道勇猛追击。美军被我军打得晕头转向,司令李奇微不得不下令从汉城撤退。

4日16时,39军348团和346团分别从两个方向攻入汉城,占领了“总统府”。39军胜利突破临津江,攻占汉城,受到彭德怀司令员再次表彰。

吴信泉创造了抗美援朝史上再一个“第一”。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