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宫斗第一人,权倾天下,她离武则天只有一步之遥

主播:雨朦

作者:香蕉鱼

1411年,10岁的孙氏与彭城夫人偶遇。

 

她的俏丽,淘气,一身灵气,让彭城夫人印象深刻。

彭城夫人立即入宫禀报朱棣,自己为他的孙子寻得了一位好妃子。朱棣也笑了,岳母彭城夫人居然也关心起选妃来了。

 

“为我的好孙子要选妃。当然关心。”

 

朱棣立即传旨,让孙氏入宫。他倒要看看,这位孙氏究竟是如何才德兼备,貌美如花,让彭城夫人也为之倾倒。

 

朱棣盼着这位绝代佳人快些来,可没想到,这女子才十岁。他很无奈,只好下令将她留在宫中,册立太孙妃的事先放着吧。

 

 (孙氏画像)

6年后,孙氏从一介平民家的女子,成长为深宫内苑中最凌厉聪慧的少女。她的聪明逗得彭城夫人开怀大笑,也让时常出入宫廷的朱瞻基耳目一新。

 

1417年,朱瞻基19岁,新一轮选妃开始。彭城夫人兴奋地握着孙氏的手,说“你一定能选上,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然而,朱棣完全忘了孙氏的存在。

 

他命司天官为太孙占卜选妃之事。司天官告诉他,应该在济河一带寻找美女。朱棣选中了锦衣卫白户胡荣的女儿胡善祥。

 

消息传到孙氏与彭城夫人这里,册封诏书已经下了。孙氏问,“这可怎么办?”彭城夫人不甘被忽悠,立刻收拾打扮,进宫面见朱棣。

 

她质问朱棣,“当年是你让人家小姑娘住在宫里,如今又不愿让她做你的孙媳妇,到底怎么想的?”

 

朱棣直说,哎呀,诏书都下了,难道要我收回成命?

 

朱棣最后给孙氏了一个嫔位,太孙嫔。

 

 (女医明妃传剧照)

彭城夫人被赶了出来,从此对朱棣记恨在心。

 

朱棣驾崩,彭城夫人女儿做了皇后,每天在皇后面前说胡善祥不好,说她想立孙氏为正妃。“孙氏与朱瞻基的关系特别好,两人总是形影不离。”

 

皇后觉得,这孙氏太老谋深算,把自己的儿子攥在手里就算了,自己的母亲也被她忽悠得整天替她说情。

 

直到宣德登基,张后也没同意废胡氏。

 

宣德帝做太子时与孙氏的关系已是如胶似漆,如今当了皇帝却要违心立胡氏为皇后,他是一百个不愿意。

这胡氏,名字倒喜庆,人却是个病秧子,几年熬下来,生活气息都熬没了,走近了就觉得烦。

 

可是,张太后在上头压着,大臣们左一句孝道,右一句仁义,根本没有支持他废后的意思。该怎么办?

最近几天,他总觉得愧对孙氏,她对他这样好,百依百顺,千方百计逗他笑,哄他开心。

 

(女医明妃传剧照)

后来,他想到了,干脆让尚宝司另造一个金印给孙氏吧。

自明朝建立以来,不是只有册立皇后时才賜金印金册吗?再添一个又有什么错呢?

 

他立即下令,让匠人连夜赶工,制作了一个与皇后胡氏一样的金印给孙氏。

从此,孙氏与皇后的地位是一样的。

 

然而,孙氏自己却不觉得安稳。

 

几年来,她一直没有身孕,这让她非常担忧。作为皇室的女子,首要任务就是为皇帝生儿育女。

女性的价值与她生孩子的多寡直接挂钩。如果她一直生不出孩子来,她很可能失去皇帝的宠爱,过上弃妇的生活,简直一文不值。

 

在孙氏眼中,病怏怏的皇后就是现成的例子,一个守活寡的女人。

或许有一天她也会过上这样的生活,因为皇帝十分好色,但她绝不希望这一天提前到来。

 

(女医明妃传剧照)

日子过得飞快,皇帝30岁生日已经过去半月。

一天,他对孙氏说,“皇后身子有病不能生育,爱卿无病也不能生育,难道朕真的命中无子?”

 

孙氏琢磨着该如何回答。

 

就在前几天,一个小太监报告说皇帝宠幸了一位宫女。这位宫女已有身孕。孙氏立即让人把宫女看管起来。

 

她想,如果能用宫女的子嗣充当自己的,应该不算大错吧。

宫女身份卑微,即便是生出一个儿子来也难保未来不遭人陷害

如果是贵妃生了孩子,那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她思量许久,突然跪倒在皇帝面前。

 

“臣妾常蒙陛下寸露承恩,近一个多月来觉得体内有异常征兆,红潮不至,莫非已怀麟儿不成?”

