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劳病(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天雄散方,小建中汤方,炙甘草汤,黄芪建中汤,酸枣汤方,暮蓣丸方,八味肾气丸 ,

  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

  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卒喘悸,脉浮者,里虚也。男子脉虚沉弦,无寒热,短气里急,小便不利,面色白,时目瞑,兼衄,少腹满,此为劳使之然。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手足烦,春夏剧,秋冬瘥,阴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男子脉浮弱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一作冷)。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一作目眶痛),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桂枝加龙骨牡蛎汤

(《小品》云:虚弱浮热汗出者,除桂,加白薇、附子各三分、故曰二加龙骨汤)

桂枝  芍药  生姜各三两   甘草二两  大枣十二枚  龙骨  牡蛎各三两右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组成]: 桂枝3两,芍药3两,生姜3两,甘草2两,大枣12枚,龙骨3两,牡蛎3两。

[[功效]: 平补阴阳,潜镇固摄.用法]: 上七味,以水700毫升,煮取300毫升,分三次温服。[主治]: 虚劳阴阳两虚,夜梦遗精,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象极虚芤迟 ,或芤动微紧;亦治下焦虚寒,少腹拘急,脐下动悸之遗尿证。  
本方用于治疗癔病、失眠遗精或滑精、不孕症先兆流产久泻更年期综合征、盗汗、小儿支气管炎等属上述证机者。有报道用本方加当归、全虫治疗癔病;加川断、杜仲、枸杞子治疗神经衰弱;加附片、紫云英、干姜治疗不孕症;加姜半夏、陈皮治疗小儿支气管炎;加减治疗更年期综合征、肺炎、小儿心脏病、不射精等疾病均取得良好效果。天雄散方

天雄三两(炮)  白术八两  桂枝六两  龙骨三两

右四味,杵为散,洒服半钱匕,日三服,不知,稍增之。

主治:脾肾阳虚失精证。症见阳痿不举,遗精早泄,女子梦交,腰膝冷弱,尺脉弱小者。

临床运用:本方临床上可用于治疗性功能衰退、神经衰弱、男子不育症、老年性尿频、前列腺炎、前列腺肥大、乳糜尿、重症肌无力等属脾肾阳虚者。有报道用本方治疗老人腰冷、小便频数或小腹悸动者;加减治疗外周神经炎、男子不育症、老年性尿频尿急、痉病等疾病均取得良好效果。

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善盗汗也。

人年五六十,其病脉大者,痹侠背行,若肠鸣、马刀、侠瘿者,皆为劳得之。

脉沉小迟,名脱气,其人疾行则喘喝,手足逆寒,腹满,甚则溏泄,食不消化也。

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虚寒相搏,此名为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夫精。

  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疼,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

小建中汤方

  桂枝三两(去皮)  甘草三两(炙)  大枣十二枚  芍药六两  生姜三两  胶饴一升

  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内胶饴,更上微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呕家不可用建中汤,以甜故也)

【处方】 桂枝9克(去皮)甘草6克(炙)大枣12枚(擘)芍药18克 生姜9克(切)胶饴30克

【功能主治】 温中补虚,和里缓急。治虚劳里急,腹中时痛,喜得温按,按之则痛减,舌淡苔白,或心中悸动,虚烦不宁,面色无华,或四肢酸疼,手足烦热,咽干口燥。现用于胃及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神经衰弱、慢性肝炎等见有上述症状者。

【用法用量】 上药六味,以水700毫升,煮取300毫升,去滓,加入饴糖,更上微火烊化,分二次温服。

【注意】 呕家、吐蛔、中满者均忌用。但要注意实热性腹痛是不能用的。

【备注】 本方为桂枝汤倍芍药加胶饴组成。方中重用饴糖温中补虚,和里缓急;桂枝温阳散寒;芍药和营益阴;炙甘草调中益气。诸药合用,共奏温养中气,平补阴阳,调和营卫之功。

