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李逵之娘

李逵家里有三口人:李逵,大哥,娘。


李逵的大哥李达,应该也是光棍。因为每次给娘送饭都是自己,没听说有老婆和孩子。过去有钱人家娶妻早,没钱人家娶妻晚。像郓哥的老爹,也是因为家穷,很晚才有郓哥。


李达给人做长工,不在家里吃饭,家里也不做饭。他娘吃的饭,是李达从外头用罐子拎回来的。


这天,太阳已经平西了,是秋天,大概晚上五六点钟,李逵他娘坐在床上念佛,门响了。


《水浒》这本书,喜欢黑佛教,像鲁智深这种人,杀人放火,是被传说为有慧根灵性的。李逵的娘,白天还在念佛,夜晚就被老虎吃了。虽然未尝不是一种往生方式,然而在世俗看来,毕竟不能算善终。


这么穷的家,平常是不会来客的。到了快吃饭的点儿,门一开,李逵他娘就问:“是谁人来?” 很奇怪。


正常情况,肯定是李达来送饭。他娘眼睛又瞎,看不见,为什么一听门声,就知道不是李达?李逵也只是“推开门”,不是一脚把门跺开。


门是没锁的,老太太又看不见,可见家里没什么东西。另外可见,李逵举手投足颇不寻常,只是推门进屋,他娘就判断出不是李达。


李逵第一句话说:“娘,铁牛来家了!”


他娘说什么呢?


“我儿,你去了许多时!这几年正在那里安身?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长工,止博得些饭食吃。养娘全不济事。我如常思量你,眼泪流干,因此瞎了双目。你一向正是如何?”


他娘先问他怎么样,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没等李逵回答,他娘就开始抱怨李达养娘不行。怎么个不行呢?只能给些饭吃,别的都谈不上。就像《曾子本孝》讲,小人的孝,就是努力让父母有口饭吃。


李逵早年打死人跑了,他哥替他坐牢,那时候,他娘是谁照顾呢?


那时候,他娘不需要照顾,因为那时候她还没有瞎。一个农村妇女,到了老年,只要身体健康,自食其力是没有问题的。后来怎么瞎的?哭李逵哭瞎的。一个人早年失明,还能多少学点生存技能,到了晚年,再失明,就丧失劳动能力了。


这样的老太太,见到小儿子回来,最迫切的,倒不是听他讲这几年如何过的,而是先抱怨大儿子养她不力。可见这老太太,也多少有些自私。


李达可能算不上太孝顺。但相比李逵,还是要好些。李逵打死人跑了,亲哥替他坐牢,亲娘眼睛哭瞎,自己在外面认了大哥,喝酒吃肉,几年没有音信,直到看到宋江把宋太公接上山、公孙胜下山侍奉母亲,才想到自己的娘在家里受穷遭罪,这是算不上孝顺的。


但老人常有这样的特点:没在身边的儿女,常常念他们的好;在身边侍奉的儿女,却感到厌烦。李逵他娘就是。


兄弟和睦的家庭,弟弟犯了事,偷偷跑回来,哥哥一定是要把他藏起来,弄点好吃的,嘘寒问暖一番的。


但李逵几年没回家,突然回到家,根本不想见他哥哥。把亲娘接走,能不给哥哥打声招呼吗?李逵不想打。他娘眼里,两个儿子都是儿子,她说:“你等大哥来,却商议。”


李逵说:“等做什么!我自和你去便了。”


可见这种家庭关系,差到何等地步。这样家庭的孩子,从小打死人,也不稀罕。不能不说,这是李逵母亲家教的失败。武松也打死人,但武松和武大兄弟情笃,而李逵一家三口,关系非常糟糕。


李逵见到他娘,第一句是“铁牛来家了”,第二句就开始骗她:


“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


也许可以当作善意的谎言,但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这表示,李逵和娘之间,并不能有基本的沟通和信任。


娘不知道李逵在外面做什么,但李达知道。李达知道官府悬赏三千块捉李逵,但不和娘通气。从下文李达一口戳破李逵的谎言,就知道,李达不想和娘通气并不是怕她担忧,而是懒得跟娘沟通。


一个瞎母亲和两个儿子,没有基本的沟通。难怪老太太天天坐在床上念佛。儿子都不跟她沟通,还有阿弥陀佛跟她沟通。


正在这时,李达送饭来了。


依农村的标准看,李达也不算特别不孝,他至少能保证老人一天两顿饭。他娘中午吃过一顿了。对于那个时候的贫困家庭来说,一天能吃上两顿饭,不错了。


李逵虽然不愿意见李达,但既然撞见,也要打声招呼,就拜道:“哥哥,多年不见!”


