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多景诗社癸巳春课集评(2013)

【作业主题】:(1)春,韵限早春二字,诗词不限。(2)华山畿,诗词不限,用韵不限。

【作业点评】:昆阳子 、凉风。

 

帅克二首

忆汉月  早春回乡

漫步溪桥,徜徉柳岸,竚望田野,有梅香冉冉,麦浪滔滔,荠花点点,正是春归时候。

春早早春春早,已是梅香先绕。满园桃李倚东风,荠顶又簪新巧。    杨柳岸,依旧是、鹊巢高挑。转头千树翠围深,风絮独催人老。

注:忆汉月,《钦定词谱》卷八上,又名《望汉月》。双调,五十字,前段四句三仄韵,后段四句两仄韵。谱依欧阳修《红艳几枝轻袅》。

昆阳子评:看小序,连用两个鼎足对,工整而不觉板滞,文字上颇见功夫。词起句用特殊句法,但读不出特别之处,反似绕口令,不足取。上结荠顶一句,字面略显新巧,反不如下结“转头千树翠围深,风絮独催人老”之精警。填词能如下结两句,不欲求其工,而必能自工。词写早春,梅与桃李似有时间差异,当然现在花卉,变异品种多,不能武断,但在早字上似也未能完全体现。且麦浪、荠花,应都是再晚一些时候所能见者。下结因有“转头”二字,反觉得十分妥帖。从章法上看,杨柳岸一句,仍只是写景,只是地点的变化,没能把词境往重、大处拓展,也是一点不足。

凉风评:以奇句开篇,先声夺人。上片所写,春意盎然,一派生机。下片以“依旧”二字转,再合以“独催人老”,于写景之中,寓有时光荏苒之叹。以奇始,以正收,较有趣味,小序本美,然与词相较,竟有喧宾夺主之叹。

 

五律  早春夜雨

夜来酥雨润,帘上竹回春。

翠掩松窗面,节穿云槛身。

乘风歌雅韵,摇水浣冰轮。

啼鸟枝头早,紧催梦里人。 

昆阳子评:此诗精彩处,也在结句。题云早春夜雨,既要体现早,还有紧扣夜,方称恰到好处。写夜雨最熟悉的,一个是老杜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一个是孟浩然的《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此诗有二诗影子,与杜诗结构略相类似。老杜写夜雨,二联是声响,三联为目见,十分写实,四联呼应首联之好字,颇可借鉴。孟浩然之诗,于夜雨则从空灵处落笔,全是虚写,而落花风雨、伤春惜春之情历历,又是一种手段。先生原诗,既云夜景,则翠色、雨晕等,似都可以避开。结句云梦里人,则前四句如果实写,以存客观之观照,于第三联,则可以虚写,以拓展诗境梦境,如此应更加丰富。

诗昆一首

正月廿六日独坐感默生兄此春非春属何人当哭不哭欠一申句即吟余讽录并呈坛上诸友

惉懘三月后,暡靉对空杲。天帝与地煞,欲斗不斗好。

淑节久猖蹷,四运为颠倒。

黑夜黑复夜,青阳如隐睾。

群逆节物尽,阴房氓祈祷。

我心失芳躅,侘傺似鼓考。

慢折章台柳,慢学曲懊恼。

绮陌盈盈处,郊原哭襁褓。

猛忆大贤里,先辈犹舞蹈。

独立难移志,瞽叟魂已杳。

将谓魂已杳,日日射云杪。

晻濭那可得,气魄化孤岛。

泡溲欲倾厦,巨木仍矫矫。

深寐翘魁北,海愁月中舀。

寤坐咏而思,万般翻窈窕。

谬论东风起,风起贫于枣。

向来荒山雪,荒雪垂文藻。

上言此良变,下言此鬼卯。

岁逢苍灵怨,盛怨待啼晓。

社稷兆民主,瀛洲先乎导。

家邦协皇统,每况愈其讨。

持宪惟争选,孤党痛且绞。

国会死水卧,人权生冢草。

念此悲次第,眳睛南窗扫。

芔吸沾飞絮,跐踦过玄鸟。

希声旦暮以,方命正眇邈。

昆阳子评:此诗起处写尽早春天气之反复无常,中间明其志,结又转而与时事相合。闪转腾怒,多自然有致。造语奇崛拗峭,为其得,亦其失。

 