“在儿科方面,日本汉方医们也常以本方长期服用来改善虚弱儿体质。……可以认为小建中汤是一张改善体质之方,它的真正意义应当是强壮“病的人”,而不是治疗“人的病”。”

【仲景对本方证的论述】

《伤寒论》第100条:伤寒,阳脉涩,阴脉弦,法当腹中急痛,先与小建中汤,不差者,小柴胡汤主之。 注解:涩为津血虚,阳脉涩,即脉浮涩,为表虚荣卫不利。弦为寒,阴脉弦,即脉沉弦,为里虚有寒。伤寒得此脉,依法腹中当急痛,宜先与小建中汤,不差者,谓服小建中汤后,而病未全治,当已转属少阳,故宜小柴胡汤主之。按:脉浮涩而沉弦,为小建中汤与小柴胡汤共有的脉象,但腹中急痛,为小建中汤所属,而柴胡证不常见。先与小建中汤,不只是治腹中急痛,而且因表里实,津液自和,即伤寒四证,亦当自汗而解。假设不瘥,知已转属少阳,当以小柴胡汤主之。《伤寒论》第102条: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注解:血少心气虚则悸。表不解则烦。小建中汤内能补虚,外能解表,故主之。按:营气虚血少者,不可发汗。中气建,血液充,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论中有明文,可互参。《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第13条: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痛,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注解:虚劳,为古人对虚损不足之病的通称。里急,腹中痛,即腹中急痛的互词。悸者,为血少心气不足。衄者,为气冲热亢。梦失精者,为下焦虚,精不守。四肢酸痛者,为荣卫不利。手足烦热者,为虚热。咽干口燥者,为津液枯燥。腹皮弦急,按之腹筋不松软而拘挛者,即里急腹急之候。里急腹中痛者,即小建中汤应用的主证。以上所述为小建中汤证,故以小建中汤主之。不要以为小建中汤能治一切虚劳。《金匮要略·妇人杂病》第18条:妇人腹中痛,小建中汤主之。注解:腹中痛,即腹中急痛的简词。妇人腹中急痛者,当以小建中汤主之。这里虽举妇人腹中痛,实际有是证,男子也可用本方。【辨证要点】桂枝汤证兼见腹中急痛,或见心悸而不呕者。黄芪建中汤虚劳里急,诸不足,黄芪建中汤主之。(于小建中汤内加黄芪一两半,余依上法.气短胸满者加生姜,腹满者去枣,加茯苓一两半,及疗肺虚损不足,补气加半夏三两)

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方见脚气中)八味肾气丸

 干地黄(八两)、薯蕷、山茱萸(四两)、茯苓、泽泻、牡丹皮(各三两)桂枝、附子(炮)(各一两)

 功能主治】虚劳不足、腰痛、渴欲饮水、短气、小便不利。八味肾气丸在《金匮要略》共出现了五次,分别是:    一、“中风历节病篇”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

     二、“血痹虚劳病篇”治“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

     三、“痰饮咳嗽病篇”治“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

     四、“消渴小便淋漓病篇”治“男子消渴,小便反多,饮一溲一”;

     五、“妇人杂病篇”治“妇人转胞不得溺”。

温补肾阳,用于肾阳不足,腰痛膝软,消渴水肿,肾虚咳嗽,小便频数,大便溏泻,尿急,夜尿增多,前列腺增生失眠多梦,头昏耳呜眼花心悸,体虚乏力,过度疲劳,阳痿早泄,遗精滑精,少精不育,阴茎短而细,睾丸发育不良性功能低下者。八味肾气丸是阴阳双补的药,六味地黄丸是补肾阴虚的药,

