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贩子砍伤医生:这个社会还会好吗?

文:雾满拦江

 

01

 

有位未毕业的医学院学生,找到我说:

 

雾老师,我小时,父亲因病亡故。所以我有个心愿,矢志此生从医,治病救人,不想再让别的孩子,象我一样幼失至亲。所以考学时就报了医学院。

 

但从一个学生到一个名医,说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丝毫也不夸张。先要五年苦读,再经三年培训。老师你是知道的,要经过8年煎熬。收入又没有保证。

 

对此我是有心理准备的,再难我也不怕。但我最近一段时间,意志还是松动了。因为我发现,我们那么努力,(有些)患者并不买账,伤医事件层出不穷。比如说最近南京的孙主任,那么好的医生,被打成这样,可除了我们做医生的,真正同情他的人,又有几个?

 

雾老师,想请你告诉我。我们医生辛辛苦苦治病救人,到底错在哪儿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如果伤医现象就这么发生下去,我还要再做医生吗?这些事真的让人心寒,我有几个同学说,毕业后就去卖医疗器械,凭什么你呕心沥血治病救人,却连自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甚至都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了。

 

……他在说话时,我一声不吭。

 

其实我很想说——历史上,医生们从未如现在这样,面临着如此尴尬的难境。

 

但,这恰恰是医业诸人,应该坚持下去的理由。

 

02

 

重复一句:历史上,医生们从未如现在这样,面临着如此尴尬的难境。

 

03

 

216日,南京江苏人民医院。

 

一名30岁男子持刀进入肝胆科主任医师孙倍成办公室,锁上门,对孙主任进行暴力殴打,而后捂住孙主任的嘴用刀捅。

 

门外的医生听到声音不对,破门而入。孙主任已被打至失血性休克,左腿血如泉涌,牙齿骨折,牙龈撕裂。

 

为什么如此残忍,对一名医生下毒手?

 

新闻称,此人曾在医院,代人挂号牟利。被孙医生批评过,因而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他是黄牛!

 

——喝医生血、啃患者肉的号贩子。

 

——医生阻止他,是为了让患者获得看病权利,因而遭到暴力伤害。

 

04

 

一个号贩子,吸医患之血,却持刀伤医。

 

——我们看到的,是价格扭曲体制之下、同样被扭曲的心灵。

 

05

 

去年年初,有个视频,一女孩怒斥号贩子。当时媒体称,号贩子将300元的专家号,炒到4500元,引发众人愤怒。

 

为什么要愤怒呢?

 

——愤怒,来自于市场资源配置的错位与失衡。

 

没错,重量级的专家,身价摆在这儿呢,如果按市论价,挂个号4500都嫌低。那样真正有需求的患者,就有可能无法得到救助。所以管理方强制名医降价,以便让经济条件居劣势的真正患者,能够享受到专家的服务。

 

——但,经济条件居劣势的真正患者,恰恰没能力对接优质医疗资源。

 

于是黄牛就出现了。

 

黄牛,是低智商管理的产物。

 

他们出现,只为修复被人为扭曲的市场价格。

 

06

 

我认识的一位名医,给我算过一笔账。

 

他说:你看啊,院方为了避免舆论指责,把我们这些专家,挂号费定为百十块钱。这听起来好象是好事,穷患者也能看得起专家,多好?

 

可是,你动动猪脑子想想,一个患者,连同家人,背井离乡来大城市求医。因为优质医疗资源,都在大城市吗。他们来到北京也好,去了南京也好,第一要吃,第二要住。这些费用,都是以数百元数千元计算的。再一看专家号才百十块钱,这等于是白给免费呀,甭管需要不需要,甭管病情严重不严重,专家号能挂就挂上,不挂白不挂!

 

结果呢,我一上午看50个病人,有人挂我的号,只为了开点药。有人挂我的号,只为来瞧瞧名医长什么模样。还有人是严重的唠叨症患者,他们拿惜时如金的名医当知心姐姐居委大妈,抓住你的手喋喋不休,讲述邻里偷情街坊狗血,说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这些人就把真正的患者,挤出去了。

 

——如果这时候,突然来了只黄牛,把患者排了几天几夜的队,也挂不到的专家号拿来,开价数百上千元,你猜患者会怎么样?

 

——大喜过望!

 

因为他们在大城市等上一天,单只是费用支出就近千元。现在只需要一天的开销,就能够拿到专家号,这是多好的事儿啊。

 

这么好的事儿,都是黄牛带来的。

 

——黄牛很牛,把扭曲的价格体制,又扭回去了。

 

你说你凭什么骂人家?

