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债务人进入破产法院立案审查开始,其他执行法院就可以中止执行程序|判例48|法客帝国

【高级人民法院判例】

执行法院可以根据破产法院正在审查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案件为由裁定中止执行程序

??作者:李舒,唐青林,吴志强(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

  • 《商业秘密纠纷有关的法律汇编、诉讼指南及保密体系建设指引(2017版)|免费下载

  • 《中央关于民企产权保护和涉财产冤案司法政策汇编(2017第4版)》|免费下载

  • 最高院新规:严禁乱执行,执行不得牵连家庭成员!加快拍卖处置变现和案款发放,争取活封不死封

  • ??【房产】与房产纠纷有关的55部法律法规和重要法律问题汇总(2017.1.18版)

    ?? 【执行】与强制执行有关176 部司法解释批复答复汇总(2017.1.2修订)

    ??【婚财】与婚姻家庭夫妻财产等有关的49部法律法规及相关重要问题汇总

    ?? 【借贷】与借贷纠纷有关的35部法律法规和重要法律问题汇总(2017.1.24版)

    ?? 与强制执行有关的402部司法解释、法律法规、最新批复答复司法政策文件汇编

裁判要旨:

 

被执行人住所地法院立案审查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申请并函告执行法院,虽破产法院尚未裁定是否受理该破产申请,但此时执行法院可裁定中止执行程序。


案情介绍:

 

一、2015年8月17日,延安中院就原告张龙天与被告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永祥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作出(2015)延中民二初字第00020号民事判决书(下称“20号判决”),判令:由永祥公司偿还张龙天借款本金423万元及利息。2015年5月18日,延安中院作出(2015)延中民二初字第0002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永祥公司所有的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查封期限为两年。

 

二、2016年4月5日,张龙天向延安中院递交强制执行申请书。同日,延安中院依法立案执行,向被执行人永祥公司发出(2016)陕06执63号执行通知书。2016年9月29日,志丹县人民法院函告延安中院“关于永祥公司申请破产一案,我院正在立案审查”。2016年9月30日,延安中院作出(2016)陕06执63-2号执行裁定书(下称“63-2号裁定”),裁定中止延安中院20号判决的执行。

 

三、2016年11月10日,志丹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陕0625民破1号民事裁定书,以永祥公司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裁定受理申请人永祥公司的破产申请,并于12月26日指定了管理人。

 

四、2016年11月4日,申请执行人张龙天向延安中院递交执行异议书,请求:撤销63-2号裁定;对已经查封的被执行人永祥公司财产尽快采取拍卖、变卖等执行措施。延安中院审查认为,人民法院已受理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应当中止执行,遂于作出(2016)陕06执异7号执行裁定书(下称“7号裁定”),裁定驳回张龙天异议。

 

五、张龙天不服延安中院7号裁定,向陕西高院申请复议。请求:撤销延安中院7号和63-2号裁定,对已经查封的被执行人永祥公司财产尽快采取拍卖、变卖等执行措施。陕西高院认为延安中院中止本案执行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裁定:驳回申请执行人张龙天的复议申请,维持延安中院7号裁定。

 

裁判要点及思路: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延安中院中止本案执行是否符合法律规定。2016年9月29日,志丹县法院致函延安中院,函告正在对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申请破产一案立案审查。志丹县人民法院于11月10日裁定受理申请人的破产清算申请。依据《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民诉法解释》第五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解除对被执行财产的保全措施。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该被执行人的执行。《执行工作规定》第一百零二条第一项规定:人民法院已受理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应当裁定中止执行。所以陕西高院裁定,驳回申请执行人张天龙的复议申请,维持延安中院7号裁定。

 

实务要点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总结该案的实务要点如下,以供实务参考。同时也提请当事人申请执行公司财产过程中,需注意有关其他债权人或被执行人在其他法院申请破产以至执行法院中止执行、资产处置法院发生变更等问题。结合高院的裁定文书,在执行实务中,应重点关注以下内容:

 

一、中止执行的提前适用可能会对申请执行人产生哪些不利影响

 

第一,因为企业破产需要公告及破产清算等程序,会延长申请执行人取得执行案款的时间;第二,因其他债权人有权申请参与该债务人财产的分配,申请执行人所能分配的比例会受到影响,若申请执行人无相关抵押财产,则会沦为财产分配方案中的最后顺位,可能竹篮打水,最后拿不到款项。

 

本案的裁判观点支持将中止程序的适用从《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受理破产申请后执行程序应该中止,提前到破产法院受理案件材料立案审查阶段执行法院即可裁定执行程序中止。对此,申请执行人只能等待破产程序的过程走完。

 

二、若被执行人作为债务人已被宣告破产,执行法院终结对被执行人的执行,此时,执行阶段的异议人以其为争议标物的所有权人,提出阻却执行的诉讼,已不再符合执行异议之诉的起诉条件,对异议人的起诉法院不予受理。所以,申请执行人在被执行人进入到宣告破产程序之后,能做的工作已经非常有限。

