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悔一生做老师:唐翼明论教书的好处(图)

来源:凤凰国学 

 0评论

迄今为止,你这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教书。中间偶尔做了点别的,例如文革中当反革命,在美国做过一家华文报纸的主笔,诸如此类,顶多就是个兼职。今后会不会做点别的,即使不说百分之百但百分之九十可以断定不会。虽说姜子牙八十岁才被周文王请去做军师,肯德基的老板六十以后才创业,但古今中外毕竟也不过数例啊。

你的教师生涯开始得很早,那年是1960年,你才十八岁。并不是因为你念的是师专或幼师之类,而是因为考大学不被录取,母校可怜你,留你在学校教书。教的是初中二年级的俄语,学生只比你只小三四岁,大的跟你差不多。还有两个比你年纪大的学生,是马来西亚的华侨,因为当局反共排华,才逃回祖国来读书的。回国之前,或许是工人,或许是地下游击队,你不知道,也没问过。从那时算起,至今已经五十有二年,而你还在教书。

1978年10月你考进武大读研究生,1981年去美国,接着进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1990年9月完成论文后就去台湾任教。从1978到1990,十二年没教书,但即使扣掉这十二年,你也教了四十年的书了。如果要申请退休金,计算“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你完全可算五十二年的工龄。首先,从1978到1981,你们那时是带职研究生,虽在读书,工资却是照发的,自然算工龄。其次,你硕士毕业后就被武大留下来当老师,在美国读书的前几年武大是发你工资的,只不过没有寄给你而是存在银行里,说等你毕业回国后再领。这样至少持续了三年,看你一时回不了国,才暂时停发。但你还是武大的教师,“名编壮士籍”。直到1990年,大概是风波之后,又或者是因为你去了台湾,这才将你除名,理由是“滞留不归”。此事你一直不清楚,也从没收到过除名或解聘的通知书,去年刘良明教授不知从哪里得到一份武大校办的除名文件(并非你一人,而是数十人)的复印本,你才知有此事。你们相顾大笑,说有此文件为证,你在武大就有了九年的法定教龄,即使没有教过一天书。在咱们中国,“带职读书”实在是太普遍了,如果打官司,你是有胜算的把握的。

在你读书的时候——说的是青少年时代读中小学的时候,你从来没想过将来当老师,现在阴错阳差,居然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真可谓“人算不如天算”,你一直相信人生不可规划,这也是一例。不过说实在的,天算未必比人算差,你不仅不后悔一生做老师,如果让你选择,你还愿意再做一次。

资料图

教书这件事最大的好处就是单纯,如果你愿意,你至少可以选择一条比较干净的人生道路。不必像险恶的官场那样,明枪暗箭,你争我夺;也不必像肮脏的商场那样,尔虞我诈,损人利己。你不想见的人,你不必非见不可(想当学官的除外),你不想说的话,你不必非说不可(教思政的除外),你不想吃的饭,你不必非吃不可(另有他图的除外)。跟你打交道的主要是你的学生,他们将来或许也会进官场进商场,但至少目前还不是官僚也不是商贾,还没那么讨厌。至于你的同事,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少打交道,尤其是当了大学教授,你是可以独来独往的,当然,文革那样的非常时期除外。

教书这件事还有一个大好处就是快乐。孔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生从四面八方来学校读书,大家的志趣相同,就是求学上进,所以都是“朋”,无论读书教书,都得时时温习,不断地温故知新,这不是很快乐的事情吗?何况,如果真是一个人才,又不自甘下流,你可以在学问上不断精进,成为大家,不断创造,日教日新,直到生命的终点。如果运气好,还可能如孟子所说,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那真是人生之大乐,哪怕一生只教到一个英才也足够了。

教书的第三大好处是自由。做一个教师,尤其是一个大学教授,其实没有多少俗规陋距逼着你非遵守不可。在时间的支配上,教书,尤其在大学教书,可能是自由度最大的一个职业,除了按时上课之外,其他差不多都可以随心。最可爱的是寒暑假,你有三个月法定的假期,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尤其是可以外出旅游,这是任何其他职业几乎都没有的。你迄今已经游遍了大半个世界,比你同时代的朋友到的地方都多,这得力于几个重要因素,其中之一便是你一辈子都在教书,有几十个寒暑假可以自由支配。

教书的第四大好处是有尊严。中国人讲师道尊严,把老师的地位看得很高,“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旧时中国人的口头禅。你小时候看到你们老家的唐氏宗祠里还供着一幅大匾,上面写的是“天、地、国(更早是君)、亲、师”,老师的地位是跟天、地、社稷、祖宗并列的,后来革命了,解放了,改革了,开放了,老师的地位渐不如昔,但想要完全推倒也是不可能的,教师这个职业本身就决定了和尊严分不开,再伟大的个人也要上学受教,就如任何伟人都是父母生出来的一样。

教书的第五个好处是可以忘老。“老”是人生最讨厌的一件事,但人人必老,无可避免,所以哪怕能暂时忘掉也好。孔子说“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做老师的书读不完,学问做不完,不愁没有事情让你“发愤忘食”。天天跟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打交道,看着他们青春焕发的容颜,健康活泼的身体,求知若渴的发亮的双眼,没有什么比这更可以让人“乐以忘忧”。

教书还有一个大好处是旺后。父母是做教师的,子女便往往会得到更好的教育机会,这道理不待多言,所以教师家庭往往走出贤子孙,古今不乏其例。

今天是教师节,你闲来无事,用电脑慢慢敲出此文,只述教书的好处,难处苦处就不说了,聊以安慰自己,也安慰普天下做教师的人。

作者:唐翼明,著名魏晋文化史专家、书法家,华中师大国学院院长,台湾政治大学教授,十翼书院导师委员会主席。代表作有《魏晋清谈》、《魏晋文学与玄学》、《唐翼明解读<颜氏家训>》、《论语新诠》等。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