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人了,在婆家你可以放松吃饭吗?

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这一周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看相关的文章,甚至是众多女性生存待遇的评论,才觉得,在这个国度,女人的地位,依然如此低下。在这个社会,女人还有诸多在重要、关键时刻才会真切看到的悲哀。

 

想说的是,对于生产这一个顺利则不值一提,不顺则家庭灭亡的可轻、可重的问题上,女人,无论你找了什么样的老公,都要在生产前,和他商量好。只要医院有检测不适合顺产的体征表现与判断,果断剖。勿庸置疑!

 

如今的信息传播如此发达,其实每一个怀孕的孕妇都会对“生产”这一道难关有所恐惧,因为不同的人,不同的体征,多数人,都会经历难受。靠侥幸心理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最幸运的人,不可能。

 

事件在风口浪尖,不少新闻的评论,涉及众多女性的遭遇,真是人间处处皆悲凉。

 

 

嫁人了,在婆家你可以放松吃饭吗?

 

我有一个要好的同学,曾经在和我谈女人结婚的话题时,她给我讲了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她说,她的表姐结婚嫁了人,以为开始了新的家庭生活。表姐说,有一次,在桌上一盘清炒白菜,吃着吃着,婆婆就没好气的在一边儿说,你倒会吃,只吃菜叶,菜梗谁吃啊。

 

表姐语塞,她从小就喜欢吃叶类蔬菜。打那以后,表姐吃饭只得小心翼翼,生怕婆婆挑拣出其它什么毛病来,在外人面前说她的不是。表姐时常跑回娘家,才变回一个亲妈的孩子。

 

榆林产妇的家庭环境,想必婆婆和先生在大事上的主张,很有话语权。那些有关生产、孙子、怎样对孩子好,一切以自家门楣、利益为上的家庭,女性们还是要看仔细了。一不小心,就沦为组建家庭的工具。

现在在中国的很多地方依然施行婚姻聘礼制,婆家婚前给女方一笔钱,似乎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监护权转让,有什么事,已经是夫家的人了,娘家人并不做过多参与。

 

我有一个朋友的同学,也曾跟我讲过这样的经历,她选择嫁给夫家5个女孩,就他老公一个独子的家庭。因为婆婆曾明确跟她讲过,这个多成员的家庭,姐姐们都已嫁人,一切以他们俩的家庭为中心,姐姐们也会为家庭效力,他们挣的,都会补贴她这个小家庭,让她放心。

 

是,中国现在这种传统家庭的传统思维,生女孩就是用来被索取、媳妇就是用来组建家庭的。这是基本现实。

 

 

未来40岁以上的职场女性会更多

 

在我自己也生了孩子后,关于男孩、女孩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一是关于生理特征、发育方面。因为是男孩,有时碰到一些家长聊天,尤其是有女孩的家庭,你会发现,无论是行为、说话、懂事、适应能力,女孩都占据优势。

 

而男孩呢?过于依赖、懂事晚、情商低。男孩在生理发展上就是比女孩发育晚。

 

但是男孩的生命持久能力,更长,或者说,后劲会充足一点。

 

看一下社会,50岁还有自己的职业的男性比比皆是,但50岁的女性呢?有多高比例还在职场通透、打拼的?

 

于是传统的观念里,主大事、干大事的,是男人。所以一个家庭里为什么都拼命要男孩。

 

这种现象,到今天依然还是很明显。就比如在北京这样一个开放的城市,我所走过的早教中心、幼儿园等大型场所,你会发现,还真就是男孩居多数。

 

但我相信,女性摆脱传统生育工具的现状,在20年后,一定会改善。但是却不希望看到,这种改善是由男女比例失衡而导致的供求关系引起的,如果如此,那么婚姻势必还是一个依靠婚嫁改变命运、物质基础、阶层生活的跳板。

 

相信在20年后,职场里4050岁甚至往上走的女性比例,会更多,也会有更多的人理解工作的女性。而不是,她能不能生。

 

所以有时,我看到这样的新闻时,真是感慨世事悲凉,那些家里有女儿的,为她提供殷实的经济支撑,必然必要。这决定了在产床的那一刻,能为女孩有扳转局面的底气。

 

当然,最好还是能培养女儿,自由独立、自我创造的能力,能左右自我命运。

 

 

生孩子到底有多疼?

