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垄断00后出路的,不是房产,而是...

一、美国的教育给了中国中产什么启示?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上台一直争议不断,但有一件事儿是让全世界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就是特朗普家族的教育

特朗普,1946年6月14日出生在纽约皇后区。在历史不长的美国,他家商业基因传了四代,越传越发家。

先是他爷爷老特朗普开餐馆,赚了些钱,从德国移民美国。刚站稳脚跟,第二代就发扬光大,特朗普父亲弗雷德·特朗普20岁出头开创地产公司,专门经营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的中产家庭住宅,赶上二战后经济大发展的好时候,成为千万富翁。

到特朗普是第三代,一出生就被父亲送了句话:“你将会成为领袖”。这个家族的野心都是从小就种下的。特朗普读私立学校,成绩很好。他爸管得严,他少年时代就汗流浃背地送过报纸,13岁那年,父母送他去“纽约军事学校”求学,希望军校的严格训练能帮助他力争上游。在军校就读期间,特朗普不仅学业成绩优异,也是运动健将,而且获得过上尉军衔。这个学霸进的是名校沃顿商学院,边学房地产专业边帮老爸做生意,毕业时,手上已经赚到2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100万美元)。在他家干了30年的管家安东尼·塞内卡尔告诉纽约时报,最佩服的不是别的,是特朗普一天只睡4个小时,黎明前必定起床,看完报纸后打球,然后开始一天工作。

特朗普生的家族第四代,伊万卡·特朗普在曼哈顿出生,这位大小姐是典型的富养女儿,生活和学习条件都是一级棒。从小学滑冰和棒球,跟着父母出席社交场合。小学上曼哈顿最有名的私立女校Chapin school,中学也上120年历史的寄宿学校Rosemary Hall。她的老爹延续了自己成长的那一套,对孩子很严格

特朗普严禁子女吸烟、喝酒、嗑药,重点是还要孩子打工挣零花钱,他只提供生活费和教育费,连电话账单都要孩子自己付。伊万卡后来告诉媒体:“我不得不去挣钱,因为除了学费外,其他一切开销我都得自己支付。”她6岁就开始学炒股,学会自己理财,上高中时就打零工当模特。虽然有超模生涯,但是伊万卡依然坚持学习的主业。她在乔治城大学读了两年后,踏着老爸足迹到名校沃顿商学院读经济学本科,毕业成绩是全优。特朗普很看中这个有事业心的女儿,她24岁那年,获准进特朗普集团,一上任就是副总裁,负责重大项目,比如与美国政府合作翻新华盛顿特区旧邮局,这个项目竞争激烈,标的高达两亿美元,她成功拿下。

她除了给老爸当高管,还自创公司,自己设计Ivanka Trump时尚品牌,这一系列要啥有啥,在麦迪逊大道上开珠宝店;有鞋靴、衣服、香水,包包,外套墨镜,连快餐产品都有,统统大卖。有媒体问过她一天哪来这么多时间,伊万卡的回答跟她老爸也一样:我经常只睡4个小时,天不亮就起床跑步,跑完以后就开始工作。她也承认自己的人生是全垒打,她对特朗普家族为啥能一代更比一代强的总结是这样:我们家的文化就是做事情要有目的,要出最大成绩

特朗普家族因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而闻名世界,他的家族的对教育的重视和理念也在世界范围引起了讨论,但其实,在美国,像特朗普家族一样“拼”的,不止一个,而是一种现象

洛克菲勒家族的六代传承也是一个典型案例。百年前美国的垄断资本巨头后代,像洛克菲勒这样至今声名显赫的寥寥无几,至今已到第六代仍然长盛不衰。能有这样的传承离不开家族对教育的重视,比如老约翰为儿子们专门开设了学校,而且家族中代代都是常青藤名校毕业。

第一代约翰·洛克菲勒,1870年他创立了标准石油,在全盛期他垄断了全美90%的石油市场,成为美国第一位十亿富豪与全球首富

第二代,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标准石油公司创办人亿万富翁约翰·洛克菲勒的儿子和唯一的继承人。他从1889年到1893年就读于布朗宁学校,这所学校专为他和家族中其他孩子而设立。大学就读于常青藤名校布朗大学。

第三代,大卫·洛克菲勒,1932年—1939年就读常青藤名校哈佛大学博士,师从著名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学习经济学。他任曼哈顿银行执行委员会主席兼总经理以后,使该银行从资金二十亿美元上升到资产净值达三十四亿美元。

第四代,杰伊·洛克菲勒,1961年获哈佛大学远东语言与历史的学士学位。1984年,当选联邦参议员,并连任至今。第五代.....第六代......

