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金刚红场阅兵式上的T

陈培琦

在2017年5月9日纪念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2周年的红场阅兵式上,T-72家族的最新成员之一——T-72B3N坦克首次在莫斯科出镜,这也是T-72坦克在21世纪首次参加红场阅兵式。而在俄罗斯及其他纪念伟大卫国战争胜利日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主要城市里,各种型号的T-72坦克在各地的阅兵式上隆隆驶过,如同当年的T-34坦克一样,向人们展现出“铁甲洪流”这个词的直观形象……

T-72+“接触”5=?——眼花缭乱的“T-72新改型”

进入21世纪之后,随着被称为“接触”5的双防爆炸式反应装甲(爆反装甲)被推广使用在俄罗斯自用和出口的各种T-72改进型坦克上,T-72这个在苏联时期被定义成低端的“中型坦克”(相对应的是T-80那样的“高级坦克”),一下子有了很多“新改型”。这些型号的共同特点是在炮塔正面安装了“接触”5双防(就是理论上既可以抵御传统的金属射流破甲武器,还对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有一定防御作用)爆反装甲,所以普遍被认为是T-72家族的新改进型号。然而实际上,由于“接触”5的安装方式与更早出现的“接触”1和“接触”2爆反装甲基本一致,只要是具备维修T-72坦克的厂家就可以为其换装“接触”5爆反装甲。所以,安装“接触”5爆反装甲的“T-72新改型”非常之多,完全可以用眼花缭乱和难以分辨来描述。

因为“接触”5是苏联解体前的产品,所以在少数1989年以后出厂的T-72B改进型上已经装备了这种新型爆反装甲,其中一些甚至在车臣平叛作战中出现在反政府武装的行列中。不过,在进入新世纪之前,“接触”5依旧不大普及,因为直到2008年的胜利纪念日红场阅兵式(也是俄罗斯恢复年度胜利日大阅兵的开始)上出现的T-80U坦克上依然只有老式的“接触”2,而“标配”有“接触”5的只有当时在俄军中装备非常稀少(现在依旧很稀少)的T-90系列坦克而已。

按照普遍的观点,第一个明确批量安装“接触”5爆反装甲的T-72改进型被称为T-72BA。虽然在2006年前后就在各种展会上出镜,但是首次引起外界注意则是在2008年的南奥塞梯战争中。当时,参战的俄军第58集团军装备的主要就是T-72坦克(另有少量T-62),其中就有少数T-72BA。此战,俄军虽然在战役组织方面尚显笨拙,但凭借巨大的兵力、火力优势以及绝对的制空权,依然以巨石压卵之势将格鲁吉亚军队打得丢盔弃甲。T-72BA与俄军的其他T-72坦克一道,组成快速战役集群向格军两翼进行快速穿插,与空降兵力一同将参战的格军大部合围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境内,最终迫使他们放下武器缴械投降。而外界也在茨欣瓦利和戈里的街头看到了这种安装有“接触”5爆反装甲、强化了炮塔顶部和车体侧面防护,但依旧保留了两个红外投线大灯的新型T-72坦克。

被称为T-72B3的型号则是在谢尔久科夫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以后力推的。而自俄罗斯举办“坦克两项”国际坦克兵竞赛,尤其是在邀请中国参赛之后,T-72B3的“存在感”就逐年增强。其实,早在2013年俄罗斯国际武器展(下塔吉尔武器展)上,这种T-72改进型就已经出现了。除了加装“接触”5爆反装甲之外,T-72B3还取消了炮塔前部的红外投线大灯,装备了据称集成有热成像仪的“松树”-U炮长瞄准镜,但炮塔顶部的红外投线大灯(配套车长观察镜的)依旧保留。而自从绍伊古取代谢尔久科夫成为俄罗斯国防部长后,T-72B3越来越多地在俄军的各种训练、比赛、演习和实际使用兵力行动中露面。客观地说,凭借着“接触”-5双防爆反装甲、“松树”-U炮长瞄准镜、2A46M5坦克炮等新型装备组件并且强化了车载电子设备后,T-72B3的性能已经接近乃至达到,甚至部分超过了T-80U高级坦克的水平。有信息顯示,T-72B3没有防中子内衬层,因此防核攻击能力相对较弱。不过,考虑到当今世界爆发核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与俄罗斯进行核战(基本等同于世界末日)的几率更是趋近于零,所以这个“弱点”亦完全可以无视了。由于T-90系列坦克造价高昂且产能较低,而且俄罗斯也需要拿T-90去满足海外客户如印度和阿尔及利亚等国的订单来赚取硬通货,所以俄军采购自用的T-90系列坦克数量很少。早期的T-90A已经大多耗尽了使用寿命,而后期的T-90MS则只有少数几个独立的坦克旅有装备。于是,有大量库存且可以快速翻新改造而成的T-72B3成为了俄罗斯陆军目前新装备数量最多的坦克型号。

