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作为拿破仑旗下军中三杰,或者叫做军中三勇之一,对于内伊的争议一直就没有停下来过。他英勇无畏,冲锋在前,以身作则鼓舞士气,立功无数;但是他鲁莽冲动,缺乏大局观以及对战场局势的完全把控能力,滑铁卢一战把拿破仑的骑兵无意义地损耗得精光,除了格鲁希,他也是需要负责的元帅之一。

他的下场同样凄凉,百日王朝终结后被判有罪,由他自己向行刑队下令开火。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内伊

内伊,全名米歇尔-内伊,1769年1月10日出生于阿尔萨斯的萨尔路易斯,父亲皮埃尔·内伊曾是一名七年战争时期的老兵,曾参加过罗斯巴赫战役,后回乡定居从事当兵之前的行当——修理啤酒桶,并娶一名名叫玛格丽特的女子。1767年他们第一个儿子出生,起名为让·内伊,1799年6月19日,让·内伊在特雷比亚战役中阵亡。

1769年他们第二个儿子出世,就是未来的元帅米歇尔·内伊,第三个儿子,雅各布·内伊,生于1771年3月7日,早夭。

皮埃尔·内伊很早就注意到他的二儿子十分聪明,想着让他继承家业,但玛格丽特有着更长远的打算,于是他们决定送内伊去上学。在Collège des Augustins上学,毕业后成为一个公证员,但他并不喜欢这种坐在办公桌前的生活,每天下午当地军队换防时他的抄写总是错漏百出,也许受着父亲的影响、亦或骨子里流着士兵的血液,他渴望更有冒险的生活。

1784年秋天,他离开了萨尔路易斯去了奥明维勒一个矿石和冶金工厂。米歇尔这段时间仍旧是坐办公室但是他也同样在流水线上工作,在这里他了解了矿石变成有延展性的铁的工序。由于他的聪明,第二年,米歇尔便前往萨莱克的铁器工厂负责监督工作,在这里他又学到了铁是如何弄到机器上和如何变成出售时的样子。

1788年秋天,米歇尔离开了工作三年的萨莱克,打算回到萨尔路易斯去看望父母。之后,他前往梅斯,12月6日,他在那加入了一个骠骑兵团。从此,米歇尔·内伊便从铁匠、工厂的生活中抽离,开始了漫长的军旅生涯。米歇尔加入的是第五骑兵团,也就是“Regiment Colonel-general”。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内伊元帅

事实证明,内伊是一位优秀的骑手、勇敢的剑客。他的优点很快受到上司的重视,并得到迅速提拔。1792年被任命为瓦尔密军的中尉。后随北方军团参加1792年的耶拿佩斯之战。1792年10月-1793年7月,任克兰德将军的副官,1794年4月12日升为上尉。1794年转入萨布里-埃特-梅塞军团,在美因茨包围战中肩部受伤。

由于他作战异常勇敢,1796年8月15日,27岁的内伊被执政官授予准将军衔,但他不愿意接受。1797年4月19日在吉尔赫堡之战中取胜,但第二天被奥地利军队俘虏。两个星期后,霍克将军通过交换让他回到军队。1799年3月升为少将,此次他再次试图拒绝。1799年5月4日转入马塞纳将军的多瑙河-瑞士军团,指挥轻骑兵。5月27日在温特瑟尔之战中三次负伤,一次伤腿,一次伤脚,一次伤手。后转入莫罗将军的莱茵军团。

1800年12月在霍恩林登战役中大显身手。1802年1月1日,得到拿破仑的器重,担任全法国骑兵总督察长。9月任驻瑞士军队总司令兼大使,以应付可能发生的叛乱;返回法国后,任驻坎佩尼-蒙特利尔军团司令,表面上是防止英国的入侵,实际上负责训练作为法国精锐的30000名"大军"士兵。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1804年5月19日,35岁的内伊被授予帝国元帅称号。1805年8月,作为第六军(21000人)军长参加第二次法奥战争,负责在多瑙河北岸包围乌尔姆的奥军。但是代理大军团指挥的缪拉元帅愚蠢的让内伊军渡河至南岸,使包围圈出现了一个缺口,有20000奥军乘机突围。幸亏内伊在北岸留下了部分军队,在亚贝克阻击突围奥军,俘虏3000人。由于被这场阻击战拖延,突围奥军被追击的法国骑兵追上,遭到毁灭性打击。

第二天10月14日,内伊奉命攻占乌尔姆东北6英里处埃尔欣根村和附近的多瑙河大桥,这也是由于缪拉那愚蠢的命令而被奥军控制的唯一退路,15000名奥军配备40门大炮据守于此,而一个6000人的奥军师已经由此突围。内伊不孚众望,以无比的英勇拿下了这个据点,俘虏3000人,缴获20门大炮,残敌退回乌尔姆。至此,乌尔姆被围得水泄不通。10月20日,乌尔姆奥军全部投降。

