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烽火之:香城固战役“模范诱伏战”

 

                             抗战烽火之:香城固战役“模范诱伏战”  

   威县是南宫以南的一个县城。日军占领威县后,继续向北进攻,威县成了日军的一个重要补给点,由第10 师团40 联队一部驻守。当时其周围仅有少量日军,广大乡村仍然掌握在抗日力量的手中。以威县之敌力歼击对象非常理想。

   反“扫荡”中,陈赓曾率领386 旅对日军占领的广平、鸡泽、威县等地区进行袭扰,每次受袭后,日军必派部队报复追击,386 旅曾三次夜袭曲周,三次日军都进行了追击。

     确定诱歼威县之敌后,陈赓决定将伏击地点定在威县以南的香城固。

     香城固的地形是十分理想的伏击战场:一条要干涸的河道在香城固穿过,河道两边是大片的灌木草丛,公路就修在河道里。香城固西侧不远处有一道几十米高、 1000 多米长的沙岗,岗边有个叫张家庄的村庄。东北3 里外的庄头村,地势也是隆起的。不难看出,这是一个两边高中间低的地形,是平原地带比较难得的伏击战场。

     陈赓于2 月初率386 旅进驻香城固,并根据地形作了战斗部署:第688 团位于张家庄,以一部兵力担任正面阻击,以主力负责从西边实施攻击;补充团位于庄头村,负责从东边实施攻击;新一团以主力在香城固北断敌退路,以一部钳制曲周之敌;骑兵连担负诱敌任务。

     部署完毕后,陈赓将整个作战的指挥权交给了刚到386 旅的许世友。

   因此,此次战役的指挥,实际是许世友将军。

 

   许世友于1939年1月22 日调任386 旅副旅长。

     许世友在抗战之初被自己人关了一段时间的监狱。西路军失败后,开始清算张国煮路线。由于“左”倾错误的扩大化,红四方面军的很多干部受到株连,被弄得灰溜溜的,心情很不舒畅。对此,徐向前在回忆录中写道:现在看来,清算“国焘路线”,批判他的分裂主义行为,是至为必要的,但波及面大宽,使一批四方面军的干部,受到了不应有的伤害。

     最突出的事件是抗大搞出了一个“反革命事件”,关押了许世友等数十名高级干部,其罪名是“组织反革命集团”、“拖枪逃跑”、“叛变革命”等。并于1937年6 月召开公审大会,将许世友、王建安、洪学智等人分别判处了几个月至1 年的徒刑。

     这是一个冤案,起因就在于抗大清算“国焘路线”,矛头指向4 方面军的学员。

     这引起红四方面军一些将士的强烈不满。许世友发牢骚说:在延安呆不下去,就回鄂豫皖或川陕根据地,打游击去!事后,许世友的牢骚被汇报上去,变成了“反革命事件”,并且株连了一大片。

     后来,事情在毛泽东的干预下有了一些转机。徐向前写道:毛主席大概察觉到有问题,要我去看看许世友等人,做点工作。我去了一趟,眼见他们被关在监狱里, 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便告辞而归。

     许世友被“平反”后,一直想到第一线去。1939 年初,他又回到了四方面军的老战友之中。

     许世友来到386 旅的欢迎会和香城固伏击战的动员会是一起开的。会上,许世友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们,在我们的国土上实行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我们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华儿女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动员起来,行动起来,坚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现在,日本侵略军对我们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我们一定要坚决彻底地把他们消灭掉!”

     会后,许世友提出要到688 团和新1 团参加战斗。

     作为许世友的老上级, 陈赓对许世友很了解,欣然同意,就将第一线的指挥重任交给了他。

     2月9日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寒冷的西北风发出刺耳的啸声。386 旅的伏击部队,在香城固开始紧张地构筑工事。

     这也算是一场战斗。按照工事构筑方案,伏击部队在香城固周围构筑了一道2500米长的菱形战壕。又在壕边移栽了一丛丛红柳稞,把阵地隐蔽得严严实实。然后用大树堵住村口,封锁了道路。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筑成了一个口袋阵。

   2月7 、8 、9日,连续三天,骑兵司令出身、娴熟骑兵作战战术的许世友,亲自指挥骑兵连连续袭击了威县、曲周等城,诱敌追击。

     威县的守城日军自知威县的位置非同寻常,三天中紧闭城门,并不追击。骑兵连在威县城南草场村一带飞马扬鞭,左右奔驰,故意示形于敌。“扫荡”日军在根据地内连连扑空,十分恼火,急切地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