玉琼二首

癸巳初九夜大雪

瑞雪趋时至,开门纳吉来。平铺到瑶砌,况值绽春雷。

岁首先施泽,天心不待猜。眼前且寻趣,莫让老庭梅。

昆阳子评:此诗首联开门见雪,而着吉瑞之词,二联写开门所见,三联写心中所感,呼应首联,四联写所为以见性情,章法贯注而下,是可取处。中间两联对仗不工,是不足处。如二联能似三联之流转,三联再用之以工对,那么效果会好许多。二联绽春雷,不通顺,也无意义。四联眼前且寻趣,当还局限于游目骋怀,似不若“且寻眼前趣”之奋不顾身。“莫让老庭梅”话只说了一半,缺独领风骚的一半,如能在本句或前面一句里想法补齐,则更是完璧。

太湖西山探梅

车门逋出犹知我,意态漫生酬旧亲。投影凫鹥射天幕,分香水石隔风尘。

仙山即住为仙客,玉树长凭待玉人。地北天南需尽发,莫教辜负一年春。 

昆阳子评:此首手法铺排都见用功。首联从梅花处写欢迎自己,亲字或可看做淘宝体在诗词中的具体运用。二联写其丰神品格,略显隔,但也工整有致。三联对仗与布局都不错,只是略显无厘头。尾联接玉女而来,不著一丝小儿女家语,读诗如人,亦可喜可贺。

于文清二首

郑为人兄以“相约不惑”书法四人展作者为原型,作“烹茶待客图”,因题一绝

金焦一带春来早,江上烟波人未老。

写入烹茶待客图,花开花落知多少。

昆阳子评:二人本为同年,此诗虚虚实实,既为眼前所见,亦为画中所绘。第一句为江边景,第二句为江上景,由近及远,形成完整画面。到第三句,转而将前面内容截入图画中,颇见转折之法。第四句呼应一二句的春与人,亦落实不惑之感慨。此首与下面一首,都是典型的七绝章法,层次清楚,转合有度;诗境清空浑莽,运笔徐疾有致,最为值得学习借鉴。

 

癸巳正月初十,金山佛印书画院禅诗禅画展开幕,时雪霁初晴

江天春早墨华新,快雪时晴集众宾。

堂上忽闻狮子吼,浮屠旭日正圆匀。

昆阳子评:此诗贵在身份得体,用语妙合,而又显见宽仁心肠。第一句早、新,直接破题,写出其时其事,不见半点拖沓。第二句补写雪晴之景,妙手偶得,用典最是自然妥帖。第三句写禅事,应景写实,而着以忽闻二字,顿生波澜,亦可圈点。第四句以“浮屠旭日正圆匀”作收拾,以显佛法广大,诗心慈悲。通篇既有座中喜气,亦见普天下之瑞气,而绝无半点俗气。先生信佛,曾讲:“思佛成佛,思魔成魔。”学诗正不待穷而后工也。

蒋光年一首

早春书感

英雄无胆酒频斟,画意诗情到处寻。

半世春花秋月梦,一颗菩萨弥陀心。

家居米氏云山近,人傍鹤林烟雨邻。

雪映晴窗多胜景,流泉深处有清音。

昆阳子评:此诗句句写实,而能充满画意,照见诗心,不着游词,是为佳处。第一句“频”字如作“犹”字,只是表示一种生活态度,与下面几句或结合更紧密些。第二句过于直白,略显败味。三四两句对仗自然、精工,使全诗长不少精气神。第六句“傍”与“邻”词义略近,似不若“人与鹤林烟雨邻”为顺。五六句景由心生,七八句移情入景,一入一出,含不尽之致,整体上亦工稳妥帖。

卜积祥二首

天仙子  早春

十日阴霾冰雪扰,深闭门庭愁到晓。晴岚唤我出重城,犹料峭。才窈窕。信足郊原心事渺。    路近城南春尚早,乳燕呢喃莺渐好。繁花未解访寒山,柳初俏,梅未老。绝胜青青河畔草。

