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榆洞青山伴忠魂

口杨锡联

  刘松林在大榆洞土地上,寻找到了亲人的最后踪迹,实现了毛主席“有机会时,去看看岸英牺牲的地方”的生前嘱托,也了却了她自己多年的心愿。

刘松林(中)和中国驻朝大使馆武官杨锡联(左一)及朝鲜人民军少将安永基(右一)一起,在毛岸英烈士牺牲地祭酒

  2006年5月,我任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武官时,接待了访问朝鲜的毛岸英烈士亲属扫墓团,并陪同毛岸英烈士的妻子刘松林(原名刘思齐)谒访了毛岸英烈士牺牲地。

刘松林首次谒访大榆洞

  彭德怀说,毛岸英是志愿军的第一个志愿兵。入朝后,毛岸英不畏艰险,积极要求上前线,由于工作需要留在志愿军司令部工作。然而,不幸的是,入朝仅一个月,1950年11月25日,在敌机轰炸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平安北道东昌郡大榆洞时,毛岸英牺牲,忠骨埋葬在了异国他乡。

  作为长期在朝鲜半岛工作的我来说,这些感人的事迹已是耳熟能详。在那场深刻影响和改变了二战后亚洲乃至世界政治格局的战争中,毛主席贡献出了他的第六位亲人,彰显了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受到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敬仰。这种率先垂范的精神和品格,就连战争中的敌对一方也为之敬佩不已。三年前,在我任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武官时,韩国前陆军参谋总长白善烨曾亲口对我说,毛泽东是中国国家领导人,能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战场,显示了伟人风范,值得敬佩。白善烨是彻底反共主义者,他对自己的政治立场毫不隐讳。在中国,他作为伪满洲国军的中尉军官,参加过“讨伐”东北抗日联军的作战。在朝鲜战场,他任韩国军第一师师长时曾在云山和志愿军第39军直接交战。白善烨对毛主席送子上前线能有这样的认识,是我没有想到的,令我印象很深。

  刘松林此行,是毛岸英牺牲55年后第一次到访大榆洞,我也成为1955年毛岸英烈士墓从大榆洞迁至桧仓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后,第一个访问大榆洞的中国军队代表。

  接团计划得到武东和大使的全力支持。5月12日,朝方安排刘松林访问大榆洞。中方陪同的是驻朝大使馆武官杨锡联及夫人、使馆一名外交官、新华社驻平壤分社记者夏宇以及刘松林的子女。我们从平壤驱车170公里抵达大榆洞时,朝鲜人民武力部外事局长安永基少将、东昌郡人民委员会委员长方世焕和大榆洞革命事迹馆馆长刘春华已在等候。

毛泽东与毛岸英

彭德怀与金日成

探寻牺牲的确切位置

  大榆洞曾是朝鲜一座有名的金矿。日本投降后,日本矿主逃走,金矿被废弃。1950年10月22日,第一处志愿军司令部驻地设在此处。主矿洞被用作地下指挥所和防空洞,主矿洞东北50米处的一座铁皮木板房用做志司作战处。与大榆洞一山之隔的南面一条山沟里有一个叫“大洞”的小村,金日成的指挥所就在这里。据朝方陪同人员介绍,彭德怀入朝后与金日成的第一次会面就是在大洞村所在的山沟里。

  我们先看了主矿洞。主矿洞开口向北,纵深较大。沿着用于运输矿石的窄轨往里走约30米,有一个向外运送矿石的斜井。借助上方透入的光线,可以看清洞内的绞盘和手推矿车。往前再走50米左右,就是彭德怀的地下指挥所,室内物品都是依照当年的布局摆放。朝方人员介绍,前方另一处洞室是电台工作间。

  看了主矿洞现场,我已找到敌机锁定作战处为空袭目标的依据。一是主矿洞里的电台。1970年我刚到驻朝鲜大使馆武官处工作时就听说,1942年,日军根据无线电定位围攻山西辽县的八路军总部,导致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壮烈牺牲。据此推断,志司入朝后,频繁的无线电通联肯定被敌军测向定位,据此确定此处为军事指挥机关。二是作战室的铁皮盖顶木板房。从东昌郡镇内过来进入山谷的路上,我留心观察道路两侧,稀稀落落地有一些民房。根据柴成文在《板门店谈判》一书中的描述,1950年的时候,山沟里就有一些农舍或工棚,而作战室的铁皮盖顶木板房长达22米,与那些朝鲜式的草房和工棚明显不同,军事目标的特点更为突出。三是志司的位置。与大榆洞一山之隔的大洞村有金日成的指挥所,和大榆洞构成了一组目标群。但大洞没有上述两项明显的特征,因此没有被列为主要空袭目标。

