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江:城市有机更新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同志在中国共产党上海市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上说:“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要加倍努力,有更高的要求、更远大的志向,为实现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共绘愿景,未来的城市,创新之城充满活力、更有朝气。全球创新企业、创新机构密集,国际科技精英和各类人才云集,世界创新资源、要素和资本聚集,创新智慧无处不在,创新创造活力竞相迸发。人文之城公正包容、更富魅力。中外文化交相辉映,现代和传统文明兼收并蓄,建筑是可以阅读的,街区是适合漫步的,公园是最宜休憩的,市民是尊法诚信文明的,城市始终是有温度的。生态之城更具韧性、更可持续。拥有绿色、低碳、健康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人与自然更加和谐,天蓝地绿水清的生态环境更加怡人。”这是很有感情的描述,为我们描述了未来中国城市的愿景,而上海市未来的发展规划就是要建设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态之城。

2016年10月20日联合国第三次人类居住大会通过《新城市议程》,《新城市议程》特别关注:城市的包容性发展,注重社会公正,消除贫困;城市的绿色发展,保护地球环境,保证可持续;城市的韧性发展,应对气候变化,抵抗各种冲击;城市的有序发展,依赖于高效的城市治理。

城市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体。城市的生命在于其不断更新并持续迸发其活力。城市更新本来就是城市永恒的主题。更新是持续不断的,但也应是小规模渐进式的,而不应是大规模的、断裂式的。在中国已经持续了30年的摧枯拉朽式的旧城改造运动必须尽早结束!城市改造必须尽快进入有机更新的正常轨道。

现在,我们应该尽快改变成片旧城改造模式,走向小规模常态化城市更新。在继续加快遗留棚户区改造,及时停止大规模成片旧城改造运动,使城市更新,尽早进入小规模常态化状态。

上海旧城改造逻辑近期已从“拆、改、留”变为“留、改、拆”,进一步加大城市历史文化风貌的保护力度,特别是石库门建筑、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成片历史文化风貌的保护。

倡导城市“双修”:功能修补与生态修复,通过“修补型再开发”,在城镇新区中对于近人尺度的空间进行必要的功能性、便利性补缺,使城镇新区不仅“好看”,更要“好用”。对大量工业区、开发区进行“二次城镇化”改造,使之成为具有完全城镇功能特别是城镇服务功能的真正的城镇市区。

上海采取城市“微更新”的模式,提高一切建设行为的精致度,在城镇规划建设工作中加强精细化规划、精细化设计、精细化建设和精细化管理。探索适应这种精细化管理的法律和制度。加强旨在提升城市公共空间品质的规划建设管理,特别是针对无建设行为或少建设行为情况下的城市精细化管理。

我们要回到城市的本质,创造最适合于人生活和工作的城市空间环境是城市的根本价值,这就是城市的本质。创造中国特色的宜居城市模式,我们需要高品质城市公共服务设施:教育、文化、艺术、体育、医疗、餐饮、休闲,提倡一定程度的功能混合。

加强城市“韧性”,提升城市安全与防灾能力。防止城市规划中一味追求平面构图、盲目求大之风。建设人性化城市,注重可达性、便利性、选择性、生态化、尺度感、文化认同感……

提高城市道路网密度标准,提倡小尺度街坊。重视人行与非机动交通和城市非主要道路的非交通功能。

适度宽容城市“非正式空间”,增强中心城区活力。正视城市空间的公平正义问题,加快中低收入阶层住宅供应体制改革,为城市弱势群体提供有尊严且可接受的生活空间。

一、城市更新旨在走向更具人性的城市

1 加强城市公共开放空间的规划建设

城市公共空间是城市生活中的主要物质空间,人类作为一个社会性的组成需要交流,而城市公共空间恰好满足了这方面的需求。公共空间缓解过高的城市人口密度、提供公共交往场所、提升城市现代生活品质、创造城市空间的美学价值、集中体现城市文化艺术底蕴。上海在十年前所做的外滩改造项目意义重大,这是政府第一次将改造重点针对公共空间且改造代价巨大。