在2016年“坦克两项”竞赛中,我们看到了T-72B3的进一步改进型号,外界称为T-72B3M或者T-72B4。与T-72B3相比,T-72B3M的炮塔顶端加装了一个大型车长独立观瞄仪,具有360°全向观察和跟踪目标的能力并且可以使车长在认为必要时超越炮长直接调炮进行射击,也就是说其火控系统具备了“猎—歼”能力。炮塔顶部的红外投线大灯自然也被取消了,不过,T-72B3M依然在“松树”-U炮长瞄准镜旁边安装了一个小型红外灯。但是,有理由相信T-72B3M无论是车长独立观瞄仪还是炮长瞄准镜都集成了热成像仪,因此这个小型红外灯不大可能有什么实战价值,有可能是在非战斗条件下进行夜间行军时使用的。除此之外,T-72B3M的发动机也由原来的B-84四冲程柴油机更换为功率超过1100马力的B-92四冲程涡轮增压柴油机,并且配备了自动变速箱。虽然理论上说,将T-72B3进一步升级为T-72B3M并没有太多技术难度,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似乎只有远东军区的一些部队装备有这种火控系统最为先进的T-72改进型号,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成本核算的考虑。

而今年胜利日的莫斯科红场阅兵式和在叶卡捷琳堡举行的阅兵式上出现的T-72B3N坦克同样是在2013年首次出现于下塔吉尔武器展上的,不过当时是以“城市战专用改型”的名号参展的。只是2013年展出的T-72“城市战型”在车体前部安装了可拆卸式推土铲,车体负重轮两侧的裙板有细微差异,炮塔上的高射机枪座周围有一个由钢板和防弹玻璃构成的简易射击—观察堡;而今年在红场和叶卡捷琳堡阅兵式上的T-72B3N并没有这些附加装备。不过话说回来,无论推土铲还是简易射击—观察堡都是很简单的附加设备,即使在前线自行加装,也都没什么困难的。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认为这是同一型号的T-72B3改进型坦克。

T-72B3N并没有T-72B3M的大型车长独立观瞄仪,配合车长观察镜的红外投线大灯也依然保留着,可以说火控系统依旧停留在T-72B3的水平上。不过在防护方面,T-72B3N显然花了更大的功夫。车体后方增设了格栅装甲,侧裙板采用了空心钢壳结构,对金属射流破甲武器可能有一定的抵御作用(最起码也多堆叠了一层钢板);而炮塔上的附加装甲除了正面的“接触”-5双防爆反装甲之外,炮塔侧面还加装了一种被称作“遗迹”的新型附加装甲,其作用尚不清楚,推测有可能是一种新型膨胀装甲。虽然理论上说,爆炸式反应装甲无论抗金属射流破甲武器还是各种穿甲弹的能力都会比任何已知的膨胀装甲更强,但是因为爆反装甲内装高能炸药,因此被击中后引发的爆炸可能对伴随坦克冲锋的己方步兵造成杀伤。很多已经量产装备双防爆炸式反应装甲的国家依旧在研制可以替代或者部分替代爆反装甲的新型附加装甲,“遗迹”就有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型号。从已知的技术推测,这种附加装甲有可能是在钢质外壳内填充熔铸过的石英或者用酚醛树脂浸润处理过的玻璃纤维板材,然后用含有少量炸药的橡胶进行黏合和充填。这类膨胀装甲虽然没有抗穿甲弹攻击的能力,但对于金属射流破甲武器的抗御能力已经很不错了,且被击中后引发的爆开效應不会引发明显的爆炸,对于在坦克后方和侧方伴随冲锋的步兵来说比较安全。当然,T-72B3N的炮塔正面依旧采用“接触”5爆反装甲,可能是“遗迹”不具有抗穿甲弹能力(从侧面印证了“遗迹”可能是膨胀装甲);因为炮塔正面需要考虑抵御穿甲弹攻击,基本不必考虑会不会爆炸后误伤己方步兵,而炮塔侧面基本不考虑抗击穿甲弹,但要较多顾忌到伴随步兵的安全。

安装“接触”5双防爆反装甲的T-72改进型坦克并不只有俄军装备,在“和平使命”2010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军事演习中,哈萨克斯坦的T-72改型坦克就在炮塔正面加装了“接触”5爆反装甲。据称是哈萨克斯坦自行改造的T-72B坦克,其性能特点与T-72BA基本相同。