元精就叫肾阴,元气就叫肾阳。病人去看中医,中医是不是经常会说肾虚问题?中医就说肾虚,那到底是阴虚还是阳虚呢?该怎么补呢?六味地黄丸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补肾阴的。肾虚到底是哪儿虚?李可有一句话,他说天底下没有真的阴虚。为什么呢?因为,身体里的水要流动起来靠的是阳气,就像我们平常早上起来看水,上面一定有一层雾,那就是气,是气带给它流动的。而水有一个问题,会凝聚,凝聚就是阳气不足,带动不起来。所以,人体其实没有真正的阴虚。只要有人说肾阴虚,就一定是肾阳虚。没事坐着都哗哗地流汗,本来就是肾阳虚,就是阳气的固摄能力不行了,还使劲补阴,就会越吃越虚。为什么越吃越虚?因为本来是肾阳气不足了,而这六味药,都是补肾阴的药,阴越重,阳气越来越虚,身子就越来越糟糕。

实际上,真想补肾的话,如果说是肾虚的话,一定要先明阴阳,这才是治病的大法。还有一个药也非常有名,配伍非常精到,是汉代张仲景的方子,叫八味肾气丸,市面上叫做金匮肾气丸,它是阴阳双补的,这个药是从《伤寒论》里来的,八味肾气丸就是在六味地黄丸之外加了两个阳药,一味是桂枝,一味是附子。六味是补阴的,桂枝、附子是补阳的。

六味地黄丸原本是小孩的药

六味地黄丸是宋代的儿科医生钱乙从张仲景的金匮肾气丸化裁来的。现在谁敢把六味地黄丸给小孩吃吗?没有吧。这六味地黄丸原本就是小孩的药。为什么小孩吃六味地黄丸呢?小孩有一个特点,小孩特容易勃起,因为他们元气特别足,小孩勃起才叫真勃起。像大人那种勃起呢,都是淫念造成的勃起。所以,当小男孩元气真阳太足以后,勃起再也不倒下的情况下,怎么办?中国古代书上说,阳强不倒,六味地黄丸主之。

过去有钱人家门口有两个大缸,男人吃八味肾气丸,阴阳俱补;女人一般服乌鸡白凤丸。现在为什么八味肾气丸这么好的药不宣传,只给六味地黄丸宣传?那是因为三四百年以来中国的医学界认为天底下的人都虚,从朱丹溪那时候开始就盛行滋阴派。一个医生开什么药,他一定有一个固定的服务的群体。朱丹溪本身,并不是名门贵族,朱丹溪也是“高考”考不上的主,后来他学的是理学,学了宋明理学以后,他老结交当官的人。这些当官的人爱酒色财气,朱丹溪特别喜欢用滋阴的方法,给他们补。他认为这些官员是三妻四妾,所以呢,需要补呢。这样就形成了一派,天天补,也就沿用到现在,才形成一肾虚就用六味地黄丸的习惯

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

暮蓣丸方

  薯蓣三十分  当归  桂枝  干地黄  曲  豆黄卷各十分   甘草二十八分芎穷  麦门冬  芍药  白术  杏仁各六分   人参七分  柴胡  桔梗  茯苓各五分  阿胶七分  干姜三分  白敛二分  防风六分  大枣百枚(为膏)

右二十一味,末之,炼蜜和丸,如弹子大,空腹酒服一丸,一百丸为剂。

【使用要点】

本方是一张补虚保健方,用于改善体质,因其有固摄人体各种精微物质的作用

一切久病虚弱倦怠、不耐风寒、不耐劳作、食欲不振、大便滑泻、小便量多、常年遗精或白带量多、身热感、贫血、消瘦等但有一二见证者皆可长期服用。

 薯蓣丸绝妙组方给我的启示:

    药物剂量轻重分明:方中主辅药的剂量独重:主药薯蓣(淮山药)三十分,辅药大枣百枚、甘草二十八分,三味药总量占全方的五分之二以上,这就十分明显突出了调理脾胃的极其重要作用。使药的剂量独轻:如白蔹二分,为方中最小量,是薯蓣的十五分之一,使主辅药又具清热开郁作用。其他佐药剂量都在五至十分之间,是主辅药的三分之一至六分之一,协助主辅药扶正祛邪作用。组方剂量如此之妙,真是不可多见。