李达不吃他这一套,上来就骂:“你这厮归来则甚?又来负累人!”


可见因为替李逵坐牢,李达恨他恨坏了。


他娘说:“铁牛如今做了官,特地家来取我。”


李达抢过:“娘呀!休信他放屁!……”


李达一口气说了一大串,都是说李逵跑掉后自己如何受累。


李逵知道对不起李达,就说:“哥哥不要焦燥,一发和你同上山去快活,多少是好!”


在这种家庭成长起来的人,有个很坏的特点,就是:做错了事情,从来不懂得道歉。李逵心里知道自己对不起李达,但道歉的话说不出口,只能说,我现在混牛了,能带你享福。意思是,欠你怎么着?我有本事把亏欠的都补给你。说这种话,从根本上还是拒绝道歉。——虽然承认自己对别人的伤害,但总想以一种十分简单、自己不费吹灰之力的手段弥补。


实际上,李逵真想让李达上山享福吗?根本不。他本来打算不见李达就走的。撞见李达了,才这么说。


李达当然懂。所以李达大怒。


李达怒不是因为他对李逵给的条件不满意,而是他看透了李逵毫无诚意,让自己受了这么多罪,却一点内疚的意思都没有。——你受那么多罪不还是穷?不就是图的钱吗?钱算啥,我李逵最不缺的就是钱!——李逵表面上承认伤害,实际上是对李达的侮辱,对李达无能的嘲讽和蔑视,李达当然要大怒。


李达想打他,但没有打。没有打不是因为觉得李逵不应该打,而是知道自己打不过。李达还知道,虽然自己是兄长,只要他敢动手,李逵就敢还手。


李达怎么办呢?饭盒一丢,走了。


李逵也知道,李达是去喊人了。李逵一点没猜错。


李逵决定给李达留一锭大银:“我大哥从来不曾见这大银,我且留下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太档上,大哥归来见了,必然不赶来。”


李逵这次出行,身上就带了一锭大银子,外加三五个小银子。他没用小银子,直接用大银子,并不是想多给他哥钱,而是为了吓住他哥——李达一辈子没见过大钱,看见大钱,就觉得李逵是团伙到来,就不敢再追了。


李逵又猜对了。


李达带了人飞也似赶到家里,是根本不想给李逵留活路。看到银子,果然就想:“必是梁山泊有人和他来,我若赶去,倒吃他不了性命。”


李逵是个很愚蠢的人。平常看人看事,都看不准,唯独看他兄长李达,一看一个准儿。虽然几年没见,彼此之间却非常了解。


见李逵把娘背走了,李达也不着急,“想他背娘,必去山寨里快活。”


李达真的这么想吗?李达如果觉得李逵背娘是为了娘好,一开始就会让李逵把娘背走。现在李逵已经走了,李达这么想,其实是一种自我安慰——制止自己再往深处去想。


李达潜意识里,可能知道,娘此去必然不能善终。——这是很可怕的。不过,潜意识和意识不一样,潜意识知道,意识不一定知道,意识会拒绝面对潜意识里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李达安慰自己:娘是上山快活去了。


而李逵的潜意识呢?是想让娘上山快活吗?


恐怕也不是。


李逵知道山上有老虎。


不仅知道山上有老虎,还知道山上有强盗。


当天早上,朱贵叮嘱他,不要走小路:“小路走,多大虫,又有乘势夺包裹的剪迳贼人。”


李逵应道:“我却怕什鸟!”


接了老母,李逵就选择性忽略朱贵的提醒了。


李逵上沂岭时,正是星月明朗。他和娘有三句对话。


娘在背上说道:“我儿,那里讨口水来我吃也好。”


李逵道:“老娘,且待过岭去,借了人家安歇了,做些饭吃。”


娘道:“我日中吃了些乾饭,口渴的当不得。”


李逵道:“我喉咙里也烟发火出。你且等我背你到岭上,寻水与你吃。”


娘道:“我儿,端的渴杀我也,救我一救!”


李逵道:“我也困倦的要不得。”


李逵不是一个能养娘的儿。他娘无论怎么提要求,他不是拖延,就是搪塞。


娘第一次要喝水,李逵说,等过了岭,找一处人家。他娘也不是特别体贴,有的老太太,知道提的条件当下没法满足,就不提了,忍着。李逵他娘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提。


他娘又说:我渴得不行。李逵就说:你渴我也渴!


这特别不孝顺。意思是:又不光你一个人渴,我也渴,我能忍,你就不能忍了吗?


李逵并不太着急满足娘的需求,只希望她别嚷嚷了。娘还是嚷嚷,说自己要渴死了,让李逵救她。


李逵怎么说呢?——你渴死了?我还困死了呢!


