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各地军政首领都心里明白,中国对日最终避免一战。陈济棠的危机感与紧迫感特别强,立即制定各种方案,着手加紧各方面的建设。

不要听信多年宣传上的抹黑,以为这些割据一方的诸侯,是你印象中见识短浅,自私自利,专制横暴的猪头丙。能当省者,亦能当国。和他们比起来,你才是不折不扣的猪头。

我见过伯南公一九三八年写给蒋关于云贵、缅甸需尽快先手布置的条陈。其之远见卓识,掩藏在平淡文字后对缅甸老谋深算的图谋,对英国人的森森寒意,那颗为民族某利益的拳拳赤子之心表露无遗。看后我不仅大受感动,这哪里是什么军阀恶棍,这分明是扮猪吃老虎的一代人杰。

为了扩充武力,整军备战,陈济棠此时已顾不上派系的顾虑,把他军事上的死对头张发奎系,受薛岳排挤离开团伙(此时张下野出洋考察,将第四军军权交给薛岳)正在香港闲居的缪培南、邓龙光、李汉魂罗致招揽回粤委予重任。在这三人之中,陈济棠特别欣赏李汉魂,认为其文武双全,国士无双。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阿聋(李汉魂)。

李汉魂从香港回穗之后,陈济棠在职务上稍加转圜,不及半年便委任他接替余汉谋,出任广东西北区绥靖委员,执掌西江及北江二十九个县军政大权。随后又以在赣南被红军打残的范德星独立第一旅为基础,扩编成独立第三师,由李汉魂兼任该师师长。

一九三六年初,陈济棠反蒋之前扩充粤军,独立第三师编入第一集团军第二军,番号改为第六师。时至六月,陈济棠失败宣布下野,余汉谋就任第四路军总司令,统率原第一集团军陈济棠所部队,以师为单位按全国番号编排改换新番号,原独第三师改为一五五师,仍由李汉魂任师长;他兄弟邓龙光的独立第四师改为一五六师。

抗战爆发后,一五五师编入陆军第六十四军序列,该师抗战初期随军出省,参与兰封会战、南浔线会战;抗战中期长期驻防湛茂地区,在廉江马头岭,园背岭与驻雷州半岛的日军第二十三旅团打出血仇。一九四四年秋,该师追击二十三旅团至广西桂平,汇同本军其余两师,将该旅团几乎全歼,彻底打残。该师战斗力,在广东部队中属于头等主力,目前两广尚有数十位参予此役、抗战时期入伍六十四军的老兵健在。

李汉魂刚刚当上西北区绥靖委员后,陈的嫡系将领对陈之重用李非常不满。但李表现出了自己卓越的军政能力,让陈济棠对其越加信任。令人奇特的是,连在赣南“剿共”的余汉谋也对其深抱好感。余曾经对部下说:“李伯豪执掌独三师,镇守粤北,我们无后顾之忧。”

李汉魂西北区绥靖委员任内几年,对于地方建设,如修筑公路、架设电话线等进行得不遗余力,而对于粤北的各山头的土匪山贼,则是剿抚兼施,逐一粉平。

当时粤北大小北江一带,土匪山贼多如牛毛。兵力不足之下,连第一集团军教导师也要拖到粤北帮忙清剿。教导师第一团在驻翁源、英德、阳山一带剿匪,其情形可另文详说;第二团归李汉魂直接指挥,负责清剿曲江、仁化、始兴、南雄;第三团负责清剿连阳地区。

只是山高林密,土匪盘踞多年,地头熟悉,采取游击战术与教导师官兵拉锯周旋,结果是兵来匪去,兵去匪回,无法清剿根绝。出于长治久安的考虑,李汉魂呈报省政府,在韶关开办“广东省西北地区地方警卫队干部养成所”,以培养地方武备人才,加强控制。

“西北地区地方警卫队干部养成所”一九三二年在韶关开办,只办了一期,其余详情,如人员基本任职构成,文献资料非常少,我查遍全省文史资料无专文介绍,只有龚志鎏提起过一句。

相关实物我也见到一本撕去扉页文字说明残缺不全的同学录,还见过一张结业证书,遗憾证书未能翻拍。

实际上该所学员毕业后,分配回地方警卫队任职的非常少。大部份人补入扩编而成的独立第三师充任士官班长。乃至一九三六年底出版《第四路军各机关部队职员录》里,在一五五师的表格之中,一个西北地区地方警卫队干部养成所毕业的学员名字都没出现。

这不奇怪,此时他们刚毕业三四年,只能在班排长的位置上挣扎。如果不是有特殊际遇,按军中正常资绩铨叙,上尉连长都不应该有一个。所以只收录校官以上名单的该职员录,没他们的名字正常。

抗战爆发后,陆军一五五师在李汉魂的率领之下,于河南兰封,江西南浔金官桥阻击战中,均充当主力,每役伤亡过半,基层军官与士兵,一茬一茬的换。

尤其是一九三八年五月兰封会战,据李汉魂的日记中记载:

25日,晨一时,在罗王寨、罗王车站方面,第58、155师由南向北发起强大攻势。该地有日军六、七千人,利用列车、卡车堆积沙包或墙堡开凿枪眼构成工事据点,驻守罗王寨、罗王车站、石寨三处,互为犄角。我军人人奋勇,进展甚速。

午后,155师正面发动顽强攻势,集中炮兵射击车站及罗王寨敌军,乱方枪炮所组成的火网有时亦为我炮火压下。敌炮火发射较弱,我前线步兵即抢前一步,虽伤亡枕藉,但后继如潮。罗王车站及寨内所有可以屏障的物体均已扫荡无遗,我155师以一次冲入站台,把敌人压向寨外,然而敌方到底恃其火力炽盛,又抢入站台与我军超短距离接触,我军炮兵阵地未敢向敌我扭结一起的目标发射,于是站上的我方战士又不得已退出。

傍晚,残阳如血,烟硝随晚风荡漾,指挥所每个人凝视战场情况的惨烈,莫不怒发上指,后续部队川流涌上,视死如归。以我七年来培训出来的广东子弟兵,一旦血染沙场,我固涕泣如泉,而中外记者亦不禁暗弹热泪。今晚攻势再开始,薛岳亲临指挥,其知有些人员已超过一日未进食,电令迅速供应,士气复为大振。国军一度攻入罗王车站,因日军施行反击,并放毒气弹,而退出。

26日,战况胶着,拂晓,罗王寨正面再由我第64军发动攻击,155师仍当前列,我部队之坚韧不磨,敌军亦为气夺。胡宗南增援一团(78师468团)和一个炮兵营,由西向东配合进攻罗王车站。日军利用站上车卡做两重掩体,罗王寨内,则已空荡无物。

27日,开始围攻罗王寨。日军第15联队凭借城寨及外壕顽强抵抗,我军终于突破罗王寨主阵地,罗王车站及村寨为我克复。

28日凌晨,日军向北退往曲兴集,国军攻克罗王寨。

我想,这本同学录里,其中应有不少人已血沃疆场,殉国无名.......他们无声无息地躺在历史长河里,不会被人问起,也不会有人纪念,包括他们的后裔在内,没人在乎他们是谁,曾做过什么。

可是我在乎。

我想无论如何,都应该有人,有一篇文章,提一提他们。这是军史军史研究者的责任,也是我搜山检海,追踪该本同学录背景始末的原因。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民国密档:照片里的人,几乎全都“生在广东,死在豫中”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