     现在一见八路军主力就活动在自己的鼻子底下,并不断袭扰挑衅,日军便恼怒不已。

     经过连续三天的观察,威县日军终于在2 月10 日,决定出城追击。

     被激怒了的威县日军,抽调守军一部,分乘8 辆汽车,以一个加强中队的兵力,在一个大队长的带领下,向威县南方追击。中午12 时,日军的汽车刚刚开到香城固以北的南草场附近时,骑兵连突然集中火力进行阻击,当场击伤日军补充大队长,击毙其翻译官和向导。当日军跳下车组织还击时,骑兵连又故意撤离阵地。日军一看八路军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不堪一击,更是紧追不放。骑兵连骑行一段,又突然隐蔽起来,同时举起马枪向日军猛烈射击。就这样骑兵连一步一步地将日军诱进了伏击圈。

     当日军全部进入伏击圈,到达香城固村北街口时,埋伏在那里的688 团立即给日军以迎头痛击,并击毁了最前面的一辆汽车。在南边的伏击阵地打起来的同时,东西两边的伏击部队也开了火。伏击圈里的敌人一看三面都有八路军,就知道中了埋伏,马上掉头往回跑。

     北面是伏击圈的入口,地势低,既无法在战前构筑工事,也无法在战前设伏,只有在战斗打响以后,由新1 团抢占。由于新1 团在尚未完全占领阵地时,战斗就已打响,所以,在日军退过来时,新1 团还没将口袋扎紧。

     情况非常危急,这次伏击战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这时就取决于能否扎紧“袋”形伏击阵地的口。

     刚刚来到386 旅的许世友在这危急时刻出现了。他带领新1 团2 营迅速冲了上去。几乎与2 营到达坡顶的同时,日军也冲了上来。2 营冒着密集的子弹,向敌人猛烈射击。

     几分钟,只比日军提前了可贵的几分钟,主动权就属于2 营了。在猛烈的弹雨中,日军被迫撤到洼地里。

     向新1 团方向进攻的日军是安田加强中队。在炮火掩护下,安田中队连续发动了多次进攻。

     新1 团是个新组建的团,从建团到参加这次战斗才6 个月。这支新部队在地形不利,且无工事的情况下,顶住了日军的一次次冲击。战斗中,每个战士仅有的十几发子弹马上就消耗得差不多了,子弹快打光了,就用手榴弹,手榴弹用完了,就用刺刀,硬是打退了日军的4 次进攻。    战斗中,许世友一直冲在前面。为了他的安全,新1 团团长丁思林不得不让警卫员把他拉回了指挥所。

   战斗到下午,日军眼见突围无望,又使出了灭绝人性的一招——施放毒气。由于没有防备,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伏击阵地上有很多人中毒。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新1 团仍然牢牢地坚守着阵地,许世友深深地为新1 团的勇敢精神所感动,后来他对别人说:“新1 团从团长、政委到每一个战士,个个都是好样的。”夜幕降临后,旅长陈赓、副旅长许世友和386 旅政委王新亭,看到聚歼日军的时机已经成熟,遂向各个部队发出出击命令。

     新1 团6 连5 班班长杨怀军带领全班冲在最前面,他一枪击中了一正要发动汽车的驾驶员,缴获了车上的92 步兵炮。

     骑兵连打扫战场时,在一个沙坡后找到5 个负伤的日军,其中一个正欲举刀顽抗,被骑兵连长挥刀砍死,事后得知被砍死的正是日军安田中队长。

     拂晓,一个侥幸逃脱的日军,在葛村碰上两个拾粪的百姓。两人操起粪叉同日本兵搏斗,将其打死。这件事后来被编成“两把粪叉战东洋”的故事。

     这次战斗共歼敌250 余名,俘虏日寇8人,缴获山炮一门,92 步兵炮两门,迫击炮一门及各种枪支数十支,战士们高兴地说:“这一网撒得真漂亮!”战后,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给予了香城固伏击战以高度的评价,称赞其为“模范的诱伏战”。不久,蒋介石和第1 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也致电嘉奖参战部队。

