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的章法

词从唐五代兴起,而盛于两宋,由小令到中、长调慢词,其风格、手法多样。大抵早期多呈大方自然、隽朗高秀,后期趋向精严凝炼、绮密深沉,词至末流,渐乏生气,对砌涂饰,甚至纤巧轻薄,遂沦为小众文化,并脱离了音乐,为元曲所取代。因此,清末民初词家要标举“重、拙、大”的主张,以求振兴词学。

这里要提一下格律派的重要词人,如清真(周邦彦)、二窗(吴文英、周密)、碧山(王沂孙)等人,音律谨严(有协四声之说),语言工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形成曲折回环、浑厚缜密的风格,但缺点是形式至上,咏物华丽堆砌,比较晦涩,宋张炎评为:“如七宝楼台,炫人耳目,拆碎下来,不成片段。”这其中,个人较喜欢白石(姜夔)的空灵含蓄、立意悠远。

了解词史,有助于我们学词,下面就其章法写作略作探讨:

一、  词牌选用

词牌大体已规定了作者基本的感情,标题可有可无,可用首句代题(如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亦作“大江东去”),或加小注。相对来说,词牌比词题更重要,选择词牌往往不是看其名,而是选择其声情,以更好地表达作者的创作感情:或细腻轻扬、或激越豪放、或幽怨凄凉...

如《满江红》、《念奴娇》适合调子较高、感情激烈的内容,韵以入声为主;

《小重山》、《一剪梅》适合感情细腻、凄清孤寂的内容,多用平韵。

切忌顾名思义,如《千秋岁》,本凄凉之调,黄庭坚用以吊唁秦观,后人沿用,祝寿则不宜;

又如《贺新郎》,词调慷慨激昂,不宜为祝贺新人之用。

我们创作时要有所了解,多查找前人同牌作品,以作定夺。

二、上下片

词大多双调(单片、三、四片词在此不作说明,可参考下面论述的起结),即分上下两片,其各自有相对的完整性和独立性,在内容上各有侧重,共同构成完整篇章。

作词,要意在笔先,统筹全局,有层次、有脉络,一气流贯,上下片相依相成,上片不要将意思说尽,给下片留有发展、申述的余地;下片要对上片加以扩展、延伸,开拓意境,深化主题。

上下片忌重复纠缠,情绪、节奏、气氛可起伏张驰;亦可一唱四叹,反复回旋,但应属同一个基调,要和谐统一。

具体手法举例如下:

1、  上景下情

符合因景抒情的思维规律,为常见艺术手法。如《玉楼春·春景》(宋·宋祁):“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上片写春光美好,下片写自己因平时欢娱少而想到及时游乐。

长调如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上片写登楼所见萧瑟秋景:暮雨、霜风、残照、红衰翠减...下片写自己羁旅的愁苦,对家乡和佳人的怀念。

此外,李煜的《相见欢》、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等,也类似。

上情下景的较少,如张先《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2、上昔下今(或上今下昔)

如辛弃疾《鹧鸪天》:“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上片追忆青年时代抗金南归,下片写至今报国无门的苦闷。

又如欧阳修《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上片写去年元夜与情人欢会的欢愉,下片写今年此日的孤独悲愁。

另晏几道《临江仙》为上今下昔写法:“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上片写今独居楼台之孤,引起旧日回忆,下片写与情人初见情景。

3、上起下续

上片开端,写前一阶段事物,下片承接发展,写后一阶段事物,如辛弃疾的《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以时间先后为线,写出了一幅农村的风景画。

4、上问下答

如黄庭坚《清平乐》:“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上片问春归何处?下片回答无人知晓,表达了一种惜春之情。

5、上外下内(或上内下外)

如晏殊《踏莎行》:“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上片写郊外,下片写帘内。

又如周邦彦《蝶恋花》:“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轣(lǐ)辘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棉冷。  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上片写屋内未别时,下片写门外执手送别。