 

宣德帝很惊讶。

 

她又说,“我知道陛下时常为此事烦忧,臣妾又实在拿不准消息,若当真,还好。若不是,岂不欺君罔上?”

 

宣德帝哪里听得进她这些多余的话,他激动地热泪盈眶,他双手将孙氏服气,然后转身望向天空,开始祈祷。

 

他毫无顾忌地斩钉截铁地对孙氏说,“如若爱卿生下男儿,朕当改立爱卿为皇后。”

 

他真是这么想的。孙氏假怀孕不久,他就让皇后胡氏搬出了坤宁宫,闲居在长安宫,赐号静慈仙师。

 

此后十月怀胎,他日日夜夜都盼着他的爱妃能生下皇子。

 

刚满八个月,孙氏就生下了一个孩子。也就是那宫女的孩子。确定是男孩后,孙氏如释重负。

她的许愿终于应验了。

 

(女医明妃传剧照)

当夜,宫女被送出宫,音讯全无。

 

一切准备就绪后,有人去通知了皇帝。皇帝一听说,就急急忙忙地赶来。宫女说,“是位皇子。”

他一时间高兴得跳了起来。真是天保佑朕。他走来走去,孩子的啼哭声非常响亮,他听到了,心里一阵畅快。

 

他当即为皇子取名朱祁镇,立即传旨大赦天下。

 

他跑到孙氏身边,陪着她。兴奋地搓着她的手说:“我一定会兑现与卿的诺言。”

 

几天后,他紧急召见了内阁大学士,商量废后的事。大学士们回答,“自大明开国以来,从未有过废后的先列。”

 

他绝望了,夜里陪伴孙氏的时候,他道出了他的伤感。“在这群大学士身边,什么都做不了。但是,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当上皇后。”

 

孙氏紧紧依偎在他身边,劝告他说,不要太急功近利。

 

皇帝说:这哪是急功近利,这是在与大臣们斗智斗勇,难道大明没有废后先例,就不能废后了吗?以后子孙们也可以以我为先例。

 

又过了几天,宣德帝再次召见群臣。群臣的建议还是老样子,他们匍匐在地,苦口婆心的劝皇帝,要三思,要慎重。

 

(女医明妃传剧照)

宣德帝把一切意见当做耳旁风,又开了几轮会议,终于,杨士奇说到了点子上。

他问皇帝,“那么,皇后素来与贵妃有没有过节?”

 

皇帝大怒,大声说,“没有!贵妃非常贤德,皇后总是病怏怏的,她还去探望。”

 

杨士奇想了想,“嗯,那就借着她的病,让她主动让位,此更合乎情理。以后,对她的礼数一切照旧,给她安抚。”

 

宣德这才高兴起来。当晚就将消息告诉孙氏。

孙氏觉得自己胜利在望,但她还是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哭着劝告皇帝不要冲动,要以大局为重。

 

几天后,皇帝再次召见杨士奇,对他说,“朕去探望了皇后,她同意让位。虽然太后不同意,孙贵妃自己也哭着说自己坚决不接受,可是皇后想让位的想法很强烈,态度很坚决。”

 

杨士奇一听这意思,也很无奈,只劝皇帝要一视同仁,不能让废后一事影响了胡氏的生活。

皇帝摆摆手说,知道啦,知道啦。

 

1428年2月20日,朱祁镇刚满三个月,宣德帝就急匆匆地将他立为太子。他想起了静慈仙师,这一次他很愉快地废掉了她。

一晃八年过去了,宣德驾崩,他与孙氏那神仙眷侣的美满婚姻宣告终结。

孙氏那抱来的孩子朱祁镇成了皇帝,她也顺利成了太后。

 

(女医明妃传剧照)

按理说,这就到大团圆结局了。

 

可是,她的孩子不让她省心。朱祁镇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的顽皮与执拗不是反抗,而是一种天真。

他有学富五车的大太监王振陪着,又有新婚妻子钱氏哄着,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他也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只是觉得自己生活太乏味了。

亲政后,日复一日地早朝,日复一日地批阅奏折,而那些奏折又尽是对仗整齐,读半天都读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东西,他疲倦了。

 

1449年,逃避这种枯燥的机会来了。

蒙古大军来犯,脱不花率兀良进入辽东袭击,他自己则在大同把明朝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王振建议朱祁镇亲率大军,剿灭脱不花。

 

所有的劝告在王振的鼓动面前,都失效了。

朱祁镇出征前,指定朱祁钰摄政,自己率领着一支平时爱舞刀弄枪临时组成的大军(共50万人)走了。

这一年朱祁镇22岁。

 

在王振的统帅下,大军遭受了重大打击。敌人还没来,就一次又一次地困在大雨里,陷在泥潭里。

 

跟随大军一起的一大批不懂打战的文官开始琢磨暗杀王振。

 