昆阳子评:韩愈早春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早春之美,是属于诗人的,是属于能敏锐捕捉、多情善感的诗人的。此词正面写早春,十日句实写,深闭门庭对雪生愁,欲扬先抑,做足铺垫。晴岚句便生转折,紧写出城后之料峭与窈窕,已是悲喜各半。信足句“心事渺”三字略显空泛,如果对照开篇之愁,用“心渐好”似更妥帖。下片接信足句,一路前行,具体写城外早春之生机,但乳燕老莺略显生造。繁华句用拟人之法,颇见匠心而略显隔。“柳初俏,梅未老。绝胜青青河畔草。”结得神完气足。通篇脉络自然清楚,首尾照应,虽无大波澜,但低起高收,层层递进,值得学习体会。

凉风评:本词以记游之笔,写早春之景,入木三分。全词笼一寒字,写春雪未融,春寒料峭之境,柳初俏,梅未老,深得其味。

 

过华山畿 

几度红尘雨,凄凉翠谷春。

鹃声啼血句,花影断肠人。

情笃难连理,心醇易委尘。

彷徨凝世态,回首一伤神。

昆阳子评:首联用宽对,起得有势,而又不至于三个对联,使整诗呆板,为五律惯用之法。几度见沧桑,凄凉启伤怀,开篇十分利落。颔联亦精警可圈点,啼血句由《华山畿》乐府来,花影亦贴合华山之本意,断肠人,彼人也,此人也,可合二为一。前四句一气呵成,运笔老到,让人佩服。颈联上句言其事,下句写世理。尾联紧承颈联,收拾全篇,亦章法井然。只第六句不够精警,使后两句不能振起,只剩愁怀盈盈,在前四句之后,略有难以为继之叹。

钝笔无锋一首

阮郎归  华山畿

华山青鸟越南枝,和风裁柳丝。琼葩虽美逊娥眉,别愁私遗谁。

花蔽膝,素罗衣,夜阑牵梦时。樊篱不碍蝶双飞,独余芳草凄。  

昆阳子评:华山两句写华山之春景,作为起笔是不错的。青鸟传信,于爱情故事也是常见。越南枝,似有背离故土的意思,越字或可斟酌。在前面春风背景下,琼葩也还是比较自然的,至娥眉出,方及人事,惜别愁五字,结束得太过仓促,对上片承载不够,对下片转送也不到位。致使通篇脉络、层次不够直观清楚。但五字之中,既要保持文从字顺,又要实现太多的创作目标,应该很难,如果琼葩一句能更加直接一些,为上结五字铺陈到位,应能更好。下片写其爱情故事之永恒自由,“花蔽膝,素罗衣”对仗工整有味,后面也俱清空自然,更好过上片,皆为佳处。惟下结凄字韵,似不若用萋字,取其生命力茂盛之意。

凉风评: 作词者,立意为第一要,倘无定意,胸中虽有佳句,亦难成篇。立意既定,起承转合皆须睇之,勿学游词之滑。

风中飞羽四首

探春令

早春印象最深,莫过拜年。年齿渐长,年味渐无,渐厌矣。

才开柳眼,未销残雪,春寒犹峭。寻芳此际还疑早,正初日、江头照。

逢人只说些子好,逢人开口笑。也贺新、也祝康宁,争似学舌鹦哥巧。

昆阳子评:词不必清空,亦不必雄浑,但须能雅正。上片写初春之境,寻芳一句,似实写,只是缺少诗心,虽真而不取,可以不说。下片只是写应酬,写厌倦之情,如能翻转出去,于结尾处,或荡开或振起,以照见诗心,使之不流于屑屑,方觉为上。飞羽于诗词,结尾多因就真而趋弱,似为误区。结句不一定高调,雄壮之外,亦有清刚、古澹、飘逸……,要有自己面目。但不论如何面目,都离不开裁剪与熔铸,都需要作者精心付出。汪玢老曾期勉说:“一经出手,千锤百炼,以期传世。”写作不以传世为目的,但创作每首作品的时候,要有精品的意识,否则只是手熟,可以不作。

凉风评:虽是新年之词,却无新年喜气。末句也贺新、也祝康宁,争似学舌鹦哥巧最得此旨,然起承转合之间,曲脉已断。犹过片转得过快,上下阙之间的联系不甚紧密,不免有有句无篇之嫌。