    善于组合名方:本方扶正药实际上是选用双补阴阳的炙甘草汤(去麻仁);配伍外调营卫、内调肠胃的桂枝汤;合四君、四物的双补气血;祛邪药妙用桂枝、防风、柴胡三阳合治,桂枝擅长散太阳之邪,防风散阳明之邪,柴胡散少阳之邪,使外邪在三阳得以消散。方中又用温阳干姜三分合甘草辛甘化阳;芍药六分合甘草酸甘化阴,如是又见阴阳并补之妙。

    根据脾胃特性:脾喜燥而恶湿,主消化饮食,若脾胃气虚运化不利,则易生湿积食,故再配豆黄卷化湿和中,麯(即神曲)消食健脾。脾升胃降,方中入桔梗合柴胡之升,白蔹合杏仁之降,以恢复脾胃气机之升降出入。方中用阿胶七分、麦门冬六分、干地黄十分,少用滋腻之品旨在保胃气。

    注意服药方法:本方方后注“炼蜜和丸、”“空腹酒服”、“一百丸为剂”。此因蜂蜜补而不燥,滋而不腻,为补养脾阴之良药;以酒送服,目的在于借酒辛通,助药力发挥。“一百丸为剂”,即以“一百丸”为一疗程,不能速效,当长期服用,慢慢改善气血阴阳诸不足的体质。

    活用经方提高膏方质量:在制订膏方时要根据患者体质虚实,病邪及证候的不同而辨证用药,并要进一步吸取薯蓣丸组方经验时还要灵活加减,若气虚较重,可加重四君子汤药量;血虚较重,则重用干地黄、芍药、当归、阿胶、大枣。又如阳虚明显,可加重干姜用量,减小麦冬、干地黄等用量,或可加附子温振阳气;以阴虚显著,可重用麦冬、阿胶。在邪实方面,视痰、湿、瘀等分别加用其他祛痰、化湿、行瘀理气药物。总之,要掌握仲景组方法度,活用经方,对提高膏方质量与疗效是大有裨益的。

薯蓣膏的制作

处方:山药600克,生晒参100克,白术150克,茯苓150克,炙甘草100克,当归150克,白芍150克,熟地200克,川芎150克,肉桂100克,大豆卷150克,麦冬200克,杏仁100克,柴胡根100克,桔梗100克,阿胶250克,干姜100克,防风100克,白蔹150克、红枣600克

辅料:核桃肉250克、黑芝麻250克、冰糖250克

制作:核桃肉、黑芝麻及生晒参分别碾粉备用。其他药除阿胶外,水煎3次,过滤去渣,文火浓缩;加入核桃肉、黑芝麻及生晒参粉,阿胶加黄酒炖化后,与冰糖一起收膏。每次服用15克,1日2次,开水冲服。

适用人群:恶性肿瘤患者常规体质调理,结核病,血液病,慢性胃病,慢性肝病,痿证等也多用。患者多体形消瘦,贫血貌,疲惫乏力,头晕眼花,多伴有低热,心悸气短,食欲不振,骨节酸痛,大便易不成形者。

注意事项:本膏药需常服方能有效。

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汤主之酸枣汤方

酸枣仁二升 甘草一两  知母二两  茯苓二两  穹穷二两,生姜二两,右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方剂组成】酸枣仁60克,甘草3克,知母6克,茯苓6克,川芎6克【用法】以水四杯,煮酸枣仁,得三杯,内诸药,煮取一杯,温服。【方解】酸枣仁为一收敛性的强壮药,尤其有强壮神经安神作用。本方用为主要药,取其补虚敛神以安眠,复以芎藭、甘草和血缓急,知母、茯苓解烦安悸,故治虚烦不得眠而心悸者。【仲景对本方证的论述】《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第17条: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仁汤主之。注解:虚劳虚烦,暗示血虚而致的心烦悸,因致不得眠者,酸枣仁汤主之。按:本方证的虚烦不得眠,与栀子豉汤证形似而实非。本方证的虚烦,虽烦而无热或少热,而栀子豉汤证的虚烦,则烦而多热。又本方证确属虚证,而栀子豉汤证只是胃中不实而其人并非真虚也,临证时须细辨之。【辨证要点】因血虚见心悸虚烦不得眠者。五劳虚极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室伤、饥伤、劳伤、经络营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蟅虫丸主之。

