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用将篇——上命有所不受

第七章       将篇——上命有所不受

 

不同的将领有不同的性格、用兵风格和指挥才能。用对者胜,用错者败,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林彪元帅极善于选将、育将和用将。

 

1、            选将不拘一格

 

林彪深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和“人无完人”。他选将不问资历、不分“山头”,不拘小节。林彪选将的主要法则就是在战火中选将,“能打者上,不能打者下”。闯关东的中共武装分别来自山东的八路军、华东的新四军和华北等部队。林彪根据战场上的表现,适时筛选和调整各部队的主要指挥员,他既重用了邓华、李天佑、韩先楚等智勇双全、有胆有识的将领,也重用了黄永胜、李作鹏、钟伟这类能打敢玩、“两头冒尖”的战将。三年的硝烟散去,第野战军中的.智将、勇将、奇将云集,而且,绝大多数将领都能人适其位,将尽其才。在白山黑水的战场上,四野“将军团”上演了一出出精彩绝伦的战争剧。

1947年,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三次向林彪力荐由段苏权替换8纵司令员黄永胜。第一次,程子华面见林彪称:“黄永胜整天打牌跳舞,不干工作。”林彪答:“辽西三战三捷,8纵从地方部队上来不久,黄永胜当司令,半月歼敌1万6千多人,打的不错”。第二次,程子华又见林彪称:“黄永胜太霸道,什么都得他说了算,可部队里许多具体工作他又不管。”林彪说:“不要搞山头,要团结,要能容人。无“度”不丈夫,不是毒,是度量。” 第三次,程子华再见林彪称:“黄永胜在生活作风上实在糟糕,用林总的话讲,他是有贼心,也有贼胆,影响很不好。”林彪平静地说:“楚汉相争的时候,有个故事。刘邦问韩信:“我能将多少兵?”韩信答:“最多10万。刘邦又问:“那么你能将多少兵?” 韩信答:“多多益善”。刘邦笑道:“你既然这么大的本事,怎么被我捉来阶下?”韩信曰:“陛下虽不善将兵,却比韩信善于将将。”程子华听后无语,林彪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正是这位“毛病甚多”的黄永胜将军,在井冈山、中央苏区、长征、抗战及解放战争中均有上佳的战绩。

 

2、育将不知疲倦

 

    林彪善于总结战法,更善于传授战法。为了提高部属的军事理论素养和作战指挥能力,他将深奥的军事理论和复杂多变的战略战术,归纳成“一点两面”、“四快一慢”、“三三制”、“四组一队”等通俗易懂、简洁实用的术语。平时,不厌其烦地以提纲、报告、会议研讨等方式进行传授;战前,对部将的作战方案予以具体地指导;战后,督促部将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有成功的经验立即转发各部队学习,遭遇挫折则通报各部队引以为戒。让各级指挥员胜的清楚,输的明白,打一仗,进一步。在他麾下的将领都能迅速进步成长,林彪这位抗日军政大学的校长,在延安培育了大批抗日骨干,在战场上在培育出了众多智用双全,能独挡一面的战将。

19476月,东北野战军预计守卫四平的国军不足2万人(实为 3.5万人),随即以1纵、7纵和617师合计7个师10万人进攻四平。由于对敌军兵力判断有误,对大规模城市攻坚研究不足、进攻部队伤亡过大和敌军重兵救援集团迫近,经过17天艰苦战斗,虽攻取四分之三的城区,歼敌过半,但林彪最终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决定放弃攻城。战后林彪主动承担了攻击失利的责任,并督导众部将认真吸取教训。713,林彪亲笔给攻城总指挥1纵司令员李天佑写信:“天佑同志:总部2日关于夏季攻势经验教训总结电,盼切勿草率看过,而应深切具体地研究,使今后思想有个标准:要把实事求是的原则,一切决定于条件的原则(这个原则我同你谈过),革命的效果的原则,实践是正确与否的原则,加以很好地认识。你是有长处的,有前途的,但思想不够实际。夏季攻势,特别是四平战斗直至现在,从你们的电报和你们的实际行动的结果上看,表现缺乏思想,缺乏认识。为了今后战胜敌人,盼多研究经验和学习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凡一切主观主义的东西,无论它是美名勇敢或美名慎重,其结果都要造成损失,而得不到胜利的。正确的思想的标准,包括实践在内的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在军事上要发挥战斗的积极性,而同时必须从能否胜利的条件出发。凡能胜利的仗,则需很艺术地组织,坚决打;凡不能胜的仗,则断然不打,不装好汉。如不能胜的仗也打,或能胜的仗如不很好地讲究艺术,则必然把部队越搞越垮,对革命是损失。以上原则,有益进步,望深刻体会之。这些原则同时也是我正在努力加深认识的东西。林彪” 李天佑接此信后深受触动,深刻反省,组织多次会议调查座谈,结合四平血战的教训,亲自编写出《四平攻坚总结》,经林彪批转各纵组织学习。19483月,东野四战四平时,林彪再次令李天佑担任攻城总指挥,结果23个小时即轻松攻克,全歼国军守军1.8万人。

 

