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新聞 : 河南:男子出狱后收留近40孤苦孩子 积蓄花完借外债

  暖新聞 : 為生命傾注力量 為心靈點盞明燈 !

蜷曲的头发、雪白的衬衣,39岁的刘甫看起来依然潮味十足。在没出事之前,他是一个民间艺术团的老板,在濮阳及周边,小有名气。

可是一夜之间,他的人生轨迹变了,因酒后犯事,他被判入狱3年6个月……在失去自由的煎熬中,他尝尽了难以言喻的苦楚。

高墙里,他常夜不能寐,“幡然悔悟泪断肠”。

“家人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也从没绝望过,常跟狱友说,如果我们把自己都看轻了,咋还指望大家看重你?”2014年1月,他提前9个月获释。

他说,自己要像个“不倒翁”,面对一次次打击,不应倒下而应更高地弹起。

出狱后,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利用专长创办民间杂技学校。3年来,他搬了几次家,先后收留了近40个“特殊孩子”,包括孤儿、残疾、单亲家庭孩子等。

与其他学校不同的是,不论是衣食住行,还是教授杂技,从创办之日起,他从未向这些孩子收取过任何费用。

每月两万元左右的开销,让他和妻子辛苦挣的几十万元积蓄投入其中还不够,把老母亲的几万元养老费也搭进去了。

“学校里能多一个学生,或许以后监狱里就能少一名罪犯。”此举也引发了不少质疑。对此,他很淡然,“也不图什么名和利,做事只求心安就好。”

荣誉给刘甫增添了信心

铁窗下,家人成了他最大动力

4月的豫北,天气忽冷忽热,捉摸不定。在濮阳县南环路上的挥公园内一处低矮破败的农家院里,刘甫说起六七年前的那场改变他命运的意外事件时,表情凝重,一声接一声地叹息,“说实话,那时候确实有些轻狂,突然入狱,对我的打击真的特别大。”

2011年初,刘甫33岁。在他的老家濮阳县庆祖镇郎寨村,与几名同伴酒饱饭足之后,喝得醉醺醺的他,作出了一件令他悔恨终身的憾事,“与一个姑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尽管事后他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但并未和对方达成和解,最终,他被判入狱3年6个月。

“他出事后,我顿时感觉天塌了,一肚子的委屈无处诉说。”与刘甫同龄的妻子孙晓燕表示,他们膝下已有了两个孩子,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她痛定思痛,最终选择原谅了他。“这些年,我和他挺过来不容易,也不忍心抛弃他。谁都会犯错误,再给他一次机会。”

刘甫在第一处校舍里鼓励孩子们,“艺术是我的生命”。

铁窗下的生活,家人的探视,成了刘甫最大的动力。

“听爱人说,在我被拘留期间,我妈想尽一切方法来看我,可我已被批捕了,她没见着,快哭成泪人了。”刘甫说,家人及亲友的鼓励,让他慢慢地走出了人生的最低谷,“过去的事儿,全怪自己,想来不堪回首。”

他的大儿子当时快升初中了,需要报个辅导班,可是孩子从妈妈的话语中隐隐知道了家里的变故后,就不再要求去上了。他的民间杂技团有七八个人,作为老板及主持人的他进去后,马上面临着散摊子,“当时我们家还在县城租房子住,一家几口的生活来源成了问题”。

练习过后,刘甫给孩子洗澡。

说起这些,刘甫至今仍感觉很内疚。他说,在鹤壁监狱服刑期间,两个念头支撑着自己,一个是懊悔,他恨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害人害己;一个就是信心,“我不能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更要把自己看得重一点,如果你都把自己看轻了,咋还指望别人看重你?”

2014年1月,他提前9个月获释,这是当时法律规定最大的减刑期。出狱的那天,他抱着来接他的妻子哭了,他说自己要像不倒翁一样,“被压下去后要更高地弹起来”。

“千万不要失足,否则后悔莫及”

刘甫的妻子孙晓燕向孩子们传授基本的生活知识

刘甫还记得,踏出鹤壁市监狱的大门,是妻子孙晓燕来接他的。“你自由了,今后要好好干。”两人相互拥抱着,哭了起来。那一天,北风呼啸,寒冷刺骨,但他的心被融化了。

妻子开着一辆崭新的越野车带他到了县城一个绿树成荫的小区,一进屋门,好几个亲人在等着他,让他有点蒙。

这个110多平方米的温馨家园,是他妻子交了18万元首付购置的。而越野车也是妻子为开展业务购买的,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坠梦里。

“入狱前,也就有个破面包车,出狱之后,突然有房有车了,还不太适应。”刘甫默默地看着妻子沧桑的脸庞,一股感激的暖流涌遍全身,这个家变了大模样,全靠妻子的操持。

孩子们练习基本功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