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ABS规模达千亿级,百度、京东加码,但消金ABS仍难保安全

“如果你有一个稳定的现金流,就将它证券化。”这句来自美国华尔街的名言,正在被国内的消费金融巨头付诸实践。

蚂蚁金服ABS规模达千亿级,百度、京东加码,但消金ABS仍难保安全

注:资产证券化是指将缺乏流动性的资产,转化为在金融市场上可以自由买卖的证券的行为,使其具有流动性。

蚂蚁金服ABS规模成千亿级,百度、京东跟随其后

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前8月,ABS发行总额已达7050.90亿,同比增长71.35%。其中证监会主管ABS为4114.87亿,占比58.36%;银监会主管ABS为2726.94亿,占比38.68%;交易商协会ABN为209.08亿,占比2.96%。

从基础资产类型看,证监会ABS的格局已发生明显变化:消费金融(小额贷款)ABS前8月共发行1381.50亿,同比增5倍,成为ABS中第一大品种。

消费金融ABS产品之所以增长如此迅猛,一是有市场,二是受欢迎。无论是京东、阿里这样的大规模消费金融公司,还是优信二手车这样规模较小的公司,都具有一定的融资需求。只有足够的资产才能推动其业务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对应的融资渠道已经难以满足此类公司庞大的需求,而ABS在政策逐渐开放的影响下,为其提供了一条全新的融资途径,并成为了最好的选择之一。

而消费金融ABS中,又以百度、蚂蚁金服发起的花呗、借呗、京东白条为主在快速崛起的ABS市场上演竞争态势。

第一财经数据显示,今年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以56单拔得头筹。作为原始权益人,京东金融共发行ABS产品8单、百度金融2单。此外宜信等网贷平台以及分期乐等消费金融平台也是这一市场的主要玩家。

从规模来看,据厦门国金ABS数据库统计,到目前为止,蚂蚁金服通过重庆市阿里小微小额贷款公司和重庆市阿里巴巴小额贷款公司,累计发行分别了897.80亿元、689亿元的企业ABS(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产品,合计1586.8亿元。

蚂蚁金服ABS规模达千亿级,百度、京东加码,但消金ABS仍难保安全

蚂蚁金服ABS规模达千亿级,百度、京东加码,但消金ABS仍难保安全

蚂蚁金服ABS规模达千亿级,百度、京东加码,但消金ABS仍难保安全

图:阿里部分ABS发行项目

同时,百度金融ABS负责人张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百度金融的ABS业务成立较晚,但是凭借人工智能技术和区块链技术的优势带来的ABS能力输出,百度金融已经成为包括BAT在内的第三方发行ABS规模最大的金融科技企业。截至目前,百度金融已经成功发行31单外部资产ABS,规模近160亿元。(此处,似乎低于蚂蚁金服···)

另根据wind资讯的报道显示,今年上半年,京东参与发行的ABS数量22只,累计发行规模94.99亿元。

蚂蚁金服ABS规模达千亿级,百度、京东加码,但消金ABS仍难保安全

图:京东部分ABS发行项目

由此可以看出,在不断被热炒的消费金融ABS领域,蚂蚁金服体量巨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上半年互金巨头纷纷牵手大行输出金融科技,向轻资产战略转型,BATJ角逐ABS市场的思路已经发生质变。除阿里做自营花呗、借呗资产证券化较多外,互金巨头中,百度、京东都成立了ABS云平台,而稍显低调的腾讯也通过厦门国金完成了自己在云平台领域的布局。

既做自己的资产,又做第三方消费金融增量资产,成为新形势下互联网金融巨头逐鹿ABS市场的思路。

另外,消费金融市场的参与主体也不断丰富。如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都在不断转变和创新其消费贷款业务模式,而这些机构同时也构成了个人消费贷款ABS丰富的发起人群体。

消费金融ABS市场风险渐生

在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市场高速发展的同时,因涌入主体过多,市场面临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尤其是小额贷款类成为交易所发行ABS规模的龙头老大。这说明目前消费金融ABS发行火爆的背后是大量非持牌机构包括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的迅速涌入。

而相较于持牌机构,这部分发行消费金融ABS的非持牌机构虽然目前基础资产不良率较低,风险可控,但随着规模扩大,未来的潜在风险也是越来越多业内人士和投资者开始考虑的问题。

有媒体整理了相关消费金融ABS市场的潜在风险:

1、监管加强,ABS业务受到冲击

争议不断,监管层对消费金融行业的监管也不断加强,业务领域不断收紧,与之相关的ABS业务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除了一些实力较强,发展良好的消费金融公司的ABS业务外,业务模式和资产质量存疑的项目,均需要谨慎论证。这同时也影响了投资者对消费金融ABS产品的信心,继而使消费金融ABS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或者造成发行ABS的融资成本上升。

2、起步阶段数据匮乏与风险评估之间的矛盾

目前我国征信制度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相对匮乏,导致不少消费金融公司不得的采用模型试错来建立客户信用档案,进而造成坏账率较高、无法盈利等运营风险。同时,消费金融公司尚处于萌芽发展阶段,经营时间短,尚未经过历完整的经济周期波动,使得违约率、逾期率等相关数据未能体现出在压力环境下的敏感性,这些数据的可靠性和稳定性都有待进一步论证。

3、信息披露不充分

国内资产证券化的发行场所主要有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市场和场外市场三大类市场,因为监管主体、监管规则的不同,导致各个市场的准入政策存在差异性,也导致各个市场的发展情况不同。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在发行环节的信息披露还较为充分,因为监管对于发行机构有很多合规要求,但在发行后的投后管理上,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较为严重。场外市场相对开放,从发行环节和投后管理上的信息披露均有待提高。

4、真实出售和破产隔离

在资产证券化中,资产转移只有构成“真实出售”,才能隔离破产风险。从原始权益人的角度而言,SPV的主要作用即是实现对基础资产的“完全占有”,从而使其和原始权益人脱离关系,帮助原始权益人实现资产的真实出售。目前,我国暂时无文件对“资产真实出售”进行明确规定。某些资产证券化业务要求原始权益人对一部分底层资产进行自持或购买,这样也就削弱了真实出售的效果。同样,当发起人面临破产清算时,目前的SPV不具备完全的“破产隔离”条件,根据信托法,当委托人作为信托唯一受益人时,如果委托人宣告破产,信托计划终止,信托财产将被列为清算资产,无法实现完全的破产隔离。

因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消费金融ABS的发行必须谨慎,即便目前国内的消费金融ABS的发行量不是特别大,风险基本可控,但面对迅速扩大的市场,很难保证没有冒险激进分子为了利益铤而走险。而对于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而言,其风控的核心关注点应该是底层资产的质量和选择,资产池资产在一定期限内的稳定性以及不良底层资产的替换等问题。

分析人士表示,具体来看,可重点关注入池资产选择、资产池规模控制以及不良资产替换等方面的问题。如在挑选底层资产时,应挑选贷款到期日期相近的资产组成资产池,同时合理设计资产证券化的到期日期。在无法消除底层资产到期日期和资产证券化到期日期存在差异性的前期下,设计资产池的循环购买模式比较合理。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