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个山寨大国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强吗?

近日从quora.com读到读者提出的一个问题,”Will China replace U.S.A. as a superpower by just copying and imitating?' 

这是一个令人感兴趣但有点难以作答的问题。作为历史的见证者,看到这三十多年中国一步步的这样走过来,其态势就像有巨大惯性的过山车,呼啸着行进在弯弯曲曲,时高时低的道路上,随时都有脱缰出轨的危险。旁观的人,都不禁吓得一身冷汗。且不论这发展是好是坏。人们关心的是这样走下去,脚下的路会把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家导向什么地方。我想,每个有点思想的人都考虑过此类问题或者有过自己的猜测甚至答案。当然各人有各样的见解,中国未来是什么样子,人们勾画出来的,有光明,有黑暗,有的充满了希望,有的近乎绝望。但真正心里有底的人可能不多。毕竟这是一件从没有经历过而且还没有发生的未来事件。体制下的专家学者,他们说的话,编织的梦,如《春秋谷梁传》所说,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为亲者讳。说的天花乱坠,不足以信。

其实中国未来的走向,早已不仅仅是国人所关心所讨论的问题。由于中国的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它的一举一动,同样引起西方乃至整个世界的关注和探讨,这是事实。以前是西方的政治家们对中国的发展感兴趣,想看看一个落后的国家能走出一条什么样的路。到现在,一般的西方人也知道并关心很多关于中国,关于中国产品,中国游客买马桶盖,抢奶粉,哄抬房价,搜光首饰箱包化妆品的事情。

近年来,西方的一些重量级的政治家们陆续发表了一些对中国的走向的看法。到底中国现象是不是一种值得称道的崛起?中国会不会对人类的文明和进步做出真正的贡献?有没有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超强?答案似乎是否定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她离世之前,曾发表了一个著名的论断。她批评中国的一句话,“你们根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令人印象深刻,有点沮丧。

中国虽然变成了世界的工厂,但是却没有为世界贡献一点发明和创造,一切都是山寨和重复性的简单劳动。美国副总统拜登2014年在其讲话中直言不讳地宣称中国在发展过程中不曾有过一点创新成果。他说:“中国毕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数量大过我们美国6至8倍。但是从未见有来自中国的哪怕一个创新的项目、一个创新的变化和一个创新的产品。”。前联储银行主席格林斯潘也有同样的言论。如此种种,他们似乎给人判了死刑,给人的感觉,就好象是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硬生生塞进了一口活棺材,噼里啪啦还钉上了钉子,就是人说的盖棺论定了。好惨。

到底事实与他们所说有多大的差别?不能不承认,他们的论断有相当的真实和准确性,基本上反映了中国的现实情形,话糙理不糙,恰到好处,我认为至少对了一半。至于说中国未来的岁月,会不会仍旧是现今这个样子,一成不变地发展下去,就像撒切尔夫人所预言的那样,那就很难逆料的了。

下面我们来看看普通的大众对这样一个“靠模仿和操袭发展起来的国家能不能成为超强”的问题是怎么回答的。

一位读者说,关于这个问题,你最好去问问英国人。他们会告诉你,仅仅靠copy,你确实能成为一个超强。看看美国怎么过来的,就够了。直到1920年代英国达到它的顶峰时,英国已经雄霸世界几个世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与它竞争。英国有庞大的海军,陆军;英国生产大量的轮船,生产了第一艘航空母舰,第一架喷气式战斗机,第一部雷达。这个国家有着广大的殖民地,掌控着无尽的资源;有巨大的生产能力,发明过蒸汽机,发祥过工业革命。而那时的美国,几乎是一个小兄弟,除了讲同样的语言,地域广大,没有任何特色。事无巨细,美国照抄几乎所有英国的东西,根本来不及发明自己的东西。伦敦的书店每出一本科学新著,美国这边马上就把它偷偷地翻印出来,而从不付版权费。美国的科学和技术,那时几乎都是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在西方没有什么地位。前不久读到一篇科学传记,里面讲到,大名鼎鼎的密立根油滴实验(测量电子的电荷)使得其发明者获得美国的第二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其统计误差是标准误差的五倍,这个实验结果在当时很多欧洲科学家看来似有人工修改的嫌疑,不能接受的。