而出现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T-72改型坦克的来历就比较复杂。自从2014年基辅出现政局动荡导致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下台后流亡俄罗斯,克里米亚公投脱乌入俄后,位于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州很快也宣布独立并成立“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旋即组建了地方武装,在俄罗斯的支持下与忠于基辅新政府的乌克兰军队之间爆发了至今仍未完全平息的武装冲突。一些照片显示,无论是基辅政府军还是“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都装备有安装“接触”5爆反装甲的改进型T-72甚至T-64坦克。而对于这些T-72改型的“归属”也成了双方相互指责的借口。例如在一张关于某个炮塔残骸的照片中,基辅方面称该照片上的坦克炮塔正面安装了“接触”5爆反装甲,炮塔顶部装有类似“松树”-U的炮长瞄准镜,所以就是T-72B3,并且展示了一辆号称是缴获自俄军的“T-72B3”坦克作为俄罗斯直接军事干预的“证据”,以此指责俄军直接化装成“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武装部队参与作战。但是不久之后,“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武装在卢甘斯克方向缴获了这辆T-72改型坦克,在拍摄的纪录片上指出其装备了法国泰利斯公司的车载电子设备和热成像仪,以此证明这根本不是什么T-72B3,而是由哈尔科夫设计局及马雷舍夫工厂出品的乌克兰自有型号的T-72新改型。至于类似“接触”5的爆反装甲,因为“接触”5本来就是苏联解体前研制生产的,乌克兰手里有少量存货。加上乌克兰独立后还自行研制了一种叫做“利刃”的爆反装甲,虽然其原理非常有创造性(在爆反装甲内设置了很多“U”型金属药罩,试图形成小型金属射流,切断破甲武器的金属射流甚至穿甲弹弹芯),但是外形和加装方式倒是和“接触”5没有多少区别。所以说,外挂的爆反装甲还真不是决定这辆坦克“姓俄还是姓乌”的有效证据。

但是,处于“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控制下的顿涅茨克坦克修理厂和拖拉机厂确实“改造”出了一些安装有类似“接触”5的爆炸式反应装甲和类似“松树”-U的炮长瞄准镜的改进型T-72坦克。虽然说在乌克兰战乱之前,顿涅茨克坦克修理厂和拖拉机厂就一直为哈尔科夫设计局试制改进型T-72坦克,而且东乌克兰地方武装先后搜寻到近千辆状态不一的T-72坦克车体,所以就算用自身的技术力量改造出一些类似T-72B3的改进型也完全可能。然而,俄罗斯也并不过多避讳其为“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提供了经济和军事帮助,所以这些T-72改进型是否得到了来自俄罗斯的技术帮助就不大好说了。

花样“换头术”——纷繁复杂的T-72“大尺度改进型”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些科幻作品和“神秘事件”(大多数是被误当做科学发现引进的恐怖小说)中,不止一次地提到了大脑甚至头颅移植,甚至是不同的物种之间进行这种移植的可怕情形。不过,后来的考证表明这些都是架空幻想乃至荒诞的谣言罢了,迄今为止的医学技术并不能做到头颅或者大脑的移植后存活。虽然活物不能换脑袋,但是坦克却是可以做“换头术”的。就是说,在一定范围内,为一型坦克换装另一型坦克的炮塔,是完全可以做到也是有很多实例印证的。对于T-72的衍生型号坦克来说,换炮塔的例子已经屡见不鲜,例如波兰PT-16、克罗地亚“堕落者”、印度TANK E-X以及伊朗的一些型号等等。而在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换头”的T-72改型也非常非常多,有些“尺度”大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在2017年阿布扎比防务展上,俄罗斯展出了被称为“T-72中东型”的T-72型改进型号。该型号换装了和T-90AM一样的带尾部弹药隔舱的六角形焊接炮塔,内部设备亦与T-90AM并无二致,动力包也升级为B-92柴油机和自动变速箱的组合,此外“三防”系统内还集成了车载空调。经过如此一番堪比“换头换皮又换心”的大改造,“T-72中东型”实际上就是T-90AM,以至于我们认为不大可能是旧坦克改造而成的,而是全新生产的新坦克。若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只好说那就是一辆“被叫做T-72的T-90”罢了。因为出售给印度的早期型T-90A无论是各项性能还是子系统的技术含量甚至都不能和这辆“T-72中东型”相比,因此“T-72中东型”身上的“T-90特征”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很难说能否继续称其为T-72改型……另外,“T-72中东型”的炮塔侧面也加挂了“遗迹”附加装甲,既然这种装甲被如此“爽快”地投入国际军贸市场,因此估计其技术含量不会非常高。