 

相关法律:

 

《企业破产法》

第十九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

第二十五条管理人履行下列职责:(七) 代表债务人参加诉讼、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

 

《民诉法解释》

第五百一十五条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解除对被执行人财产的保全措施。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该被执行人的执行。

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恢复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

第一百零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裁定中止执行:(1)人民法院已受理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

 

以下为该案在陕西高院审理阶段关于该事项分析的“本院认为”部分关于“执行法院可以根据破产法院正在审查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案件为由裁定中止执行程序”的详细论述和分析。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延安中院中止本案执行是否符合法律规定。首先,2016年9月29日,志丹县法院致函延安中院,函告正在对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申请破产一案立案审查。2016年11月10日,志丹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陕0625民破1号民事裁定书,以“申请人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因严重亏损,无力清偿到期债务,向本院申请宣告破产还债。本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裁定受理申请人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解除对被执行财产的保全措施。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该被执行人的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一百零二条第一项规定:人民法院已受理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应当裁定中止执行。第三,《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项分别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的,应当同时指定管理人。管理人代表债务人参加诉讼、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陕西丰瑞律师事务所作为志丹县人民法院指定的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管理人,申请参与本案审理,应予准许。

综上,延安中院中止本案执行,与法有据,应予支持,复议申请人张龙天的复议请求,不能成立。”

 

案件来源: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张龙天与志丹县永祥豆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白雄雄、李培军民间借贷纠纷执行裁定书》【(2017)陕执复7号】


延伸阅读: 

 

关于执行法院可以根据破产法院正在审查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案件为由裁定中止执行程序的问题,以下是我们写作中检索到的相关案例及裁判观点,以供读者参考。

 

1、破产法院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已受理破产申请的案件,申请人请求执行法院继续对被执行人采取执行措施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案例一:《上海申杰锻造厂买卖合同纠纷执行通知书》【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苏执监576号】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五条规定,‘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解除对被执行人财产的保全措施。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该被执行人的执行。’本案中,扬中法院于2015年8月12日已经裁定受理对正汉泵业的破产清算申请,并于2016年9月14日宣告正汉泵业破产。你单位请求扬中法院继续对被执行人采取执行措施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予以驳回。”

 

2、因被执行人被宣告破产,执行法院终结对被执行人的执行,此时,异议人以其为争议标物的所有权人,提出阻却执行的诉讼,已不符合执行异议之诉的起诉条件,对异议人的起诉法院不予受理

 

案例二:《荆州市金鹏纺织品有限公司与武汉一棉集团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特殊程序民事裁定书》【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1民初2381号】

 

本院认为,“本案的案由为执行异议之诉。本案系金鹏公司不服法院执行异议裁定书,在裁定书规定的期限内向法院提起的诉讼,其诉讼请求包含停止对机器设备的强制执行,及确权二项,其诉讼目的在于阻却对执行标的物的执行。而在本审理期间,因天兴公司被宣告破产,本院的执行部门依照法律规定已终结对天兴公司的执行,解除包括诉争机器设备在内财产的查封。同时,金鹏公司已向天兴公司管理人进行了债权申报。本案中,金鹏公司以其为争议标物的所有权人,提出阻却执行的诉讼,已不符合执行异议之诉的起诉条件,对金鹏公司的起诉本院不予支持。”

 

3、因被执行人破产而终结执行的,执行程序不可恢复

 

案例三:《上海航天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申请承认与执行法院判决、仲裁裁决案件执行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4)执申字第250号】

 

本院认为,“执行程序是对债务人财产进行的个别执行,目的在于实现特定债权人的债权,而破产程序是对债务人全部财产进行的概括执行,注重对所有债权的公平清偿,具有对一般债务清偿(包括执行程序)的排他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05条规定,在执行中,被执行人被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的,执行法院应当依法裁定终结执行。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受理破产申请并裁定宣告长沙中意公司破产后,中止、终结本案执行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破产程序的排他性,不仅体现在受理破产申请后,而且体现在破产程序终结后。破产程序终结后,债权人发现破产人有应当供分配的相关财产的,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请求人民法院进行追加分配,而不是通过恢复已经终结的执行程序行使权利,否则,就有违通过破产程序公平保护全体债权人的精神。本案中,人民法院已经裁定宣告长沙中意公司破产,执行程序也已经依法终结,上海航天公司要求实现债权,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处理,本案执行程序依法不能恢复。”

 

4、《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根据该法律规定,只有进入破产程序才中止强制执行程序

 

案例四:《湖北省信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与远安县金英建材有限公司、常世英等追偿权纠纷、公司解散纠纷、申请承认与执行法院判决、仲裁裁决案件执行裁定书》【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05执复10号】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根据该法律规定,只有进入破产程序才中止强制执行程序。《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系对清算组的行为进行规范,不适用法院强制执行程序,因此,复议申请人周国良提出在清算方案出台之前不能进行对单一债权人清偿的复议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综上,长阳法院在执行中对查封的被执行人资产进行评估、拍卖的执行行为并无不当。复议申请人周国良的复议理由缺少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5、破产法院已受理被执行人为债务人案件的破产申请,对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保全措施应当解除