那时英国对美国的看法,那脸色,跟现在美国看中国几乎差不多,整个一个文化沙漠,科学技术不值一提,完全一个投机取巧,偷盗成性的无赖。记得美国有一个小镇斯莱特,以一个英国曼切斯特的纺纱技工Samual Salter命名的。这是因为当时英国发明了现代化的纺纱技术,能进行大规模的织布生产,与人工纺车相比,功效有成十倍百倍的增长。这种技术是英国的绝密技术,被严加保密,绝不输出。其技术人员一辈子也不能移居他国。可美国仍旧找到机会挖角,弄来了一位,从此美国的纺织生产一日千里。此人成了美国的英雄,而英国宣布其为叛徒。美国人把那一段时代用马克吐温的小说来命名,叫做“镀金时代”。

另一个读者指出,德国素以技术精良,学术严谨,做事一丝不苟而闻名于世。可是两百年前,他们的产品却是伦敦和其他欧洲城市里的地摊货,质量低劣,价格至贱,跟现代国货有同样的声誉。英国生产什么,他们就生产什么,搞鱼目混珠,进行倾销。现代每一件商品上印的“Made In Some Country”就是那个时候英国人憎恨德国人的冒名顶替而发明的。就这样,不停地学习,一两百年下来,德国成了质量的象征,科学和技术的重地。

再说说亚洲的近邻,日本。六七十年前,日本的摩托车可能是廉价劣质的代名词。美国人和德国人为了防这些一声不吭的东方人偷盗技术,禁止他们参加某些关键性的学术会议。小的时候,听说日本人去德国参加汉诺威博览会,看到有新的谷物良种,又不能去明目张胆地偷,就假装摔跤,把鞋掉进了谷物里,鞋里终于藏了新的良种。带回去培育。即便后来到了我来美国的时候,出去参加会议,来自日本的与会者总是手上拿一相机,把每一篇论文,特别是实验性的,都一页页照下来,带回去仔细研究。就这样,日产的汽车将手把手教会他们的美国车撵出公路,日本的相机把德国的莱卡,蔡司,美国的柯达照得不见踪影,在科学技术方面,进入二十一世纪这十六年来,日本人一举拿了十七个诺贝尔奖,仅次于美国,不容小觑。说明日本人已经懂得发明创造了。

回过头来再说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日不落帝国,它的兴起也不过三四百年的时间,更前一点,也不过一个落后,贫瘠的岛国,跟那时的贸易大国,航海大国西班牙,葡萄牙,比起来什么也算不上。正是他们copy了后者的全球航海,全球贸易,到处开疆辟土的idea,他们才逐渐变成了海上霸权。现今仍是世界第一的金融中心,伦敦舰队街,是现代银行的发祥地。而早期的银行雏形,源出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交易所。若要追溯关于银行更早的时间,那么非800年前的意大利威尼斯商人莫属。在那里,银行在意大利语里叫做Banca, 就是长凳子,椅子。银行家就是坐在凳子上的人。

通读所有的跟贴,几乎大多数都说模仿和抄袭能够使一个国家变成一个超强,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更有人说勇敢的猴子从树上跳下来行走,一个跟着另一个模仿,愚笨的效法着聪明的,胆小的跟着胆大的,学着做那些从没有做过的事,学着说那些从没有说过的话,慢慢地进化成了现在的人类。人类进化史本身就是一部模仿抄袭的历史。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这些说法大都出自一般的读者,不是什么专家学者。这种说法体现出一定的历史观和价值观,超越了狭隘的国家主义和地域观念。得出的结论实在有点令人意外。

历史果真是一部模仿抄袭,无往不胜的历史吗?每一个copycat都能有机会变成一个超强?若如此,谁还会去努力发明创造?等着别人先吃螃蟹,看看无毒后再吃无妨?这样多好。可是历史上真的有那么多模仿抄袭者最终登顶了吗?不然。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其实,我们所能读到的人类的历史, 其另一半正是那些模仿抄袭失败者的历史!这根本不用讳言,也不值得再费笔墨一一列举。

简单归结起来,不外乎这么几句话 - 后来成为超强的,没有一个不是在早期靠模仿抄袭起家的;不是每一个靠抄袭模仿就能成为超强的;一味的抄袭模仿,几十年不思上进,不想再做发明创造,不能及时升级换代的,是不能成为超强的。

既然不是每一个抄袭者都有这样的好运气,让我们回到原始的问题上来,那就是中国作为模仿和抄袭的大国,有没有机会取代美国成为超强?以我个人的观察,未来的几十年里,中国应是一个