早春

一路轻驰到古津,山光水色净无尘。

停车细问春深浅,染柳鹅黄似未匀。

昆阳子评:诗清新可喜。前两句写寻春之意,第一句写寻春之切,第二句山光水色之中,颇见明净,澄怀见性,大可喜者。三句一转,似得小杜一法,惜后两句诗味未到十分火候。问字似巧而实拙,传达出了自己对早春之美的迟疑,与小杜停车坐爱枫林晚之鲜明态度比较,已下了一层。第四句着一似字,更有叹息之意,变赏春而为惜春,又下了一层。后两句大致面目已经出来,两处细节,需能仔细体会,进一步推敲斟酌,应能更好。另第一句既然用了轻驰和到字,第三句车的意象可以不用,腾出空间,做更大包容。

华山畿

春风吹绿柳,垂丝故盈盈。

见怜约欢爱,何敢辞死生。

天公既许合,莫作懊恼声。

昆阳子评:我们现在说的古诗,包括格律的律绝,还有不格律的古体诗,还有一种是乐府。南北朝时期,因社会动荡,民族融合,诗歌多受民歌影响,有一大部分带有乐府的活泼,文雅一点说就是绮丽。南朝《华山畿》二十五首,属清商曲辞,是当时的江南小调。这首《华山畿》有南朝诗风的影子,既不想走雄壮一路,绮丽也是不错的。平时取长补短,锻炼风骨;写作时候,扬长避短,张扬情怀,应该也是正途。起两句兴起,三四句决绝,都是不错的。于“何敢辞死生”之后,继以“莫作懊恼声”,略显靡弱,似不若换一种笔致,接第五句之后,赞其合后之美。

蝶恋花  过华山村

癸巳辛巳,鹰化为鸠,与多景诸子同游踏春,午后访古华山村,俄尔雨作。

野老殷勤遥指处,青草荒丘,下有痴情女。欢好姻缘谁作阻,九泉幸得天公许。

一刹人间千载去,古木残碑,依约当时路。今我来思思所苦,云端忽降潇潇雨。

昆阳子评:华山畿采风,我那首蝶恋花占了个先手,用了这一阵潇潇雨。后来作者,应能变换角度写雨。这是先手与后手的难易不同。和韵也是这样,原韵如何挥洒都好,步韵的就要注意用韵不要雷同。这中间有时需要挖空心思,是艰辛,也是乐趣。这一首整体来说,思路上有些偷懒,并没有变换出新的内容。通篇布置比较稳当,内容上可以再深化些就好。另,蝶恋花词,乐感极强,好的蝶恋花,喜欢用顶针或重叠的句法,读起来一唱三叹,缠绵不尽。即便不用特殊句法,读来也需要既顿挫响亮,而又顺畅自然。于这方面,还需共勉。

凉风评:此词为吊古之词,上阙起于记游,以今景忆旧情,由今及昔,复由昔及今,笔法跳脱,回环往复。更喜序交待缘起,不与词复。然造语犹觉生硬。结句可待商酌。

成斋四首

风入松   华山畿

玉楼香近动春风,春 色莫过侬。今生未入春风里,恨难知,去鹤天东。烛蕊还传花信,重来再叠花红?    君心恰与我心通,泪负华山中。相思命镯藤缠定,算人间,有梦谁同?莫若与君去也,为君施尽春容。

昆阳子评:词起得好,用春 色反衬美女,无以复加矣。今生未入春风里,读来上口,但春风里意思上略隔,应该是不能冲破礼教藩篱,得其自由之身吧。去鹤天东,将驾鹤西去作东去者,应只在当今戏谑语境下有使用,或可慎重。上结叠字似也可斟酌。下片君心恰与我心通,我是第一人称,和上片的侬的第三人称,略相抵牾。但下片一气而下,缠绵悱恻,应好过上片。结处“莫若与君去也,为君施尽春容”,于上片墨守之痛相比,辞意之坚决,也是很到位的。这个也是华山畿故事的最精彩处。全篇总体上看,人称代词较多,春字较多,但词气上能因之更晓畅,也是语言把握比较好的缘故。“莫若”一句,平仄略宽。华山华平声,有很多人写华山畿华山的华都用仄声。作为在这个地方的,觉得还是要注明一下仄声,否则以讹传讹,外人就更搞不清平仄了。