 

07

 

世上至恶心之事儿,莫过于慷他人之慨。

 

把名医专家应得的利益割掉,赢得管理者的青楼薄幸名。

 

但这对真正的患者需求无效,只滋养了号贩子这支吸血族。

 

——这同时也让,名医专家陷入到身家性命之危。焦虑至极的患者,挂不到号又不敢招惹抱团的票贩子,但小鸡雏一样毫无保护的医生,却是个渲泄愤怒的现成出口。发展下去,票贩子已经理直气壮的,将医生视为自家挤奶的母牛,有奶居然不让挤,有这么不听话的母牛吗?

 

奶牛不听话——黄牛就砍你!

 

这就是江苏孙主任遇到的事儿。

 

价格扭曲,带来的是人心扭曲。

 

扭曲的人心,就是暴力滋生的沃土。

 

08

 

相信我好了,市场永远是最后的赢家。

 

——与你想的正相反,只有当市场赢了,真正的患者,哪怕你穷到极致,才能够享受到最需要的优质医疗资源。

 

名医专家的价格,迟早会放开。

 

隐秘的、或是公开的放开。不放开,做为市场必然的食利阶层票贩子,就会越来越庞大。目睹票贩子的飞扬拨扈,患者之心更会失衡。而割医生肉,慷医生慨的缺德模式更无可能持续。

 

09

 

对优质医疗资源的管理,终究会摆脱低智商的初级阶段。

 

——为保护穷人,所有的医院终将进军自费市场。在这个市场里,名医专家随行就市,有的有钱人,会眉头不皱的挂个5万块钱的专家号,就为瞧瞧名医长什么模样。名医专家将会摆脱身怀奇术却贫寒窘迫的尴尬,而后这些钱通过再分配,流向平民市场。

 

——名医专家,仍然坐医问诊。但他们更多是面对自己的同事,年轻的医师,把那些病危患者,棘手病情,先行筛选出来。让名医专家面对他们真正该面对的患者,也让患者获得真正应该得到的救助。

 

——把票贩子割掉的肉,还给医生。

 

——只有当市场恢复正常,医生成为一个荣耀的职业,一个凭能力赢得尊严的职业。这时候的人心,才会恢复常态。此时纵然有不满,有不平,但至少当事人知道,这事儿和医生没关系。救死扶伤无罪,不应该被暴力对待。

 

10

 

最后要说的是,扭曲的市场价格,只是现在的问题。

 

就算这个问题解决,新的问题又会出现。

 

社会就是这样,始终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我们的心,犹如井中辘辘,于环境中上下波伏。

 

——不要因为环境,而动摇你的心志。环境是变化的,如果现在于你不利,多半意味着一轮有利趋势的井喷。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明智者知道这个规律,而不会在喧哗与骚动中迷失自我。

 

——哪怕最好的时代,也难免暴戾气息弥漫。哪怕再坏的时代,也有着人性的温暖与关怀。做一个建设者,勇敢的向着人生目标行进。这个过程会很累,很累。上坡之路总是很累的,如果你长时间感受到舒适轻松,倒是要警觉了。

 

——近几年内,下一个经济爆点,恰在于医疗行业。此时各路民营资本,正在疯狂跑马占地。这意味着新的变化,新的机会。要想在这个变化的时代,抓住机会或是赢得尊重,失落之心是做不到的,你必须明察全局。

 

——如南京孙主任那样,品行端正保护患者,反而受到邪恶暴力伤害。此事固然令人气愤。但要记住,好人有好报这话,在疯狗面前是失效的。千万不要因为一条疯狗的出现,就怀疑这世界的春花秋月。绝大多数人,始终以感激之心,关注着那些付出者。他们只是太脆弱,所以寄望于强大的你。

 

最后要说的是,世间之路,有坎有坡。这坡坎就是人心,就是人性。顺利行过,只是人生的幸运。遭遇坡坎,也只是人生的偶然。任何时候,世界都是不完美的,扭曲的人心,始终在狱火中煎熬。我们可以遭遇坡坎,遭遇不公与欺凌,甚至遭遇伤害。但我们永远也不会因为他人的错,惩罚自己。更不应该因为他人的恶,扭曲自己。罪错的归于罪错,我们的归于自己。行及百年回望,我们的一生,如狂波之舟,立于心间,行于稳健,只为了生命之花悄然绽放,不理会转瞬即逝的喧嚣云烟。所有的一切终将过去,只有获得辉煌的生命价值,永存于天地之间。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