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中的佛法: 张望佛教摄影作品欣赏

2014-05-06 菩提一叶佛心禅语

《佛的足迹---梵净》


《佛的足迹---禅静》

《佛的足迹---凡圣》


《佛的足迹---梵音》


《佛的足迹---澄净》


《佛的足迹---佛国》

《佛的足迹---过客》


《佛的足迹---笛间》


《佛的足迹---顿悟》


《佛的足迹---过堂》


《佛的足迹---礼佛》


《佛的足迹---流年》


《佛的足迹---幻灭》


《佛的足迹---轮回》


《佛的足迹---觉者》


《佛的足迹---空门》


《佛的足迹---念诵》


《佛的足迹---乐园》


《佛的足迹---飘零》


《佛的足迹---大德》


《佛的足迹---洗心》


《佛的足迹---心尘》


《佛的足迹---神游》


《佛的足迹---四季》


《佛的足迹---岁月》


《佛的足迹---寻佛》


《佛的足迹---天外》


《佛的足迹---早课》

张望,198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2000年研修摄影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现定居杭州,独立艺术家,国际摄影评委。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外摄影赛事金牌。张望的佛门摄影作品别具一格,具有迥异于他人的精神境界。

 

张望,第七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1962年生,自由职业摄影师,擅长佛教摄影。

摄影感言:摄影与其他门类相同,形似容易,神似可谓难矣!在按快门之前我都会先问问自己:我想表现什么?什么使我感动?用何种形式去恰当地体现这种感情与追求。

《佛的足迹》是摄影师张望先生历时九年完成的系列佛教摄影作品。

他一头扎进佛门,潜心创作,悉心感悟,历时九载。曾深入灵隐寺、天台山等佛教寺院,与方丈同吃住,与法师共修禅,更与众多佛门弟子朝夕相处。他通过镜头中的光影,表现出难以言传的心灵体验,完成了一次从身体到心灵的奇妙旅行。

作者一脚踏在佛门,一脚立在世俗社会,在生与死、苦与乐、善与美、荣与辱、福与祸、名与利等问题上,不断地拷问自己的心灵。正如作者所说:“我大概明白了如何做人,和一个人一生应该怎样度过”。

这是一双慧眼对佛教文化的张望,是作者张望倾情9年的成果:《佛泽》,淡黄色的封面,书名下,一个圆形镜头聚焦着一个正俯伏在地虔诚朝拜的僧人。


      打开《佛泽》,是一篇篇深入佛门的传奇历程;100余幅佛教题材的摄影作品,一张张都来历不凡。 
     这些照片曾获得一次次大奖,包括中国摄影个人最高成就奖——中国摄影金像奖,世界艺术类摄影最高奖——奥地利国际摄影艺术展专题组冠军奖。媒体称张望是“中国佛教题材摄影作品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摄影家”。
   日本著名摄影家高桥亚弥子称:“张望先生的作品给人一种空间、距离、对比感,因为他站得很高。”
   世界权威摄影杂志《德国摄影》、《PHO-TO》、奥地利《皇冠》以及国内的《人民画报》、《中国摄影》、《中国摄影报》等都曾辟出大块版面,对他的艺术创作进行介绍。


澄境

空门

洗心 幻灭


天外

   “我出生在中国佛教胜地天台,巍峨的殿宇,神秘的僧侣,一直激发着我强烈的好奇。”张望说。
    
    上大学后,张望在大量阅读中发现,佛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源头之一,在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中,佛教文化遗产比例很大。 
    那么,能不能用图片摄影来表现佛教文化呢?机缘很快来了。 
    1999年,天台山佛学院成立,佛学院希望拍摄一些宣传图片及存档资料,他们找到了张望。他尽心尽力为佛学院拍了大量照片。 

