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旭:迷惘路过梦想的时候

  

原创文章丨稿费你做主

连绵的秋雨下的快有半月之久了,少了户外活动,骨缝里都似乎发了霉,我如诗般的生活也已湿漉漉的。

瞅着天空歇息的间隙,出去兜了把风,顺带松了松钱包,填了填肚子和背包,可不曾想,刚打算刷点存在感,朋友电话打来:“你个瓜娃,被坑咧!”原本宽慰发霉的心刚好,又瞬间跌落谷底。我总相信我遇到的都是好人,可我越发的相信,却越发的失落,也越发的迷惘。失落时总需要安慰,于是赶紧找了才熟识的同事,好在女人的心思是可以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于是给朋友回了一条信息:“我喜欢,我乐意!有钱难买我开心,何况也才百八十,值得。”不久我看到他哭丧的表情,而我却十分的失落。

似乎我有小人之心,他让我不愉,我非要让他不爽才肯罢休。跟朋友的对话就此打住。我起身收拾我那颗被骗的心,洗了茶壶、茶盏,煮上茶,自我安慰一番躺下小憩片刻。迷迷糊糊朋友有打来电话:

“看在你被坑的份上,原谅你了!”

“好吧!你脸皮厚。说吧!啥事儿”

“唉!好好说话啊!”

我沉默。

“你煮的茶不错,回头分享点!”

“看心情!”

“别,晚上我陪你开黑怎么样?算是赔罪。”

“别,我不想玩儿!”

“好好地,我在线等!挂了!”

看着手机屏幕,我愣神了!

夜里十点从网吧出来,母亲打来电话。得知我又去了网吧,母亲大人那套唠叨又开始了!“说了让你找个女朋友,你不找,好了吧!一到周末不是乱跑就是泡网吧!你看看你,都二十八啦!再不找就没人要啦!还说你要把生活过成诗,看看你吧!诗意呢?”

“停,老妈!我正努力把生活过成诗!”

老妈似乎是发言人,老爸是智囊团,我听到电话那头,老爸说一句,老妈学一句。“生活本来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别老觉得生活里只有你的诗和远方,回头就剩你一人流落远方了!”

“我本来就流落在远方!”

母亲沉默良久,其实我是不该讲出这句话的,可对于婚姻我似乎真的没有太多想法,每每遇到讨论这个问题时,我都太过于绝对。而父亲又总爱拿我的失败来冲击我的梦想,最终我们的“战争”让母亲成了受伤的人。我听到电话那头的传来一阵叹息,脚步声越走越远。

“天凉了!穿暖和一点,吃好点,把自己照顾好,钱不够用了给我说,我给你打。”

“嗯,知道了!”

“感冒了?吃药没?”

“没感冒,可能是烟抽多了,嗓子有点发炎。”

“少熬夜,多喝点热水,写不出来就别写了,就干好你的工作,别再折腾自己了!有心仪的就找一个吧!”

我很想回绝,可是没有开口,无数个孤独的夜晚,我都问自己,难道我真的就这样了吗?我拿什么来面对我爱的人?也许我错了,我连面对爱我的人都没做好,又有何谈面谈我爱的人。在奋斗的路口我却突然找不到方向。

我不清楚我想要怎样的生活,但是我很清楚怎样的生活我不要。母亲的关心我铭记于心,父亲的责问我深刻于脑,虽然我如今混的不够好,但是对于母亲的钱包我也从不去讨要,养活自己我还是能够办到。

母亲久久不愿挂电话,我知道她还有很多话想对我讲,她也很想听到我哪怕是谎言的承诺。可我没办法给她承诺,我不清楚是否会有姑娘愿意跟我一起完成母亲的心愿,我也不清楚是否会有姑娘在我碌碌无为时走进我的生活,但是我会努力把我能给她的幸福生活备好,不至于她来临的时候有丝毫不安。似乎我自私的毫不犹豫,却又非常的无奈。

岁月是把杀猪刀,我就如同那头猪,在岁月里迷茫,在岁月里被剥离的没心没肺。总想有一天能够站在风口上,等凤来的那一刻可以自由飞翔。可我却不知我本没有可以用于飞翔的翅膀。但是我依然坚信总有一天我会借助风的能量将我笨拙的身躯高高抛向高空,至于结果,不去想,也不去考虑,自我选择,甘愿承受。如我告诉自己,各种艰难困苦,都会昂起我高贵的头颅一往无前。迷惘或许只是个过往!

猜你喜欢:

  • 张旭:这场雨……

  • 梁晓声:谁不曾怀有过这样的梦想呢?

  • 刘同:一路向往有光亮的方向

  • 童琼:我的知青岁月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