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玩鸟的国君之死

一个玩鸟的国君之死

一.

捣鼓春秋战国这个系列的时候,写着写着有的时候我自己都笑。所以笑是因为这些历史人物,这些历史典故,你不笑都不行。

有些君王的嗜好也是非常特立独行,令人瞠目,在这之前我讲过那个爱马的君王,今天再说一个玩鸟乐此不疲的君王。

春秋时期的卫国,地处中原北部,物产丰足,国力强盛。算是中原诸国之中,很有实力的一个国家。它的首府在朝歌这个地方,也就是今天河南的淇县这一带。看过《封神演义》的朋友大概对朝歌不会太陌生,因为它在周朝的那时候,就是周朝的陪都。暴虐的纣王被推翻之后,商朝的子民有了一次大迁徙,有一些遗民分配到了宋国,而作为陪都这个地方,被周王分封给了卫国。

公元前668年,卫国的当朝国君挂了,卫懿公继承王位。这个卫懿公是从老子卫惠公手里接过卫国江山衣钵的,他老子也算是个人物,执掌卫国朝政十八年,卫国那会儿也算是风调雨顺,周边安稳。其实,卫惠公复国的事情很曲折,很有看点,鉴于我是要说他儿子的故事,所以,老子的事情先放一放,有功夫了再说。

卫懿公有点傻眼,老子就这么把一个大国的江山给了他,他有点不知所措。因为自打从小这家伙就生活在一个相对安逸舒适的环境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活在朝廷内宫,玩自己喜欢玩的事儿,他哪里知道百姓的甘苦,哪里知道执掌一个国家的艰辛。

朝廷之内奢侈淫靡的生活,早就让这人失去了对社会的了解。所以,就算在老子卫惠公手里接过江山,他依旧是沉溺在淫靡之中,管什么百姓的疾苦。

翻看中国的历史,你会看到一个绝对的共同点,那就是,其实在我们的历史沿革之中,百姓们是最好驯服的,统治者只要不为难百姓,适当的给子民一点阳光雨露,百姓们断然是不会造反的。所以,造反一词在中国的历史上,始终写满异类的味道。如果不是把人逼的无路可走,哪里会有陈胜吴广们的出现?

如果只是追求奢靡的生活也就罢了,这卫懿公的最大与众不同是他痴迷于一种鸟儿,这就是鹤。养鹤是卫懿公人生最大的嗜好,也是他唯一烂熟的事业。

鹤这种鸟儿,身姿优美,能鸣善舞,飞行起来姿势优美。

其实,卫懿公爱好养鹤也不算什么罪过。起码活到现在也是一个环保主义者吧。

二.

问题在于,你一个一国之君,不能以养鹤为主业,毕竟一个国家的事情,可不是养鹤这么简单。痴迷养鹤,养鹤成癖,这卫懿公先生就过了。

当然,君王爱好这个,肯定就有投其所好的。一些人只要献鹤于这位国君,就一定会到的重赏,甚至加封。这事儿让那些投资钻营的官员们很高兴,只要能弄到鹤,自己就吃喝不愁,而且献的多了,还能继续加官进爵,这多划得来。

于是,在卫国有一个令人瞠目的现象,那就是很多官员们的心思都不是放在如何协助君王治理国家,而是千方百计的弄鹤来讨好和献媚卫懿公。

这卫懿公为了养好自己的鹤也算下了血本,在卫国大兴养鹤基地建设,至少有三四处规模相当大的养鹤基地。令人瞠目的是,卫懿公也按照自己对鹤的喜爱程度给鹤分级加官进爵。最高级的鹤可以享受卫国大夫的俸禄,一般的鹤也享受士的俸禄。就连养鹤的人,也都混成了卫国的“国家干部”,享受很高的职务待遇和津贴。

卫国的干部们都很憋屈啊,互相暗地里抱怨:辛辛苦苦的干,不如一个鸟啊。

光是卫国的干部们抱怨吗?当然不是,一个国家凭空里出现这么多鹤大夫,鹤士,甚至养鹤的高级管理,最倒霉的是百姓,为什么?税负增加啊,这世界永远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就是羊毛不会长在驴身上。卫懿公养鹤的巨大费用谁来承担,卫国的百姓啊。

相信,在那个时代,卫国百姓对鹤这种鸟儿一定是恨之入骨,因为它们的存在,让卫国的百姓都活不下去了。

国君嘛,总要外出视察一下。卫懿公作为一国之君,出行专车,可以不带大臣什么的,唯一少不了的就是他喜欢的鹤,而且要配备专车,专用号牌,给他的鹤乘坐。想一想都滑稽,人家原本是天上飞的鸟儿,你非要弄一专车让人家坐着,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更令人瞠目的“风景”是,走在卫懿公巡视队伍前面开道的不是卫国的朝廷文武,而是一群大长腿的鹤,卫懿公坐在车里洋洋得意的告诉他的臣子们:瞧见没,这就是鹤将军。

有良知的臣子幕僚们都几乎咬牙切齿了,鹤将军?用现在最时髦的网络语就是:鹤你妹。

三.

春秋战国的历史,很多写满了荒唐和玩物丧志。这位卫懿公可以面无愧色的位列其中。

看到这里一定会有人问,难道一个堂堂的卫国,就没有几个有良知的臣子去阻止卫懿公吗?