未来充满了变数的国家,能不能脱胎换骨,完成蚕化蛹,蛹化蝶的蜕变,那就要看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以下请允许我简单地回顾一下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历程。

从改革开放早期的"三来一补","两头在外",生产玩具,鞋帽等简单的东西,赚点蝇头小利开始,一路下来,到现在生产占世界一半以上的钢铁,水泥,笔记本电脑,手机,还有鞭炮,皮带,拉链,以及纽扣。中国像一个刚从田里走出,洗净泥腿,大踏步走向城里的莽汉,带着一身的土气和汗水,黢黑的皮肤是太阳的印记,衣衫不整,拧着一个装满现金的蛇皮口袋,一阵风似的闯进了豪强俱乐部,进门前还不忘清一口痰。令那些坐在里面,早就功成名就的大佬们,带着惊奇,恐慌,和不安的眼光看着新晋的爆发户,就像看到一只八百磅的大猩猩闯进了精美瓷器店,其一举一动,都是那么令人步步惊心,五味杂陈。

对中国而言,自七十年代末起,旧有的蓝图破产了,一味照搬外来学说,已撞到南墙。没有路,最现实的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其实没有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一脚踩虚了,可能就一命呜呼了。那些年,看着这个国家,大病初愈,一步一摇,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直接就下了水,义无反顾地向前走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保证,所走过的路不至于偏离健康的道路太多,以至于积重难返?这就像一艘万吨巨轮,百孔千疮,到处都在漏水,匆匆忙忙,就出了海,还忘了带上指南针,就向着不可知的未来驶去。伟大的舵手已经死了,他那样的一言九鼎,唯我独尊已不复存在。可是不能等,等也是死,不等也是死。

新船长是廖化称先锋,水手们都是没见过蓝色大海的旱鸭子。在这样的情形下,怎么可能说,这条航线就一开始就会是正确的,可持续的,完美的,没有差错的?我想,这不论对哪一个人,都太难了。直到现在,我仍然怀着深深的敬意去缅怀那段艰难的历程,那确实需要足够的勇气。《滕王阁记》说的好,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对新上任的船长,每个人可能都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但对于我本人,至今我仍佩服的就是他的三句简单的话:1)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2)发展是硬道理;3)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要再折腾了,世界给中华民族的机会不多了。不管你把这些在当时当地讲的话,怎么曲解,都不能减低的它的巨大影响力。很少有领导人再能展现这样的简洁有力。在我的眼里,这是一个拿破仑式的人物。现在我们只能站在一边旁观印度的总理穆迪表现这样的能力了。

好笑的是,就在这条破破烂烂,拥挤不堪的船上,不像以前那个老迈的舵手孤零零地一个人掌舵,不准任何人染指。现在船长室里挤满了见习船长,大副,二副,元老院元老,还有一群将军,几根笔杆子,围着那个矮个的舵手,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在那儿呱噪,不停地喊着朝这边开,朝那边开,这儿有礁石,那里有险滩。那艘船就这样走着一条s型的航线,艰难地前行。那些自以为高瞻远瞩的人,嫌矮子舵手看得不远,忍不住想自己来操刀掌舵。更有那些青皮后生,满腔热血,学了一些在蓝色海洋里航行的知识,看不惯一群老人抱残守缺,恨不得即刻就来一场天翻地覆的大革命,整个接管轮船。到头来,惹得舵手火冒三丈,对每一个伸出头来的那些窥视宝座者,一个一巴掌,硬生生地把他们打下去,一脚踢出船长室。并宣布,艄公多了打烂船,给你们七嘴八舌的权利,你们反倒用这来说大人的不是,老舵手什么时候给过你们这样的自由?从今以后,恢复祖师爷的独裁,只准听说听教,不准乱说乱动,一切以我为核心,我开船,我掌舵。

说到这里,心里好生感慨,同样艰难的历程,不同的国度,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时间,结局根本不同,到头来,走出的路,最终的方向更是南辕北辙。两百多年前,在美国,同样是那么不起眼的人,一群开垦荒地的农人,一群政治上的乌合之众,制定了宪法,规定了人权,发表了十三州独立宣言,宣布脱离大英帝国的殖民统治。奠定了国家发展的基础,规划了长期发展的蓝图,确立了四年总统任期制,连任最多不能超过两届。就那么简洁,像俗话说的,大道至简。几个世纪走下来,硬是证明了这条路是可持续的,是可行的,能自我修正,自我纠偏。好难得的。

为什么有的时代,有的国家,有的人,能发现并找到正确的路,做正确的事,富有远见?而有的时候,有的国家,有的人,却总一事无成?