凉风评:此词上阙,以写景起,思绪渐起,下阙承上阙之末,点明本事,末句以莫若与君去也结,寄情于其中。 

少年游  癸巳无春,因入旧年,辛巳日与多景诸人登圌山,为赋此解   

清游俊侣酹寒春,山色殢枯痕。乏力东风,离离白草,犹说旧霜尘。

无筇得意圌山上,饭酒任平分。许是新莴,还随香韭,来去长精神。

昆阳子评:此词上片“乏力东风,离离白草”句,似对非对,应以对仗工整或句式相类为宜。上结犹说旧霜尘,可以引出无数感慨。下片“无筇得意圌山上”,于上结感慨后有一个大的起伏,也是不错的,只是后面跑到和人调侃上去了,没能再翻一个波澜,上结之感慨也少了一种照应,是美中不足处。

凉风评:此词记游,不似词人之笔,反见诗人之风。

卜算子  访华山村玉女墩遇雨

为识华山畿,不待东风软。料峭寒花影自轻,雾里回香浅。    往事越千年,天道无声远。直把浓情化雨丝,著满痴人叹。

昆阳子评:这里东风软,以对照北风冷如刀之意,用词新颖些,但属回头看,词义上与期盼之情相比总觉隔了一下。我们说诗庄词媚,词近曲,戏曲等带有声音艺术的,很多时候,大家庭到的就是一个调调,至于里面有什么微言大义,都要明明白白,入耳即能如心。所以都比较通俗浅显。词是曲的前身,特别小令,都是于花间尊前,浅吟低唱的,其当行处,也要婉转自然。汪老说过:“词贵熟不宜俗”。熟,是小令应该努力提倡的,俗则是要尽可能避免的(曲则宜俗)。现在有些流派,专以学问为词,用力愈深,恐背之愈远。以上纯是叉开来发些感慨。料峭寒花,料峭与寒意思有些重复,或不如直接用料峭春花。后面几句,虽不是纷花照眼,但也工稳有致,就不一一说了。

双调  减字木兰花

(怪)东风雨未匀,(打西窗)闲了吴娘恩。 飘将去怎(个)如刀狠。(南街里未寻着)卖花人,(猛见得青阶下),(黄灿灿)一朵柳迎春。

昆阳子评:此曲造语自然,通篇亦跌宕起伏,生机盎然,充满喜剧气氛。起笔着一怪字,怪春雨之恼人,直到如刀狠,是简直要人命的。于此无以复加处,转寻卖花之人,已得早春诗人之心。寻而未得,转见嫩柳迎春,而着一黄灿灿,情态活现。所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所谓“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章法之妙,于此可赏。曲中“吴娘”有些难解,强解之,应是说春寒料峭,不能使那些娇娆的吴娘们舒展胳膊腿,早早给人花姑娘的感受。但如此似过于晦涩,扯得太远,不足为法。

梦知一首

三月有女

淑气黄莺三月晨,柳风撩弄一湖皴。

手挼红蕊含羞笑,四顾桃间幸背人。

昆阳子评:一湖皴似不若一湖春。撩弄一层老皮没意思,春则给人比较多的想象。第三句“手挼红蕊”用古人句,但并不一定是成功的例子,起码不宜提倡,含羞笑更有些莫名奇妙,挼字如果换换,可能整个面目会有些不同。

长相思  华山畿

石桥西,日已西。春水悠悠柳线低。烟墩碧草凄。

蝶飞兮,思飞兮。古调沉沉人不归。晚花轻入衣。

昆阳子评:此首造景甚好,两结也都得宜。中间似有许多反复,应该以烟墩句做上结,晚花句做下结为宜,以上片重在写景,下片偏于言情故也。春水句和古调句,在相同位置,句式过于接近,应注意变换句式,对仗工整是一种美,错落有致也是一种美,两种交相辉映就更美了。下片两个兮字与通篇不协,或可以直接用飞字作韵脚。

凉风评: “柳线”一词不知何典?此作能得花间之传。

文齐八首

登圌山 

登高远眺漫粼嶙,大雪封山又一春。

难得浮屠无觅处,圌峰瑞气会天氤。

昆阳子评:此首诗前两句起得大气,后两句接得也堂堂。只第三句转得略近,结构上后两句显得并不是很开张,可以注意改进。当然起承转合,并不是说四句平均分配使用。如李太白《望庐山瀑布》,只在第四句疑是银河落九天七字中,生出转折,并照应第三句,收拾全篇。杜工部《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更奇,只是四句独立的景象,并列组合在一起,构成一幅画面,通篇看不到起承转合,但前两句写近景,后两句写远景,由近及远,触景生情,顺序一句颠倒不得,章法上也算别创。

