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销老总到反传先锋 他8年解救1000多人 | 中国人的一天

刘李冰是一名民间反传销人士,从传销老总转变为“传销解救师”的8年他解救了1000多人。“我不是干传销就是反传销,我不知道除了这个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们这一行是三百六十行以外的那一行,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江湖。”30岁的山西人刘李冰是一名民间反传销人士,但他更喜欢别人叫他“传销解救师”,因为曾经站在的传销金字塔塔尖的他,正经历着一场漫长的自我救赎。

视频 | 传销解救师8年救出1000多人 曾被打出脑震荡(时长:07:13)

“反传销这个行当是有原罪的。大部分反传销人士都干过传销,骗过人。”19岁那年刘李冰误入传销组织,疯狂的他把自己的亲哥哥骗了进去。由于“表现”出色,他仅用了一年半就混成了“老总”级传销头目。“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天大的骗局,清醒以后,我感觉自己人生跌入到谷底。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那是一种无声的语言——看这个传销分子。”

“每解救一人或反洗脑成功一次,就感觉自己的心灵得到了一次救赎。”但刘李冰承认,这也是他的谋生方式,“这十几年来,我不是干传销就是反传销,我不知道除了这个自己还能做什么。”

对于反传销的风险,刘李冰表示选择了这一行,只能自己承担。2011年,刘李冰去解救一个陷入传销窝点的女生,传销头目用砖头猛拍他的头部,“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诊断为脑震荡。同行还有被刀捅伤的。”被威胁更是常事,他说已经习惯了。刘李冰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和淡定,他16岁时,刘父死于矿难,紧接着母亲丢下他们改嫁了。图为传销组织发来的威胁短信。

“传销解救师”如何进行解救?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是找到传销受害人。人找到后,接下来就是“反洗脑”。2017年7月中旬,重庆某大学大三女生娜娜,被亲戚诱骗至广西北海,洗脑后被骗了7万元。娜娜回到山西农村的家中后,家人发现异常,便请刘李冰给她“反洗脑”。因为干过传销,刘李冰自然熟谙各种套路,娜娜也幡然醒悟。

然而,难就难在定位找人。由于传销具有流动性、隐蔽性等特点,有时仅凭姓名或一张照片去茫茫人海中搜寻线索,等同大海捞针,难度可想而知。从业8年多来,刘李冰已成功解救并反洗脑1000多人。图为刘李冰与女儿玩耍,家中墙壁上挂着多面锦旗。

2017年8月,因父亲重病住院急需用钱,“重生”后的娜娜决定与刘李冰重回北海传销窝点进行卧底,打算收集证据并追回被骗钱款;小伟(中)假扮娜娜男友打入内部,刘则在外围策应。

抵达北海后,刘李冰迅速与反传销同行老彦取得联系,后者对当地的传销布局更熟悉。传销分南北,北派常控制人身自由,南派(广西、安徽等地最猖獗)则注重精神洗脑,成员可以自由行动。“南派传销洗脑强度更大,深陷其中的人更难醒悟。”刘李冰说。

老彦是东北人,在北海多年,人脉广泛。“我们这一行有互相拆台,也有相互合作。我来北海,他帮我;他去山西,我帮他。这是江湖规矩。”图为刘李冰和老彦翻阅海边售卖的传销书籍。这些书籍大都打着正规出版社的旗号,但多为冒名,甚至个别正规出版社发行的书籍也是猫腻甚多。

“以前我也卧底,但现在完全暴露了。传销组织甚至给我们这些活跃的反传销人士建立了档案,姓名、籍贯、照片一应俱全。”刘李冰因身份暴露而无法参与卧底,反复交代细节后,娜娜带着小伟回到传销窝点并取得上级认可,很快新一轮传销洗脑就开始了。图为传销女高干给“新人”小伟讲述700亿的国家工程。(小伟偷拍照片)

这个南派传销团伙对成员采取“明松暗紧”的控制方式,对已经成为“老人”的娜娜也不放心。“每次外出的时候,也是有多人陪同,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小伟说。图为传销团伙带他们去北部湾广场“讲现象”,老刘则在暗中跟随。