接着内伊率20000人在阿尔卑斯山阻击查理大公和约翰大公率领的从意大利返回救援维也纳的奥军主力80000余人,迫使其只得绕道由匈牙利撤回奥地利,而在途中又被马塞纳元帅的意大利军团截击,这支大军终于未能赶上奥斯特里茨战役,从而保证了法军赢得这场关键性的大会战。11月攻占因斯布鲁克。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1806年,内伊仍作为第六军军长参加法普战争,10月14日参加耶拿战役,本来奉命在第四军右翼展开,但当他发现第五军的左翼空虚时,便象往常一样带着3000精兵不顾一切地迅速冲到那里,占领了关键性的海里根村,打乱了霍恩洛厄亲王的反击计划,但也使自己陷入重围。迫使还没有作好决战准备的拿破仑一世用仅有的两个骑兵团预备队来援救他,第五军也从正面攻击策应,经过反复争夺,内伊终于站稳了阵脚。

这时,缪拉元帅的骑兵军和内伊第六军的主力赶来,在数量上占优势的法军终于取胜。此后在追击被打败的敌人途中,内伊占领了埃尔富特,并迫使马格德堡要塞投降。

1806年12月,拿破仑一世本来准备休整和补充部队,来年春季再战,可是内伊的卤莽行动破坏了这个计划:由于第六军驻地人烟稀少,难以满足军队就地补给的需要,内伊擅作主张,派出一支部队突袭北面较为富饶的地区以夺取给养,结果给俄军造成错觉,以为法军开始进攻,俄军随即全面反击,将第六军击败,直到第一军来援,才遏制了俄军的攻势。拿破仑一世只得放弃休整计划,在冬季恶劣的天气中继续向俄军进攻。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在1807年2月8日的艾劳战役中,内伊的第六军担任警戒,监视敌人右翼的普鲁士军队。从3月-5月,他坚守古特施塔特一线,顶住了五倍于己的奥军的强大攻势。在6月14日的弗里德兰战役中,内伊担任右翼。当接到拿破仑一世的命令:"跑步前进!迅速拿下该城并控制城后的桥梁!"后,内伊于下午5时15分以难以置信的凶猛发起了强攻。据当时参战的一个副官称,内伊此时表现得"象是战神的化身"。第六军以弗里德兰镇中教堂的尖顶为目标,勇猛地冲向敌人,把惊慌失措的俄军挤压到了三面环水的口袋里,虽然俄军困兽犹斗,逐街逐屋地死拼,但法军更胜一筹,最终取得完胜。

1808年6月6日,被封为埃尔欣根公爵。9月,内伊率第六军随皇帝远征西班牙,并取得了一系列作战的胜利。1810年在马塞纳元帅手下转战葡萄牙,1811年3月撤退中,奉命断后,但因和马塞纳不和,一路争吵不休,结果被免去军长之职,奉调回国。返回法国后指挥包罗格尼守军。

1812年入侵俄罗斯期间,任第三军军长。8月2日在克拉斯尼之战中遭到俄军袭击受伤,但仍然忍着伤痛参加了8月18日的斯摩棱斯克之战。19日,内伊在瓦卢迪诺发现俄军主力,一面报告拿破仑一世,一面进攻敌人,俄军在其英勇的猛攻之下遭到重创。但由于俄军增援部队不断赶到,内伊军久攻仍未攻下阵地;而负责包抄俄军的朱诺将军又指挥不力,贻误了战机,致使俄军主力脱逃,法军功亏一篑。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在9月7日的博罗迪诺战役中,他和达武元帅一起指挥中央部队,经过几个小时的强攻,终于依靠数量上的优势攻占了俄军的中央阵地。从莫斯科后撤(10月19-11月29日)期间,担任后卫,不断与俄军作战,以其巨大的勇气和卓越的战术技巧赢得崇高的声望,并获"最勇敢的红脸斗士"的绰号。

在11月16-17日的拉彻沃之战,内伊的6000后卫被俄军主力包围,只能孤军奋战,他们被逼到第聂伯河边,内伊不顾一切地指挥部队强渡,由于冰层不厚,很多人掉进河里淹死或冻死,大炮也丢了一半,最后率800人突围。但是仍然在当时极大地鼓舞了法军本已低迷的士气。

在11月26-28日的别列津纳河之战中,33000名法军遭到64000名俄军的进攻,内伊和乌迪诺元帅在右岸拼命抵抗奇恰戈夫海军上将的进攻,力保桥头堡不失,保证拿破仑一世和残军逃走。内伊是最后一位离开俄罗斯的法国人。由于他在俄罗斯的功绩,1813年3月25日,被封为德-拉-莫斯科瓦亲王。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1813年5月2日,内伊作为第三军军长参加吕岑之战。上午11时,在遭到俄普联军64000人的突然进攻后,奉命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牵制住敌人。整个下午,战斗异常激烈,双方都伤亡惨重,但第三军还顽强地守在阵地上,内伊还亲率骑兵发起了几次有力的冲击。当时在联军中的英国卡斯卡特勋爵描述说,法军显然下了决心,要固守那些村庄,因此形成一个据点多次得而复失,双方都付出极大代价的局面。

