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梨园冬皇”孟小冬诞辰110周年

孟小冬(1907~1977)

孟小冬,1907年出生于梨园世家,北京人。祖父孟七出身徽班,擅演文武老生兼武净,她的父亲、伯、叔都是京剧演员,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也就别无选择地走上了从艺的道路。

她九岁开蒙,向姑父仇月祥学唱老生,十二岁在无锡首次登台,十四岁就在上海乾坤大剧场和共舞台先后与张少泉(电影明星李丽华之母)、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等同台演出,居然有大角风范,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当时的评论界赞她“扮相俊秀,嗓音宽亮,不带雌音,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

1920年,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就约请孟小冬灌制了《逍遥津》《徐策跑城》《捉放落店》《武家坡》《打鼓骂曹》《奇冤报》共10面唱片,由京胡名家孙左臣操琴,当时她才14岁。

孟小冬《徐策跑城》唱片

孟小冬《徐策跑城》1920年唱片 来自京剧方舟 06:33

【唱词】

(头段)

[高拨子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家院来禀,

[高拨子垛板]

老徐策我就站城楼,我的眼又花耳又聋,眼花耳聋、耳聋眼花,观不见城下儿郎来的是哪一个,尔的爹姓甚、母姓甚?哪省哪府哪州哪县,庄村上面有家门;住外城尔是住内城,排行第几名?说的清、道得明,老夫开了城、放下吊桥就进城;说不清道不明,要想进城你万不能,

[高拨子散板]

报上了尔的花名。

听说我儿到来临,

喜在眉头笑在心。

家院开城把吊桥放定,

一一从头说其情。

(二段)

[高拨子原板]

湛湛青天不可欺,

未曾起意神先知。

善恶到头终有报,

也有来早并来迟。

在阳河堂上定下了罪,

三百余口命归阴。

酒醉出了辽王境,

大放花灯惹祸根。

酒醉出了辽王府,

万岁爷的金冠俱打碎,

张泰的门牙落埃尘。

旨下了金殿城门闭,

捉拿薛刚一个人。

算一算薛家来了人和马!

(白)青龙会八百人马,薛蛟、薛葵、薛刚!

孟小冬《四郎探母》剧照

1925年,孟小冬离开上海,到北方寻求艺术上的更大发展。除了演出以外,她先后向陈秀华、陈彦衡、王君直、苏少卿等人请益,钻研谭派艺术。经过长期舞台实践,最终她把目标锁定在余派(新谭派)上,下决心要立雪余门,亲炙教导。

1932年,长城唱片公司约请孟小冬灌制了《珠帘寨》《捉放曹行路》《捉放曹宿店》共10面唱片,由余叔岩的弟子杨宝忠操琴。

孟小冬《珠帘寨》唱片

孟小冬《李陵碑》剧照

19381021日,孟小冬正式拜余叔岩为师,成为余氏关门弟子,也是唯一的女弟子。其艺术在拜余之后较之拜余之前有了质的飞跃,能与当时京剧老生翘楚马连良、谭富英等相颉颃,誉满全国,被尊称为“冬皇”。

194797日和8日,孟小冬连续两天在上海中国大戏院演出《搜孤救孤》(孟小冬饰程婴,赵培鑫饰公孙杵臼,裘盛戎饰屠岸贾,魏莲芳饰程妻),盛况空前,也是她最后的舞台演出。

孟小冬(右)《搜孤救孤》剧照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孟小冬随杜月笙一家迁居香港。杜死后,她独居香港,深居简出,有时教授弟子。

新中国成立后,流落在香港的京剧名家马连良、张君秋、杨宝森、俞振飞等在统战政策的感召下返回内地。周恩来总理曾委派章士钊多次赴港做孟小冬的工作,说服她回归。当时孟母张云鹤女士尚住在北京,以为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却遭到孟小冬的婉拒。

孟小冬《空城计》吊嗓录音

孟小冬《空城计》剧照

1967年,因杜家亲友均在台湾,为避免孤寂,孟小冬便由香港转迁到台北定居,闭门静养,由绚烂归于平淡。

1977527孟小冬因肺气肿和心脏病并发症去世,终年70岁。

左起:孟小冬、姚玉兰、章遏云(四大坤旦之一)在台湾的合影

关于孟小冬一直有说不完的话题,那就是梅孟、杜孟之间的故事。时光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当事人都已作古,很多事情也只能是一个谜!

杜月笙之子杜维善也已年近八十,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中谈到了一些孟小冬晚年的情况,他是当事人之一。

下面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李菁的新书《走出历史的烟尘》(“口述”专栏结集),原题为《我的父亲:海上闻人杜月笙》。

我想孟小冬对我父亲还是有感情的,否则她不会跟父亲一块儿到香港来。父亲在去世的一年前和她结婚就是给她一个名分,否则在遗嘱里怎么分财产呢?除了我们家人之外,那天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大家一起吃了顿饭,拍了几张照片。婚礼那天,孟小冬很高兴,久病的父亲也难得有了精神,他带病陪客。这段婚姻无所谓谁成全谁,他们之间是有感情的,我父亲一向重视她的艺术成就,孟小冬也很仰慕我父亲,她同父亲结婚不是报恩,也不是无奈的选择。再加上我母亲也在当中撮合,所以走在一起比较容易。现在出版的那些书,像《梨园冬皇孟小冬传》,讲我父亲怎么和孟小冬在一起的,他们说的那一套不可靠。

孟小冬与父亲结婚后,我们喊她“妈咪”,管自己的母亲叫娘娘。平时,孟小冬喊我母亲叫姐姐,因为在与父亲成为夫妻前,孟小冬和母亲都是京剧演员,她们的关系都不错。

孟小冬年轻时很漂亮,她从前抽大烟,但这也不影响她的唱功。孟小冬性格比较孤傲,晚年在香港、台湾的时候,她始终不唱,连清唱都不唱,最后一次清唱是在香港给张大千唱的,因为张大千喜欢听她的戏,这是面子很大的事情。虽然后来她不怎么唱戏了,但还是很有威望,我太太有一次问孟小冬:“您还预不预备唱啊?”孟小冬回答一句:“胡琴呢?”是啊,没有胡琴你怎么唱。

1952年,我们和母亲先去台湾,孟小冬先是一个人待在香港,直到1967年也到了台湾。孟小冬到台湾以后生活平淡,她自己租一个房子,独住。她早年在北平时领养过一个孩子,关于她怀了梅兰芳孩子的事是谣传。孟小冬晚年过得不错。她没什么经济来源,就是靠我父亲留给她的和她自己当年挣的钱过活。她对钱也没有特别多的需求,就是希望有朋友每天到她那里去,像我太太、二姐去她那里打牌她就知足了。孟小冬对我们很亲近,拿我们当自己儿女一样。我们对她也很好。每天她家里面都有人,我母亲天天去。

前几年出的那一本《孟小冬传》,讲她有十大弟子,根本没这回事。有几个人经常到孟小冬家里去聊天、说戏。她的个性是这样的:她绝对不得罪人,所以你跑去问她“孟老师我唱得怎么样”,她的回答永远都是“好”。孟小冬突然之间生病了,去世了。他们实际上都没有拜过孟小冬,所以孟小冬去世后他们商量:我们在灵堂磕个头就算了。那天很多人都来灵堂给孟小冬磕头,都是弟子了?所以说所谓“十大弟子”其实是一个大笑话。

后排左起:杜美如(杜月笙之女)、孟小冬、杜维善(杜月笙之子)

前排:姚玉兰(杜月笙之四夫人)

孟小冬与马连良1963年在香港合影

孟小冬与张大千合影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