学科学的人都知道,很少的人能有直觉,像爱因斯坦或者牛顿那样,洞悉事物的本质,预知未来,揭示普通人难以企及的真理。这样的人是天才,少得很。但是一个补救的办法就是奉行自然科学抽象出来的哲学原理和逻辑推理。数学的发展就是假设最少的公理(不需证明的原理),推出新的定理,并由此再在已有的基础之上,再证明更多的定理。其每一步,都奉行所谓的实证,就是把下一步总是建立在上一步坚实的基础上。用这样的方法,即便是不像爱因斯坦或牛顿这样聪明的人,如果合在一起,也是可以进行长程思维,并在智慧的道路上走很远的。美国的NASA,和欧洲的核子中心就是例子。

但是不像社会形态,不像政治,科学是没有情感的,也不考虑心理的影响,一切都是冷冰冰的,就是人所说的静态,科学的定理是可以重复的。相反,一个成功的社会哲学,一套完整的经济理论,一本行之有效的行动指南,在一个地方能施行,在另一地方就可能失效。好不奇怪?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随时随地都不一样。这就是人所说的动态。

我们都说,历史是一面镜子,照一下自己,可能还能看到似曾相识的容颜。可是什么是历史?到底有什么可以从历史中得以借鉴?当代历史学家科林伍德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他更指出,“一切(真)历史是当代史”。

只有过去的历史跟现代生活的兴趣打成一片,过去的史实才变成真历史。

编年史是假历史,它只是一堆名字或事件的记载,是没有生命的死资料的堆积。而真历史,是一种活历史,一种与现在的生活相关联的历史。

历史到底能使人看到什么?我们能够看到近代多次不成功的copycat的经历的弊端在哪里?为什么戊戌变法虎头蛇尾,半途夭折?为什么师夷之长,船坚炮利坚,一场甲午海战,瞬间灰飞烟灭?为什么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任何变革,走到一半,总是又倒回到旧有的老路?这难道与我们这民族的意志力薄弱,性格有缺陷,目光短浅有关?其实如果你仔细地观察的话,这一切的逆转的发生,都是在新的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面临着要转型,要提高,要升级换代,要触及到旧有体制,要攻坚的困境,反对的势力很大,人们顶不住,就垮掉了。

我们再来看一看国内现在的全民疯狂炒房地产的热浪。 现在这波房地产热,烧红了中国大地,全民都在那里high。银行在那里使劲贷款,政府在那里煽风点火,人民像澳门赌场里红了眼的赌徒,全社会的资金几乎从生产流通领域退出而全部投向房地产,国家的经济正在变成土地经济,产业在空洞化。什么技术进步,更新换代,通通都不需要了。为什么?因为产能大量过剩,需求疲软。三十多年的简单劳动,不需要发明创新,按订单生产,没有了欧美的用户需求,再也难以为继了。这只能说明,靠抄袭模仿快活了几十年,到瓶颈阶段了,找不到出路了。如不提高,像以前德国,美国,和日本那样,自己去闯出一片新天地,那么我们的抄袭模仿就只有搞一辈子了。我们不难得出结论,这实际上是政府的软弱无能,为了GDP,为了短期的政绩,不惜牺牲这么多年来辛勤模仿抄袭积累起来的那么一点底子,让整个国家再蹈巴西,阿根廷,墨西哥这样国家的覆辙,这种短视的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自废武功。这绝对是人贪小利忘大利,顾眼前而不管未来的表现。是一种末世心态。

也是同一位撒切尔夫人,她还说了另一段著名的话,那就是,“注意你的思想,因为它将变成言辞;注意你的言辞,因为它将变成行动;注意你的行动,因为它将变成习惯;注意你的习惯,因为它将变成性格;注意你的性格,因为它将决定你的命运。” 难道这句话还不能说明差距在哪里,为什么有的人能行,有的却不行?有时微小的差别会被无限地放大,大到不可收拾。如果我们不注意到这点,我们就会像那些愚昧无知的人,把一切的不幸都归咎于宿命。

要说明一点,我并不喜欢这位铁娘子的冷血,但是我敬佩她的深邃思考和由此而来的话语。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