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7年9月7日,白露。毗邻西湖的鹤来山房里,主人潘惊石正对着一件洁白的汶洋石钮章,不厌其烦地反复审视。这是他珍藏的一件新作,也是新一季《凤山雅集》的展品之一。

没过多久,潘惊石的弟子们结伴来访。潘惊石也放下印章,前往书房开始今天的另一项重要工作——筛选《凤山雅集》第四季的参展作品。

前来拜访的弟子们带来了预备参展的作品,他们围绕在他的身旁,不时说说自己的想法。

在这里被选中的作品,会登上新一季《凤山雅集》的舞台,未被选中的作品则将退回给作者,无缘这次展览。

我们的采访,则是在旁观了这场“评估会”后,才得以拉开序幕。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文|丁琳馨

摄影|宋蓬勃

突如其来的开端

实际上,对于寿山石界的许多人而言,无论是潘惊石还是《凤山雅集》,都已经足够令大家熟悉。诚如大家所知,自2011年开始,每隔两年,潘惊石就会召集弟子们共同举办一场名为《凤山雅集》的师徒作品联展。

但凡《凤山雅集》开展,展品往往都有百件以上之规模。不但如此,只要《凤山雅集》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时,总会从工艺上,或表现形式上,力求推陈出新,给予众多好石者一个大写的惊喜。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两年一度的《凤山雅集》,是业内耳熟能详的

对好石者而言,每一季都值得翘首以待

虽然久负盛名,但大部分人其实并不知道展名《凤山雅集》的来历。“凤山”二字取自潘惊石的故乡,罗源县凤山镇。

潘惊石说,他的恩师陈建熙和他早期的大部分弟子,也都来自这个风景秀丽的小镇。师徒三代的传承记忆,乡情难舍的偏爱心绪,都让这个名字在雅致的情调外,更富有一种情感相连、不容割裂的紧密意味。

在七年光阴的洗礼后,《凤山雅集》的一切,也如它背后的意味一般,变得使人熟悉而从容起来。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潘惊石作芙蓉石古兽挂坠

创办了《凤山雅集》之后的他

每年都在不断地尝试着各种新的风格

9月刚刚起了个头,但第四季《凤山雅集》的筹备工作却已经开始。弟子们依照惯例,陆续把准备好的作品带来,等候潘惊石的检选和点评。

作品的水准高下,是潘惊石筛选展品的先决条件。在他看来,形式可以多样化,表现手法也无需拘泥,但唯独工艺尚不成熟的弟子,不适宜过早地出现在《凤山雅集》的队伍里。

“手里的功夫还没到,匆匆忙忙扔出来给大家看,对他们不是好事。这个关,要替年轻人把住。”尽管说的很严格,但对作品没有被选中的人,潘惊石都会很温和地给予安慰:“选不上也没关系,不要气馁,还有下一次。”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姗姗来迟的陈强,带来两件作品

其中一件是天蓝冻石材质的狻猊钮章

下午五点,最后一名弟子陈强带着作品到了。为了等待特地为作品配置的锦盒,他不得不姗姗来迟。

作为《凤山雅集》最早的参与者之一,他的两件作品都毫无悬念地被选中,特制的锦盒也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这位性格内向的雕刻人坐在潘惊石身边许久,听师父对作品塑形的各方面得失进行评讲,随着谈话的内容轻轻点头。

对陈强来说,这样的场景是再熟悉不过的事了。面对我们的询问,他回忆说:“其实最早是没有《凤山雅集》这个说法的。2011年以前,我们师生之间只有一些小聚会,大家一般会约好了,带上自己的新作品去师傅家里聚。然后把作品拿出来,请师傅在工艺上做评讲。”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1年,潘惊石与弟子们的师生合影

他们共同参与了第一次《凤山雅集》

而作为《凤山雅集》中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孙清的叙述则带有更多有趣的细节:“第一次办展,一百多件作品,其实就是十几个人的东西。为了做出展览的气势,大家除了把手头上最好的作品摆出来,还去向藏家、商家把卖出去的作品都借回来了。国俤最细心,跑前跑后地协调联络,什么都兼顾,最后师兄弟们开玩笑,给他起了个‘秘书长’的绰号。”

