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守中采取之义

炼丹之道,

在:身体素壮、精神无亏之人,

则不须:守中一切工夫。

若在:四十五十,

应酬:世故已久,

生男育女,以多,

此工,断不可少。

夫以:破体不完,精神尪赢,

不用:守中工夫,

则:破漏之躯体,神炁消散,

欲得:精生药产,难矣!

法在:

以眼默鼻,以鼻对丹田,

将神,收摄于祖窍之中,

久之,真炁充足,

其内也心神开泰;

其外也气息悠扬。

或夜卧,或昼眠,

不论:何时何地,

忽然:阳物大举,

此即:精生药产之明效。

《道德经》云:

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大至。

总要:不着欲念,

才是:水源之清;

稍触欲念,则浊。

学者,

审此:阳物之勃举,

果系:无欲念计较,

于是:乃用收摄之法,

上升于:丹田土釜之中。

以目上视,以意上提,

稍稍用意,

久之,外阳缩尽,外囊收尽,

然后:温温铅鼎,

须以:有意无意行之,

微微观照,而已。

然,此多在:夜间酣眠之时,

切不可:贪眠不起,

致始阳动,而生淫心,起淫事,

以伤损乎真精。

或谓乎:

人自有真精,

这个粗精,原是:生生不已,

又何必:区区于外精之为哉?

焉知:精无真凡,

必要:有此凡精,

而后:真精有赖,

苟无凡精,则:炁息奄奄,朝不虑夕。

虽以:应酬世故,亦且不能,

而况:成仙证圣乎?

此,不知:精之义也。

学者,

必先与:打坐时,

凝神调息,调息凝神。

将一切:为身为家,

恩爱牵缠念头,一齐扫却。

务必:立起志向,整顿精神。

以:离火,下照丹田,

或数息,或不数息。

总要:百无存想,万虑潜消,

顺:呼吸之来往,

听:炁息之自然。

不可:过长过短,

致令:大药不生。

盖,

过长,则有:水寒之患,

过短,则有:火热之弊,

二者,皆为:身之累也。

其法,

惟以:神光下照,

则:先天一点干金,

自:乾坤交媾之后,

沉于水底,伏而不起。

神火一逼,则:水蒸金沸,

自然:出现于祖窍之中。

若不:起而盘坐,

则:阳物一举,活子时来,

转眼之间,必生淫欲,

纵无其事,亦必出乎其位,

而化成淫精,其势不可挽回。

若未知,阳未举,

而:妄用升提之法,

则:药微无可采,

阳已举,而不用提辍之法,

则:药老不可用。

此:学者下手之初,

务要:明觉之心、刚果之力,

一觉便起,一起即坐,

用:一点真意,微微升提,

务要;外阳外囊,收缩尽净,

庶可以:生真炁。

苟:阴阳不交,

而又:阳物勃举之候,

必有:欲念杂乎其中,

此等:不清水源,

虽不可用采取,

然亦:不可听其摇动,而不已,

有耗:吾一身之精。

此当用:存理遏欲之功,

以:窒塞之。

切不可:认为真阳发生,

而妄用:升举,

以:为患于一身也。

更要知得:

真阳之生,自然而至,

不由计较。

于是:引之归炉就鼎,

只须:片刻工夫,

自然:精归于鼎,

身如壁立,意如寒灰,

有:恍惚杳冥之状。

此:采一回,

有:一回功。

古仙云:

积得一分精,便得一分力;

积得十分炁,便得十分力。

此较:平时之静照,

其,得力为倍也。

特为:

人不肯猛省起坐,

而:忽尔过之。

况,

不用收取,

势必:化为后天之精。

吾道,始终只是:一中,

始也:守有形之中,

以:炼精而化炁。

终而:守无形之中,

以:炼虚而合道。

此时觉得:

酥软如棉,美快无比。

有如:

春日融和,熟睡方醒,

又如:

新沐者之体泰,

新浴者之身安。

飘飘然,

如:鸟之冲举,

似:鱼之游翔。

任:天下万事万物,

无一,不惬于其心,不称于其意,

实有:

何天何地,无人无我之慨。

觉:一身之内,

无处非中,无时非中。

斯可以语:金丹大成之候。

切勿视:守中之法,为粗功,

亦勿以:数息之法,为难事。

要之:心无所系,神无所依,

势必:泛泛然如野鸟之无归,

故必:以数息,为初学之事。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