老刘还混入人群中,听传销人员对着一尊雕塑“讲现象”,他会用手机给卧底小伟发信息,帮他们见招拆招。所谓“讲现象”其实就是用臆想的方式,把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情往传销上套,并且解读为“国家政策”。

在传销洗脑过程中,新人通常会被带到新华书店,进行“政策解读”,讲师会从书店销售的“合法”书籍中选取只言片语进行曲解,极力想营造出传销是一种国家行为的氛围,新华书店及其出售的书籍也就成了场所和道具。图为刘李冰和老彦尾随而至。

传销团伙还送娜娜他们去参加“洗脑一日游”。“凌晨4点就被叫起床,传销人员把我们送到一辆大巴上。3个导游轮番洗脑,整整23个小时,中途不让睡觉。如果有人瞌睡,会用话筒喊醒。这种环境下的洗脑,会把很多人的心理防线突破。”小伟在卧底日记里写下了这样的话。 图为刘李冰和老彦追踪一日游大巴。

传销一日游结束已是第二天凌晨3点,刘李冰见机行事,把娜娜和小伟叫上自己的车,进行短暂交流。经过近10日的卧底,刘李冰认为资料已经收集齐全,决定引出一直没露面的传销头目。

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传销头目并不常露面,娜娜和小伟将面对更加狡猾的对手。冷静的娜娜告诉自己的上线,小伟洗脑不成功,不认可项目,准备回家,该组织的传销头目(左一、左二)决定亲自出马说服小伟。图为2017年8月23日,北海一家饭店里,在刘李冰等反传销人士的配合下,娜娜向传销头目摊牌,索要被骗钱款。

娜娜随即报案,在警察和刘李冰的帮助下成功拿回了大部分被骗钱款和留在传销窝点的行李。

这是一次锦上添花的行动。“只有比传销分子更懂传销,才能拿得住他们。”刘李冰很佩服娜娜的坚强和勇敢,因为大部分受害者都不敢公开这种不堪回事的经历。“以往的求助者几乎没有和我成为朋友的,事情过去以后,他们只想尽快忘记。”图为一行人在北海站前合影,随后各自离开。

北部湾吹来的海风带着咸味,刘李冰对这个西南港湾城市的美景不再动情,他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这个饱受传销问题困扰的城市了。大学生娜娜这次卧底传销的行动引发舆论强烈关注,8月底北海市公安部门进行了新一轮严打,查获1228名涉传人员,这其中就包括娜娜所在的传销团伙。

当然,伴随他的也并不全是成功。在北海期间,内蒙小伙巴特尔请刘李冰给自己的“女友”反洗脑,但姑娘见到刘后非常抵触,谈了不到三分钟就拂袖而去。而所谓的“女友”是巴特尔在网上认识的,“漂亮,温柔,很体贴”。沉浸在“爱情”中的巴特尔很快被邀约到北海。发现陷入传销骗局后,巴特尔逃出了窝点,但对姑娘念念不忘,想带姑娘一起离开。

在中国,从事反传销行业的有数百人,关于他们的争议从未停止,首当其冲的是合法性问题,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刘李冰只能处处小心。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在传销屡禁不止的情况下,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反传销、及时提供举报线索肯定是值得鼓励的,但民间有偿反传销行为存在法律风险。

更大的争议在于,刘李冰是收钱捞人,费用视解救难度而定。这也是刘李冰参与此次卧底拍摄的直接原因,他想让更多人了解他的职业,消除一些误解。图为刘李冰经营着几个反传销的网站和公众号,方便收集线索。

“现在有一些传销团体向公司化发展,他们有营业执照,甚至有专门的法务团队。”刘李冰说,他陆续接到了不少律师函,要求删除网站和公众号上的帖子,否则就将他告上法庭并索赔巨额款项。”交谈之间,刘李冰接到一个电话,他的反传销生意又上门了。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