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戏俞飞鸿初夜,满嘴“性、情爱、潜规则”,许知远这代中国老男人们有多丑陋?

最近,曾是一代中国文青精神领袖的许知远老师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什么?你问许知远是谁?

她姐简单科普下,他曾为《三联》、《新周刊》等等有名的杂志主稿,更是许多有名杂志的主编、内容总监,也曾因为《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而风靡一时。怎么看也算是在文坛叱咤多年、拥有着不小的话语权的“公知”了。

怎么就被怼了呢?

其实最开始掀起讨论的,是因为在访谈节目《十三邀》里,他真诚地表达了对马东的怜悯。

diss奇葩说,认为(马东做商人)很low

没想到马东根本不买账。

他痛心疾首地表示这个时代过于浮躁,询问马东为什么不抵触这个时代的时候,马东回怼了一句,“我没那么自恋。”

整个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然而这也不是头一次了,不久前他也曾采访过一代女神俞飞鸿。

已经46岁的她仍然美出天际

有意思的是,许知远跟同为男性的马东探讨家国天下、社会和理想,到了俞飞鸿那里却只剩下了性、情爱和潜规则

完整版6个小时左右的采访里,他一遍遍地变着法儿又略带骄傲地问:

你有男朋友吗?

这样的男人你喜欢吗?

就没有想过要依靠男人吗?

真的没有想过吗?

……

好在俞飞鸿全程保持着超高的教养,有理有节、不卑不亢地应对着许知远五花八门的无礼冒犯。

在整个采访里,倒是可以看到当今诸如许知远这一辈所谓的“公知”、“老男人们”从骨子里对女人的轻视,以及这一代逐渐找到自我的俞飞鸿们,温柔的反击。

许知远们对“美女”的定义:

供男人戏品咂摸的对象

不论在男人还是女人心中,俞飞鸿是娱乐圈中公认的女神。她的美很高级,看起来有一些高傲和冷清,她的性格是温柔中带着坚持,有一种端庄的从容之感。

说实话,活到俞飞鸿这份上,不管是眼界、阅历还是学识,都足够通透聪慧,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坚持什么了。

但许知远却一直沉浸在《喜福会》、《爱有来生》里的那个天真年少的俞飞鸿形象中,痛心疾首地觉得,你这么一个聪明美丽的女人,为什么要去演《小丈夫》这种剧,言外之意,俞飞鸿你为什么没有按照我们对女神的想象而活,还活得这么庸俗?

俞飞鸿的回答是,我觉得它们并不庸俗。

这一点反驳让许知远非常不舒服,他又重复好几次你不太明白我的意思,试图能让俞飞鸿保持着女神的“不食烟火”,然而俞飞鸿的语气里都是温柔的执拗。

于是许知远不服气,也不认输,十分真诚地邀请俞飞鸿重看自己参演过的《喜福会》,并且“希望她能真切地找回自己”。

在俞飞鸿没有积极同意的情况下,他又再度提出要求,“(如果你觉得害羞)你可以闭眼嘛。”

呵呵

电影中有一段是俞飞鸿历经初夜之时、镜头里也有“破瓜”的隐喻。

《喜福会》电影片段

于是观看这一段的时候,许知远非常玩味地咂摸着,暗戳戳喜滋滋地偷看俞飞鸿的表情,然而非常可惜的是,他没有看到女神想象中的花容失色。

他是有些失望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一个真正的美人儿应该端庄地安安静静坐在那里,温柔的,在男人的调戏里有些失措的羞涩感,最好还带点高级的“愚蠢”。  

可惜俞飞鸿没有按照男人眼里所期待的线条去填充和描绘自己。

显得“愚蠢”的倒是许知远们了。

认为“美女”得到世界的方式:

依靠男人的给予

这些年来女人们逐渐拥有了一些话语权,坦坦荡荡地将欲望和野心摆上台面。

对这一点,中国男人还是有“进步”的。

于是那种低级的“女人怎么能想要拥有权力和世界” 的直男癌想法渐渐退出舞台,演变成堂而皇之的高级恶心:“这是一个名利场,你愿意吗?”

 ▼

2017火爆金融圈的名句

上位的男人们将约炮和潜规则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很多自以为尊重女性的男人认为,我明明可以给你一个美好世界,你怎么这么不知趣?(当然,空头支票也满天飞)

彷佛女人实现欲望的唯一方式是靠男人的给予,除此之外,那就还是做一个头脑空空的花瓶更好。

所以在俞飞鸿表示自己对权力没什么渴望时,许知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直到她说出自己对武则天的看法。

本来这个话题可以很好的延展下去,但是许知远在这里打住了。他毫不吝惜地表示出在性别上的优越感,将武则天的行为归于“因为她是性别身份焦虑”

俞飞鸿说,那也不见得拘泥于性别。

坦白说,俞飞鸿的表现超脱到令人惊艳,这种超脱已经是脱离了两性的身份。她明明白白地在告诉你,男人们所要企图去掌控的,在女人的眼里,其实是和无意义的生命一样。

而对于许知远们而言,男人们乐在“给予”女人一个世界,圈养起来花好月圆,但从本质上,根本欣赏不来那些逃离男权掌控、想要平等和男人作战,想要公平去“赢”的勇敢。

认为“美女”的两性关系只有

在依赖中攀附,在攀附中获得

几个月前,欧美绅士杂志GQ中文版公然推送了一篇名为《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的推文。

华丽丽地遣词造句,用词无耻、油腻且粗俗。

 ▼

在他们的笔下,女人们作为一个个菜式被叫上座,谄媚地寻找着能让自己一劳永逸的男人。

彷佛调剂下饭桌情趣,满足下男人的意淫就是女人最大的丰功伟业。

 ▼

好一出意淫的“从此君王不早朝”

所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许知远也堂而皇之毫不避讳地问俞飞鸿有没有靠男人扩展边界,如果等待一个男人会是怎样的心情。

在俞飞鸿非常坚定地回应“没有、不会”之后,他还又问了一遍“真的不是吗?”

