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科罗廖夫谈军事栏目第208期】1984年,国内上映了一部对越自卫反击战题材的影片——《高山下的花环》,由于情节真实感人,一时风靡全国,观影人流如潮。该片根据部队作家李存葆的同名小说改编,由著名导演谢晋执导。看过影片的观众一定会对9连的新兵战士“小北京”记忆犹新。影片中9连攻打越军阵地时,战士小北京两次使用82毫米无后坐力炮向敌人工事射击,都是瞎火弹,后因暴露射击位置而中弹牺牲。连长梁三喜倒出炮弹,发现都是1974年4月生产的,怒骂道:“批林批孔,批他奶奶的”,两发哑弹害死了新兵小北京。编导大胆表现了解放军由于经过10年文革的影响,部队的武器装备严重老化、保养不善等问题。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电影播出后反响很大,有记者采访原著小说作者李存葆,提到了这个问题,李存葆在写小说前走访了很多参战部队,查阅大量文献资料,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确有打不响的哑弹,牺牲了部分战士。电影中的9连也有真实原型,是步兵第13军39师115团1营2连,在攻打谷珊西山215高地时,所有参战重火器都发生故障,两挺58式7.67毫米重机枪同时故障哑火,导致机枪阵地遭越军的美制40毫米榴弹袭击,82毫米无坐力炮和69式40火箭筒射击越军地堡时发生哑弹和未炸战场险情。李存葆是在了解了上述战例后,又进行了合理的艺术加工而创造出了影片中的故事,初衷在于批判文革中武器弹药生产质量低劣的问题。

几年前反应对越反击战的连载回忆录《橡胶林的回忆》也印证过,西线战场某部1营对越军占据的215高地进攻时,配属的直射支援武器40火箭筒和82无后坐力炮先后发生故障,哑弹比例高达12%,无法继续战斗,主攻的3个步兵排付出较大伤亡,各连队不得不停止进攻,收拢部队退回出发阵地。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科罗廖夫谈军事栏目第208期】有人曾提出质疑,解放军的弹药管理和保障是个严谨、科学的体系,所有弹药在储存期间都要接受批抽检,如发现超过比例的瑕疵弹药,就会做整批报废。在战场上发生连续两枚火箭弹失效瞎火,属于非常罕见的现象,极不可能发生。

电影《高山下花环》里面出现瞎火的火箭弹害死小北京的情节,很可能经过了艺术加工,但中国在发展反坦克破甲弹的历程中,确实发生过因为弹药质量问题造成大量哑弹,不得不整批报废的事例。报废数量竟然高达惊人的一千万枚,够打一次世界大战了。要知道德国在整个二战期间才生产了800万枚,供铁拳反坦克火箭筒使用的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1969年珍宝岛战役后,我军发现当时装备的56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苏联RPG-2火箭筒的仿制品)威力不足,有效射程过近,精度太差。决定仿制苏联在1961年面世的RPG-7型火箭筒,由于口径均为40毫米,新型火箭筒被称作“新40火”,56式被称为“老40火”。“新40火”在1970年定型,直射距离达到300米,是“老40火”的3倍,威力明显提高,采用光学瞄准镜,可测定目标距离,修正目标速度和风偏对弹道影响。配用的69式火箭助推破甲弹,首次采用电-2式压电引信取代了老式机械引信,增加了大角度触发和起爆可靠性,采用大威力8321炸药,破甲威力达到100毫米/65°,足以击穿苏制T-62坦克的正面装甲。由于性能优越,69式火箭筒定型后立即开始大批量生产,并迅速在解放军中取代了“老40火”。

【科罗廖夫谈军事栏目第208期】然而两年后,很快发现69式火箭筒配用的破甲弹经常发生质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瞎火率过高。通过分析原因,认为是破甲弹战斗部所装填8321炸药中的4号药具有微弱的酸性腐蚀性,在温热的环境下容易缓慢分解,释放出酸性气体,对弹体零件、导电线路造成腐蚀,这种腐蚀尤其对敏感的压电晶体电路产生较大影响,造成短路或断路,引起引信瞎火率偏高。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科罗廖夫谈军事栏目第208期】2010年10月16号的央视CCTV10《大家》节目中,采访炸药技术专家徐更光,徐老就透露当年我军研制配发给新40火箭筒的69式破甲弹,因为装药炸药配伍性差,对弹体、引信等引起腐蚀,查出来以后,一次性报废了一千万枚火箭弹。没错,是报废10000000发火箭弹,一共7个“零”。69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弹的价格,在1981年的出厂价为280元,大概相当于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如按照300元单价计算,中国报废的1000万枚69式破甲弹,大约价值30亿元人民币。

1971年徐老所在的北京工业学院力学工程系(8系)接到为破甲弹研制新炸药的任务,任务被命名为8701,意为8系70年代第一个重大任务。两年后他们摸索出用二硝基甲苯代替老式8321炸药中的4号药,解决了炸药热安定性问题,进一步提高了威力,世界著名的8701高能炸药得以问世。8701炸药是中国研制用于战斗部装药的新型猛炸药,在世界炸药界的地位一点都不次于黑索金。

8701炸药成功后,在国内大量生产,生产过程中发现不同地区水质酸碱性会细微地影响炸药安定性,这说明8701还是存在隐患,徐更光创造性地通过缓冲系统自动吸收弹药中析出酸性物质,保证了炸药的长期稳定性,这项成果在炸药界引发了一次轰动,解决了一个世界性难题,8701因此一跃成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能炸药,被装备在我国多种型号的武器上,中国80%以上的破甲战斗部都填装8701炸药,被誉为我国高能炸药的常青树。8701高能混合炸药在1978年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排第2名),制备改进工艺获得1980年国防工业进步奖。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以后,中国研制了用于取代质量不稳定的69式破甲弹的新型弹药,在1983年定型了69式40-1型破甲弹,改用8701炸药或钝化黑索金装药,对战斗部紫铜药型罩进行涂漆以防止腐蚀,破甲威力提高到150毫米/65°。该弹成为解放军在80年代的标准40火箭筒配用弹,全部取代了69式原型弹。随后又开发产量较小的69式II型破甲弹,威力可达180毫米/65°,但重量较重,射程缩减到200米。在1988年研制出69式III型弹,使用全新的双锥药型罩,威力保持180毫米/65°,直射距离300米,无需改变射表,通用性强,成为解放军90年代的主用反坦克破甲弹。

高山下花环的瞎火弹:中国曾为此报废1000万枚反坦克火箭弹

同年还定型了69式40火箭筒空炸榴弹,战斗部装填1000枚预制钢珠,弹体头部带有反抛环,落地后可跳到空中爆炸,密集杀伤半径超过20米,威力相当于一枚122毫米榴弹,有效射程达1500米。两种弹药都深受部队欢迎,其改进型的生产一直持续到21世纪初。当今世界热点地区交战双方使用的RPG,大多数都是中国的69式火箭筒,配用的也多是69式III型破甲弹和杀伤榴弹。

人们总是将AK-47、RPG火箭筒和107毫米火箭炮并称为世界游击战三大神器,其中RPG火箭筒,除了指苏联产RPG-7型,更多的还是指更经典性能更好的中国69式40毫米火箭筒。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