这个可以有。

卫国有两个臣子,一个叫石祁子,一个叫宁速。他们看到卫懿公玩鸟玩到这个地步,忧心如焚,不止一次的劝告卫懿公:您适可而止吧,那鸟儿就是鸟,没有您的国家重要。

卫懿公哪里能听得进去这个,所以,忠臣的建议和劝告,他统统置之不理。

卫懿公的父亲卫惠公有一个兄长,叫公子毁,他亲眼目睹了他兄弟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把国家搞的乌烟瘴气,暗地里一声长叹:妈的,这样下去,卫国灭亡是迟早的事情了,这地方我是不能呆了,我走吧。

于是,卫懿公的大爷公子毁找了一个借口,就去了齐国。齐桓公是个明白人,知道这公子毁其实也是个人物,便介绍了齐国一个贵族的女儿给他,于是公子毁也就留在了齐国。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石祁子和宁速心里都明白,这样下去,卫国不是卫国了,而是“危国”了。可是,君王不听劝,臣子怎么办?

四.

公元前660年,北狄王腔瞒带着数万大军要去攻打齐国,原因是当年被齐国修理过,所以两家结下了梁子。从地理位置上说,卫国和齐国也是近邻,也是北狄人犯齐的路上必经的一个国家。

有关卫懿公玩鹤的事情,春秋列国谁人不知?更知道的是卫国百姓在沉重的税负之下的怨声载道,饲养了大批鹤的卫懿公,不仅几乎花光了国库,也让自己的国弱不禁风,不堪一击。

北狄人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吗?除非它们傻。

北狄人进犯的时候,卫懿公正率领着它庞大的鹤军团,洋洋得意的出巡呢。闻听北狄人打过来了,忙不迭的回到首府准备起兵迎战。

回到首府才发现,因为百姓们知道北狄人进犯,战争要来了,城里的百姓跑了大多半,想征兵都没有对象。本身自己上任以来就把精力全投入在鹤身上,哪里管过国防军事,结果事到临头傻眼了。

就算那些没逃走的百姓和卫国的国家公职人员,这时候心思也不在卫懿公这边。他们几乎众口一词的说:不是有鹤将军鹤大夫吗?让它们去和北狄人打仗吧,它们吃着卫国的俸禄,哪里还用得着我们?

卫懿公听了这话大怒:鹤怎么会打仗?

有人回应:既然鹤不能打仗,那就是些无用的东西,您这么痛爱没有用的东西,对百姓的疾苦从来不闻不问,如今戎狄人来了,您想起我们了?

这一刻,卫懿公的脸上火辣辣的,像被耳光抽过。怔愣了半晌,他一声长叹:我错了,不该如此沉溺于养鹤。转头对石祁子说:你去把我所有的鹤都放了了吧,我再也不养这些无用的废物了。

石祁子和宁速忙对卫国的百姓说,君王已经知错,他已经下令放掉所有的鹤,亲自率部迎战北狄人。百姓们听了这样的消息,总算放下了心中的怨气,准备抗击来犯的北狄人。

忠臣的价值就是在国家危亡的时候,一定会挺身而出。这时候,宁速对卫懿公说:君王,您请批准我带队迎战狄人。

而这时候的卫懿公大概是要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宁速说:这个时候我不亲自上阵杀敌,将士们怎么能奋勇向前呢?说着卫懿公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摘下来递给了石祁子对他说:你就代我先管理国事。接着又取出一支箭递给宁速说:守卫都城的事情我就交付给你了。

五.

事到如今,卫懿公大梦初醒。他略带悲壮的看着石宁二人说:

今天我将卫国托付给二位,亲自带兵去抗击狄寇,如果不大胜仗,我誓不还。

随即,卫懿公钦点了一批将军,总算组队可以迎战北狄人。

石祁子和宁速站在卫国的都城之上,看着卫懿公的部队渐行渐远。

石祁子和宁速那一刻都泪流满面:回不来了。

真的回不来了。

就算卫懿公在敌人重兵拥境的时候,幡然醒悟,而且亲自带队迎敌。毕竟这些年来卫国在他玩鹤乐此不疲的时候,早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和抗衡的资本。能把鹤训练有素的卫懿公手下没有训练有素的部队。

没有训练也没有战斗力的卫国军队和北狄人一战就被对手打的七零八落,一败涂地。所有的将军要么被杀,要么自杀,无一幸免。而士兵们一看情形不好,保命要紧,扔下武器逃跑了。

可叹卫懿公,出征前的誓言成为一个用生命铸就的冷笑话,他自己在乱军之中,死于对手乱刀下。这一仗卫国军队全军覆没,北狄人继续前进,不久就攻破了卫国的首府,就此,卫国亡了。

有个成语叫:玩物丧志,大概其中有卫懿公的影子。这个不务正业的君王,把全身心都投入在鸟的事业上,最后误国误民,以至于国都不国。

好在卫懿公有一个好妹妹,她远嫁在许国。闻听兄长噩耗,风雨兼程的回来吊唁。吊唁亡兄之后,许穆夫人做了一件相当了不起的事情,那就是复兴卫国。为了让卫国复兴,她四处奔走,终于在宋国和齐国的帮助之下,赶跑了戎狄人,夺回了卫国的国土。

这时候,蛰居在齐国的公子毁回来继承了卫懿公的王位。这就是史料上有名的卫文公。在齐国的支持下,卫文公重新建都楚丘这个地方。卫文公继业之后,恪尽职守,兢兢业业,殚精竭虑,让百姓的生活渐渐富裕起来,卫国又重新回到了春秋战国的序列里,而且又延伸了四百多年。

合上书卷,留诗一首:

鹤舞翩翩迷君眼,玩物丧志犹可怜;

千古当笑卫懿公,鸟儿竟将社稷变。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