    初次接触使他对佛门摄影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渴望跟踪拍摄,佛学院同意了他的要求。从此,张望成了佛学院的编外人员。凌晨4时,睡意正浓,木梆声响了,他立即起床;4:30,学僧到大殿做早课;6点“过早堂”(早餐);8点上课。晚餐后是他重要的拍摄时段,他带着相机与学僧们一起散步聊天;周末,学僧外出,或逛街,或购物,他亦跟随拍摄。 
    2001年夏,学僧要到普陀山受戒。受戒是佛教徒接受佛教专门机构审查、考察,合格后发给戒牒的仪式,戒牒是合格僧侣的身份证明。受戒者必须在指定的日期到达,逾期则被取消资格。张望跟随近30名学僧赶赴普陀山。 
    不料正遇台风,渡轮停航,怎么办?强渡海峡,冒死前往!全体学僧作出决定。学僧租的木船迎着狂风向对岸驶去,风急浪高,海水一次次灌进船舱,几十人挤在狭小的船舱里,在狂风恶浪中飘荡,张望冒死用镜头记录下这次难忘的旅程。 
    2002年6月,拍完首届学僧毕业典礼,张望这才结束了天台山佛学院的拍摄工作。至此,他已在此陆续度过3年时间,留下了1万多张底片。 

    张望深入佛门创作的摄影作品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系列专题《走进天台山佛学院》在《中国摄影》刊出,备受好评;发表在《中国摄影报》、《人民中国》、台湾《摄影天地》等报刊上的作品,也轰动了摄影界和佛教界。一位日本妇女在《人民中国》日文版上看到张望的作品,一次次给编辑部打电话了解天台山详情,希望前来学习佛法。 


梵音
    灵隐寺,张望一直向往的佛教拍摄之地。但是,许多摄影师要求到灵隐寺拍摄均遭拒绝。 
    2006年8月的一天,张望突然接到灵隐寺负责文化宣传的法师的来电,灵隐寺正在筹建灵隐网,并且要印制大型画册用于佛教文化宣传,需要大量图片。灵隐寺经多方寻觅,选定张望承担此任。 
    闻此,张望欣喜万分。 
    灵隐寺的法师和方丈都很喜欢张望,90高龄的方丈破例同意张望住在方丈楼,和自己一起在小斋堂用餐。方丈不喜欢他人拍照,唯独允许张望跟随拍摄。在深入接触中,张望获知,方丈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不但佛学高深,而且诗词书画无不精通,是一个学识渊博,品行高洁的大师。就这样,张望和方丈同吃同住竟达3年。
    白天,张望跟随拍摄僧侣,晚上则深入一个个僧寮(僧侣的宿舍)与法师们交谈,这使他有了更多接触僧侣的机会。 
      都道做和尚闲适清幽,事实绝非如此。不要说每天凌晨4时即起,就是那繁多的戒律也时时约束着僧侣们的行动。张望获知,受过沙弥戒的僧侣须遵守不少于十条戒律,而上升到比丘戒的更须遵250条戒律。 
    三年时间,僧侣们打坐、放生、剃度甚至圆寂,全在他的镜头里出现。佛门瀚海般的深奥在他的镜头里还原成为普通,那种玄虚高远变得平实了。 
    张望在灵隐寺拍摄了3年,近年继续在杭州中天竺、外省甚至深入藏传佛教地区拍摄。从天台山开始,他心无旁骛地深入佛门拍摄已达9年。 


佛国


四季
      佛家教义中的“空”玄虚飘渺,难以把握,如何用镜头传递“空”的意境? 
     在灵隐寺藏经楼,他发现了一幅绝妙的图像:佛像端坐大厅,两侧的玻璃窗将对面景物倒映在地板上,与佛像交相叠映,景色亦真亦幻。他架好三脚架,手按快门线屏息静候。这时,藏主法师从门口经过,长衫飘然,他灵感勃发:藏经楼与佛像是佛的境界,窗外的风景是现实中的大千世界,一个正在思考的僧人缓缓行走在两者之间,这不正是反映佛教空灵意韵的作品吗?他迅速按下了快门,《佛的足迹——过客》诞生了,后获中国摄影金像奖。

过客
   
    
杭州烟霞洞,洞窟幽暗,壁上雕刻着许多古印度佛教传说人物雕像,张望在僧人的陪同下前往拍摄。当僧人手持蜡烛观赏雕像时,张望怦然心动: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啊:古代异域的神僧与现代的中国僧人,幽暗的洞窟和柔和的烛光,雕刻静止的传说与有生命的人物交叠在一起,营造出一种穿越千年时空隧道、迷离神奇的画面效果。杰作《烟霞洞之谜——寻佛》诞生了!