  走出地下指挥所,我们进入志司作战处所在的木板房。这是彭德怀的地上指挥所,也是毛岸英工作的地方。据朝方陪同人员介绍,1950年11月25日的那次轰炸,原来的铁皮木板房已全部炸毁,现在的建筑是在原址上重建的。作战室内部按被炸前的布置,摆放着长桌和条凳,电话机和作战地图。作战室右前方不到20米处有一小片平地,上面长有12棵高大的松树。朝方陪同人员介绍说,当时这里也有一座小房子,是志司作战处人员焚烧秘密文件用的。我脑子里马上反应出一个概念:“机要处!”据资料记载,敌机轰炸时,炸毁了两座建筑物。作战室和机要室相距就是十几米,现场核查资料与记载完全吻合。

  看了作战室后,我已经心中有数:毛岸英牺牲的确切位置就是作战室木板房内。早在1970年,我就听曾在志司当过作战参谋的老同志说过,毛岸英牺牲时仍在作战室内。敌机飞临时,到作战室门口去了望、发现敌机凝固汽油弹正在下落的志司办公室副主任成普,刚喊了一声“不好,快跑”,即被爆炸气浪掀出门外。据此判断,室内的人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作战室就已经被烈焰吞没。

毛岸英与刘思齐的结婚照

了却心愿,实现嘱托

  刘松林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确认毛岸英牺牲地的确切位置,立碑铭志,了却多年的心愿。但是她此前对毛岸英牺牲地还听到一种不同的说法。一位与毛岸英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志说,为躲避空袭,当年这里挖了一些猫耳洞,空袭来时,毛岸英已经跑了出来,在奔向猫耳洞途中被凝固汽油弹的烈焰吞没。“要是找到那个猫耳洞,说不定就能确定他是倒在哪里。”刘松林说。面对74岁高龄的刘松林,我不能让她留下任何疑惑或遗憾,我要陪她去寻找猫耳洞。

  中朝两方人员同时去寻找防空洞。武官助理刘中彬在作战室对面的一个小山坡上喊道:“这里有一个小防空洞。”所有的人疾步前趋,奔向洞口。但经仔细勘察,我判断这不可能是志司当时修建的防空设施。安永基和我的看法一致,大榆洞革命史迹馆的馆长称,这个洞是之前的日本矿主留下来的。

  找不到猫耳洞,并不等于排除了毛岸英牺牲于作战室外的说法。在返回作战室途中,我和刘松林继续商定烈士牺牲地定在何处。最后我提出判断和建议:烈士牺牲地只可能在以作战室为原点,半径不出20米的范围之内,作战室右前方的那片小平台最有可能。刘松林和朝方的安永基都赞同我的建议,毛岸英烈士牺牲地位置遂定在小平台中心的一棵大松树下。

  为标记毛岸英烈士牺牲地,刘松林提出要在松树下立一石碑,朝方安永基欣然答应。大家讨论的结果是,石碑由花岗岩制成,碑身高1.1米,基座高25厘米,象征着毛岸英牺牲的日期11月25日。我从新华社记者夏宇的采访手册上取下一页纸,为刘松林代笔,草拟了碑文:“毛岸英同志是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长子。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于1950年11月25日,因美帝飞机轰炸牺牲于此处。”落款由刘松林签字“刘思齐 2006年5月12日”。

  中朝双方为毛岸英烈士举行了一个祭奠仪式。刘松林、杨锡联、安永基三人每人捧一束鲜花,献于烈士牺牲地处,刘松林诵读祭文。她说:“岸英,我来了!今天总算圆了我55年来最大的心愿。来大榆洞之前,我到朝鲜来过四次。但直到来到这里以后我才发现,大榆洞才是我真正应该来的地方,我早就应该来了。”“岸英,这是我第—次来大榆洞,但也很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次。我老了,不能再来看你了。你牺牲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朝鲜母亲,在她的怀里你献出生命,在这里你经历了难以忍受的极大痛苦,中朝用鲜血凝成的友谊中有你的一份,你就在这里静静地安息吧!”刘松林语调低沉,悲情切切,中朝双方在场人员无不动容。我接着说:“毛岸英是一代伟人之子,毛岸英是伟岸的英雄,毛岸英度过了伟大的一生,愿毛岸英烈士在地下安息!”

  然后是为烈士祭酒。浏阳河酒是我在大使馆的库房里发现,特意带过来的。刘松林说:“岸英,这是家乡的浏阳河酒,喝了它好好安息吧。”刘松林、我和安永基三人依次把酒撒在地上,祭奠烈士。

  大榆洞的青山留下了毛岸英烈士的忠魂,朝鲜大地上渗透了中国共产党人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

  刘松林在大榆洞土地上,寻找到了亲人的最后踪迹,实现了毛主席“有机会时,去看看岸英牺牲的地方”的生前嘱托,也了却了她自己多年的心愿。■

  作者系中国前驻朝鲜大使馆武官,少将军衔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