到了土木,整个军队没有粮食,没有援兵,没有水源。

后来王振被自己的军官杀死,皇帝被俘。这一切发生的如此快速,仅一个月时间。

 

在北京,皇帝被俘与土木之灾的消息让朝廷陷入一片混乱。

孙氏与钱氏立即筹措了大批珍宝,用八匹骏马运出,想要以此赎回皇帝。可是宝物照单全收,人还是不放。

 

孙氏非常着急,但她是明智的,她召集群臣商量对策。而钱皇后却思念成疾,哭瞎了一只眼,跌伤了一条腿。

 

(女医明妃传中钱皇后)

她听从于谦的主张,坚守北京。

她召见了自己的孙子,两岁的朱见深,走了一下形式。然后立即命朱祁钰继续监国,以辅佐皇太子。

 

可是,朱祁镇何时能回来呢?这监国有要到什么时候?

 

于谦觉得,国不可一日无君,太子年幼,皇帝归来遥遥无期,干脆先让朱祁钰继位,把动乱压下来,以后的事以后再做打算。

 

孙氏思来想去,答应了百官请求。

她觉得,只要皇帝回来了,一切就能恢复正常。这几天,她一直派人送貂皮大氅给他,经常派人打听儿子的消息。

 

朱祁镇被俘三个星期,朱祁钰就登基了,次年改年号为景泰。而朱祁镇自己则获得了太上皇的称号。

 

孙氏本想以自己的权利自保,可如今宦官兴安权倾朝野,军队里也有他们的势力。

一个叫曹吉祥的宦官将军非常的狂妄,杀人如麻,自称新一代的王振。

 

孙氏的皇太后之位被架空了,她手上一点权利都没有了。

朱祁镇回来的时候,她居然没有能力让他重登帝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和钱氏一起被软禁于南宫中。

 

景泰帝搞了一系列的小动作,让她非常心痛。他不让朱祁镇过生日,不让他见瓦刺的使者,不让他参加庆典。

 

孙氏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几年后,景泰为了巩固帝位,撤换了太子,立新太子的母亲汪氏为皇后。

 

孙氏没办法,她开始网罗人才,暗中积蓄力量。

她还是乐此不疲地保护着朱祁镇,给他送吃的被退回,她还是继续送。送毯子被扔掉,她还是年复一年的送。

可这一来一往,七年过去了。

 

景泰帝的声誉下滑很快,他的内阁都是些平庸之辈,宦官又借着他的名字残酷地对待他人。

另外,他的新太子刚册立了一年多就去世了,紧接着新皇后也去世了,导致他没有继承人。

 

1457年,孙氏的机会来了。

景泰病重,他不能上朝听政,新年的庆贺也取消了。大太监兴安要掩盖皇帝病情的严重性,但消息还是让密谋者知道了。

 

密谋者集结了400名禁军,赶到北京南城原来的皇帝的居所,让皇帝上轿直接抬进了内宫。

 

朱祁镇惊讶万分,还以为自己惹事了。他已经与自己的皇后钱氏相依为命多年,如今突然改朝换代,他很不适应。

 

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他毕竟才30岁。

 

景帝被废,死于1457年3月14日。被一名太监勒死的。

 

这次迎接朱祁镇的行动,是官员们自己大量谋私以及追求官职的机会主义行动。

此后,数千名文官从提升中获益,在下次的统治中也形成了政治小集团。

 

大起大落也将朱祁镇变得冷酷无情,但这只是政治上的。他感谢孙氏的照顾,更将皇后钱氏的关怀铭记于心。

 

景泰年间当了七年窝囊的太皇太后,这一次她又成了皇太后。降了级,但她还是非常开心,她愉快地多活了五年。她死后,与宣德帝葬在一起。

孙氏去世一年多,朱祁镇才知道她不是自己的亲娘。

 

(女医明妃传中朱祁镇与孙太后)

但他没有责怪任何人。

 

多年后,他也接受了死亡的审判。弥留之际,他决定废除自明太祖开始的宫妃殉葬制度,或许这是他历经磨难之后的心灵救赎。

 

从欺骗开始,以圆满结束,孙氏的选择让她成为了政治风云中最顶尖的强者。

 

她得到过彭城夫人的照拂与教导,也得到了宣德帝的宠爱。

她曾预感自己有朝一日会过上静慈仙师的弃妇生活,她居然猜中了,景泰年间,她真的成了弃妇,养着她只因表面上要装孝顺。

 

这零零总总都没有打垮她。

年轻时,她希望自己能赢,能以百般娇媚换得一颗真心,哪怕这颗真心对别人来说是冷酷的。

年老时,她希望自己能活,于是拼尽全力护住养子。

 

看似是为自己,可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却是他人获益良多。

 

她一生中最苦难的时刻,她是否曾想象:

 

或许,那个生孩子的宫女,是比自己幸运的人。

 

她生了孩子,却不用经历争权夺利的腥风血雨。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