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一场穿越时空的群嘲大会正在展开,批斗对象是元朝人赵孟頫。

赵孟頫就是练得多,写的熟练。我要是认真写,绝对比他强啊,他字太俗了。可谁让我是个率性的人呢……”这个自恋的家伙,是晚明的董其昌。

我最讨厌赵孟頫,因为他人品太差,写的字也是浅薄媚俗”,清代的傅山一脸嫌弃。

清朝人包世臣也要插嘴:“媚俗说得好。赵孟頫的字啊,就像天上人间里的公主,靠狐媚博取宠爱”。

项穆也连连称是:“没错,赵孟頫字是好看,就是没有骨气。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赵孟頫扫进了历史的

垃圾篓

然而九泉之下的赵孟頫早已看穿一切:嘿嘿,小子们,总有一天你们得服我。

▲《杜甫秋兴诗卷》(局部)行书,元,赵孟頫书 上海博物馆藏

书法爱好者喜欢尊称赵孟頫一声“赵爷”,我认为“爷”这种类似帮派大佬的称呼与赵孟頫的人设十分不搭。

我更喜欢称他“老赵”,他虽然才高八斗,但在重要关头的抉择更接近你我这样的普通人。

他是宋朝皇室后裔,标准的

赵家人

他也继承了赵宋皇家的艺术天赋,在书法和绘画上都是开宗立派的人物。

更令人嫉妒的是,老赵长得也相当英俊,元世祖忽必烈见到他,惊呼一声,“真乃神仙中人”。

▲《水村图》卷 局部 元 赵孟頫绘 故宫博物院藏

但他偏偏出任了元朝的大臣,这也就是傅山们看不起他的原因所在。

奸人

中国历来有“字如其人”的评价传统,蔡京的字再好也没法登堂入室。

同理,名节有亏的赵孟頫,书法的名声也跟着遭殃。

换一种理解方式:老赵就是那个你们学校里成绩好、颜值高的校草,平时风神超逸、引人钦羡,还是个根正苗红的红三代。

但当国家有变,大家都希望他出面当英雄,树立道德标杆的时候,他却偏偏投了敌。

于是大家的态度变了,开始嘲讽他是没有担当的懦夫,一辈子不会有什么出息。

懦夫

有趣的是,元朝几百年后的清朝,老赵被大加挞伐。

他其实成了书法史上的政治符号——被满族统治的汉族知识分子把一腔悲愤倾泻在了三百年前屈节蒙元的赵孟頫头上。

这一点在傅山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傅山学书,早先恰恰就是学赵孟頫。清朝入关后,傅山选择做遗民。