大黄蟅虫丸方

  大黄十分(蒸)  黄芩二两  甘草三两  桃仁一升  杏仁一升  芍药四两  干地黄十两  干漆一两  虻虫一升  水蛭百枚  蛴螬一升  蟅虫半升 

右十二味,末之,炼蜜和丸小豆大,酒饮服五丸,日三服。大黄蛰虫丸,又名大黄蟅虫丸或大黄(庶虫)虫丸。系汉代著名医张仲景所著《金匮要略》之名方,被历版药典所载。本方剂的主药组成中的草木药:熟大黄、桃仁、干漆等,可活血祛瘀,攻热下血,以通血闭;虫类药:蛰虫、虻虫、水蛭、蛴螬等破血逐瘀,化瘀去积,散症通经,以化瘀血。虫类药与草本药的双重作用,发挥祛瘀活血。通经络营卫的协同功效。辅药中的地黄、白芍、甘草等滋养血脉,缓急止痛。诸药合用正如《金匮心典》中所说:“润以濡其干,虫以动其瘀,通以去其闭。”近二千年的临床实践表明:该方对于瘀血停滞、积聚坚块、症积不孕、阴虚有热或虚中挟实等症均有显著疗效,并广泛用于临床各科。

中成药折叠编辑本段

  【处方】熟大黄300g,土鳖虫(炒)30g,水蛭(制)60g,虻虫(去翅足,炒)45g,蛴螬(炒)45g,干漆(煅)30g,桃仁120g,苦杏仁(炒)120g,黄芩60g,地黄300g,白芍120g,甘草90g。

【制法】以上十二味,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每100g粉末用炼蜜30-15g加适量的水泛丸.干燥.制成水蜜丸;或加炼蜜80-100g制成小蜜丸或大蜜丸.即得。

【性状】 本品为黑色的水蜜丸、小蜜丸或大蜜丸;气浓.味甘、微苦。

【功能与主治】活血破瘀,通经消症。用于瘀血内停所致的症瘕、闭经,症见腹部肿块、肌肤甲错、面色黯黑、潮热赢瘦、经闭不行。 

【用法与用量】口服。水蜜丸一次3g,小蜜丸一次3-6丸,大蜜丸一次1-2丸,一日1-2次。 

【用药禁忌】孕妇禁用;皮肤过敏者停服。 

【贮藏】 密封。 

【规格】大蜜丸每丸重3g 

【摘录】《中国药典》【方名】大黄(庶虫)虫丸

【别名】妇科大黄(庶虫)虫丸

【来源】《金匮要略》卷上。

【组成】大黄10分(蒸),黄芩2两,甘草2两,桃仁1升,杏仁1升,芍药4两,干地黄10两,干漆1两,虻虫1升,水蛭100个,蛴螬1升,(庶虫)虫半升。

【功效】活血化瘀,通经消症。缓中补虚。攻热下血。活血破瘀,通经消痞。

【主治】瘀血内停,腹部肿块,肌肤甲错,形体羸瘦,目眶黯黑,潮热,食欲不振;妇人瘀血经闭不行。五劳虚极,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室伤、饥伤、劳伤、经络营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妇人经水不利,渐为心腹胀满,烦热咳嗽,面色煤黄,肌肤干皮细起,状如麸片,目中昙暗,或赤涩羞明怕日者;小儿疳眼,生云翳,脸烂羞明,不能视物,并治雀目。早期肝硬化。

