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口3300万!苑刚亲妈跟7个情妇私生子争遗产 更多惊人内幕流出!

42岁的大温华裔富商苑刚于2015年5月在西温豪宅遭害及分尸,留下约5000万加元遗产。就此,一场豪门狗血争家产大戏拉开帷幕。除了自称苑刚的子女、被指控杀害苑刚的“表姐夫”赵利,现在又多了苑刚母亲。

 

苑刚死后

7女带娃认爸分遗产

 

苑刚前年5月被杀之后,身后并不平静,死后不久即陆续有7名自称是与苑刚生下子女的女子,声称其子女是苑刚骨肉,有权分产,后来有5名子女经过DNA确认是苑刚亲生。

     

苑刚

 

“通过新闻我才知道苑强跟媒体说他哥哥可能最多有七个孩子,我当时就傻了!真太不可思议了。”张洁(化名)接受《Vista看天下》采访时说,自己给苑刚生了一个孩子,但直到苑刚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孩子只是苑刚海外资产多位合法继承人中的一个,另外包括其他五个孩子,以及母亲王芝芳。

 

苑刚的个人生活混乱,除了张洁,他还与其他女性保持亲密关系,包括一些影视小明星。苑刚与每个女朋友相处的时候都会说对方是唯一一个,是抱着结婚目的来交往的。

 

张洁怀孕时,苑刚已经四十多岁了,她也曾怀疑过苑刚可能有家室,“我问过他很多遍,他说我没有,我单身。”张洁回忆道,“他说你看我每天给你打电话,不管早上还是晚上,你看我身边什么时候有过女人。我说那你有没有孩子,他说也没有,他一直说没有。

 

与女性交往时,苑刚一直保持着挥金如土的形象,买包买车甚至答应买房。“在得知我怀孕后,他答应我去拉斯维加斯结婚,并在洛杉矶买房定居。”苑刚的另一位女朋友于舒琪(化名)告诉本刊,2015年3月份,她和苑刚去美国洛杉矶,住了一个月,只为看房买房。两人当时开着一辆奔驰越野车,在当地华人中介陪同下四处看房。

苑刚岛上豪宅

在相处当中,苑刚的两位女朋友都认为他非常有绅士风度。“苑刚这个人别看长得五大三粗,其实对女性还是挺爱护的。”张洁举例说,她和苑刚出去吃饭,苑刚知道她爱吃虾,会特意点一盘龙虾。两人一起出行,苑刚会把机票、酒店全部安排妥当,再打出一份行程单,几点到机场,几点入住酒店,包括出入关时应该跟海关说什么话,都会详细教给她。

 

苑刚死后,国内有7位妈妈声称自己的孩子是这位富豪的,其中五位妈妈带着孩子去了加拿大,另外有两位未能取得签证,由苑刚弟弟苑强安排律师取得DNA样本送去加拿大检验。七个孩子中,最终有五个确认是苑刚的。最大的孩子九岁,生活在唐山,另外两个六岁,一个三岁,一个两岁。

苑刚豪宅内景

对已经生过小孩的女朋友,苑刚并不大方。本刊获得了一份苑刚生前与一位女友签订的协议,他承诺承担孩子出生所有费用,孩子出生以后每个月提供两万人民币的生活费,还承诺说生完孩子就立刻结婚。这些承诺都没有做到,这对母子目前在北京租房居祝

 

另外,有两位妈妈声称自己是苑刚的唯一事实配偶,目前这两起官司也提交到了温哥华的法庭。

 

凶手也要分一勺羹

 

今年5月,被控杀害苑刚的赵利亦提出民事诉讼,要求获得苑刚在沙省投资47块农地,后来出售获利410万元的三分一,理由是,他是该投资的合资者。

 

“赵利这个人话不是很多,人长得挺和善,我见他比较少,因为他一大早就出去钓鱼去了。”据张洁介绍,赵利喜欢钓鱼,平时都会坐着家里的游艇出海,午饭或晚饭时偶尔会见面,但也很少有交流。赵利和李小梅虽然在加拿大居住已久,但一直在华人圈子里混,基本不会英语,他们一家能与外界流利沟通的只有女儿赵一铭。

赵利

赵一铭14岁来到加拿大,随后去意大利读设计,气质不错。在国内时,赵一铭认识了一个男朋友,男方是湖北人,在上海工作,职业是某公司的产品经理。

 

“赵一铭给我看过这个男孩的照片,长得确实很帅。”张洁说,但这个男孩家里条件很差,李小梅得知此事之后,非常不满意,一直要求赵一铭与他断绝关系。2013年,赵一铭偷偷回国,在上海与这个男孩结婚,没有置办酒席,这件事彻底激怒了李小梅。

赵一铭参加真人秀

“按照李小梅的说法,她觉得她的女儿在意大利读过书,温哥华有她舅舅这种平台,还上过热门真人秀(《公主我最大》),最起码也应该找一个相当的。”张洁说,结婚之后,赵家一直没有见过女婿,也没有邀请他来加拿大的计划,只是逼着女儿离婚。终于,赵一铭顶不住压力,在2015年初离婚,恢复了单身。