2 加强城市步行空间的规划建设

城市公共空间的建设除了外滩广场等标志性地点之外,也需要对步行空间进行合理的规划建设,这是城市公共空间的主要组成部分。上海在全国率先建立南京路步行街,但对于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来说这样一条步行街还远远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希望更多的街道解放出来成为可以步行的空间,这也不意味着步行和车行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有人说陆家嘴的街道是更加关注车行下的规划,但开车的人也普遍不觉得那里适合车行。有人有误解说城市之所以非常关注车行是因为现代化社会机动交通的出现使机动车出行成为城市交通最重要的方面,应成为规划的主要方面,但步行空间也不应被取代。在城市建设史上也有很成功的例子,中国香港就有很好的车行、步行系统。

上海近几年来也越来越重视步行空间的规划建设,出台了《上海市街道设计导则》,它十分重视人与车之间的关系,这会为将来规划带来很大的转变。

3 提高城市道路网密度,提倡小尺度街坊

城市交通是城市生活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其对立面。我们一直认为城市交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出行速度不断增长,但并没有改变人对生活品质的需求。城市可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大,但宜人的尺度却不应该随之被放大,如何在大尺度的开发下保持小尺度的生活空间是一个课题。我们看到城市肌理总有其相似的地方,而陆家嘴地区却是一个特例,其街道尺度是不宜人的,因此千万不能忘记无论现代化程度多高、建设速度多么快,人的生活尺度是没有发生变化的。

下图展示的“创智坊”项目是上海新的实践中较有代表性的。其位于东北角的杨浦区,集办公、商业和居住功能为一体,由作为交通功能使用的道路串起坊内由住宅围合的院落等面状空间,创造了一个综合的、有机的、多功能环境。

4 加强精细化管理,提升城市空间品质

以我自己参与的一个实际案例来看,上海徐汇区是原先的法租界,需要大量精细管理。过去面对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开发行为,规划管理部门、建设管理部门和交通管理部门有极大的才华发挥空间,但建设行为一旦减缓相关部门该做什么,还需要他们吗?当然是需要的,因为人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是永无止境的,只是他们的工作需要越来越精致。

二、城市更新旨在走向更可持续的城市

城市绝不是为我们这代人所建设的,它将世世代代的流传下去,而城市的生态环境能否与大的生态体系相适应决定了它能否持续发展下去。上海花了极大的精力在生态系统规划建设上,大家可以看到上一版规划试图设置城市绿带,但事实上绝大部分绿块已经被建设行为所替代,好在现在还有机会弥补。

1999年版的上海总规制订的上海生态用地面积为2000平方公里(约占上海总用地面积1/3,其它两个1/3一是建设用地,一是农业用地),而今上海的建设用地已超出50%,所以上海现在提出的策略是建设用地零增长、负增长——这也是2014年通过的上海生态系统规划编制的大背景,按照此规划,到2020年上海将留有面积为1000平方公里左右的生态用地。

2040规划中提出了新的生态系统,使生态空间系统化提高生态效率,很多城市现在都提出了生态廊道,用系统化弥补整体性不足的问题,上海市委对崇明岛的定位提到了其在世界生态体系中的节点作用。

1 提升城市滨水空间的公共效应和生态效应

城市滨水空间永远是城市生态环境最好的部分,也是工业化时代最易受破坏的部分。上海的生态环境建设就是从滨水空间开启的,先整治苏州河再整治黄埔江,前不久又提出了黄埔局两岸生态空间打通,目的就是提升城市滨水空间的公共效应和生态效应,这项工作已经开始了20年,锲而不舍,十五年前我们就停止了沿河空间的开发建设行为。

2 加强土地的保水性与透水性,恢复城市生态水系

上海是中国典型的江南水乡,据统计从1900年2000年上海自然水道消失了90%,城市自然一遇大雨就成灾。上海建设了大量公园,将工厂从中心城区移出。

3 提倡绿色出行,建设与完善城市慢行交通系统

西方特别是美国近一个世纪以来推行的私人交通方式,使私人汽车成为理想化现代生活方式的标志。这极大地刺激了汽车工业和石油工业,也为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及地球环境的维护带来了无穷隐患。而中国似乎也不甘心于看热闹,在各种利益的驱动下,不顾国际竞争的残酷现实,积极推动私人汽车产业,并似乎可以通过寻找新的替代能源来解决这一世纪难题。人们似乎忘掉了一个严峻的事实:地球土地资源的危机远大于能量资源的危机。如果全世界都这样一种生活方式,那么对于地球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