寻佛
   
 2005年5月,《寻佛》参加被誉为国际摄影界奥斯卡奖的奥地利国际摄影艺术展比赛,获得了最高奖专题组冠军。 

    按照奥赛规定,获得最高奖的作者第二年成为奥赛评委。2006年,张望出任奥赛国际摄影评委,他是中国第四位获此殊荣的摄影家。 
    2007年,他的系列摄影专题《佛的足迹》获得中国最高政府奖——中国摄影金像奖,填补了金像奖佛教题材的空白。业界评价:张望独创一种用空灵虚幻来表现佛教教义的风格,他的作品充分传达佛教文化的内涵,用视觉艺术传达一种哲学思想,传达了佛门特有的禅意美感。 
    此外,在第十三届奥地利国际超级摄影艺术展中,他的《禅静》和《过堂》分别获得中国专题组金牌奖和三等奖。

禅静

过堂
        澄境     聆教       乐观                         佛门摄影9年,张望的系列作品获得“休闲在杭州”全国摄影大赛特等大奖;他历时3载设计并摄影的画册《灵隐寺》获得国际国内十大摄影、设计奖;他担任总摄影的杭州大型文化丛书《西湖全书》第一分册获得“五个一”工程奖。2005年,在由中国政府主办的首届世界佛教论坛上,他的佛像摄影作品被作为大会开幕式主题形象展示于来自全世界的代表眼前。 

    张望的摄影作品还引发了一段传奇故事。 
   
    2003年,英联邦高级财政官员、新加坡籍人士陈永宏看了张望的中国佛教摄影作品非常震撼,在作品的昭示中找到了自己灵魂的归宿,决心遁入中国佛门。经国家宗教局批准,陈永宏于2007年在天台山剃度出家,终生为僧。 

    此事在境内外佛教界及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有学者评价:作为一个外国人被批准在中国入教,表明中国政府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尊重,是中国政府以人为本尊重人权的表现。

    “我的未来目标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进入世界顶级的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大英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张望说。 http://bbs.kutj.com/thread-243186-1-1.html           张望,男,1962年出生于浙江天台。198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2000年研修摄影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现定居杭州,独立艺术家,国际摄影评委,浙江省高级职称评委。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外摄影赛事金牌。张望的佛门摄影作品别具一格,具有迥异于他人的精神境界。

日本著名摄影家高桥亚弥子评价其作品曰:“张望先生的作品给人一种空间、距离、对比感,因为他站得很高。”

台湾《摄影天地》主编评价曰:“……张望大师他已将禅学造诣融入了摄影技巧之中,举凡主题、美学、光影、人性的表现,已超越出神入化的境界。”

张望说:要抵达目标并非易事。10年的消耗,张望的经济库存已渐见囊底,他又要为他所鄙夷的金钱操劳了。但张望对前景充满信心:“我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也不愿因金钱而仰人鼻息,我要用自己赚来的钱干干净净地从事纯艺术创作!”。 



           张望《佛的足迹》佛门摄影佳作欣赏



《佛的足迹---梵净》


《佛的足迹---禅静》





《佛的足迹---凡圣》




《佛的足迹---梵音》




《佛的足迹---澄净》




《佛的足迹---佛国》




《佛的足迹---过客》




《佛的足迹---笛间》




《佛的足迹---顿悟》




《佛的足迹---过堂》




《佛的足迹---礼佛》




《佛的足迹---流年》




《佛的足迹---幻灭》




《佛的足迹---轮回》




《佛的足迹---觉者》




《佛的足迹---空门》




《佛的足迹---念诵》




《佛的足迹---乐园》




《佛的足迹---飘零》




《佛的足迹---大德》




《佛的足迹---洗心》




《佛的足迹---心尘》




《佛的足迹---神游》




《佛的足迹---四季》





《佛的足迹---岁月》




《佛的足迹---寻佛》




《佛的足迹---天外》




《佛的足迹---早课》

 

    更多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相关信息 更多精彩 精彩图库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