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本能正在害死你

大城市的灯光,总在夜晚把许多人照的格外无神。


其实,不仅是大城市,小城市也是一样,许多人眼睛里,丧失了光芒,没有了活力,更少了希望。


人们奔波在家和公司之间,来来回回,回回来来。


有多少人是这么生活的:

早上起床,大家蓬头垢面,骑着共享单车冲入最近的地铁站,拥挤的人群,时常在地铁里都没有站的位置,到了站、进了公司,打卡后面对电脑和无止尽的会议,中午饭成了每天上午唯一的期待。


下了班,人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合租的房间,吃一份二十多块钱的盒饭,看看最近火爆的网剧和电影,进入梦乡。


明天的生活,循环,继续循环着,一模一样。


这就是高楼大厦下,许多人真实的写照。


有人说,驱动这一切的是梦想,其实,驱动这一切的,不过是本能而已。


我们本能的睡着,本能的醒来,本能的工作,本能的吃饭,本能的打开手机,本能的点着赞,本能的关注着薛之谦结婚又离婚,本能的发现自己其实还是个单身……


我们没有意识的过着每一天,留给我们的,只有本能,我们不记得一周前的这一天自己在做什么,有时候甚至不知道昨天做了什么,我们忙碌在这个城市,却不知道这些忙碌背后的意义。


我们丧失了深度思考,没有了主动阅读,取而代之的是被动吸取,什么火我们关注什么,什么有趣我们读什么,当热搜降温,我们再去关注其他的事情,自己生活一塌糊涂,却操碎了别人的心。


注意力和主动思考的稀缺,让所有人眼光里都失去了光芒。


街道上,人来人往,地铁里,人山人海,我们,何去何从。


曾经有一位老师说:人不用每时每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人总要在一天里,有一段时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辈子里,重要时刻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怕的是,有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本能驱使了自由意志,习惯决定了行为习惯,至于深度思考,早就荡然无存。


人和动物一样,都有着本能,有些本能令人可怕,甚至会令它们丧命。


比如,非洲有一种叫火烈鸟的红色的鸟类,它的身体里有一种寄生虫,随着粪便排入河水或者海水中。


在水中的虾吃了这种寄生虫后,身体开始变红,并且喜欢扎堆。


这一下,本来很难被发现的虾们,瞬间被火烈鸟看到了,于是,它们成了火烈鸟的美餐。


火烈鸟吃了这些虾后,将寄生虫排除体外,供下一批虾变红。


可惜的是,虾们不知道自己变红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红,更不知道变红意味着什么,它们只是一次次的变红,然后被吃掉。


没有虾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本能驱使着它们的行动,直到它们死去以及再一次死去。


类似的实验,在猩猩中也做过。


科学家在一个笼子中关了四只猩猩,笼子的上方挂了一只香蕉,只要有猩猩去吃那只香蕉,就有实验人员用烫水泼它。


久而久之,猩猩们理解了:碰香蕉就会被开水烫。


于是,实验人员换掉了一只猩猩。


新的猩猩看到了香蕉,刚要去拿,被三只猴子不停的殴打了起来,久而久之,新来的猩猩也明白,香蕉不能碰。


接着,实验人员再换掉了一只猩猩,猩猩刚准备拿香蕉,就被其他猩猩疯狂的殴打,打的最凶的,竟然是那只没有被热水烫过的。


实验人员就这么一次次的更换着,直到把四只被烫过的猩猩都换掉,取而代之的,四只新的猩猩。


在这个笼子上方永远有一只香蕉,谁也不会去碰,可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碰。


有时候,我们就像以上两种生物一样,本能驱使了我们生与死,行动与决策,性格与命运,而我们却全然不知,只是默默的接受了结果。


好在,我们不必那么悲观,因为所有牛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逆着基因生长,不被条条框框限制,永远的打破着框架,突破着本能。


我们佩服身材好的人,因为他们控制住了食欲的本能。


我们佩服在寺庙修炼的人,因为他们控制住了性欲的本能。


我们喜欢拾金不昧的人,因为他们克服了贪婪的本能。


我们喜欢微笑的人,因为他们克服了人类易怒的本能。


我们会被《肖申克救赎》里的安迪感动,是因为他永远在突破限制,打破着监狱里既有的条条框框。


我们会被《飞越疯人院》里的麦克墨菲打动,是因为他永远在追求更自由和更真实的自己。


我们会爱上《楚门的世界》里的楚门,因为他发现了循规蹈矩的生活外,原来有更大的世界。


你会发现,一些牛人的生活习惯很有趣:他们永远从小的事情学会去破除本能的枷锁,不让自己被物质奴役,被习惯奴役,被制度和规则奴役,他们永远在打破,在突破,的世界,比我们都大。


我们羡慕从体制里辞职出来创业的人。


我们羡慕那些一年不见,再见忽然瘦了几十斤的人。


我们欣赏那些知识渊博每次见面讲话内容都不一样的人。


我们期待成为那些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的人。


的确,我们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知道自己做什么,这样很累,但我们总要在做大决定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种自我意识,破除了本能,能让人看到更广泛的世界。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像一街道的行尸走肉》,里面有个故事,讲述的是我好朋友宋方金老师。


他认识了他的制片人方方二十多年,每次服务员问他吃不吃胡椒时,他都不假思索的说吃,那次,他终于勃然大怒的喊道:方方,你能不能试着不吃一次胡椒。


于是,那次成了方方人生中第一次吃牛排没有加胡椒的时刻。


之后,我开始注意,每次别人问他加不加胡椒时,他都会思考一下问:你们还有其他什么酱吗?


换句话说,他的思考模式开始扩大,可能性增多,他的世界也变大了许多。


就连跟别人谈合作,他也在对方给出两个选择中开始发问:还有第三种、第四种可能性吗?


打破本能的反应,看到的世界也就大了。


再举个例子:


在外漂泊,其实每天都很累,一年难回一次家,回家就养起了大爷。


加上每次回家父母都做很好吃的饭、睡到自然醒,所以,每次回到家就习惯了除了睡觉就是长胖的生活状态,逐渐,一回到家,本能机制就启动了。


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在高铁上看到了一个做饭的节目,我看的入神,忽然想到,我有很久没有做过饭了。


当本能被打破,我的思路忽然扩大了好多:我有多久没有给父母做过饭了,他们又能有多少机会吃我做的饭呢?我又有多少时间给他们尽孝呢?


回到家第一天,我打破了本能机制,给父母做了顿早饭,虽然鸡蛋糊了,但直到今天,父亲说到那顿早饭,依旧热泪盈眶的说,那是他吃过最幸福的一顿早饭。


我想,我的世界变大了很多,我开始明白,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把父母的生活变得更好。


之后,我和姐姐一起把家里二十多年的小电视换成了大电视,把家里的微波炉换成了辐射小的,给父母买了许多保健产品,就这样,我忽然意识到,最可能限制人的,只有本能。


本能让思维狭窄,按照惯性支配行动,逐渐下去,人的世界就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无聊。


突破自己的本能,其实很简单:吃一顿没吃过的饭;看一场并不火爆的电影;和一个陌生人约一局游戏;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旅行……


意外的收获,更令人难忘。


打破的本能的突破,更充满希望。


从小事做起,从突破思维、打破舒适区开始,从今天开始。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