你会发现,这些声名显赫的家族并不是靠中国式的“土豪范儿”教育孩子的,他们的孩子没有一个是“纨绔子弟”,没有一个身上带着浓重的“中国式富二代范儿”,没有一个“性格缺陷咄咄逼人”,反而谦逊有礼,努力拼搏,自信自立,都是靠自己的实力进入名牌常春藤大学,一路领先,长盛不衰

二、阶级应该只用“钱”和“权”来划分吗?

小石头搜遍了主流的信息,发现了一个网传的很火的“中国阶级划分表”。

我们再看看美国是如何认知阶级的,引用百科全书上一个学者对中产阶级的标准:(这只是对中产阶级划分的一个学术标准,不是唯一)

William Thompson & Joseph Hickey, 2005

我们会明显地发现,美国认知阶级的标准里,受教育程度成了一个关键的环节,这直接决定了这一阶层的人的意识形态和认知能力

想到这里,也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现在中国出现了很多鄙视富人的现象,因为很多富人在特殊阶段抓住了特殊的机会,让自己的钱和权“富有”了起来,但自身的受教育程度没有跟上,自身的意识也没有跟上,那么对下一代的教育,也自然是个问题,“富二代”、“纨绔子弟”这些词汇变的越来越负面,这个阶层也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稳定。

但这并不代表美国人就比中国人优秀,在美国,也存在着一样的现象,真正的富人,富的不仅仅是钱权,更重要的是教育,对自己的和对孩子的,也只有教育的意识才可以让自己的“富”代代相传。

中国常熟翁家,从满清到民国出了两代帝师、两名状元、四世公卿和其他社会名流,特别是有成为两朝帝师的状元翁同龢。道光十五年,入值上书房、授国子监祭酒和奉天学政的翁心存在督促儿子翁同龢读书的家信中,披露了这一累世荣耀的关键:“富贵不足保,惟诗书忠厚之泽可及于无穷。”

因此,中国的阶级还远远没有到固化的程度,大批量的富人依然无法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所以,现阶段我们还有大量的机会让自己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前提是,重视教育,选对方法,坚持努力

三、教育意识上的差距跟金钱无关

看遍了各种精英教育的例子,你会发现,所有成功的教育的背后都具备一个意识的共同点,就是追求卓越,追求卓越什么意思?追求卓越不是追求满分,不是追求应试过关,是追求巅峰,追求自己的最大收获和努力,这是富人思维中最重要的一个核心

小石头去过一些比较知名的企事业单位,其中不乏很多中产及以上的家庭的父母,在这些父母提问的过程中,就发现了他们意识中的无法解开的矛盾。

(1)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功成名就,虽不用大富大贵,但都希望孩子活得自由有尊严,但其实大家都懂,想要自由有尊严,好歹也得跟爹妈一样是个中产吧?

(2)大部分父母在想法(1)的基础上却不希望孩子吃苦,也不希望孩子有压力,对孩子也没太大的信心,尽管孩子还很小,幼升小关心的不是怎么成为卓越的小学毕业生,而是考虑孩子的退路,考虑保底校在哪,考虑到哪儿去还能凑合,根本上家长考虑的都是孩子不能成功的话,没那么失败的路在哪儿

(3)少数家长具备良好的意识,从一开始就清楚社会分层是谁也逃不了的,孩子想要好日子,只有“延迟享受”一个办法,但他们也清楚要有一个科学的把握,不能急功近利

(4)极少数家长表达的比较急功近利,对孩子根本的素质关心的不多,更关心怎么通过,捷径在哪,如何花更少的精力达到同样的结果。

资深地产经纪人阮秉森因工作关系,接触到很多中国富豪。阮秉森表示,其实中国富豪对子女教育投资很大,很多家庭请专业人士辅导,有的的确教育得不错。他认为,年龄较小的富二代在教育方面出现的问题,除了家长放任的因素,首先和家长不经常在家有关。无论是富豪还是贪官,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才,但一些富豪只给孩子钱,再买个大房子让孩子住,自己一走了之。他的一个朋友就是这样,很有钱,买两套房子,把女儿一个人留在美国,结果女孩怀孕了。