李逵这样的儿子,铁定是养不了母亲的。母亲的需求,他并不着急。但他要装出能养母亲的样子,他不是孝子,但他需要“孝”的名义。


他爬到岭上,放下母亲,还做了个动作:“插了朴刀在侧边”。


这不经意的动作,却耐人寻味。


因为山上是有强盗出没的。


扔下瞎了的母亲,插一把朴刀在旁边,自己走了。李逵不去想这有多危险。


哪里有水?


溪涧里。岭上是在高处,溪涧是在低处,李逵扒过两三处山脚,才到溪涧。到了溪涧,自己先吃了几口水,吃完想,怎么给娘装水呢?


这时,“立起身来,东观西望。远远地山顶上见个庵儿。李逵道:好了。攀藤揽葛,上到庵前。”


先从岭上过两三处山脚走到溪涧,喝完水,又看到远远的庵,到了庵里,看见香炉,香炉是和座子凿在一起的,李逵拔了半天,拔不动,把香炉砸了,拿回溪涧——“再到溪边将这香炉水里浸了,拔起乱草,洗得干净。挽了半香炉水,双手拿来。自寻旧路,夹七夹八走上岭来。”


这一段绝佳。


李逵不是一个做细活的人,这时突然变得心细了——娘渴得不行,但他似乎没那么着急,先把香炉浸在水里,而不是涮两把就舀了水跑回去,浸在水里之后,拔些草,拔起草后,还不是简单洗洗,还要把香炉洗得干干净净,洗完,他没有一只手端着跑回来,而是“双手拿来”,为什么双手?怕水洒吗?可他只盛了半香炉水。双手端着,自然走得慢。他“自寻旧路,夹七夹八走上岭来”。


有水的地方是一条溪流,不是一个点。李逵寻水时,没想到去庵里找容器,自然会走些冤枉路。等去庵里找到香炉,原本可以选个最近的点,取了水回岭上,是不必“自寻旧路”的。而李逵所做的一切,只有一种理由可以解释:他并不着急。


潜意识里,李逵不想那么快回到娘身边。


小时候,我听李逵探母的故事,感到太遗憾:为什么李逵不背着母亲寻水?那么远的路都背了,为什么这一点路却不背了?远远望见水,直接回来把母亲背到溪边不行吗?为什么还要到处找容器?


后来慢慢理解,这一切,并不是遗憾。潜意识里,李逵并不想养娘,所以会假外物之手,让自己卸下负担。


娘被老虎吃掉,李逵并没有立刻哭,也没有表现出悲伤,他杀了老虎,“走向泗州大圣庙里,睡到天明。次日早晨,李逵却来收拾亲娘的两腿,及剩的骨殖,把布衫包裹了。直到泗州大圣庵后,掘土坑葬了。李逵大哭了一场。”


李逵这一夜,睡得很稳呀。


第二天,在曹太公家,李逵喝得烂醉。被人绑了,又被朱贵朱富救了,和李云结拜兄弟,李逵眉开眼笑。丧母之痛,不到一天,就消失殆尽了。


到了梁山,讲完原委,晁盖、宋江笑道:“被你杀了四个猛虎,今日山寨里又添的两个活虎上山。正宜作庆。众多好汉大喜,便教杀羊宰马……”


此行的伤痛,已不复记忆了。


最后,提两个细节。


第一个细节,是李逵的哭。李逵探母之前,哭过一次。母亲死后,哭过一次。探母之前,李逵在梁山,对诸人哭道:“干鸟气么!这个也去取爷,那个也去望娘,偏铁牛是土掘坑里钻出来的!”


探母之后,把娘放在沂岭上,李逵找盛水之器,远远逛到了“泗州大圣祠堂”——插一句,这里也可看出,《水浒传》的成书,是在齐天大圣的故事流行之后——大圣祠堂是什么地方?祭拜齐天大圣的地方。李逵当晚杀了虎,在大圣庙睡到天明,第二天,收拾母亲两腿和骨殖葬在大圣庵后。为什么反反复复提大圣庙?


齐天大圣是没有娘的人,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李逵先前说:“偏铁牛是土掘坑里钻出来的!”


——难道不是吗?


第二个细节。返家那天早上,晓星残月,霞光明朗,李逵“带上毡笠儿,提了朴刀,跨了腰刀,别了朱贵、朱富,便出门投百丈村来。约行了数十里,天色渐渐微明。去那露草之中,赶出一只白兔儿来,望前路去了。李逵赶了一直,笑道:那畜生到引了我一程路。”


奇怪,讲李逵探母,为什么要引出一只白兔儿?


《古艳歌》云: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李逵结识了新交,就忘掉了旧恩,实在是连一只白兔都不如呀。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