毫无疑问,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来说,私人交通方式不应成为主要的交通方式,更不应成为理想生活方式的象征。我们必须大力提倡更为有效、便利并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公共交通方式。发展公共交通绝不仅仅是为了照顾城市底层的民生工程,发展全民的公共交通是我们的唯一选择。在城市规划决策层面,必须将公共交通置于完全优先的位置并使之成为城市最重要的发展战略。

4 加强地下空间的规划与开发

由于城市地面空间有限,只有通过更为高效的地下空间利用来满足需求,这可能在交通方面有更好的利用。

三、城市更新旨在走向更具文化魅力的城市

我国当代的快速城市化的一个严峻问题是地方文化特色逐渐丧失。而城市文化特色是城市竞争力的根本所在。各城市在千百年的发展中形成了丰富的地方文化,并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城市风貌。这些历史文化特色是城市文化竞争力也是经济竞争力的重要来源,也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好这些历史文化特色,就是保护并提升城市竞争力,就是保护人类文明。人类文明需要不断发展,城市文化需要不断创新,但创新不应以破旧为前提,创新往往更需要历史沉淀的支撑。历史沉淀越厚重创新的内在动力才更强大。只有尊重既有的历史文化,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才有可能创造出新的文化特色。我们要推陈出新而不要破旧立新。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必须成为城市发展战略和城市规划建设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1 保护的根本出路在于适度利用

使用中的建筑的保护不同于其他文物的保护、建筑的生命在于使用、原有功能的延续与转换。

2 当前城市历史保护工作面临的几个误区

发展与保护并重还是发展优先于保护?“旧区改造”与“棚户简屋”认定中对历史价值的忽略;旧城改造的单一模式:成片拆旧建新;大量拆除具有保护价值的旧街区,又大量建造假古董;开发商在旧改中的主导作用与一味追求成本就地平衡。

3 保护规划的地位与作用

保护规划应在总体规划、详细规划和实施设计等各层次展开。上海提供的经验是,控制性详细规划层面的保护规划是最为可行、有效的保护规划。

石库门里弄的改造与再利用

石库门是近代上海特有的居住文化。一方面,它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中国江南传统的居住方式。中国传统住宅中最重要的礼仪空间“堂屋”,上海人称之为“客堂间”,在石库门住宅中仍处于最主要的位置。中国传统住宅的最重要的院落空间“天井”,在石库门住宅中仍是不可缺少的室外空间。另一方面,石库门住宅这种追求空间紧凑和使用效率的居住形式本身又完全是西方新的价值观念影响的结果。大量的西式建筑装饰也是石库门住宅不同于传统中国住宅的一个最显著的特征。正是这样一种中西合璧的文化氛围,孕育和造就了上海特有的市民文化——弄堂文化。

石库门曾是上海大多数中产阶级的居住空间,从上世纪末以来不到15年的时间,石库门消失了80%。如今石库门承载的居住功能很难适应今天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下“腾笼换鸟”、“旧瓶装新酒”未尝不是一种做法,为它找到更适合的新的功能,让城市再一次焕发新的活力。

新天地模式

尽管新天地的开发模式致使拆除的里弄远远多于保护的,但它最大的历史功绩在于它第一次告诉我们中国的社会公众、政府官员,历史文化是可以兑换成当代生活里面的现实利益的。过去人们都把历史文化看成包袱,新天地告诉人们——不一定!

步高里模式

政府出资尽可能改善石库门百姓的生活水平,这需要具备2个前提:一是老百姓愿意;二是现有情况具备可操作条件,对于政府来说也是相对保险的一种保护模式,但同时又带来2个问题,一是老百姓大部分情况下不愿意;二是政府没那么多钱,所以这种模式也值得商榷。

建业里模式

争议非常大的一种全部拆旧换新模式。

田子坊模式

个人比较赞同的一种保护模式。没有把老百姓迁出去,所有的使用人仍然拥有使用权,所有的产权人仍然拥有产权,但是随着新的功能的不断注入,70%多的居民主动把自己的住房出售或出租给别人进行商业开发,这其中也有矛盾,一是还有20%多没有搬走的居民怕吵;二是在没有开发商参与的情况下,邻里安全、基础设施维护等公共功能有可能丧失,这时恰恰是政府需要履行职责的时机——过去是政府把这部分公共责任转嫁给开发商——这是一定历史时期的做法,今天这条路走不通了。