哈萨克斯坦除了改造一些类似T-72BA的改进型外,也推出了可能是由本国的“巴甫洛达尔拖拉机厂”出品的T-72新改进型号,在保留铸造炮塔的情况下,加装了某种未知的新型附加装甲,可能是某种新型号的爆反装甲,车体侧面则可能加挂了膨胀装甲,新型干扰弹发射装置的外形和布置方式亦颇为特殊。该型坦克的炮长瞄准镜形似“松树”-U,但尺寸要小一些,取消了炮塔正面的红外投线大灯,车长观察镜旁边的红外投线大灯则依然保留,因此车载观瞄设备可能又是介于T-72BA和T-72B3之间的“不上不下”的水平……哈萨克斯坦的T-72新改型以城市迷彩风格的涂装亮相,车体侧面有膨胀装甲,正面有推土铲,因此有可能是较多地考虑了城市作战或者反游击作战中的应用。

而在乌克兰内战中,无论是效忠基辅政府的哈尔科夫车辆制造莫罗佐夫设计局及马雷舍夫工厂、利沃夫装甲坦克厂、尼古拉耶夫装甲坦克工厂、日托米尔装甲坦克工厂、基辅装甲坦克工厂,还是位于“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控制区内的顿涅茨克装甲坦克修理厂和顿涅茨克拖拉机厂,都在各种T-72坦克的车体上装了不同炮塔。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各种令人“眼界大开”的变种T-72,包括在T-72炮塔上加装T-64B炮塔的、加装T-64A早期型号炮塔(仍然使用115毫米2A20滑膛炮的)的、加装T-80UD炮塔的、加装T-84的六角形焊接炮塔的各种各样,各种能想到的附加設备也被加装上去。之前,莫罗佐夫设计局就有很多关于如何改进T-72的方案。这些方案就在内战中变成一辆辆外形各异的T-72改进型样车,或为基辅政府军打东部武装,或为东部武装打基辅政府军,于是很多也许只有一、二辆样车的T-72改型坦克,要么在内战中化作残骸,要么在各方的阅兵式上留下其第一张或许是最后一张对外公开的照片之后,就再无人所知下落了……在2017年的胜利日,“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控制下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也举行了阅兵式,在东部地区武装的“装甲洪流”里,也许就有那些奇特的T-72“变种坦克”的身影……

铁甲依然在——依旧“人丁兴旺”的T-72新改型

虽然俄罗斯已经推出了极具未来感的T-14“舰队”坦克,而T-90系列坦克也已经不止部署在驻莫斯科周围的部队里。但无论T-14也好,T-90也罢,其数量毕竟十分有限,除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少数城市之外,大多数俄罗斯的人们是无缘亲眼看到的。不过,在俄罗斯的各个大中型城市,在各个自治共和国的首府,在其他纪念伟大卫国战争胜利日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首都,在南奥塞梯的茨欣瓦利、阿布哈兹的苏呼米,在德涅斯特河沿岸,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各种型号的T-72新改型却是广大普通民众能看到的最“威武雄壮”的坦克。各种型号的T-72坦克组成的威猛行列,让人们依稀怀念起那支曾经横扫欧陆的钢铁洪流……

曾几何时,苏联的军政高层普遍看好T-80系列坦克,甚至计划提前停产T-72。然而,时任苏联国防部长,有着在伟大卫国战争中组织T-34等型号坦克生产经验的乌斯季诺夫元帅则力推T-72的继续改进和生产。因为乌斯季诺夫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观点:数量本身就是一种质量,在元帅看来,T-72坦克不仅易于大量生产,而且维修和改进也远比T-80更加便利,在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数十家的装甲坦克工厂、坦克修理厂甚至拖拉机厂都可以维修和改进升级T-72系列坦克;任何一种T-72的车体,只要有足够的新型附件,就可以将其升级到T-90A的水平,任何型号的T-72生产线,只要有相应的技术支持,就可以转产T-90MS级别的新型坦克,这本身就是T-72坦克的强大生命力。这位以在酒桌上的霸气表现闻名的老元帅不会想到的身后事是,苏联解体后,鄂木斯克运输机械制造设计局及鄂木斯克坦克厂并没有推出多少T-80改进型,但T-72则依旧是“家族成员人丁兴旺”。在阅兵式上,在演习场上,在竞赛场上和在真正的战场上,各种各样的T-72新改进型坦克向全世界传递出一个信息,昔日的俄罗斯钢铁洪流,今天铁甲依然在!……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