忆江南  华山畿三首

华山驿,银杏润风情。暮色苍茫春正晚,沿街楼下玉娉婷。真个体姿轻。

犹风韵,双髻素容明。白袖着花托秀玉,乌发羞掩水盈盈。争奈小娉婷。

观泉井,一路婉约行。难忘村郊东畔路,花枝微颤任相萦。儿女话私情。

昆阳子评:三首应是连章写当时情事,第一首写艳遇,第二首写其人之美,第三首写私情,看来应该还有故事,或流传于民间。如此,则第一首银杏或可以不要,且第一首结句“体姿轻”用词不稳。第二首“犹”字或为“尤”字,此句或可换成“风韵好”这类二一句式,读来会更上口。第三首“观泉井”不知是地名,还是动作。按其故事,似应还有相思与殉情没有写。体式上,《忆江南》两七字句以对仗为工,当然也有不对仗的。

凉风评:三阕连读,如饮甘洌。借女子之态来写风物,别有风致。手法纯熟,自是趣味之作,惜立意不高,期待能情与志上再有发展之作。

忆江南  华山采风随感三首

华山路,一步一风情。红杏如云添秀景,青烟弥漫柳初萌。细雨湿流萍。

华山路,春草蔓长亭。龙脊朝阳延驿铺,参天银杏伴涛声。游子自多情!

华山路,神女应车停。莫道人间无爱物,藤圈仙去断今生。争忘小娉婷?

昆阳子评:此组三首,记采风事,颇多贴合。如能用好对仗,就更精整可喜。

凉风评:私意以为三首之中,以第一首写景最佳,惜情景未能交融,以意境而言,第二首颇有物是人非之叹,更胜前作。第三首还待锤炼。

【越调】小桃红  神女冢

碧波万顷蓼花洲,郁郁华山秀。一曲悲歌柩开后,撼天忧。双双化蝶归天宿。西风残照,新茔冢就,处处泣清秋。

昆阳子评:此曲起得甚好,通篇读起来也很上口。中间过于短小,铺陈不够。双双化蝶之后,转得也略急,没能在化蝶之后,增加一丝亮彩。最后落到坟上,却是非常好的。

凌波踏浪二首

鬲溪梅令  早春

一帘细雨寂寥人,意氤氲。又见春江潮涌、绿粼粼,旧情无处寻。    曾经深梦陷迷津,问前因。只是孤山无语、倚娉婷,断桥迎早春。

昆阳子评:一帘、又见,因两个三字句句式相近,形成两个并列而又相连贯的内容。旧情句截断众流,结束上片,责任就大多了,而这一句直接写情,基本上也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只是无字不响,且下片也有使用,这里用“旧情何处寻”似更好一些。下片开头两句,接上结,也直接言情,后面只是孤山等又转入写景,通篇结合得比较好。内容上结合金山灯展,有些穿越,将镇江、杭州穿越一起了。如果内容上应还需要一个大的突破,将来的探索创新才更有根基。

凉风评:淩波这一阙写得十分圆融,词艺进步明显。有化用白石词处,未知然否。 

华山畿

悄悄撩开梦的衣,寻幽探访华山畿。

不知春雨谁之泪,流到如今已忘机。

昆阳子评:这个作为语言形式的创新,通篇安排也比较自然到位。如果归于新声,的字处轻声,略显出律,但为语言自然,也可以不计。内容上,高来高去,只像一个序曲,稍显宽泛,应是一个问题。

若木四首

早春有怀

梦雨廉纤洗俗尘,律回寒谷倍精神。

不知帘外春深浅,李白桃红忆故人。

 花事匆匆四十春,夭桃人面两相陈。

回遑最是松陵路,零雨严风独怆神。

昆阳子评:这两首写春,一如怀人,有故事,也有感慨。相比之下,第二首更是大好,运用典故而能自然无痕。第一句“花事匆匆四十春”,起得颇不平静。第二句“夭桃人面两相陈”承得也是非常到位,两句于旖旎中,隐约而有感慨在。第三句“回遑最是松陵路”转得更是精彩。姜白石:“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这个松陵路或是作者真实经过之处,也可以是暗用这里的小红。第四句以零雨严风作结,与前面的匆匆相呼应,与夭桃向对应,也算神完气足。第一首整体亦不错,但相比之下,第二句略觉泛泛,波澜上也稍平淡。