 

这次孕妇裸体跳楼的事件,一周了依然还在持续发酵,可见公众对女性生产这一事件的敏感与高度关联性。

 

我也是一位妈妈,生产过程其实相当顺利,但是即便如此,也照样对生孩子这一莫名的经历相当排斥。

 

生完孩子后,我对我先生说,想要二胎,先给我存500万再说。

 

我当时只有一个感受,如果要下一胎,必须去私立医院,我无法忍受一次又一次流水线般的产检抽血、化验、人挤人、医生不耐烦的“让你脱右腿的裤子谁让脱左腿了”的公立待遇。

回想起来,有时还会心有戚戚地想起,被推至产房时的情景,医生已经让家人出去了,她好像很相信我的能力一样,说,自己上去。

 

我抬头看带有扶手的产床,当时因为情况比较紧急,是被迅速推进了产房的,连鞋都没来得及穿,我从轮椅上站起来,羊水就洒了一地,因为地面太滑,只能气喘吁吁地分出一点精力,对医生说:“医生,能不能扶我一下,太滑了”,她就从器械操作台上过来,双手举着消毒手套,给了我一个肩膀,示意我抓着她的肩膀爬上去。

 

给我架好胎心监听器,医生语带吓唬的说,“好好听着孩子的胎心,阵痛来了就用力,低于这个数你可小心了”接着又开始忙碌地准备着各种器械。

 

最后医生准备好后,检查了一次,她看差不多了,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带了一帮人来,大概有四个医生,其中有一个直接跳上产床,跪在我旁边,用手肘用力地从上往下推。恩,如果说生产过程有什么比宫缩阵痛令人有印象的,非此莫属。

 

一共推了两次,第一次,孩子接着就生出来了。我以为就此结束了,结果医生告诉我,胎盘还没有出来。然后撕心裂肺地又来了一次。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再生二胎,或者说不想在公立生孩子的原因。

 

其实那时,我的意志完全明白,生孩子这件事,整个过程还是靠自己。但是就是在那样的时刻,多么希望医护人员能多给一句话,安慰一下,或者鼓励鼓励。

 

说起这次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涉事的主治医生已经停职,尤其近日卫生部发文严令依法处置相关医疗机构,实在是语塞。

 

大家都在问,这是否是医院的失职。可是,不能太浅层次地去单方面问责。普遍情况是,如今公立医院的医生,尤其是妇产科的医生,一天接生3040个的情况很正常。

 

我在评论中看到点赞率比较高的疑问有,孕妇都生产了,为什么没有一个医生陪在身边?

呵呵,在待产过程中有医生陪同我没听错吧?这明明是私立医院才会有的待遇好吗。

 

怀孕,生产,本来就是女人一生中精神、意志最为薄弱的时候。但是,在医院,医生们应接不暇的病人、提问、工作,医院病人的人流量与吞吐量,和长期的人满为患,让他们自行衍生出一套最为省心力的工作模式。

于是孕妇们听到的都是冷冰冰、惜字如金的指令,被当作生产线上的一个物品,不问具体情况、个人感受,只看化验单,走流程去排下一个队,抽血、化验,无碍,等着医生助理在你的小本儿上盖个章,下次几月几号再来。

 

关于榆林孕妇跳楼事件中的问责,除去粗浅的医生停职,从宏观的情况来看,国家在放开了二胎政策的同时,是否有加大在医疗配备、医护人员的队伍等建设的措施?这才是关键吧。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