在日常生活中,赵一铭和苑刚保持着甥舅之谊,赵一铭喊苑刚为“小舅”,到吃饭时,有时候赵一铭会端着汤到苑刚办公室送饭。除了依附苑刚,赵家三口在温哥华都没有正式工作。赵一铭会接点散工,有时去片场跑跑龙套,有时去影楼拍些平面照片。

 

苑刚对赵利一家豪爽大方,这一家四口也过上了奢侈生活,出入开着名车,闲时去山上打猎。赵一铭还参加了一档名为《公主我最大》的炫富真人秀。在这部真人秀中,赵一铭隐藏了苑刚的存在,将豪宅、岛屿都说成自己的财产,并以此鄙视真人秀里的其他演员。

根据张洁描述,收入减少后,苑刚逐渐感觉养着赵利一家是巨大的负担,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给这一家人脸色。他每天都要喝补汤,汤里除了肉之外,还有虫草等中药,类似于广东的炖品,一般由李小梅熬制,过滤了之后就把它装在储物罐里面,然后放进冰箱。

 

“记得有一次排骨放得太多了,苑刚喝了之后觉得有点腻,表情不是很愉悦,”张洁说,“李小梅就很紧张,意思说那就赶紧倒了,明天再重新熬,感觉是吃人嘴短。苑刚平时生活不是很检点,经常带不同女人回家过夜,李小梅一家人对此也觉得特别不舒服,但是敢怒不敢言。

 

2014年中,苑刚看中了无人机市场,找到美国一家生产的公司,想做国内的总代理,需要一大笔注册资金。这时候,手紧的他考虑卖掉豪宅筹集资金。赵家人听到这个消息非常不开心,李小梅和国内通话时就时常抱怨自己“要无家可归了”,怨怼之心流于言表。

李小梅

2014年9月,苑刚五个孩子中的一个女孩来到了加拿大,在963豪宅住了一段时间,平时由赵家人轮流照顾。这个女孩比较调皮,经常激怒赵利。有两次,在豪宅中工作的苑刚雇员看到赵利打小孩手心。苑刚得知后非常生气,在温哥华另外租了一套房子安置母女两个,而对赵利,则是更加不客气。正是在这种经济困境与琐碎纠纷之下,两人之间的矛盾也积累日深。

 

苑刚母亲加入争产

追讨500万美元借款

 

据本地中文媒体报道,苑刚母亲王芝芳(Zhifang Wang,译音)上月底提出民事诉讼,指她在苑刚被杀前的一个月无利息向苑刚借出500万美元(合人民币3300万),她因此要求苑刚遗产管理人归还该笔借款,并加上利息。

 

法庭文件指出,原告王芝芳是苑刚母亲,在2014年8月左右,王和苑刚口头协商,苑刚向王借500万美元,而王也同意借钱,该笔借款无利息,但借款会在借出之后的6个月内归还。

 

一个月后的2015年5月2日左右,苑刚被杀,并无留下遗书或是遗言。

 

王芝芳请求法官判决被告,即管理苑刚遗产的Solus Trust CompanyLimited,以及苑刚遗产管理人律师约翰逊(Christopher Scott Johnson),根据2015年10月2日美元对加元的汇率计算还钱,金额应为660.7万加元,此外,还必须加上从约定还钱日起算,到还钱或是判决日(选择较早日期)之间产生的利息。

 

在苑刚母亲提出要求还钱的民事讼诉之前,苑刚遗产管理人与她已经有一场诉讼,双方争的是苑刚与人合资购买的一个小岛的产权。该岛名Pym Island,属于BC海湾群岛(Gulf Islands)南端其中一个岛屿。

PymIsland

在那场诉讼中,遗产管理人约翰逊指,苑刚母亲拥有的Pym岛四分之一的物业股份,其实是苑刚所有,因为苑刚当时提供了所有或是绝大部分用来参加购买小岛的资金。

 

原告的文件指,在小岛产权于2012年12月19日正式转移之前,是苑刚为小岛购买合约买家,合约上写明购买金额为310万元。文件说,苑刚在物业交易即将完成时,才决定指派他的母亲作为小岛物业登记上的业主。

 

苑刚律师认为,在苑刚指派母亲作为小岛业主之后,苑刚仍然拥有小岛产权,苑刚不仅实际出资参加购买小岛,也负责小岛物业的维修,任何从母亲王芝芳账户上付出的款项,实际都是出自苑刚的口袋。

不过,法庭收到苑刚母亲方的回应指出,苑刚购买给Pym岛时所使用的钱,是由王芝芳提供,而苑刚在Pym岛进行的装修和改善,则是为了换取他对Pym岛的使用,与Pym岛的产权无关。

 

喜欢本地真人秀的朋友可能对于Pym岛并不陌生,被控谋杀苑刚的赵利的女儿,在真人秀《公主我最大》中带其他女生参观Pym岛,并介绍说这是她自己的岛。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