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鲁迅的亲弟弟,一个成了“文化汉奸”,一个官至副国级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对于历史人物来说,遗嘱更是能反映其“历史格局”的一种最有力的证明。在近代历史上,有这么三个亲兄弟,他们一母同胞,在近代中国的历史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正如“龙生九子,九子各异”一样,这三兄弟的人生境遇也是不尽相同。

同是鲁迅的亲弟弟,一个成了“文化汉奸”,一个官至副国级

他们仨,一个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令人仰望的巨擘,一个则成了令人唾弃的“文化汉奸”,而最小的弟弟,则在新中国官至副国级……没错,他们就是周树人(鲁迅)、周作人和周建人三兄弟。

关于这兄弟仨,他们的人生历程几乎是整个近代中国历史的浓缩和画影,今天爆炸君不展开讲他们各自的人生遭遇。我们只来看看这三人临终前留下的绝笔,也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遗言。

鲁迅的遗言

同是鲁迅的亲弟弟,一个成了“文化汉奸”,一个官至副国级

1936年10月16日鲁迅在上海逝世。鲁迅逝世前立下遗言,一共有七条,即“一、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二、赶快收敛、埋掉、拉倒。三、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四、忘掉我,管自己的生活。——倘不,那就真是胡涂虫。五、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六、别人应许给你的事物,不可当真。七、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鲁迅先生一生嫉恶如仇,他在世的时候,可以说是用笔做刀枪。他逝世后,他的遗言更是令人敬畏有加。鲁迅先生生前曾经说过,“凡是对他不住的人,他一个不也原谅!”这大概就是文人的气魄吧。

周作人的遗言

同是鲁迅的亲弟弟,一个成了“文化汉奸”,一个官至副国级

1965年4月26日,时已80岁的周作人自度将不起,也立下遗嘱,其云:“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姑留一言,以为身后治事之指针。吾死后即付火葬或循例留骨灰,亦随便埋却。人死声消迹灭最是理想。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唯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

作为鲁迅先生的弟弟,周作人可以说不管是在做人还是作文方面,都和鲁迅先生大相径庭。在近代史上,周作人可以说是一个”毁誉参半“的人物。鲁迅先生曾经用一个字评价过周作人,那就是“昏”。

周建人的遗言

同是鲁迅的亲弟弟,一个成了“文化汉奸”,一个官至副国级

1984年7月29日,周氏三兄弟中最小的周建人在北京逝世,他在三兄弟中寿命最长(96岁)。他在逝世前也留下了遗嘱,即:“我身后的丧事要从简,要改变繁文俗礼的旧习惯。现在大家都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资金很宝贵,时间也很宝贵,不能因为办丧事花国家的钱,不能浪费大家的时间。我死后不要开追悼会,不要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尸体交给医学院供医生做解剖。最后把骨灰撒到江河大海里去。伟大的革命导师恩格斯的骨灰就是这样处理的。我们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应当学习他的彻底革命精神。”

周建人深受他大哥鲁迅的影响,自青年时代就投身于革命事业,并且还在生物学上有很深的造诣。新中国成立后,周建人更是历任民主党派的领袖,是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和政协副主席。其临终遗言也尽显了革命家的风范。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