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的木雕有多美?

   

建筑,一直是艺术之母,正是通过作为建筑装饰,绘画和雕塑走向成熟,并被认为是独立的艺术。而徽州木雕作为建筑的构件开始出现,而最终成为独立的艺术形式。

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对徽州曾经有过这样的评价: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数百年来,人们对徽州这片世外桃源一直魂牵梦绕,久久不能忘怀,究竟是什么让徽州历经百年沧桑之后依然能够打动人心?

古人云:徽之为郡,在山岭川谷崎岖之中。徽州位于皖、浙、赣三省交界处,山川秀丽,在历史上是一个独立的文化区域,明清以来,徽州尊礼崇儒的风尚孕育了新安理学、新安画派等一系列带有明显地域特征的徽州文化,徽州木雕正是成长于这片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壤之中,带有明显文人气息。

徽州木雕遍布于民宅、祠堂、书院、戏台等建筑中,而且在大木作(梁、栱、雀替、柁墩、枋等结构性构件)和小木作(门、窗、栏、挂落等装修类构件)中都有精彩表现。

缘起

▼▼▼

徽派建筑以精美著称,其最主要的建筑装饰就是木雕,而徽派木雕的精致源于徽商的兴起。从明代中叶到清乾隆,三百年的时间里,徽商大量涌现,徽州成为近代商业极为发达的地区,清代更有“海内十分宝,徽商藏三分”的说法。

△安徽黟县卢村志诚堂△

徽商们积累了巨额财富,荣归故里,他们还把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带回家乡,投入大量的金钱兴建宅邸以示家族兴旺,但由于受到官方的制约,在建筑的规模和用材方面不可逾越礼制,于是徽州人把目光转向建筑的装饰,将宅第建得小而精,极尽装饰,徽派木雕开始兴盛。

技法

▼▼▼

徽州传统木雕技法最突出的是一个“雕”字,讲究密、繁、多,刀法的细腻繁复是它最鲜明的特点,越是繁复的手艺越能显示一个家族的财力和地位。

经年累月的雕琢,徽派木雕显得格外精致,在房屋的梁架、梁托、斗拱、雀替、栏杆、栏板、隔扇、门窗等部位,工匠们运用娴熟的浅浮雕、深浮雕、透雕、圆雕、线刻等雕刻技法,以刀代笔,以木为纸,山水、花鸟、人物、故事等,繁简适宜、错落有致。

浅浮雕线条较流畅,一般用于勾勒轮廓和结构,有清新淡雅的艺术效果,多应用于门窗、裙板、通间栏板、雕花走马板、雕花天花板等部位。

△郭子仪过寿窗栏板△

△窗下挂板△

深浮雕构图丰满、层次分明、疏密得当、立体感强,易于表现复杂及生动的场面,在选取内容上多为神话戏曲人物、瑞兽祥禽、博古四艺、花草等题材,在建筑中多应用于梁、枋、雀替、斗拱、栏板、撑拱等部位。

△木雕候禄撑拱△

△木雕琵琶撑拱△

透雕能体现通透的立体视觉效果和深层次的立体画面感,选取内容上多为神话戏曲人物、瑞兽祥禽、花卉植物等题材,多应用于花罩、雀替、栏板、门窗等部位。

△木雕三国故事撑拱△

△木雕凤登高枝雀替△

特色

▼▼▼

徽州木雕在选材上可以说不拘一格,几乎所有种类的木材都可用,这在其他木雕流派中极为罕见。此外,徽州木雕大部分都不施髹漆,彰显木质天然的纹理之美,追求自然,显得古朴雅致。

△ 窗栏板△

徽州木雕根植于徽州深厚地域文化之中,具备实用与审美的双重功能,与徽州的砖雕、石雕共同构成徽州建筑别具一格的艺术韵味。

新生

▼▼▼

在美国波士顿东部,有一个名叫塞勒姆小镇,完整地保存着一座拥有200年历史的中国徽派建筑“荫余堂”,它是全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置身于海外的古徽州建筑。

△荫余堂△

1996年,一个美国女孩南希出于对徽派建筑的喜爱,在得知“荫余堂”即将出售的消息之后,回国之后四方奔走,希望能将这座徽派建筑带回美国,她的计划得到世界最大的投资公司Fidelity的支持最终得以实现。

前后历经七年,2003年,“荫余堂”开始对公众开放,第一天参观的人数就突破了一万人。

当人们走进这座来自中国的宅院,惊叹其中的一砖一瓦,一桌一椅,带着岁月的痕迹,马头墙、雕花木窗等共同组成中国古典建筑独有的美感,大气而不失精致。

△镂空雕花木床△

△马头墙△

美无国界,从来没有了解过中国文化的美国人依然能够欣赏徽派建筑,他们看到的不仅是一座建筑,更是一部鲜活的历史书,展示中国经历的风雨沧桑。

无论是作为徽派建筑的构件,还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徽州木雕都是人与自然的对话,对木头的打磨,渗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还原了历史的记忆,让我们仿佛看到数百年以前的徽州木匠,坐在在粉墙黛瓦之下,全神贯注地雕刻着手中的木头。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