《环球时报》记者的一个亲戚在洛杉矶买了一套带泳池的别墅,然后把孩子送到美国。孩子一个人住别墅,开保时捷跑车上学,经常带一帮同学回家开派对。如今两年过去,他的英文仍说得磕磕巴巴,后来了解到,他班上二十几个学生中一半是中国人

所以,教育意识上的差距跟金钱是无关的,但现实社会中的我们,却没有认识到这是个机会。

底层人民是绝望的,很多干脆放弃了中高考,现实情况可以理解,生活的困难,金钱的困难,身体健康的困难,条件的困难,教育资源的困难都让他们变得越来越难,难是事实,但是难不代表没有希望

公众号酷玩实验室的一文《他把400个流氓送进哈佛耶鲁!寒门与贵子之间,只差一个好老师》中讲了一个血淋淋的故事,1974年,玻利维亚人杰米·爱克兰特,一个人来到美国,准备在美国加菲尔德高中,做一名数学老师。结果发现那是一个最差的贫民窟高中,孩子们基本都是流氓和混混,但是这位老师成功的成为了孩子的朋友,当他决定帮这些孩子成才的时候,孩子的父母和学校的领导成了最大的阻力,最后他们克服万难,这位老师带领着孩子们吊打贵族中学,1983年有31名杰米的学生通过了AP微积分考试;1984年,63名;1985年,77名;1986年,78名;1987年,87名。这些孩子大量被名校录取,最后多人功成名就。这足以证明没有任何孩子是坏孩子,底层的孩子一样可以成才,或许这样的好老师太少了,或许条件太难了,但是一旦你放弃了希望,一切就真的都不可能了。

中产阶级的日子并不比底层轻松很多,疯狂的中产阶级是无比焦虑的,他们对孩子的教育不是不重视,不是要放弃,而是太重视,重视的过度,然后用错了方法,选错了规划,走了太多的弯路。中产阶级最需要的不是努力教育孩子,而是先努力丰富自己,终身学习,解决自己盲目焦虑的问题,然后再对孩子进行有效的管理和教育

而那些真正的富人,虽然可能都不至于“玩中高考”,但是其中的很多人根本不会放松对孩子的教育,他们的孩子反而是比别人更刻苦的典范,而那些不重视教育的富人,一般也都吃到了苦头,还记得李天一么.......

中国的阶级还远远没有固化。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中清(James Lee)、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梁晨及其团队的合作研究了一个命题《中国长达150年里的精英究竟出自哪些家庭?》发现了如下结论:

1865—1905年,即清政府废除科举之前,超过70%的教育精英是官员子弟,来自全国各地的“绅士”阶层;

1906—1952年,超过60%的教育精英是地方专业人士和商人子弟,尤其是江南和珠三角地区;

1953—1993年,约超过40%的教育精英是来自全国的无产阶级工人子弟

1994—2014年,超过50%的教育精英来自各地区的有产家庭,与特定的重点高中

在1953年到1993年之间,主要是阶级社会上层子女垄断教育的状况被打破、基础教育的推广、统一高考制度的建立,才使得原本从零到有的大量无产阶级和工人子弟在精英中的比例大幅增加。等到一切都趋于稳定的时候,“资产”在教育中的阶级划分再次凸显出来

东京大学2006年调查了入学率和家庭收入的关系,结果发现相关性非常高。

在这组数据里,真正导致更富有的家庭的孩子在大学资格上的垄断结果的原因并不是这些家庭会砸钱,会找关系,会走后门,而是这些家庭的教育意识更好,恰恰是在日本相对更公平的高考体制下,富人们“垄断”了孩子的出路。

趁着中国还没到这一天,努力的爹妈们一定要找到正确的方式和方法,中国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支出已经排在了世界前列,中国香港是世界第一,年平均支出132161美元,是世界平均值的三倍!

可是,教育这件事儿,光花钱是没有用的

要是说父母对孩子会有亏欠的话,这亏欠不是你少赚了钱,你少让他吃了好吃的,这亏欠一定是在他不应该放飞自我的年龄,让他放飞自我了吧。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