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第一个被“骂死”的女明星,17岁成名,25岁自杀,30万人为她送葬,连鲁迅都为其作文

1935年3月14日,是25岁的她出殡的日子。那一天,上海万人空巷,人潮涌动,12名上海名导抬棺,30余万人夹道相送,这一盛况,被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为“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哀礼”。

如果在天有灵,或许她可以得到些许宽慰。滚滚红尘走一遭,除去那些爱恨纠葛、流言蜚语,至少,自己生前名满天下,死后荣极一时,传奇里的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

她16岁步入影坛,17岁成为可口可乐第一位中国代言人,20岁被封“民国四美”,24岁被尊为“电影神女”,但却在25岁留下一句“人言可畏”服药自杀。

她就是阮玲玉。

1910年,上海一户穷苦的外来户人家,诞下一个漂亮的女婴,父亲欣喜不已,给孩子取了个土气但吉祥的名字——阮凤根,希望自家也能有麻雀变凤凰。

但是,穷人难改苦命。凤根6岁那年,父亲积劳成疾,撒手人寰,兵荒马乱、温饱难继的年代,只剩凤根和母亲相依为命。

7岁那年,凤根随母亲到张家帮佣,寄人篱下讨生活。虽然家境贫寒,但阮母知道只有读书才有出头之日,她不惜哀求张家老爷,为女儿争取就读上海著名的崇德女校的机会。

白天,她是洋学堂里的优等生,晚上她却是富人家的小丫鬟,穷字压头,冷暖自知。低人一等的处境,让她敏感又自卑。

张达民的出现,自然成为她的救赎。

他是张家四少爷,两人自小认识,也算青梅竹马,而且,他常常会接济她们母女。

所以,正值青春年华的阮玲玉难免对这位五四新潮思想的公子哥心生爱慕,再加上阮玲玉母亲的支持,两颗年轻的心越走越近。

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而他似乎真的动了心,拉着阮玲玉跑到母亲面前说要结婚。可张夫人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只要我没死,你俩的婚事永远不可能!”

再之后的情节,如所有偶像剧的剧情一般。张家人为了反对两人交往,诬陷阮母偷窃,将母女赶出张家;还以断绝关系为要挟,阻止张民达与阮玲玉的交往。

但是,爱情面前总有飞蛾扑火。1925年,张达民冒着被赶出家门的风险,为阮氏母女租房,并不断周济,让她们衣食无忧。他的讨巧卖乖,让阮氏母女很感动。

“嫁一男子,许我一世安稳,保我衣食无忧”是那个年代所有女人的心愿,阮玲玉以为自己遇到良人,可以相许一生,携手终老。于是,15岁那年,她毅然辍学,和张同居。

可她却不知道,这其实是她人生悲剧的开始,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往后是日子里,魔鬼一样缠着她,直至她死去。

两个小青年,都没有工作,靠着家里的那点月份钱吃吃喝喝、搓麻将、跳舞,很快日子难以继续。

张达民的哥哥张慧冲觉得两个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问阿阮,想不想当演员?在张慧冲的鼓励和推荐下,阿阮前往明星公司应征《挂名夫妻》女主角。

导演卜万苍看中了她的悲剧气质,“她的悲伤好像饱蘸了水的毛巾,一碰就出来了,一挤就会倾盆而下,是一个很有前途的悲剧演员。”就这样,16岁的她成功入选,并以阮玲玉的艺名走进演艺世界。

而《挂名夫妻》让她家喻户晓,并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的奇迹。

在她短短的9年演艺生涯中主演了《故都春梦》《野草闲花》《新女性》等29部电影,以平均每年拍3部电影的骄人成就在上海滩大红大紫。

可就在阮玲玉如日中天时,张达民却彻底堕落,整日在舞场赌馆流连,将父亲去世后分下的遗产挥霍一空。

张达民开始一次次向阿阮伸手要钱,用于赌博、玩女人,不给就跑到摄影棚去闹。

阿阮苦口婆心地劝说和感化张达民,就希望他能像《故都春梦》里的男主角那样浪子回头,但她的希望被无情地掐断,原来张达民一直以来只是将她当做姨太太,从未想过和她结婚。

这样的日子,阮玲玉过得痛苦不堪,可她是心软的,张达民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她答应每个月给他一百块结束同居关系。

 “一.二八”事变后,她遇到了她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唐季珊。

唐季珊当时是东南亚的一个巨贾,做茶叶生意,也是阿阮公司的大股东。

两人初次见面,因没有太多交流,她并没把唐季珊放在心上,但唐季珊却把22岁的阿阮放在了心上。

于是,他在听说了阿阮的感情变故,便趁机疯狂地追求她。

他信誓旦旦地对阮玲玉说:“张达民在你身上榨钱,我要在你身上用钱。”

所以,她在他布下的情网下,再次陷入爱情。

不久,她带着母亲和养女,搬进了唐季珊花10根金条买下的上海一栋三层别墅,正式和唐季珊同居了。

同居的第一年,两人妇唱夫随,恩爱无比。唐季珊对她呵护备至,她拍电影他形影不离地陪伴,她要什么他买什么,阮玲玉终于享受到被人宠爱的滋味。

她以为,在最好的年纪自己终于遇到最好的人,但没想到,这只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罢了。