【制法】上为末,炼蜜为丸,如小豆大。

【用法】每服5丸,酒送下,1日3次。

【禁忌】孕妇禁用。若出现皮肤过敏者停服。

【附注】妇科大黄(庶虫)虫丸(《饲鹤亭集方》)。杂病之中,肝病最多最杂。妇科尤多肝病,以妇女最多忧郁愁思也。情怀抑郁,气结肝伤,血结日久,郁热内蒸,津液日枯,津不载血,失其濡润,奇脉失其灌溉,而成干血痨证。肌肤甲错,目圈黑晕,是其证也,室女患此独多。仲圣大黄蟅虫丸,乃治此证之专方也。方中虫蚁走窜飞腾诸灵,引其深入血分。其用生地、赤芍、黄芩、大黄等凉营泄热之品者,以郁结日久,必从热化也。观其选药之精,配合之妙,允称经方圣法。此方破瘀之力峻猛,非辨证确凿者,未可轻试也。

附方

  《千金翼》炙甘草汤(一云复脉汤)治虚劳不足,汗出而闷,脉结悸,行动如常,不出百日,危急者十一日死。

  甘草四两(炙)  桂枝  生姜各三两  麦门冬半升  麻仁半升  人参  阿胶各二两   大枣三十枚  生地黄一斤

右九味,以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昧取三升,去滓,内胶消尽,温服一升,日三服。

  炙甘草汤主治 1﹒阴血不足,阳气虚弱证。脉结代,心动悸,虚羸少气,舌光少苔,或质干而瘦小者。2﹒虚劳肺症。干咳无痰,或咳吐涎沫,量少,形瘦短气,虚烦不眠,自汗盗汗,咽干舌燥,大便干结,脉虚数。(本方常用于功能性心律不齐、期外收缩、冠心病、风湿性心脏病、病毒性心肌炎、甲状腺功能亢进等而有心悸气短、脉结代等属阴血不足,阳气虚弱者。) 

炙甘草汤,又名复脉汤,方出自《伤寒论》,主治心阴心阳两虚所致的“脉结代,心动悸”。临床上用于功能性心律不齐,期外收缩,心房颤动,传导阻滞等引起的“脉结代,心动悸”证有较好疗效,笔者常用之。但亦闻及反映本方运用效果不好者,分析起来,在运用时除辨证要准确外,方剂的用量、煎服法、配伍等正确与否,对于保证疗效关系甚大。

处方药量要大

处方药物完全相同,由于各味药物用量大小不同,临床收效亦不同。炙甘草汤亦然。

现在临床使用炙甘草汤的剂量和方剂学介绍的用量多是:炙甘草12克,生姜6克,人参(或党参)6克,生地30克,桂枝10克,阿胶10克,麦冬10克,火麻仁10克,大枣10枚。这些用量多偏小,临床往往难以奏效,或奏效缓慢难现。究竟用多大剂量合适,笔者认为必须遵照《伤寒论》的用量使用。

《伤寒论》的原剂量是炙甘草四两,生姜三两,人参二两,生地一斤,桂枝三两,麦冬半斤,阿胶二两,麻仁半升,大枣30枚。合现在的剂量应是多少呢?湖北中医药大学学者认为《伤寒论》中汉代的一两折今为8克,一升折今为60~80毫克或18~30克;中国中医科学院学者认为《伤寒论》中汉代的一两折今为13.92克,一升折今为198毫克;上海中医药大学柯雪帆等对前述几种折合法进行讨论分析后,根据对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东汉“光和大司农铜权”和现藏南京博物馆东汉“永平大司农铜合”等衡器、量器的考证,得出《伤寒论》中汉代的一两折今为15.625克,一升折今为200毫升。这些折合法谁是谁非,暂未定论,以笔者临床运用炙甘草汤处方用量大而效果好和柯雪帆折合法折算《伤寒论》中炙甘草汤的药物用量与自己处方用量相近的情况,认为目前运用《伤寒论》中的方剂用量应以柯雪帆的折合法为妥。