该政府做的就该政府做,少做一点不该做的事——比如拆掉重造、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施工、统一管理等等——而应多一点服务。

四、城市更新旨在走向更具活力的城市

城市美好与否最终的评价不是好看不好看,而是生活在其中的人感觉便利与否、幸福与否。一个城市中最吸引人的不是那些尺度庞大的SHOPPING MALL,而是在小的范围内就有多家24小时开业的便利店,这是一个城市的真正品质所在。我们城市发展的最终目的不正是更有活力吗?我们需要的改造是已经失去活力的地区变得更有活力,比如城市工业区的改造与更新。

城市工业区的改造与更新

工业遗存如何对待?图片所示是将原有的工业厂房环境进行整治,旧的厂房进行加固、修缮,完善基础设施,从一个破旧的厂区逐渐发展成为富有活力的创意产业园区。

上海钢铁十厂

上钢十厂内的冷轧带钢厂,建于1958年,结构高大、空间开阔。2005年,通过保留厂房,改建为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展示面积约2万平方米,成为集雕塑展示交流、创作孵化、作品储备、艺术教育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文化中心,为老厂房保护性改造、建设公共服务设施提供了有益探索。

上海啤酒厂

上海啤酒公司是上世纪三十年代远东最大的啤酒制造商,厂区位于苏州河南岸,该建筑群由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设计,其中的三幢建筑被列入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单。2002年初,在生态公园梦清园的建设过程中,三幢历史建筑被很好的保护和修缮,建设成为苏州河展示中心和公共活动休闲中心。

M50艺术画廊区

M50位于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原春明毛纺织厂,是目前苏州河畔保留最为完整的民族纺织工业建筑遗存。传统的砖木、砖混、钢混构架,典型的工业建筑结构,高大、宽畅、明亮的厂房错落有致。空间功能以视觉艺术时尚创意为主题,已初步形成国际化艺术园区。

“8号桥”

位于建国中路的“8号桥”,其前身是上海汽车制动器厂旧工业厂房。在对老工业厂房改造中,利用存量资源,注入时尚、个性的建筑元素,吸引众多创意工作室入驻。

1933 老场坊

1933老场坊,为原上海工部局宰牲场,将改造成为创意设计街店、艺术家工作坊、国际品牌折扣店、创意酒店、创意餐饮、创意成果展示空间、艺术表演舞台、艺术培训中心等。

“800秀” 

位于静安区中心地带,前身为钢铁厂20000平米的用地,如今变身为800秀创意园,结合了创意产业的多种功能,巧妙地将休闲、展览、办公功能同时集中在一个区域,产生很好的兼容互补作用。 

一个城市的活力是需要激发的,需要赋予功能,虽然有时不能直接见到经济效益,但当城市的社会效益、文化效益日益凸显的时候,最终也会表达为经济效益,可能只是有时间差而已。黄浦江两岸的世博会园区就是一个把旧的工业区变成一个活力新区的做法。

徐汇滨江原是一片老的飞机场、工厂及仓库所在地,经过开发以后成为上海最具活力的区域之一,设置了包括几个重量级的美术馆在内的丰富的文化设施,不日后将成为我国最重要的文化聚集地。

城市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体。城市的生命在于其不断迸发的活力。城市的历史文化不是城市发展的包袱,而是城市竞争力的源泉。博物馆式的保护不应是城市历史文化传承的核心。城市历史建筑的保护和历史文化的延续,最重要地在于如何激发其活力。城市的历史遗产要得到保护,城市的历史空间要得到延续,城市的历史文化更应具有当代活力。

城市更新是城市永恒的主题。更新是持续不断的,但也应是小规模渐进式的。城市不要破旧立新,而要推陈出新,城市的历史文化在持续的城市更新中得以延续并不断获得新的生命,城市从而得到持续不断的生命活力。

注:根据视频整理,未经作者审核.报告整理:金鑫.

点击浏览相关主题文章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