6、上下相反

如吕本中《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此外,还有上去下来、上昼下夜、上虚下实、上密下疏等等,可自行总结分析,大抵两两对照,情景交融,亦可依次叙述,曲折顿挫,层层深入。

三、起结

诗词有所谓“凤头、豹尾”之说,宜起如爆竹,结如禅钟,突然而来,悠然而去。开头原则上要开门见山,引人注目,振起全篇;结尾要神完气足,有力度、深度,余味不尽。

1、开头

具体方式很多,写景、写人、叙事、抒情、议论、设问、反诘、追忆、交代、比兴等等,不一而足,总之要有利于内容的表达和主题展开,吸引读者。

(1)景起为多,由景而入情,如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以景渲染伤离别的气氛。

(2)情起,直抒胸臆,如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用情语发端,置景于后,以领起慷慨激昂的情怀。

(3)事起,常采用回忆,构成今昔对比,如辛弃疾《鹧鸪天》:“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

余者不再一一列举,从略。

2、结尾

讲究意留言外,句绝而意不绝,人云:“一篇全在句尾”。

(1)景结,写景、叙事、抒情等,均可景结,寓情于景,含蓄蕴藉,韵味悠远,更富余味。如李白《忆秦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悲凉雄阔,千古兴衰,皆寓其中。

(2)以叙事、描状作结,如欧阳修《南歌子》,其前写女主人公装饰、弄笔、描花等等,尾句:“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借鸳鸯成双来吐露情意,是人物的传神写照之笔。

(3)以抒情结尾,亦较为普遍,往往是全词思想感情的集中、升华。如李煜《相见欢》“...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苏轼《水调歌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4)以喻结,如李煜《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此外,结尾也有议论、发问、感叹、对比等多种形式,总之要注意扣题点题,照应前文、开头。双调有两结,上结要如奔马收缰,欲止而不止,以便下片继续开拓,如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上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四、过片

即下片开头,为上片衔接处,一般在此换意,但又不能断上片词意,略相当于诗中的转句。词家有所谓:“岭断云连”、“水穷云起”。

1、承上启下,桥梁作用,如辛弃疾《鹧鸪天》:“...追往事,叹今吾...”

2、转新意,如周邦彦《蝶恋花》,上片写人早起,过片“执手霜风吹鬓影”转分别。

3、作对比,如欧阳修《生查子》上片写去年,过片写“今年元夜时”。

过片须意脉贯通,藕断丝连,词之优胜,与过片吞吐之妙有关。

五、转折

词以婉约见长,须含言外不尽之意。长调更宜曲折回旋,造成波澜起伏之势,并注意转折顿挫。如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作者因中秋而生上天之念,但又恐高处不胜寒,不如留在人间起舞弄影,可人间又长夜无眠,心念兄弟天各一方,不得团聚,明月为何偏又常圆,对人嘲弄,可又再转念月之阴晴圆缺千古不变,与人之悲欢离合相同,故又自我宽慰,最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层层转折,越转越深。

六、个人体会

以下略举习作数例,简单谈一谈自己写作时的想法:

诉衷情

江边夕照影西斜,风起动裙纱。无言执手相顾,羞上脸边霞。

从别后,望天涯,暮云遮。一般光景,两样心情,三弄梅花。 

这首小词笔者采用上昔下今的写法,上片回忆过去与伊人相会的场景,下片写别后的情形,转写自己落寞的心情。

卜算子·葫芦

黄叶已萧萧,犹挂斜阳树。占得西山自在秋,闲看云来去。

莫笑腹中空,能纳乾坤住。水月松风别有天,忘了人间苦。

这首小词笔者采用上外下内的写法,并用拟人手法,上片写葫芦的外在神态,下片借壶中天的传说,对内涵加以拓宽。

浣溪沙

天外虹桥隐翠微,东风吹处暗香随。黄昏细雨落花飞。

流水终催春色去,行云难付梦魂归。双鱼锦字已成灰。

这首小词笔者采用上景下情的写法,上片写春暮之景,下片以景抒情,怀念旧人。

——(完)——

热爱诗词,回归本质

(图片源于网络)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