在她的记忆里,当时这样小型的交流会上,大家会轮流到场,最活跃的是七个人:姚仲炬、林国俤、姚仲达、陈为新、陈强、三毛(许肇莺)以及她本人。她提到的这个“七人小组”中的成员,后来都成为了《凤山雅集》的第一批参与者。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郑良东刻翡翠佛牌挂坠

从第三季起,《凤山雅集》就包含了更多

弟子们发挥的,不同材质的雕刻作品

关于这场展览的发端,出师多年的姚仲达记忆犹新:“我们师兄弟十几个人大部分都已经出师了,平常各忙各的。但是有一个传统,每年教师节我们就会一起请老师吃饭。结果就在2011年的那次,饭吃到一半,师父忽然说:干脆不要只做内部交流,我们把自己最好的作品都拿出来,在三坊七巷办一场展览,让大家一起来看。”

即便是在酒酣耳热之际,潘惊石这个大胆的想法也让大家吓了一跳。让弟子们更加吃惊的是,第二天酒醒之后,师父依旧记得这件事,并且迅速将之提上了日程。

多年后的潘惊石,对于当时的想法还是丝毫也不含糊:“就是希望能够办一场展览,让大家都看到他们努力的成果,同时也让他们师兄弟之间,了解一下彼此的实力。而且通过大众审视的眼光,也能让他们更努力地去督促自己提升。”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3年《凤山雅集》中的作品之一

潘惊石所刻的一对楚石马钮对章,充满了古典韵味

这一年,在“凤山雅集——潘惊石师生印钮精品展”中,上百件同一脉系的钮雕精品的同时展出,引发了业界的轰动,亦为此后《凤山雅集》七年之旅奠定了绝佳的基础。

在这场展览之前,这种大规模展示寿山石工艺的场合,大多是政府、机构活动中的附带品,或者和某些奖项评选活动的挂钩节目。在非官方组织的寿山石雕展览中,此前更从未见过以师徒体系为核心的展览形式。

后来不少业界的师徒脉系,都尝试过这类方式展出,最终这种形式甚至成为一种经典,究其滥觞发源者,则正是《凤山雅集》。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1年三坊七巷《凤山雅集》展览现场

两个年轻的女孩正在对展品拍照留念

从七年后回头看,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在福州的这场《凤山雅集》,已经足够精彩纷呈。电视、报纸争相报道,来自业内外的参观者每天络绎不绝地涌入展厅。但这一切,仍然令潘惊石感到有所缺憾。

“当时想,难得把我们师徒的作品都聚在一起,难道就只有在福州一个地方展出吗?花了那么大的精力,太可惜了。”潘惊石说,他最初期待让《凤山雅集》来完成一次他们师徒与外界的交流,可如果只在福建本地,这种交流似乎还不够丰富。但很快,潘惊石想到了另一个地方——浙江青田。

从福州,到青田

在潘惊石的概念中,浙江的印石、篆刻爱好者,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而青田作为盛产青田石的本乡,一定也有其值得参考学习之处。潘惊石和大家商量之后,觉得应当去那里办展,以便和青田的印钮雕刻者们互相切磋与交流。于是第一期的《凤山雅集》在福州的展览结束后,马不停蹄地又去了青田。

可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距离福州市不足四百公里的浙江青田,在2010年竟还是个印钮雕刻领域的“无人区”。七年前的青田,还在重复寿山石上世纪末的雕刻路子,珍贵的石材多被投入大型的摆件、镂空雕中。不少极精的青田章料不受重视,只以十分粗糙的雕饰为钮。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1年,《凤山雅集》青田站的展厅正在布展

几天后,这里的展出将给青田带来巨大的影响

“那边的情况我们都没想到,印钮雕刻这块几乎没有人关注,比如一块至少有四五千价值的印章,他们那时候也就花一百块刻个很简单的印钮。”