1933年4月,张达民得知阮玲玉和唐季珊情意正浓,便来反复纠缠。

在不少男人的概念中前女友也是女友,张达民也是其中之一,他来找阮玲玉要钱。由于,唐季珊的不准,她就没给。

不曾想,他为了报复她,便诬陷她偷了张家的东西送给了唐季珊。

一时间,八卦、杂志铺天盖地报道这个“年度丑闻”,阮玲玉的女神形象一落千丈。但是,更大大打击在后面。

唐季珊的反应让所有人始料不及。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他一边反诉张达民,状告他“虚构事实,妨害名誉”;一边逼迫阮玲玉,让她登报宣告,说明阮玲玉并未给他钱财,同居后两人经济独立。

两个自私的、爱过的男人,一个为了钱厚颜无耻,一个为了名冷酷无情,同时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不约而同地将她牺牲。

但是,面对唐季珊的绝情,阮玲玉仍相信他是爱自己的。因此她公开登报,选择牺牲自己的名誉和利益,来维护负心汉唐季珊的利益,希望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委曲求全,换来的只是更深的伤害。唐季珊从那之后,很少来找阮玲玉,而且两人一见面就吵架,唐季珊甚至会动手打阮玲玉。有时候,还将她赶出家门。

邻居经常看见深夜里阮玲玉孤零零地站在家门口,有家不能回。而且,就在此时,身心俱疲的阮玲玉发现他又有了新欢——舞女梁赛珍。

而媒体们也毫不留情,纷纷嘲讽她。

失去了感情寄托的阮玲玉将精力全都投入工作中,她接拍了导演蔡楚生的电影《新女性》。

蔡楚生和阮玲玉是老乡,和许多留学归来,有钱有背景的导演不同,蔡楚生是从电影厂的杂工做起,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成为导演的。

有着同样贫寒出身的两个人惺惺相惜,而诚实、正直的蔡楚生也给了脆弱的阮玲玉许多鼓励和安慰。

所以,阮玲玉以为,他是自己真正的知音,是爱自己的。于是,她满心绝望又怀着一点期待去找蔡楚生,求他带她离开上海,重新开始生活。

但他却惊讶地看着她,转而又低头不语。阮玲玉在他脸上,看到了懦弱无力,这最后一根求命稻草,同样不堪一击。

而此时张达民和唐季珊并没有放过阮玲玉。张达民向法院状告唐季珊骗拐妻女、破坏他人家庭,唐季珊则为了一己之私,大肆向媒体宣传当年阮玲玉和张达民是私奔,并没有结婚,所以自己并不是骗拐妻女。

1935年3月5日,上海地方法院就张唐二人的纷争,给阮玲玉发了正式传票,传唤她3月8日要到法院出庭作证。

可深陷舆论,被深爱过的人伤透了心的阮玲玉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屈辱。

在3月7日,她的搭档演员金焰的生日聚会上,阮玲玉一反常态,大笑大闹,还吻遍了在场的所有女明星,临走时还和友人王人美说:“我要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好姐妹,再见吧。”

当时大家只是当她喝醉了,未曾料到命运的巨轮已经开始无情地碾压。

3月8日凌晨,在和唐季珊又一次激烈的争吵后,阮玲玉吞下了整整三盒安眠药。约莫过了一两个小时,唐季珊发现了已经昏迷的阮玲玉。

可此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救回阮玲玉,而是如果媒体知道阮玲玉在他的公寓内自杀,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有损自己的名誉。

唐季珊为了封锁消息,先将阮玲玉带到一个很偏僻的日本人开的诊所医治,因为医生不在,又辗转到自己的朋友,一个保健医生的住处。

可这个医生害怕承担责任,拒绝接收阮玲玉。当唐季珊最终将阮玲玉送到大医院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0点,距她服药已经过了整整8个小时。

而阮玲玉早已停止了呼吸,一代佳人香消韵损,魂断无归处。

年仅25岁的生命,仅留下了那封“人言可畏,我何罪之有?”的遗书和那些永不褪色的电影。

阮玲玉自杀后,有不少喜爱她的观众选择追其香魂而逝,她身亡当天,上海5名少女竟相继自杀,举国震惊。

一向不问八卦的鲁迅,也破天荒地为阮玲玉辩护,撰写《论“人言可畏”》一文,抨击无良记者。

只是,名薄如羽翼的她,从此香消玉殒,不复人间。

她满心真情,却从未被爱眷顾,所遇皆是不淑之人;她一生傲骨,却偏被恶言玷污,所受皆是无妄之灾。

而那两个背叛她的男人,后来无一幸免地受到了命运的惩罚。

张达民一无长物,纨绔半生,36岁便客死香港;唐季珊浪荡不改,被骗破产,流落台湾后以兜售茶叶糊口,最终惨死街头。

有人说,这世间,流言有一千分贝,足以杀人致死。那些把幸福放在别人嘴里,而不是攥在自己手心的女人,终究会因别人的嘴,堵住自己幸福的路。

但有些人更相信,真正的幸福,不会是别人的拱手相奉,也不会被别人言语击破。有一种人生,无你岁月静好,有你锦上添花,谁也不会辜负我,谁也不能伤害我!

我自己,不依不靠,一样美好!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