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笺小令 ▎安甯:楼头醉酒光难捉,天上愁环月怎缝

【前言】

【导师简介】

        安甯狂生,蜀南安宁桥人,潜“天下精舍”。性喜倚声。

《客居》

心事不堪閒捣舂,将何以句献时邕。

楼头醉酒光难捉,天上愁环月怎缝。

千里婵娟真笑话,一回离别祗关侬。

万家灯火殊乡夜,满耳秋声墙隙蛩。

《蜀汉》

诸葛疑兵令鬼伥,如雷贯耳响铛铛。

中原尚未司归马,西蜀已经氐患羌。

曹姓刘家难正统,姜维黄皓久蜩螳。

渔翁对酌閒聊里,樵子高歌几道冈。

《世道》

僵仆朱门未算疵,天才不会惜鳏嫠。

每闻借饱观音土,长为尝鲜薇蕨萁。

假到清高书咄咄,真来鄙陋发噫噫。

长安灯火原无碍,恶汉荒唐本倚毗。

《历史》

拟把经书细细抠,先儒骨腐褪瘢疣。

贱民板荡奔波处,贵姓绵延荫庇庥。

大阙宏碑高耸立,浅沟浮草曲钩娄。

殷商祖上追寻鸟,别种生涯一肚兜。

大石调【六州歌头】

        仙云绕处,犹梦一溪桃。清流影,青螺黛,衬红娇。动情摇。晴暖洲弯角,舟撑出,裳飞起,箫按节,声婉转,曲飘飘。烟缕丝丝,袅袅迷离眼,閒岸风骚。似含音明盼,结束不妖娆。魂浪翻潮。逐遥遥。    

        但檐枝乱,瓦如脆,惊眠熟,骇呼号。帘影魅,灯明灭,又秋宵。独无聊。湖海常年客,酒醒后,黯然招。方寸内,蝴蝶意,渗纤毫。还得经营,口食刨南北,别样辛劳。便陶心潜醉,归去路迢迢。其奈何桥?

大石调【六州歌头】

        月明千里,敷薄鬓霜华。清凉处,微寒里,透枝丫。映栏斜。隐约空亭外,朦胧径,逡巡影,飘袖起,迷思动,眼蒙纱。多少尘封往事,重翻涌、顷刻眸花。是依稀记忆,深切曲蒹葭。湖海琵琶。渺天涯。   

        甚男儿气,丈夫志,务名远,逐声遐。轻易别,东西走,撵风沙。斗喧哗。廿载如驹逝,不堪问,怯追查。馀脊骨,除薄幸,憾交加。残缺英雄旧梦,情怀老、摇首奇葩。怕悲欢离合,终了病难遮。想想酸牙。

大石调【六州歌头  吊嵇康】

        刘伶醉矣,晕眩老山河。曹司汉,牛司马,管球他。里棱罗。闻说嵇中散,叨屄甚,山涛晲,交断绝,琴按谱,作弦歌。真个头颅丢却,才拚得、经史传讹。让无声扼腕,傻冒了哥哥!能耐添多?意成魔。    

        想青翻白,眼轮色,哭穷路,任腾挪。情倔强,伸僵项,太偏颇。屌能么?说好清谈的,竹林下,共蹉跎。秦不败,焉有汉,魏如何?兴废轮回几姓,还依样、潮浪涛波。况书生论道,春是梦婆婆。热泪滂沱。

大石调【六州歌头】

        春馀几日?多雨不开晴。寒难退,衣难减,意难兴。踏青行。久缩砼窝内,时颓废,时沈闷,时怅惘,时落寞,总迷登。可说无聊,偏是疲慵态,呆滞怔怔。记寻芳往岁,携手有曾经。流水溪清。暖人情。    

        料徘徊后,季应换,再邀约,又凋零。桃似靥,梨如雪,旧温馨。梦犹能。除却成叹息,用何计,与天争?披箬笠,垂钓具,放营生?摇首而今世界,真随性、想也高层。况鹧鸪听得,啼个两三声。心算平衡。

大石调【六州歌头】

        新晴快阁,携酒便登楼。千峰远,澄江碧,兴悠悠。入神游。记得黄山谷,抛公事,吟清句,横铁笛,苍劲曲,意盟鸥。青眼葫芦,弦待佳人拂,爽朗高秋。似拍肩嵇阮,落落议关头。挥洒庄周。足风流。    

       渐斜阳坠,满壶尽,晚襟冷,浸双眸。纷世界,须回面,野情收。失良筹。安出逍遥计,避烦扰,撇应酬?粮五斗,刨一路,气全休。短暂飞扬思绪,难交付、峦木林丘。但徘徊款款,黯淡事绸缪。今古閒愁。

大石调【六州歌头】

        背人孤饮,寒薄自登临。星眸黯,苍茫远,霭氛阴。日西沈。非为重呵壁,原都惯,纷纭事,因才有,慵倦意,独扪心。对此斜阳欲坠,荒疑醉、过往追寻。渐悲欢潮涌,依旧势森森。长啸低吟。泪涔涔。    

        叹青春梦,少年想,发生气,仿东林。徐尚说,苏秦议,好声音。泼芬霖。成见殊堂庙,顿驱散,恶妖祲。江海洒,南北窜,但喑喑。多少飞扬情绪,迷离在、浪巨波深。算偶然哀感,入暮似而今。咀嚼黄芩。

大石调【六州歌头】

        小弦钩样,飞影过湘帘。痴凝目,清凉夜,素娥纤。若伊蚕。能不相思忆,梨刚靥,轻言语,桃初晕,羞赧色,醉人忺?海角天涯,多少无眠际,落寞神签!想始终荒卜,哀乐梦魂尖。鬓老心恹。泪花咸。    

        叹今生错,往生了,后生渺,意黏黏。偏要遇,偏分隔,总伤谙。略情嫌。为底红尘里,倍辛苦,两难兼?忧未断,愁无限,隐疼潜。想又今宵向晓,成枯坐、杯酒频添。怕明朝苏醒,忘却醉乡甜。苦恼庄严。

附记:

        没有想到,填完《六州歌头》这个调子的十四韵,居然要花我差不多二十四年的时间。这里的第一首《始皇陵》,是我在上个世纪的一九九三年填的。当然,在这里,我改了两个地方:第一,“风暖热情浓”,原来是“依旧漾和风”;“永无穷”,原来是“永无终”。没有别的什么高明原因,仅仅是过了这么多年后,我更加注重起调高度与首韵和两结高度的一致而已。另外,第二韵这一首,是我去年回西安参加完大学同学聚会返回北京后填的。终于把《六州歌头》这个调子各个韵部都玩完了,也就好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事业一样轻松。其实,也就是一个玩儿而已。想了想,自己也觉得好笑,摇了摇头。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安宁狂生。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北京借居室。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