“最开始展览的时候,青田的雕刻人都觉得不值得一看,因为印钮雕刻在那边不流行。有些雕刻人,原先只是来捧个场而已,结果一看我们的东西,他们明显受到了一些触动,有些人反复来看了好几次。”时隔七年,这段往事在姚仲炬的记忆中仍旧鲜明如昨日。

一位常到青田的石商则对我们谈起他的经历:“今天你到青田去,还能感觉到那年(《凤山雅集》展览带来)的影响,(那次展览)确实给当地的石雕界带来了很多新的想法。”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1年《凤山雅集》至青田展览留影

潘惊石与青田雕刻大师倪东方先生探讨工艺

2011年之后,不少石商开始来往于青田和福州两地,将大批上等青田石印章源源不绝送到福州进行雕刻。对于最初一批《凤山雅集》的参与者们而言,橱柜里放两三块来自青田的章料,已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今天的青田,“福建钮”“罗源工”,俨然已成为“新时尚”的代名词。在青田石商聚集的地方,甚至还能看到有人打出招牌,写着“正宗罗源工雕刻”。整个青田的印石市场,像被这场展览忽然惊醒一样,把注视的目光转移到了寿山石雕的领域上来。

这样的变化,令潘惊石敏锐地感知到了《凤山雅集》蕴含的力量。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1年《凤山雅集》作品之一

林国俤作寿山石博古钮方章

“我们福建人做石雕,历来都有一个苦恼,就是总在本地打转。从前我一直觉得是外地人没法接受我们,但青田的例子提醒我,足够好的东西,只要成了规模,是可以打动所有人的。想走出去,一是要有足够多的好作品,再者是要持之以恒地让大家看到这些好的作品。”

下定了决心之后,潘惊石找来弟子们谈话。并且为《凤山雅集》制定了“两年一次”的展览计划,他对弟子们说,把这个雅集作为一个大家的功课。两年一次,希望大家带着自己最好的作品来参加展览。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潘惊石小院中的菖蒲盆,俏雕了一只“向外看”的蜥蜴

他说福建的石雕艺术,最需要的就是“向外看”

“这个雅集,有必要继续做下去,两年一次的时间限定,是给大家修炼和提升的机会,也是为了能准备地更充分,走更多的地方,把寿山石雕刻的价值体现给更多人看。”潘惊石在说“有必要”的时候,语音落的比平时说话更重一些,原本拨弄菖蒲盆的手也停了下来。

他说《凤山雅集》这七年,走过了很多地方。从福州开始,他们去过浙江、去过上海、去过香港、去过广东。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3年,《凤山雅集》在上海展览

更广阔的舞台,让他们感到了雀跃

在上海,他们得到了海上名士韩天衡先生的鼓励与肯定;在香港,一位老人参加过雅集之后热情地拉住潘惊石,写给他地址,告诉他们可以去哪里看到好的古代印钮收藏;而在深圳的那一次《凤山雅集》,甚至有台湾的藏界人士,专程赶去参与。

“每一次把印钮和寿山石雕的文化带出去,就觉得是迈了一步。”在相关经历的叙述里,潘惊石的口气一般是平淡而自然的,仿佛说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我们仍能察觉到他措辞用字中,作为寿山石雕刻者所潜藏的自豪感与使命感。

和身边的人一起完成

2017年,寿山石的行业走到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时刻。然而此时,距离上一次《凤山雅集》,恰好又是两年了。有人劝说潘惊石“今年就不要办展了,行情不好还花那么多精力,少办一次有什么关系?”

潘惊石告诉对方:“要听过弟子们的意见再决定。《凤山雅集》不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一个人说的不能算。”

在他心里,《凤山雅集》是属于“大家”的。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许肇莺作汶洋石古兽钮扁章

每一次展会,都是潘惊石与所有弟子的心血

“一个长期持续的展览,需要花费的时间、金钱、精力,都是大家没法想象的。跟着我最久的弟子,像(林)国俤、(姚)仲炬、(姚)仲达、(陈)为新,陈强,这几年来都为了展览尽心尽力。《凤山雅集》的成果,是我们师徒一起努力达成的。办不办下去,不可能我一拍脑袋就做决定。”