访华山村

丹徒姚桥华山村乃吴歌《华山畿》产生地也。癸巳二月,多景诗友访华山村,村口有千年银杏一株,黛瓦卷门,石街里巷,古朴静谧。途中乍雨,春雨淅沥,如梦如幻矣。

华山畿畔碧溪头,黛瓦闲庭里巷幽。

玉女同归青冢去,花开花落已千秋。

 香梦凄迷恨未休,千年古木为谁留。

不须更写华山句,春雨无端似泪流。

昆阳子评:第一首写游踪,兼及情事;第二首追忆其事,略存感慨。两首一放一收,布置上是很不错的。第一首第三句归、去同用,显得还不够洗练。觉“花开花落已千秋”,改作“花开花落足千秋”,可兼及两义(已经上千年了,千秋万代都会流传下去),足字读起来似也更顺当些。第二首改后的好,内容略显讨巧,不沾着于故事,通篇亦稳健,但也仍停留在感性的层面,没有理性的升华,略为一憾。

 

手缺一指二首

生查子·盼春

风牵鸢翅轻,露湿新红小。怅立弄晴柔,争盼春来早。

春来不自怜,化作无情恼。花落转须臾,遗恨知多少?

昆阳子评:此词清新可喜,上片似工笔,下片纯写意,由喜春而惜春,虚实相生,转合自然。作词如此,渐入浑成,可喜可贺。题目“盼春”似可只作“春”,否则下片包容不住。首句“风牵”的牵字亦可继续锤炼。

凉风评:深得理趣,将世人盼春而不惜春之情态写得入木三分。世间事至此而同一大悲。

七绝

雨洗江南嫩意新,红鳞试水柳初匀。

等闲唯识缤纷色,阅尽春光有几人?

昆阳子评:此绝句通篇章法布置亦甚稳当,前两句写早春之景,亦抓住了主要特征,惜用笔不够老到,不够圆转,不够传神,而且着色也艳丽,使第三句的缤纷色力道有些降低。第四句“阅尽”的尽字,也未到位。

 

过华山畿

每度华山畿,坟头碧草萋。

牛停为汝爱,棺裂赖君啼。

自古情不老,由来爱最迷。

三生如有石,永判做夫妻。

昆阳子评:此诗意思到了,而笔尚未到。“度”字可以直接作“过”字,存其自然。

云水禅心一首

早春

柳染轻黄色未匀,莺啼嫩草绿泥新。

东风不解桃花意,欲扯刘郎再问津。

昆阳子评:此诗前两句描写空灵自然,着色也清雅可喜。惜后面两句转而以油滑之词收拾全篇,未得全璧,奈何!

月儿明一首

早春

东君忽至柳初新,蒙露娇黄探杏邻:

又是一年春好意,含羞再待弄花人?

昆阳子评:诗基本工稳,诗心亦在。只作诗应让诗为我奴役,而不可被诗所奴役。应能超越诗词本身,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希望在诗中关照人生社会,体现大我,形成自家风格面目。写诗功夫在平时,于写诗时,要尽可能放弃一切诗法、诗趣,不沾沾于其趣,不玄乎其技,写自己所想写,然后有所提高。 

崇明真人三首

二月春风—  “中国梦” 有感

催云润草根,点蕾撒田村。

晓看江南绿,殷殷万户春。

昆阳子评:仁心既在,诗心即在。所需者,方法与实践耳。孟子说:“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平实一些,平易一些,是很容易做到的,也是很难做到的。容易与难,只是一念。心中充实,无所不可,不需要把诗看得太神秘。 

读《华山畿》有感

痴男叹

郁郁复痴痴,无端恋店姬。

优柔言讷者,真爱莫蹰踟!

义女赞

日日客熙熙,无暇弄柳丝。

痴男能赴死,义女舍严慈!