笔者用炙甘草汤的用量是:炙甘草60克,生姜45克,党参30克,生地60克,桂枝30克,阿胶30克,麦冬45克,火麻仁30克,大枣30枚。柯雪帆折合算法炙甘草汤的用量应是:炙甘草62克,生姜47克,人参31克,生地250克,桂枝47克,阿胶31克,麦冬125克,火麻仁60克,大枣30枚。二者用量比较接近。

两年前笔者曾治一陈姓“心动悸,脉结代”的病人,四诊后符合炙甘草汤证,遂按现行方剂学介绍的用量使用之。服20余剂却疗效不显著,细思之,辨证无误,用药无更,为何无效呢?百思不解之际,遍览期刊杂志以求启发,然偶在一篇治验启发之下,觉得用量过小,难以取胜于久病。遂增大用量(即上述介绍的笔者的用量),药下6剂,诸证皆平。后遇是炙甘草汤证服炙甘草汤效差者,每增大用量,显然效佳。增大用量的原因,一是可能存在剂量换算问题,过去的换算方法致使用量过小,须质疑;二是炙甘草汤证的病人多病程长久,气血虚弱,阴阳两亏,且多治疗服药较久,非轻剂所能中病。

甘润须与辛燥并用

仲景方剂的特点是配伍精专,每一味药物都有其用场,随便更易都会影响疗效。炙甘草汤中以炙甘草为主药,用以养脾胃补中气,益气血生化之源;以人参、生地、阿胶、麦冬、火麻仁滋阴补血;生姜、大枣调和脾胃;以桂枝通心阳;清酒通络利脉。药物是甘润、辛燥并用,使滋阴而不致腻滞,通阳而不致伤阴,此其配伍之妙。

笔者体会方中如缺阿胶一味,则桂枝之辛燥难制,病人每易药后胸烦,必须减桂枝之量;或改用薤白以通阳;或以他药代阿胶,当推太子参为好。太子参性平柔润,能益气养阴,又能制桂枝之辛燥。曾治一男性病人,年五十,形体肥胖,血压正常。症见:心动悸,脉结代,甚时胸闭胸痛,伴自汗出,口干欲饮,头昏,四肢发凉,面色少华,睡眠多梦。处以炙甘草汤,因药房缺阿胶,遂减桂枝之量,并加用太子参30克,药后诸证减轻。后笔者出差,他医代诊,仍用炙甘草汤,但见其四肢发凉,遂加大了桂枝之用量,并未加用太子参和其他养阴之品,药后患者反映心胸烦躁较甚,口干亦增。待笔者差返重新接治后,仍改用前方(减桂枝量,加太子参),胸烦消失,诸证平息后出院。

不可忽视煎服法

炙甘草汤的煎服法,《伤寒论》中记载是:“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内胶烊消尽,温服一升,日三服。”正确的煎服法对于保证疗效亦是十分重要的。笔者发现近人使用炙甘草汤多不讲究煎服法,恐是影响疗效的原因之一。

笔者用炙甘草汤的煎服法是:取水1500毫升,文火慢煎,至诸药快要煎好时,加入白酒20~40毫升或丹参酒20毫升,再共煎30分钟后取汁600毫升,分2~3次温服。酒如加入过早会随蒸汽全部挥发,达不到所需要求,故这一点必须注意。在病房曾接治一“心动悸,脉结代”病人,查阅前医所用炙甘草汤的辨证及处方均正确无误,就是效果不佳。在煎药室察访时,发现未依法煎剂,亦未加入白酒。遂示其依法煎剂,每剂药加入丹参酒20毫升,仍是前医处方,后效果显然不同。

《肘后》獭肝散  治冷劳,又主鬼疰应一门相染

獭肝一具炙干末之,水服方寸匕,日三服。

炙干研为细末,每次1g,每日3次, (功效)驱阴邪而镇肝魂。主治罩治冷劳.症见形寒,神疲体瘦,食少,潮热,女子月经不调,音哑。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