3用将纵其所长。林彪深知敌情多变和战机稍纵即逝。他尽可能深思熟虑后再制定和下达作战命令,发起作战行动。开战后,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及时调整部署和作战计划。他还善于鼓励部将在敌情变化时,发挥主观能动性灵活处置。《孙子兵法》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统兵要领有三层境界:

第一层境界,当最高统帅的命令不符合战场实际情况时,前线统帅敢于“君命有所不受”,机断行事,以夺取战争的胜利。古今中外的名将,大多具备这一境界。

第二层境界允许下级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对自己下达的命令有所不受,灵活处置。能达到此等境界的将领为数不多。古往今来,违反上级的命令,虽打胜仗而被以抗命、或有害全局为由受到处罚的情况屡见不鲜。

第三层境界,提倡部属针对变化的敌情,违反自己下达的命令,积极的机断行事,夺取高于原定作战目标的胜利。具备此等境界的中外军事统帅为数甚少,林彪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代表。

1947年2月,林彪在东北野战军军事干部会议上提出:“在情况变化时,在不妨碍整个上级意图时,应当积极的机断专行,站在歼灭敌人的总意图上,在不妨碍整个部队协同的条件下,去灵活处理情况,我们最希望的是在整个退却的命令下及防御的情况下,能机断专行歼敌一部,这是执行命令的坚决性与具体情况下的灵活性结合起来。”

19473月8日,北满民主联军主力三下江南,国军全线撤退。林彪决心以16纵队等部歼灭位于德惠大房身的国军新1军的1个整编团,电令钟伟率25师配合行动。9日,1纵在大房身歼灭国军新1军后尾部队200余人。钟伟率5师途经靠山屯附近时获悉有国军正在向南运动。钟伟判定战机难得,即令部队投入战斗,很快在平安堡歼灭国军第71军第88师后卫第262团1个营,并将国军第71军第88师的5个连合计1300人包围在靠山屯。钟伟不等候命令,主动采用两面夹击的战法围攻靠山屯。为解救靠山屯之国军,陈明仁率国军第71军第88师从德惠、第87师从农安两个方向出援。钟伟边组织攻击和打援,边上报战场情况。林彪根据最新敌情旋即改变原定计划,决心首先歼灭靠山屯之国军,电令2纵阻击和牵制国军第87师;6纵主力切断靠山屯国军的退路,配合2纵将其歼灭;以1纵主力威胁德惠,6纵17师作为预备队。10日晚,靠山屯国军被歼,国军第87师分两路退向农安,林彪命令各部全力向农安西北郭家屯方向展开追击,3月11日,1纵在德惠以西将国军第71军特务团、工兵营、运输营及第88师直属队歼灭,并在郭家屯等地合围第88师主力,将其大部歼灭;2纵、6纵沿公路平行追击,歼灭第87师一部,并包围农安。战后林彪给5师发了嘉奖电,林彪还在军事会议上要求指挥员们:以增加胜利,减少失败为最高原则,要敢于打没有命令的胜仗,就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

19479月,林彪发起秋季攻势。国军新6军新22师驻扎新民。由保安团改编的国军第177师驻守新民东北方向的法库,暂编57师以主力守卫新立屯,以1个团守彰武。林彪命令邓华率7纵穿越法库和彰武,挺进新民、黑山、新立屯一带,破坏北宁铁路和阻止新6军北返。邓华决定分兵2个师破路,另派第21师奔袭法库。有人提出此举与林彪的命令不符。邓华说:“林总我知道,只要打胜仗就行了。再忠实执行命令,打不了胜仗也不行”。结果第21师一天奔袭180里,仅用1个小时既全歼国军第177师。林彪当即发电嘉奖。其后,邓华再次主动发兵,又连续拿下彰武和新立屯等地。林彪又再三续电嘉奖。

19481025,林彪判断廖耀湘兵团欲退向营口,电令黄永胜率6纵主力南下封堵廖耀湘兵团的退路。黄永胜深知廖耀湘兵团全部机械化,机动能力极强,指挥6纵一路向南狂奔,顾不上架设电台与总部保持联系,一天行军160里。26日晨,6纵副司令员李作鹏带前卫部队行至新民县的历家窝棚时,与欲改退沈阳的廖耀湘兵团主力遭遇。李作鹏从密集的枪跑声中判断当面之敌系国军的主力部队,敌情有变,果断下令就地展开阻击,黄永胜赶到战场后指挥6纵主力死打硬拼,击退国军10多次猛攻,封闭了廖耀湘兵团5个军退回沈阳的最后一条生路,并上报东野总部,为全歼廖耀湘兵团立下头功。

在东北民主联军和第四野战军中,由于林彪身体力行和广泛提倡“君命有所不受”,并及时向各纵队通报敌情和我情,各纵队将领对战场全局、敌情和友军均心中有数。因此,当战场上敌情发生变化时,四野的战将大多能准确把握全局,抓战机眼尖手快;应变机动灵活;打起来凶狠刁钻。偶尔“抗命”也大多抗之有理,恰到好处。其结果,在四野的百万大军中,全局未受干扰,军令依然畅通,纪律并未涣散,战果更加显著,士气更加高涨,统帅的威信也不降反升。四野的众将领虽胆识、性格不一,但均乐于在林彪的统帅下作战,这成为其它中外军队中难得一见的独特风景。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