     香城固战斗是粉碎日军对冀南根据地第一次“扫荡”的一次主要战斗,创造了平原反“扫荡”的光辉战例。

     日军在香城固遭袭后,异常愤怒,迅速集结了70 多辆汽车,乘载着2000多日军,在5 架飞机及其坦克、大炮的支援下,向386 旅发起了疯狂的反扑。

     陈赓、许世友指挥部队牵着日军的牛鼻子,在威县以南不断地机动,变换位置,拖得敌人精疲力尽。在日军追击的7 、8 天中,其装甲车上都贴有“专打386 旅”的标语。

     日军沿途不断地探询:“是不是386 旅旅部?”如果不是,则开着汽车一溜烟走了,对那些地方部队根本不屑一顾。在追击的这几天里,386 旅每到一处宿营,第二天日军的飞机便来轰炸、炮轰和围攻。

     香城固战斗后,日本的报道是这样的:“XX 部队为了遮断由冀中向南逃窜之残敌,遂于当日派遣讨伐队由威县南下,但驶约8 公里,即发现庞大之敌人,不幸我于此时陷入重围,于是安田中尉首先下车,拔刀率先突击。唯此时敌弹如雨飞至,汽车着火,子弹亦俱焚尽,不得已各兵乃皆白刃血战,……”

 

                      香城固伏击战要图

 

  伏击战经过;

1939年1月7日,日军集中3万余人,以飞机配合,对冀南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企图摧毁冀南抗日根据地。到2月9日,日军主力已经占领了冀南中心区全部县城。威县是日军后方补给线的重点,由敌第十师团四十联队安田步兵中队驻守。威县以南邱县、馆陶一带为抗日根据地。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陈赓旅长计划在香城固设伏袭击威县日军。报经驻邱县南辛店乡八朗寨村秦德昌家的刘伯承邓小平首长及129师副师长徐向前同意后,立即组织实施。 陈赓命令东纵三团、新一团、六八八团各一部,于2月7、8、9三日,连续袭击威县、曲周等县城。部队攻得很猛,每次都打进城内,使敌人非常恼火。出于报复,驻威县日军10日上午10时出动汽车8辆,分载着安田步兵中队和补充大队(大队长川上正光),拖着四门炮,另有骑兵50余人向香城固地区进攻。12时,日军的汽车刚到南草场附近,就遭到预伏的八路军骑兵连和自行车队的袭击,敌大队长被击伤,翻译官和向导被击毙。当日军还击时,骑兵连和自行车队故意摆出混乱的队形,朝香城固方向且战且退,正中我军诱敌之计。日军紧随其后,穷追不舍,陈赓旅长让六八八团一营在香城固正面阻击,主力集结在张家庄、马落堡;补充团一部集结于香城固、傅辛庄,给日军布下一个“口袋”。而新一团主力,则预伏于张家庄、马落堡以北,以切断日军退路。半小时后,日军尾追到香城固村北口、遭到六八八团猛烈追击,一辆汽车被炸毁。随后补充团在南香城固东北角一带,也与敌人开始了战斗,其主力则转到庄头,迂回到敌人的左侧背,占据了几座民房。由于阻击火力猛烈,将敌人压在里面无法展开,下午5时左右,敌已经死伤过半,不得不向西北方面突围,恰被固守张家庄、马落堡的部队阻住,又激战至黄昏,敌人已溃不成军,狼狈乱窜。这时,迂回到敌人左侧背的新一团已到耿家庄、康家洼,开始向敌人背后攻击。敌人想往回逃窜,路已被切断。敌人进退两难,便使出了狠毒的一招,施放毒气弹。我方虽有不少人中毒,但陈赓旅长指挥若定,审时度势,于夜12时下令向敌发起冲锋,使敌在近战中无法再用毒气弹。战士勇猛冲杀,又激战40分钟,敌人被全部歼灭。经过长达8个小时的激战,共毙敌250多人,活捉8人,缴获四一式山炮1门、九二式步兵炮2门、追击炮1门,长短枪100余支。香城固诱伏战,创造了平原反“扫荡”作战的光辉战例。陈赓旅长后来在自传中写下:“这次战斗是我进入平原的第一次得意之作。刘伯承师长对这次战斗非常赞赏,说这次战斗敌我伤亡的比例是四比一,是一个“模范的诱伏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香城固战役纪念碑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