晚明,殉节的忠臣多,汉奸更多。

国破之悲,让傅山对叛徒尤为憎恨——连带着憎恨起自己书法上的引路人老赵。

▲《归去来辞》局部 元 赵孟頫书  

在老赵的时代,南宋遗老遗少将对李煜那样的情绪加之于他,让他不堪重负。

他被众人的情绪所左右,怀疑自己,于是常常跟朝廷提出归隐。

但老赵真的是个

君子

他看朋友周密虽然籍贯是济南人,却没有到过济南,于是凭着在济南当官的印象,跟他讲济南的山川风物,还画了幅济南山水送给他。

这就是至今被济南人当宝贝的鹊华秋色图。

▲《鹊华秋色》卷(局部) 元 赵孟頫绘,纸本 台北故宫藏

老赵当官时也做了些好事,比如建议皇帝在地震以后免除当地税负,缓解百姓的负担。在这点来看,赵孟頫的确是个

好官

但在遗老遗少看来,这是帮衬新政府的汉奸行为,更不用说那句规劝朋友的“往事已非那可说,且将忠直报皇元”,作为南宋皇室孓遗,实在有些跪舔的姿势了。

改朝换代之际,君子难得,却也无用。

老赵的儒家修养使他不可能完全对元朝廷俯首帖耳,但他的性格也决定,最强烈的反抗也只能是

归隐

这一点李煜倒真的跟他相似——同样的风流蕴藉,骨子里的血脉却决定他们不能当普通的才子。

在赵孟頫的一生里,还有一个与自己各方面都刚好相反的朋友,也是一位大书法家,鲜于枢。

老赵是浙江湖州人。江南温香软玉之地,让他出落得清秀方正,谈吐优雅有节。

鲜于枢是北京人,生得一副大汉身板,并且胡须浓重,人送外号“髯公”。

性格自然也是慷慨豪迈一路,喜吟诗,喜饮酒,尤喜饮酒时作诗。

《双松平远图》(局部) 元 赵孟頫

际遇上,赵孟頫从出生开始就被皇族光环所笼罩,加上忽必烈赏识,一生恩宠不绝。

鲜于枢的出身甚至没有多少记载,只知道他祖父被盗贼所杀,父亲是运粮的小吏。

他自己的一生也是沉沦下僚,当过的大部分官职都是没有编制的“小吏”。

又因为性格原因,常与上司一语不合就拂袖而去,因而三次辞职或者被贬。鲜于枢在杭州的住所命名为“困学斋”,可见其心情。

书法上,赵孟頫虽然兼善诸体,从现在留存的墨迹看,还是以真书和行书为主。鲜于枢则依照自己的性子,专攻狂草。

赵和鲜于,两人在阶级、性格上有一道鸿沟。

但因为二人都是后世所重的元代书法大家,不免被拿来比较。有的人还阴暗的认为,赵孟頫嫉妒鲜于枢的才华,常常在他背后使绊子,甚至陷害他。

这可是纯粹的构陷了。

赵孟頫和鲜于枢不仅不是敌人,相反还是一对至交。鲜于枢向很多朋友推荐赵孟頫,说赵“神情简远,若神仙中人”。

赵孟頫则写诗说他俩的关系是“契合无间言,一见同宿昔”。

如此,可以看出赵孟頫身上背着多少“为黑而黑”的骂名了。那些编造谣言者,恐怕才是真正的小人。

我看过鲜于枢的名作,草书韩愈《进学解》。字写得果决,刚挺,姿态呈现出的是一种“放”,与赵孟頫善于“收”恰恰相映成趣。

我想了解,存在于两个天差地别的人间的友谊,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鲜于枢会羡慕赵孟頫的富贵吗?

赵孟頫会羡慕鲜于枢的放达吗?

这段友谊,是打开赵孟頫精神世界的一把钥匙。

可惜的是,历史在他们俩这里着墨不多,艺术往往只是配角。

可资作为证据的,只有老赵自己的一句话:“仆与伯机同学书,伯机过仆远甚,仆极力追之而不能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处称尊耳”。

书法上,二人领域不相重合,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赵的自谦。但如果老赵是以书喻人,表达对鲜于枢生活状态的艳羡呢?

骄傲的董其昌,晚年也在老赵面前低下了头颅。我们甚至能听到他的叹息:

“我18岁起学晋人书法,眼里早就没有赵孟頫了。现在老了,才知道他的境界,我达不到”。

董其昌的仿赵孟頫水村图笔意卷轴(美国纳尔逊博物馆藏)

董其昌在《鹊华秋色图》后面的题跋

傅山一向骂赵孟頫最狠,但一次晚上睡不着,点了蜡烛看赵孟頫的字,也是不得不服:“秉烛起长叹,奇人想断肠”。

他还是嘴硬,叫赵孟頫“这家伙”——“赵厮真足异,管婢亦非常”,言下之意,不仅赵孟頫是个异数,他夫人管道升也属非常。

异人

异人,能让一生刚直的傅青主改口,赵孟頫真异人也。

▲行书《千字文》 局部  元 赵孟頫  绢本

傅山和董其昌,都是他们时代的代表人物,就算他们唾弃赵孟頫一辈子,也不会遭到后世质疑。

尤其以董其昌在有清一代的影响力,把赵孟頫打得永世不能翻身也不是不可能。

但他们在晚年都承认,赵孟頫确实厉害。

年纪大了,经历的世事多了,他们方懂赵孟頫,方能抛弃标签,进行纯精神、纯艺术的对话。

于是,赵孟頫书法的魅力,以它特有的温和俊逸的姿态,穿越时空,飘然而来。

▲《红衣罗汉图》卷,元,赵孟頫绘 辽宁省博物馆藏

可惜老赵没有生活在自我意识觉醒的现代,不然他会活的更愉快。

也幸亏他生在忠君爱国的古代,那些误解折磨了他一辈子。

在那样的心境下,才成就了这样一个耀眼的

书画巨宗

作者:杨凯奇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