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风华定要绝代

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风华定要绝代

作 者 | 桔 梗

当我老了,白发苍苍――

在每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在山间水边闲逛。听风吹松涛的飒飒、听鸟鸣清晨的啁啾、听水过巨石的潺潺,看漫山绿意绵延、看花藏深壑优雅、看游鱼任意西东……有阳光留下长长短短的影子,惊了时光。

在每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煲微甜的汤。窗外芭蕉叶上,有雨珠跳荡;芭蕉叶下,有昨夜隐约的红。那双飞的燕,微雨中呢喃了谁的心事;那如注的雨,浇灌了大旱三年的楚州风物;那踏裂的衾,撕扯着子美拳拳赤子之情;那冰冷的雨,淋漓了务观戍轮台的壮志。窗内,烟机也扫不净香浓的气息,烟火光景里的俗常,暖心暖肺更暖清寒里的朝与夕。

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风华定要绝代

在每个月色朗朗的日子里,与知音们把酒言欢。你之天南海北、我之流年无殇,你之山河浩荡、我之雪月风花,你之琵琶弦上、我之彩云缱绻……虽离兰亭隔着黄河与长江、离承天寺隔着佛祖与人心、离随园隔着才子与庸常,但我们的笑声,依然在如水的月下漫延着。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即成永恒。

在每个繁星满天的日子里,稻花香里听丰年。蛙鸣自旷野自宋词繁琐而来,枯燥了农妇丰庶了墨客;流星自天际自梦中潇洒而去,沉淀了岁月重塑了期冀。人生至此,已可无所顾忌。那些喜欢的人与事,大张旗鼓地写在眼中心上;那些看倦的人与事,肆无忌惮地漠视远离。

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风华定要绝代

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笑靥定要如花。

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风华定要绝代。

当我老了,读着老子、孔子,偶尔出世、偶尔入世,全凭那时那刻的心情。

当我老了,唱着大江东去、执手相看泪眼,可豪放、可婉约,全因天时地利人和。

当我老了,红颜可不再,但风华定要绝代

当我老了,丝竹可弹、金经可阅、杨得意可逢,江南草长莺飞可看、中原红旗猎猎可听、塞北大漠孤烟可流连;当我老了,赞叹朝霞之勃勃生机、珍惜晚霞之绚烂多姿、不惧暗夜之无边无际,头发漫挽、旗袍细穿、莲步轻移……

当我老了,依然在“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里,喜悦、安然。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