昆阳子评:这两首就平实许多,第一首尤好。第二首后两句略显粗糙,不是十分到位。 

 

停留二首

早春

桃红未怒春光懒,三月难寻一绿醇。

我借东风听柳意,莺啼燕舞总相匀。

东风乍紧雨初频,新燕浮枝戏柳新。

蝴蝶不知今日暖,居然三月不归春。

昆阳子评:这两首颇可圈点,生机盎然,遣词造句亦工稳有致,甚或精警。删繁就简,标异立新,两者辩证对待,多写写,应该能取得更大收获。

 

扁舟载酒二首

五律  春雨

细雨浣嚣尘,忽惊有限身。

旗亭多酒债,漏巷少诗邻。

素志何曾废,绮怀未敢陈。

近来商战苦,瘦骨益嶙嶙。

昆阳子评:此诗用笔甚老到,只题中言春雨,但第一句起笔言春雨,二句并未承而言之,转而已及己身,稍显干枯。而据如此转,二三联如能针线再密一些,既写雨,又合身,应能更好。

 

五律  过舅氏故宅

忆逢贱日筵,独得渭阳怜。

廻路西州外,虚名宅相贤。

井梧犹落叶,林竹尚含烟。

伫立春风冷,真当废管弦。

昆阳子评:此诗和另一诗相比,通篇布置就均匀好看得多,气脉通畅,内容平实有味。此诗和另一诗,都是平起,都有孤平。首句入韵亦可,但起处便会有些绵软,五律终以首句不入韵为正格。孤平需慎之又慎,另一首绮字三声,近于平声。如本首两个现代都做去声字,便觉拗口,当然忆字,作为入声,也是可以通融。

 

孙中一首

春登北固楼

胜日凭栏北固楼,烟花无限思悠悠。

缅怀英杰随波去,赞叹诗文为客留。

广厦连峰多峻美,东风送暖好温柔。

欲观吴楚游江海,千里扬帆逐浪舟。

昆阳子评:此诗格律基本符合,章法上,一般以二联写景,三联入情为多。另,还需注意诗词语言修辞的运用。

昆阳子四首

忆王孙  台湾学友道兄茶遥谢感赋

云埋雾锁近天阍。守得高寒叶似金。梅驿飞传二月春,忆王孙,中有青青一片心。

昆阳子评:此为酬谢之作,意思基本到了,而用韵略宽,作为作业应该是硬伤,如果不当作业,尚可迁就。

 

渔家傲  癸巳清明

满眼萋迷生碧草,江南二月春来早。花雨清明都过了。连远道,白云载去愁多少。    

游子未归天未老,人间悲苦天何晓。烟柳断肠余晚照。声渐悄,秋千院落盈盈笑。

昆阳子评:此首略存感慨,结尾借用东坡蝶恋花场景,不过是以彼之乐景反衬我之感伤耳,非自写多情者。但清明已非早春,作为作业,也略显跑题。 

蝶恋花  与多景诗社同人登圌山,访华山村,前晴而后雨,有作。

胜日清游随社侣,圌岳登临,龙气犹盘踞。四顾荒寒无一语,天风吹过江心去。

遍地英雄谁记取,问迹华山,为有痴情女。见说姻缘终未许,今来忽下潇潇雨。

昆阳子评:此首如记流水账,但重心并不在华山畿,而是在圌山。感慨的重心也并不在最后两句,而是在上结两句。下片只是以彼之永恒反衬英雄之易逝。 

摸鱼儿  华山畿

华山畿,南朝悲怨,清商一曲高古。云阳道上春风里,遥想两情初遇。多媚妩,空惹得、青衫客病相思苦。奈天不许。纵乌鹊殷勤,银河迢递,魂丧旧时路。    

纯真地,踏访新逢微雨。向风凭吊丘土。尤怜义妇成伤绝,啼破棺衾同住。连理树,有彩蝶、双双长作人间舞。归来题句。恨漠漠红尘,悠悠沈梦,岂独小儿女。

注:华字本平声,此处权且读仄声。

昆阳子评:此首记叙华山畿故事,中间穿插了活动行踪。写故事,总要发现一些新意义,或者有些新感慨。恨字之后,将此事推而广之,又未占太多篇幅,布局不同于元好问雁丘词下片,算是一得。但元词起得精警,终是不能出其右。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