她姐不得不佩服俞飞鸿的好涵养了。她很坦然地回应说,所谓扩展边界,自我救赎,靠的是自己的经历,女人应该学着自己去生活。

至于和男人的爱情,只是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但却不是成长的全部来历。

但是许知远还是非常坚定男人对于女人的意义,所以整个采访之下,他觉得俞飞鸿的对爱情和两性关系的冷静自持只是一种尚未破冰的秩序感。

毕竟许知远们认为,没有爱情和男人的女人们,是无法冷静、活不下去的。在爱情里的女人,无脑且幼稚。

 ▼

来自于学识渊博的冯导

在他眼中,汤唯也是智商低的女人

劝大家别查老公手机、学会识大体、忍辱负重的冯大导演尚且公然觉得女人的弱智,更不要说那些习惯了将女人们低智化的男人了,他们其实不太明白,对于有点年纪有点阅历的女人们来讲,她们已经看清了风花雪月背后的一地鸡毛,只不过有时候维持成年人的体面罢了。

阳春白雪要有,但越来越多的女人早就不把爱情和男人当作赖以生存的食粮了,而男人们却开始害怕承认,自己已经不再被盲目地崇拜成为英雄。

许知远们对“美女”的年龄 

明明很在意,却也假装不在意

人们可以坦然面对英雄鹤发,却觉得美人迟暮过于苍凉。

于是面对已经快要50岁的俞飞鸿,许知远安慰她,皱纹也是一种美。(当然这也建立在俞飞鸿仍然是大美人的基础上,不然许知远这样自诩清高的男人会舍得多看凡尘里的大妈几眼?)

却没想到俞飞鸿根本不屑这种安慰,她说,皱纹是经历,经历是美的,但是它本身没什么动人的意义,你不能否认,年轻确实是有年轻的动人。

她承认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自己的意义,但也更爱当下的自己。

就像她说人们都关心40岁前的武则天如何宫斗、如何夺权,她却更喜欢40岁后的武则天,在政治上、事业上、生活里都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而这些领悟,岂是只懂“性别焦虑”的许知远们所能理解的。

俞飞鸿这样的女人,算是活明白了。每个人都会老,但是老去的状态是不同的。  

面对人都会走向衰老这一事实,她是真的不恐惧,不挣扎,也不害怕的,所以连笑时眼尾的皱纹都那么舒展自然和美丽,因为那就是她内心的映照。

青春过后不应该只剩苍老、黯谈、俗气,如果皱纹和白发只增加了这些,那不应该怪岁月无情,而是自己辜负了过往的岁月。

俞飞鸿们越来越多了

许知远们还不肯醒过来吗?

时代已经变了,对自身开始有明确定位、开始思考自己价值的俞飞鸿们越来越多。

而许知远们这样的“老男人”,却还是无法像和男人探讨世界一样平等地和女人对话,他们面对俞飞鸿时,更像是一个来泡妞的老司机,关注的只是“性别”本身。

在她谈到自己的人生时被频繁地打断:“你真的很美”,“你真的很漂亮”;

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提到自己的精神偶像时,许知远不去追问深层次的意义,而是询问“这是你爱的男人类型吧?”

俞飞鸿谈自己喜爱的作品

许知远仍然是玩味的眼神

 ▼

她兴致勃勃地谈起自己的精神偶像

他却暗自揣测

“你渴望某种依靠吧”

 ▼

面对镜头都可以如此,不知道私底下又会多放飞自我呢?

好在俞飞鸿是真的很有教养,永远笑意盈盈又坚定地和许知远对峙着。

这才是清醒的女人,温柔又有力量,她不需要去与谁辩解,更不需要满足谁的期待,因为对于人生早就有了自得的答案。

奔50的俞飞鸿

反而在岁月的历练中越发迷人

曾经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终于变成了如今丑陋的老男人。

无论是那个说让女人别翻手机学会顾大局的冯导,还是GQ文章里那些饭局里油腻腻的公知们,或者言必称“性、情爱、潜规则”的许知远们,与其说他们喜欢低智化女人,不如说他们是爱意淫中那个英雄气概、被女人仰望的自己。

保尔·艾吕雅早就说过,男人只会变老,不会成熟。

于是在真正成熟的女人面前,自以为是的老男人们的撩妹套路、“英雄”作派和故作深沉都显得愚蠢可怜又猥琐好笑。

俞飞鸿们已经越活越通透了,许知远们却还在三从四德、男人为天的梦境里不肯醒来。怕是也无力醒来吧。

— End —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