下午5时30分左右,援军终于赶来,法军赢得了最后胜利。5月20-21日的包岑之战中,奉命指挥左翼军团,包括二、三、五、七军和两个骑兵师,共85000人。由于内伊行动迟缓,再加上有两个军(二、七军)战前被皇帝调去攻击柏林,以致未能完成对普军的包围。此战也暴露了内伊缺乏战略眼光的缺点。

8月,由于吃了败仗的第十二军军长乌迪诺元帅要求辞职,皇帝派内伊接替,并命其完成攻克柏林的任务。事实证明这是一场悲剧。9月6日,内伊军团在邓尼维茨村与普军遭遇,他的战术部署比乌迪诺还要糟糕,被陶恩奇斯将军彻底击溃,幸亏黑夜降临,才避免全军覆没,但已经伤亡9000人,被俘15000人,丢失了80门大炮。内伊坦白地向皇帝报告:"我完全被打垮了。"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莱比锡战役

在10月16日-19日的莱比锡战役中,负责指挥第三、四、六、七军,阻击北路的布吕歇尔元帅的西里西亚军团。由于他指挥失误,胸无全局观念,拆东墙补西墙,导致北线法军被联军击退,而大约15000人的法军却在整整一天中来回奔跑于战场上,没有放过一枪。人们认为,这是那一天中最大的不幸。作为个人来说,内伊的表现仍然是勇敢的,他损失了两匹战马,肩部也负了伤,仍坚持战斗到最后。

1814年的法国战役中,内伊作为青年近卫军(16000人)军长,参加了所有重要战斗,最后,他作为元帅的代言人,于1814年4月4日要求拿破仑一世退位。归顺路易十八后,内伊任第六军区司令官兼贝萨坎总督,被封为法国贵族,授予圣路易勋章。

在3月14日,得知拿破仑要重回巴黎的时候,内伊元帅曾在地方长官面前这样描述拿破仑:“他就像一条疯狗,人们必须加强戒备以防被他咬伤;如果我有幸能捉住他的话,我打算将他关在一个铁笼子里活着押回巴黎。”内伊夫人也附和她的丈夫:“皇帝究竟着了什么魔啊?他很快将成为头一个牺牲者。谁会支持他呢?没有人!”

然而,一切并不都像表面那样;因为私底下,左右不定的内伊对国王路易十八更为不满,因为国王只拨给他6,000人来对抗拿破仑的14,000人。内伊自己是多次亲眼目睹过这个小个子的科西嘉人在敌众我寡的不利情况下仍能激发出士兵们那么惊人士气的!同一天,经常头脑发热以致变化多端的内伊,再次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决定,他突然宣布自己将支持这条“疯狗”:“有一件事不用担心。拿破仑是抱着世上最良好的意愿回来的。他想忘记以前的事并会将社会各界团结起来拯救法国。”(顺便提一下,内伊是欧塞尔地方长官加莫特的亲戚,自然会对他亦步亦趋。)

3月16日早上,内伊元帅刚好赶在他的姐夫加莫特和拿破仑正准备吃早餐时到达了。“疯狗”热烈地拥抱内伊并不停地感谢他,因为内伊的加盟使拿破仑军队总人数上升到了20,000人。

拿破仑二十六元帅之—内伊

拿破仑复位后,在进入比利时作战的北方军团中,内伊担任左翼指挥官,在6月14日的林尼之战中,他又犯了老毛病,违背皇帝让他放弃与英军作战,迅速增援打击普军右翼的命令,企图与威灵顿一决胜负,而置大局于不顾,最终,拿破仑一世未能歼灭普军,英军也全身而退。6月18日的滑铁卢之战,内伊任战场指挥。他的指挥毫无技巧可言,步兵、骑兵、炮兵缺乏配合,只知蛮冲硬打。大量的骑兵预备队白白地牺牲在英军的方阵前。

冲锋中,他的坐骑换了五次,但因为没有派足够的步兵和炮兵支援而全部失败了。他摘掉帽子,光着脚,脸被炮火熏得焦黑,扔掉肩章,大声吼道:"过来吧!看一看一个法国元帅是如何死的!",率部属向敌人发起了最后的冲锋,但再次失败。战争失败后,他返回法国退役。8月3日被波旁王朝逮捕,押送巴黎,12月4日接受审讯。12月6日被判有罪。12月7日在卢森堡戈登附近被枪杀,为了元帅的尊严,允许由他自己下令开火,时年46岁。

内伊在早年是一位理想的军长和后方保卫专家。他难以置信的勇敢无畏赢得了其士兵的爱戴,自然,敌人对他十分畏惧。作为指挥官,他主动性很强,但过于卤莽和冲动。他在最后几年的表现无疑受到了俄国战役痛苦经历的影响,再加上他并不适合担任军长以上的指挥位置,因而犯了许多错误。滑铁卢的失败尽管不是他的全部责任,但也负有重要责任。也许能死在战场上是他最好的归宿。

实际上内伊也是颇有才能的,还写了一本叫《军事研究》的兵书,涵盖营旅级基本战术、军队组织、训练、行军、宿营、军团合成部队配合、军官参谋职能等诸方面。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