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战略 | 为什么孟加拉国和缅甸都不愿意接收罗兴亚难民?

联合国于9月4日发布最新报告,警告称自8月25日缅甸境内若开邦暴力冲突持续至今,已经有将近12.5万罗兴亚难民涌入了孟加拉国一侧的边境地带,导致难民营中人满为患。联合国的这一报告再度使各方关注到罗兴亚人问题。眼下,各界十分担心超负荷的难民营会爆发新的人道危机,并导致局势失控。

难民营不堪重负,人道危机一触即发

联合国在这份报告中指出,过去11天中,已经有超过12万的罗兴亚人从暴力频仍的缅甸若开邦先后越过了缅孟边界,进入了孟加拉国的境内。而孟加拉国境内的难民营早已经人满为患,很难再接纳新涌入的大量难民,因为在此前之前已经有约40万罗兴亚难民栖身在难民营中。他们是在最新的这轮危机爆发之前陆续抵达这里的。

联合国派驻孟加拉国的人道事务协调员在报告中描述道:简陋的难民营早已不堪重负,很多人不得不露宿在野外,他们急需食物和水,而卫生状况尤其糟糕。其中还有人是走了好几天才抵达难民营的,早已疲惫不堪,在缺医缺水缺食物的情况下极易感染疾病。

正在现场展开人道救援行动的孟加拉国人道主义专家努尔·汗·里通表示说:“由于新难民如同洪水般的涌入,巨大的人道危机正在孕育之中,爆发只是时间问题。眼下,人们待在难民营外,在泥路上以及林子里席地而睡。尽管他们中有人开辟树林建立了新的栖息地,但仍然面临严重缺水和缺食物的状况,人道危机一触即发。”

缅孟两国如踢皮球一般相互推诿

针对一触即发的人道危机,国际社会疾呼孟加拉国政府应该立即开放边界,并展开相应的救援行动,以避免一场正在临近的人道主义危机。然而,孟加拉国政府却闪烁其辞,并不愿意响应呼吁立即采取相应的行动。相反,孟方呼吁缅甸必须采取更多更有效的行动,以防止罗兴亚人大量入境孟加拉国,给该国带来沉重的负担。

联合国难民事务署在孟加拉国边境城镇科克斯巴扎尔的负责人约翰·麦基希克表示:“对孟加拉政府来说,立即开放缅孟边界的确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因为孟方认为这会进一步助长缅甸政府继续采取非人道行动赶走罗兴亚人,直至将他们(罗兴亚人)全部都赶到孟加拉国的境内,从而彻底将这个包袱甩给邻国孟加拉”。有消息称,孟加拉国不仅明确表示将会拒绝接纳新的难民,而且威胁将逮捕向新难民提供帮助的任何人。

对此,缅甸政府回避了人道危机这一敏感话题,并反击国际社会对缅方的所有指责。缅甸总统廷觉的一名发言人告诉法新社称:“联合国人员应该遵循专业人员的操守与伦理。他们应该基于具体和基本的事实而发声,而不应该将责任全部推到缅甸政府的头上。”

昂山素季背负前所未有的深重压力

在这场危机中,缅甸境内大约110万罗兴亚人的命运再次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这也是掌控民盟政府实权的领导人昂山素季自上任以来所面临的最严峻的政治挑战,而她处理危机的方式也受到了外界的批评。

昂山素季明确指责罗兴亚叛军组织——“罗兴亚人救赎军”是“恐怖分子”,谴责他们制造了屠杀以及雇佣大批儿童军,并烧毁村庄赶走平民等。不过,罗兴亚人的武装组织则迅速否认了所有的指称,反而指责是缅甸政府军和亲政府的武装人员对罗兴亚人滥杀无辜,以及纵容大批佛教“极端分子”在村子里放火。

历史上获奖年龄最小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尤萨夫扎伊呼吁同为和平奖得主的昂山素季公开就缅甸穆斯林少数族裔罗兴亚人受到的“可耻”待遇作出表态,马拉拉说“全世界都在看着你(昂山素季),等着你发话。”而罗马天主教皇也作出了表态。教皇在最新发表的言论中说,他为最近有关缅甸的一个少数族裔受到迫害的报道而感到难过,他称这些罗兴亚人是“兄弟姐妹”。在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印度尼西亚,当地的示威者一连几天来在雅加达的缅甸大使馆外发起静坐抗议,要求诺贝尔委员会撤销昂山素季所获得的和平奖。

罗兴亚人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儿?

在缅甸若开邦生活的罗兴亚人信奉伊斯兰教,他们在以佛教为主的缅甸是少数民族。复杂的历史原因造成罗兴亚人不能获得缅甸的国籍,其身份无法得到承认,因而他们在国内的行动也受到种种的限制。在缅甸民间,该国不少佛教徒认为罗兴亚人是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不应该给予他们在缅甸的任何生存的条件。

在缅甸舆论界,如今,各大媒体无不充斥着有关“罗兴亚恐怖分子”“孟加拉移民是恐怖分子”,以及“他们在缅甸设立了恐怖训练营”之类的消息和文章。这样的说法无疑加剧了当地的紧张和恐惧,同时也让缅甸人在心理上有理由彻底排斥罗兴亚人。

由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牵头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呼吁缅甸赋予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更大的权利,并给予他们平等的公民权。而缅甸官方对此不以为然。也许这正是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

(作者系中国—东盟研究院研究员、副教授)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