 

案例五:《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阳支行与攀枝花市金富圣贸易有限公司、四川省富邦钒钛制动鼓有限公司、四川圣达集团有限公司、陈永洪、陈国、赵淑群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川04财保8号之四】

 

本院审查认为,“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裁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现本院已受理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阳支行对四川省富邦钒钛制动鼓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对于四川省富邦钒钛制动鼓有限公司的财产保全措施应当解除。”

作者按:我们将陆续推出100篇针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财产保全与执行相关典型案例的分析解读。我们将从当事人角度结合财产保全与执行相关的法律问题,剖析最高法院裁判思路,期能对实务中的疑难复杂问题进行系统梳理,并从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以供实务参考。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作者希望通过对系列案例的解读,帮助当事人在保全与执行程序中最大限度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01:对学校教育用地和教育设施等也可以执行查封

02:即使有抵押物,申请人仍可选择执行未设定抵押的其他财产

03:被执行人受让的债权在执行中不能直接抵销申请执行的债权

04:银行保证金专户内的资金,法院不得强制执行

05: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是否存在错误,不是案外人异议之诉的范围

06:案外人不能仅以以物抵债协议阻却法院对房屋的强制执行

07:在保全程序和执行程序中重复提起执行异议的,法院应不予受理

08:对未初始登记的房屋不能因对其主张所有权而排除强制执行

09:对超标的查封案件究竟该怎么处理?(含最高院13个典型判例)

10:离婚协议中关于房产分割的约定,可以对抗之后产生债务的强制执行

11:申请强制执行时如何确定管辖法院?( 7个典型裁判观点汇总)

12:保全查封金额高于实际债权的,申请人应承担赔偿责任(8个重要裁判观点)

13:最高法院:案外人异议之诉必须有明确的诉讼请求才能中止执行(详细8个案例)

14:最高法院:强制执行中,承租人有权根据'买卖不破租赁'主张权利(有限度)

15:最高法院:期满未提起诉讼的,诉前保全查封措施不会自动解除(2017)

16:最高院:对法院内部协调决定等文件能否提起执行异议或复议(含不得异议情形汇总)

17:最高法院:诉讼保全过程中存在程序瑕疵不影响保全和执行措施的效力

18:最高法院:被执行企业未转入破产程序的,普通债权人应按照什么顺序清偿?

19:最高法院:即使没有办理房产证,若实际占有期房的,也可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

20:注意!对未取得房产证的期房,开发商可通过解除合同排除他人强制执行

21:注意了!先抵后租不能排除法院强制执行!(无论承租人是否善意,合同是否有效)

22:注意!最高法院:担保合同也可通过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9个典型案例)

23:最高院:对法院执行拍卖程序和结果不服的,可以申请撤销!(附:9个典型判例)

24:最高法院:执行公证后取得执行证书前,向法院起诉的,法院能否受理?

25:最高院:对债权债务关系和给付内容不明确的公证债权文书不得强制执行

26:最高院:对法院执行拍卖程序和结果不服的,可以申请撤销!

27:最高法院:能否以公司与股东存在财产和人格混同为由直接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

28:最高法院: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时,可以申请执行其股东的财产(附详细条件)

29:最高法院:被执行人是法人分支机构的,可追加执行该法人的财产(9个案例)

30:最高院:面对公证债权文书提出的异议,执行法院应全面审查以判断是否存在错误

31:最高院:对离婚前发生的债务,在执行程序中能否追加原配偶为被执行人?

32:高院:公司不能清偿债务,能否追加被冒用身份股东为被执行人?

33:最高法院:什么情况下才能追加公司的股东为被执行人?(很详细)

34:最高院:商品房预售资金账户能否强制执行?(18类不得执行的账户资金汇总)
35:最高院:对离婚前发生的债务,在执行程序中能否追加原配偶为被执行人?
36:注意!未过户的预售房屋可因购房人的负债被法院查封(附:与抵押登记冲突典型案例)
37:有结论了!离婚协议约定归一方所有的房产,会因离婚后对方负债而被法院执行吗?

38:最高法院:具有金钱质押性质的存款,不应被采取强制措施(附:详细条件)

39:最高院:商品房预售资金账户能否强制执行?(18类不得执行的账户资金汇总)
40:首封法院冻结股权但未办理工商冻结手续的,其效力及冻结顺位应如何确定?

41:首封普通债权与抵押权竞合时,如何保护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权?(有答案了)
42:首封法院冻结股权但未办理工商冻结手续的,其效力及冻结顺位应如何确定?
43:最高法院:多个债权人对同一财产申请参与分配的,同一顺位的债权如何清偿?
44:高院:人寿保险保单的现金价值也可被强制执行(附:实例)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