和弟子们的商议后,潘惊石花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考虑,最终得出结论。“行情越冷,《凤山雅集》越有必要办下去,这是一口气,绝不能松,否则很多事情就会前功尽弃。”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潘惊石为《凤山雅集》准备的新作

形感带着清三代的气象

潘惊石告诉我们,两年前在深圳博物馆里办展的经历,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以前我们都是在比较小型的场所办展,15年在一位朋友的协助下,《凤山雅集》有机会到深圳博物馆里进行展出。在这种文博级别的空间布局里,默认展示的都是很宏大、丰富的文物场景。所以小型的印钮刻的再精致,在这种场景下都显得不太起眼。”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5年,《凤山雅集》在深圳博物馆开幕

这是一次进入文博场景中的寿山石雕刻艺术展

潘惊石说,他和弟子们发现了这一点后,就调整了陈列,挑选体量相对大一些的雕刻作品来平衡视觉上的效果。但这个经历,触动了他心底敏感的神经。

“个体的力量在大环境下,真是微不足道。即便是一场展览,如果今天只有一个人的作品,或者只有一种风格的作品,那是绝对不够看的。尤其是对年轻的雕刻师来说,他们要独立展示给大众,并且让大众记住,代价太大了。但是如果在一个团体里,带来的影响力就会成倍的放大,每个人得到的机会也会更多。”

潘惊石清晰地意识到,在寿山石行情趋冷的今天,年轻的雕刻艺人们面对的困境是多种多样的。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2015年《凤山雅集》第三季布展留影

潘惊石在为弟子们逐件调整展品,希望呈现最好的效果

想要在这场冬天里,为寿山石雕刻工艺多留下几许星星之火,不仅需要拓展青年雕刻师们的眼界和工艺,还需要让他们学会彼此支撑。只有紧紧拉住彼此,才有可能在更广大的舞台上被更多人注意到,才有可能走出困境。

“现在和七年前没什么不一样,都是想通过《凤山雅集》,为他们多做点事。年轻的雕刻人面临的难处太多了,学会‘一起努力’是个对人一辈子都有好处的事情。在我看来《凤山雅集》的核心也就是在这里——要让弟子们都记得,想办成一件事,想让大家都注意到你,不是靠自己和恶劣的环境单打独斗,而应该和你身边的人一起完成。就像菖蒲,如果是一根叶子,谁会觉得美?一整盆的菖蒲,这么多叶子互相支撑,才变成风景。”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菖蒲,鹤来山房里随处可见的植物

它们互相支撑着组成风景,成为潘惊石的最爱

“我们做雕刻的人,首先要把手艺上的事做好,但其次还要知道人不管做的多好,和大环境比,都是渺小的。今天我们为别人做了事,这件事迟早也会变成你自己的一个资本。”

在访谈的尾声,他特意为我们拆了一饼珍藏多年的好茶。“古树单株的普洱茶,给你们尝尝看。这饼茶2011年买的,和《凤山雅集》一样大。买的时候很贵,所有人都觉得不划算。但是这饼茶的价格这些年一直在涨,现在如果有人要买,要付出的代价比当年高出太多了。”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他说:“茶和菖蒲,还有人,都一样”

“《凤山雅集》的价值,时间会替我们证明”

“所以有些事,也许有人现在一时半刻,会告诉你不划算,不要去做。但没有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一边饮茶,一边摆弄着一小盆菖蒲的潘惊石,看上去相当的平静。或许,这是因为该做的决定,早已做了,没有什么可令他困扰的事了。

从第一季《凤山雅集》被提出,到我们的采访结束,时间已经过去了2192天,《凤山雅集》在这段日子里,走了许多地方。但潘惊石并不觉得这段路太长,太久,他说,“有机会,我就希望《凤山雅集》还能走得更久一点,更远一些。”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潘惊石

字林平。国家一级技师,福建省技术能手,国家“工艺雕刻”高级考评员。荣获“中国最受欢迎的民间艺术家”、“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等荣誉称号。福建省工艺美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创办《凤山雅集》师生作品系列巡展,历时七年至今。

2192天,我们走了许多地方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